听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命清风赊酒来 > 29.气海
    黑暗的柴房里。

    墨痕悄悄靠过来,低声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虽然苏澈气海未成,但修行龙象伏魔桩多年,自有应激感应。在对方靠过来的时候他便睁开了眼睛,柴房虽暗,近在咫尺时却依旧能看清对方模样。

    墨痕的脸有些脏,许是关的太久了,不过眼睛很亮,苏澈意外的,是对方眼神里没有丝毫颓废和绝望,即便是难掩的疲惫里,依旧带着一种倔强和积极。

    那是对生的渴望,以及想要活下去的倔强。

    苏澈心神震动,他不是很容易受到陌生人感染的人,比如常人所以为和喜欢的热闹,他可能要过好久才会感受到。

    但此时,对方的眼神却让他感动。

    苏澈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墨痕低了低眼帘,没让苏澈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失望之色。

    “不过,”苏澈还是道:“我哥应该能发现我不见了,还有我的护卫,他武功很好,应该能脱身求援。”

    “你哥?”墨痕疑惑。

    “是啊,我兄长。”苏澈轻笑,“虽然平时是很不着调的人,但心细如发,关键时候必会有出人意料之举。”

    “希望如此吧。”见他说的自信,但墨痕没从对方的眼里看到多少底气。

    ……

    “你说妙音坊是个贼窝?!”

    “你小点声!”

    淡淡熏香的房间里,苏清拍了桌子,桌上酒水狼藉,沾了他的衣袖,而他浑然不觉。

    红素脸颊微酡,显然是饮了不少酒。

    “你说我都撵你走了,你干嘛还回来?”她撑着手肘,扶着下巴,痴痴地看着眼前的人。

    苏清见她神色,闷声道:“我,我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啊?”红素笑问。

    “不放心你。”苏清脸色一红。

    红素笑了笑,趴在了桌上,看着他,目光很暖。

    在房门外,往日熟识的人倒戈相向,此时已经把他们两人完看管住了。

    “此前你让我走,不也是不放心我么。”苏清撇了撇嘴。

    “自作多情。”红素话虽如此,但仍是伸出手去,去摸他的脸。

    “我也是恶人。”她说。

    “不会,你是有苦衷的。”苏清说道:“改过自新便是好的。”

    “改过自新?”红素喃喃道:“可我也助纣为虐过。”

    苏清握着她的手,道:“你放心,虽然咱俩陷身于此,但我弟已经逃出去了,等我爹来,咱们就有救了。”

    “你弟弟?是先前你领来的那个小孩子啊。”红素笑道。

    “没错。”苏清自信道:“他素来人小鬼大,腹有韬略,深得父亲真传,此时他应该回府了。”

    红素见他眼中的不确定,也不点破,只是依偎在他的怀里,安心笑着。

    苏清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眼底洒脱,神情含笑而无惧。

    ……

    “你武功怎么样?”墨痕小声问道。

    苏澈道:“我只学过桩功。”

    “只学过桩功?”墨痕一愣,有些惊讶,“难道你只是长得老成?身在将军府,怎会没学过武功?”

    苏澈脸色一红,道:“父亲说我武道之心不坚,没让我学。”

    墨痕闻言,懂了,“原来如此。”

    “你问这个,是想逃?”苏澈问道。

    “为什么不呢?”墨痕道:“我听他们说今夜就会把咱们送走,等出了梁都,天大地大,可就再没机会了。”

    苏澈既感意外,又觉情理之中。

    “你想怎么做?”他问道。

    “巡夜的人每隔一刻钟左右会来后院一趟,而柴房外只有两个看守,再就是三十米外的院门外有两个看守。”墨痕道:“今夜他们有行动,必然会派出人手,防卫力量肯定松懈。”

    苏澈想了想,对方说得与自己看到的一样,他问道:“你是想解决门口的两个人?”

    墨痕点头,“他们人虽然多,但除了龚良庆几人外,手底下的这些不过是车行里的苦力罢了,武功平平,伤甲都做不到。”

    但他摇头道:“可我学的都是机关术,先前几次尝试已经手段出了,这次却是没什么办法。”

    苏澈问道:“那他们就没有会武功的吗?”

    墨痕知道他指的是同样关在这里的人,摇头道:“他们虽不乏商贾之子,但养尊处优多了,哪能吃苦习武。龚良庆他们盯的都是清秀俊美的猎物,肯定不会抓可能会出岔子的。”

    苏澈明白了,现在可能的变数是自己,可现在自己被颜琮点了穴,半点气力也无,就算动起手来,且不论能不能躲过门口那俩人的围攻,就说能周旋一二,那也足以让对方喊人了。

    除非能无声无息地解决掉那两人。

    但这何其困难?

    ……

    绝望不能改变什么,但总要挣扎求活。

    苏澈默不作声地摆了静桩,以呼吸法调和。

    “你这是静桩?”墨痕有些好奇,他自然见多识广,可此时对方所站的怪异动作他仍是前所未见。

    当然,桩功并非只是简单的摆出动作就行,还是有相合的心法的,不然岂不是人人都可偷学?

    苏澈没应声,因为随着那无名册书上的法门彼此相合运转之后,他竟感觉到脚底板一阵阵地发热,同时脚心微麻,好似有什么在往里钻一样。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浑身发麻,恨不得脱鞋去挠挠。

    但他并未感到其他不适,反而这股热流会在身体中流转,让原本习练桩功便会感觉到的热力愈加充沛。

    如同溪水引动泉眼,汩汩而生。

    墨痕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之人。

    苏澈呼吸微粗,脸庞如受热般泛红,额上更是冒出一层细汗。

    “这是桩功筑基大成了?”墨痕低呼一声。

    啵得一声轻响,如同雏鸟破壳。

    老话说‘寒从脚起’,同样的,力也由地起,那一册书上的桩功和呼吸法便是以大地之力调和自身气力,以此为内炁的根本,这与修行境界中的「神桥」有几分相似。

    苏澈体表微微泛红,热气蒸蒸,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他能感觉到脑海中有一处清明,若曳光,若洞泉,心中自生明悟,那便是人身之气海丹田,造化神奇之所。

    如萌芽般的气感有些微弱,却无比真实地存在着,在每个呼吸之间,便随之摇曳。

    内家炼炁,是要将之壮大充盈成湖成海;外家炼体,是要这炁运行周天,活化经脉窍穴,壮大气血。

    种种明悟若渴之思饮,涌上心头。

    墨痕没有出言打搅,只是眼底带着羡慕和喜色,如此一来,逃生的希望更是多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