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听书楼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九星毒奶 上门龙婿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第67章

      就那一刻,维恩看到了他原本白色的T恤上,晕开一片猩红。即便是在没有电灯的吊脚楼里,只靠着月光依旧触目惊醒。

    作者有话要说:看完今天的维尼之后,哎,觉得果然还是要靠妞啊。

    女婿完就是不给力啊!

    你可怎么办啊!

    哎!

    不过写到这里,忽然觉得,是不是到结尾了?

    可是我似乎说要写30W的呢~

    啊!谁来救救我~

    68

    68、不成功便成仁(4) ...

    鲜血不断的流出来,瞬间倪堃的脸色白得跟纸片一样。她按照老人的画摁住他还在冒血的胸口,老人快速的从神台上拿下香炉让后一下子撒到倪堃的胸口上。撒得他灰头土脸的不说,连带着维恩也咳嗽得不行。

    “别咳了,扶他到床上去。”老人喝道,将六神无主的维恩唤醒,连忙小心的将倪堃扶到房间的床上。因为撒了香灰暂时止住了血,倪堃咳嗽几声看着坐在一旁的维恩,微微一笑:“嘿宝贝,你看起来比我更像受伤的,我没事了。”他伸手想要触摸她,可是发现自己手指上沾着血,所以停在了半空中。

    老人从药房里走出来就看到这一幕,女的呆呆的坐着,男的心疼的看着她但是却什么都没说。两人相顾无言,老人哼了一声:“待会伤口处理完了,你没死你们两个再述钟情。现在,丫头过来帮老头子将他衣服剪开。”

    原本只隔着衣服没有看得太过明显,现在将衣服剪开之后老人原本淡定的样子忽然变得很难看。那个伤口,现在糊上一层香灰,已经没有在流血,但是有些灰已经翻出黑色。老人将草药碾碎一边嘱咐维恩将用湿毛巾将他的伤口处理干净。

    维恩一边按照老人的话做,手拿着毛巾的时候一直在抖。倪堃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没事,不要担心。”

    “你闭嘴。”维恩瞪他一眼,却因为他的话而慢慢镇定下来。她迅速清理掉他胸口处的香灰,然后老人拿着已经碾碎的草药糊上。维恩取来纱布为倪堃包扎。因为要绕过胸,所以她的手形成了环抱住倪堃的姿势。等她包扎完就看到倪堃一脸偷笑的表情,心中一横打结的时候打得用力了些。

    倪堃捂着胸口咳嗽:“维恩,你这是在报仇么。”维恩瞪他一眼没有说话,整个人已经完的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老人检查过倪堃的伤口最后确定这枪伤贯穿整个右胸,打穿了右边的肺片。倪堃能够安安稳稳的坐车经过山路到这个小地方然后才血崩已经是个奇迹了。

    听完老人的话,维恩的脸色更加不好,她瞪着面色苍白但是笑容满面的人:“你疯了?”受这么重的伤,赶那么远的路过来干什么?刚才那一幕几乎把她吓死,她以为他可能就这么死在她面前了。

    倪堃拍拍床沿示意维恩坐过去,但是美人扭开脸没理他,他无奈的笑了一下牵动到伤口又咳几声。维恩回眸看他:“老实呆着。”

    “你先坐过来。”依旧不死心的拍拍床沿,维恩还是没动就这么看着他。倪堃很是无奈的说:“我看到新闻你要嫁给叶翀了,我怎么可能忍得住。”

    “……”好吧,这是她和叶翀一起设计的,就不能怪他了。维恩默默看了他一眼:“我没有要嫁给他。”

    “但是他有那个意思要娶你。”倪堃靠在床头,因为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连呼吸都清浅了许多,不过他还是坚持把话说完,“我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就知道,他是个对手。哼,要不是因为事发突然,我是不会留你一个人和他呆在一起的。”

    说到这个,维恩抿住嘴唇问他:“当时你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嗯,因为之前我再躲一个人,他想从我这里买个东西,我不能卖给他。谁知道,记者把我的方位暴露出去了,我不能让你也陷入危险中。”

    此时的倪堃还不知道维恩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言语中还带着一些隐瞒。维恩看着他不说话,最后还是老人进来给倪堃送药的时候说:“喝药,喝完睡觉。身负重伤还谈情说爱,也不看看还有没有命在。”倪堃对着维恩眨眨眼,很是无辜的样子,维恩别开脸不让他看到自己已经微红的眼眶。

    老人给的药里有安眠的作用,倪堃在喝完之后终于顶不住睡去了。维恩用温热的湿毛巾为他擦去额头上的灰土,看着他苍白的脸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不在的时候思念担心,他在自己面前了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维恩摸了摸他有些发烫的额头:“倪堃,你这个傻瓜。”

    命都不要了,就赶过来。明明这么重的伤却装作没事人一样。要不是她刚才推到他伤口,他会不会一直这么瞒着不让她知道。他总是以为这样就是对她的保护,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她是不是不能接受。她宁肯知道他的伤,明白他的无可奈何也不要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担心受怕最后误会重重。

    维恩重新换上一张毛巾,将原本的那个浸到水里。在这样的山间,虽然有草药可是其他的医疗设备还是不好。特别是春夏之交最容易感染,老人来看过之后就说,如果倪堃的烧不退大概也就好不了了。

    此时不能轻易移动他,只能用最古老的方法给他退烧。维恩一整个晚上都在照顾他,是不是检查一下他是否退烧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移到床上了。她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睡的倪堃,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将她搬到床上的,身上受了伤还是这样。她小心的起身避开他受伤的地方,伸手探一下他的额头确定他没有再发烧了,心放下来一些。

    刚想下船时,被倪堃一把抓住。她侧头看向他,他还闭着眼睛,只是手反射性的抓住自己手腕。她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然后下床去洗漱。老人已经起来了,从后院的门进来背着新采的草药。他看到她微微一笑:“怎么,出来了?”

    维恩面上一红,上前去帮老人将背篓取下来:“师傅一早上就去采药了?”

    “哎,总不能让那个死小子真死在我这里。”老人动了动肩膀,弯腰开始整理背篓里的草药,“老头子我就是这两个徒弟,秦家小子有功夫在,死不了。就这个一点防身的功夫都没有还做着那么危险的工作,那不就等于吊在悬崖上么。哎,摊上这么个徒弟也算老头子倒霉。”

    他叨叨絮絮的说了许久,维恩也在一旁听着没有吭声。到下午的时候倪堃醒了,他躺在床上看着帐顶静静的等着。果然没有十分钟维恩进来给他换水,他仿佛松了一口气似地,想要起身:“我以为你走了。”

    维恩看他一眼没有说话,将水盆放下之后为他将身后的枕头竖高然后转身准备去叫正在磨药的老人。倪堃一把抓住她的手:“维恩,先别走。”

    “你该换药了。”维恩喃喃的说道。倪堃叹了口气:“你在躲我。”怎么兜兜转转又变成这个样子,他有些叹息,“为什么?”

    “师傅,倪堃醒了。”维恩喊了一声,直接将原本在药房的老人给叫来。老人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转过一圈然后说道:“你们先解决自己的问题,药等会再换。”

    真不愧是师傅,倪堃看着老人将房门关上,满意的看着维恩放弃挣扎转身来到水盆前将毛巾浸到水里。她看左看右就是不看他,倪堃侧头盯着她的侧脸:“你到底在生气什么?”

    生气你到现在都不肯自己说出来,还瞒着我,还不肯坦白。维恩在心里附议到,可是她不能现在说出来。知道他身份是一回事,他肯真正跟自己说是一回事。她本身不接受这种方式的保护,可是他不能明白。维恩将拧好的毛巾丢给倪堃让他自己擦,自己坐到一旁的凳子上看着他不吭声。

    倪堃握着那个毛巾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真的想不到自己是哪里惹到她了。他小心翼翼的扯过她的手:“维恩?”

    所以说你是个傻瓜。维恩抿着唇缓缓说道:“你受的是枪伤,一般人怎么会受枪伤?”

    额,倪堃的手一顿,没有说话。他小心的看着维恩的脸色,估算着她知道真相之后会如何。毕竟自己的身份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只是维恩现在似乎已经到了临界点,如果不告诉她或许会爆发的吧。

    最后,倪堃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将维恩扯到床边上坐着:“我们家,是贩卖军火的。”他这么说,看看维恩一脸平静的等着。她果然早就知道了,倪堃在心中叹息道,“具体从那一代开始我也不是很清楚,米国的军火有大部分都是由企业生产,而且许多先进武器也是私人企业和国家一起研发的。倪家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但是一般而言,卖给国家的钱真的赚得不多,所以我们会另寻出路。米国政府也会给我们开通道路,这就是一个互补的关系。”

    倪家需要生意出口,米国需要军火在控制小国,刚刚好好互惠互补。

    “然后?”

    “我们家不是黑道哦,我们可是有米国政府颁发的正式经营执照的。”他捧起她的手亲了一下,“但是军火这个东西总是伴随着危险性。前些日子我们新开发的一种微型战略导弹正式测试成功,后来有人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嗯,被某个人知道了。他要挟我将导弹卖给他,我没同意。”

    “谁?”维恩略略有些好奇的问,谁知倪堃微微一笑在她耳边轻轻的吐出一个名字,她抿了下唇:“那是不该给啊,然后呢?”

    “然后他就开始世界追杀我啊,我就躲到天朝来找你了。

txt下载地址:http://www.tingshulou.com/novel/16121.html
手机阅读:http://m.tingshulou.com/novel/1612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67章)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水思鱼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