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修真小说 > 佛引修仙传 > 第二百三十一章天雷劫!
    海渊,孤崖。

    三道修长身影迎着旭日东升在孤崖上迎风而立。三人无一不是结丹修士,中间一个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更已经达到结丹后期的巅峰之状,成假丹之境,可是三人面对瀚波如潮的海渊却皆是犹疑之色,位处中间的为首之人更是面色沉重。

    许久,为首之人道:“李道友,海渊渊底刚才金光闪露,这般海底异象本应是有灵物现世,但是,海渊现在变得极其危险,究竟要不要去一探究竟,我三人最好达成共识。”

    左边的一人苦笑一声应道:“厉道兄,你也知我侄儿与邀来的帮手入得海渊一去不回,虽然他们的修为不高,但我那侄儿拥有我李家的混元灵钵,至少可将元神藏入钵体,驱钵破界而逃。可是,连他都殒灭在海渊渊底,再加上数月前周扬等四位道友联袂闯入此地,至今没有音讯,可见此渊凶险万分,以我等实力实不足以冒险一试。”

    “那么葛道友有什么话说?”

    为首之人沉吟片晌忽抬头问向另一侧的修士,那人亦是苦笑摊摊手道:“灵宝现世,虽然十分吸引人,但如果没有命在,威力再大的灵宝都没有任何意义,依葛某之见……”

    葛姓修士话音未落,孤崖南方忽地现出异彩,无数虹光冲天,爆起漫天的灵光,映得天际五颜六色煞是好看。然而,一道血色光华挟漫天的血红之气将异彩灵光压下,轰隆的爆响之中,血红光华越发的娇yan,似把天地都染红了。

    “天!是血煞!”李姓修士惊骇叫道。

    “那里是鼎龙阁,我们快去!”为首的厉姓修士振臂一呼率先化灵光而升,一时间,两道蓝芒与一道黄芒划破天际,直扑向三大宗门的鼎龙阁所在。

    海渊渊底的一个不知名所在,丁修在妖修沙白指定的修炼之地,豁然而醒。眸光如电,他盈身而起,喜形于色之时,眉目间又现少许的忧色。

    “果然达到了结丹后期,真是难以置信!”

    丁修神识一展,刹时扫遍身。当反复确认自己却是重回结丹后期之境,内心的欢欣是无法言喧的。如今,离沙白约定之期还有月余,看来稳固根基的同时,他必须也要做些精心的准备。

    居室的角落放置着数个储物袋,这些得自同伴李执事等几人,还有数具不知名修士的遗留之物,内中只有一些低阶的灵符和零星的灵石,至于贵重之物早被妖修沙白扫荡一空。

    丁修凝眉而立,沉吟许久忽生一念。以沙白对人类修士的了解,再加之他完可以幻化人形,此妖修极有可能会将这些灭杀修士的遗物拿去人界的坊市卖掉,筹备其他的必需之物。如果此种解释真的成立,那么沙白必会择时机外出,不在的这段时间,便是他脱困的最佳时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想到这里,丁修将灵兽袋内的两对噬灵虫放出,神念一催之下,四只灵虫齐齐穿过隐幻灵符朝着那水系禁制的灵光扑去。

    灵光忽盛,让丁修惊奇的是噬灵虫居然真的将透明的水幕灵光噬去不少,只要给这四只灵虫一段时间,他完有希望脱困而出,离开这凶险之地,只是,究竟沙白什么时候会外出呢?

    盘算一下,沙白擒住自己将近一年,这期间他必须着手为一年后炼制法器做好准备。似他这种修为,对自己的判断必会充满信心,应不会料到丁修提前一个月元神归一,晋入结丹后期的境界。那么,此时的他会否现在正外出购置必需之物呢?

    此念一生,丁修再难静心。既然沙白需留自己一命帮忙,就算是真的发现他要逃亡恐怕也不一定痛下杀手,如此说来,此际便是最佳的逃脱机会。

    当下,丁修再不考虑其它,立即力催噬灵虫吞噬那禁制上的水幕灵气。令他完想不到的是,以噬灵虫的吞噬能力,竟然耗费了两天一夜的光景,才成功破除水幕禁制,而这期间,沙白竟真的从未出现过。

    穿通道,破开当日进入此地的白幕,丁修箭一般的刺进海水当中。这里的海水深不见底,充满各式各样的生命。无数通体发着灵光的怪鱼群,在深蓝色的海水里,成千上万的联群出没。

    偶尔的,一个个似蛇非蛇的怪物紧盯着他,忽地散去,仿佛受了惊吓一般。更有无数触须的大圆球形擦身而过的巨形怪鳌,忽聚忽散千奇百怪,使得海水不时翻卷起无数的气泡,更掀起道道的海波旋涡,远远的荡了开去。

    想不到这海渊奇地竟有如此赏心悦目的动感,丁修感受着生机跃然升起,忽骤感水流有异。

    海水一阵翻腾,怪鱼纷纷四散惊逃,丁修暗叫不妙,急忙速化灵光朝上飞窜。不料,仰首间,只见数丈外一只人首鱼身的粉色怪鱼,张开血盆大口,朝他笔直冲来。

    怪物头面堂正,面肤粉白,满头粉色发丝在水中向后飘扬,那对眼光却是凶光闪烁,模样恐怖可怕。丁修眼见这妖鱼其势凶猛,当下毫不迟疑驱灵剑剑光斩去。

    就在此时,妖鱼口中一喷,刹时海水激荡,无数的粉色水草如同丝线般缓缓坠落,映目之间到处是游移飘浮的粉红颜色。

    豁然心惊,丁修只觉周身的灵力竟然朝四周散去。那些水草也不知何物,竟然有着吸纳灵力的作用,没用多少时候,丁修一身的灵力便被吸去小半,灵力以如此速度散失,还如何能够逃离海渊。

    计无可施之时,丁修神识一动,一缕神念由心而发。左手一振,一道碧蓝色的灵波悄然兴起,只是眨眼间海水骤然狂暴起来。

    飓浪符宝的施展,应该说是丁修迫不得已下的选择。这符宝他曾经使用过一次,其内蕴的三分之一灵力已经被消耗掉。这一次,因心切逃离险地,丁修根本就没有半分留手,部法力的灌注之下,由打丁修的处身之地陡然成为了海啸风暴的中心,瞬息之间,海面掀起层层达十余丈的巨大海浪,朝着四面扑涌开去。

    飓浪符宝因是水系灵符,在海水之中的威力不禁大打折扣。饶是如此,那如飓风呼啸的巨*灵波仍将那无数的粉色水草吹刮得干干净净,再见不到一丝一缕。

    当灵波的最狂暴的一点跃然而升,一道高至数十丈的海啸狂波朝着孤崖一带狂啸而去。刹时,海潮怒波将孤崖后松林中的松木狂掀而起,挟海啸之威朝无尽远的方向冲击。

    海面之上天地色变,海渊底下却是风平浪静,只有不时的显现灵波涌动,体现出刚刚这里发生的事情。丁修双眸紫光将那人首鱼身的妖物锁住,剑灵光华破水而斩。岂料,那妖物人首忽地张口一吐,陡然一声惊雷,赫然在水幕之中炸响。

    雷声震震,借水波冲击得丁修双耳轰鸣不已。水波涛涛,无数的电光在雷声之中,荡起雪亮的电光借海水直击过来。平生首次得见此等异象,丁修灵剑复收,神识流转之间周身光芒闪烁,青、绿、金三色光华旋转不停,最后缓缓汇聚融合,竟是转化为黑白二气。

    这黑白二气围绕丁修躯体旋绕不停,时而尽数为白,时而尽数黑气,变化莫测,但其中隐隐浮之而上的真言符咒,却是连他自己都觉诡异。

    与此同时,海渊上空的天幕之上风云滚滚,一个巨大的漩涡如同狰狞巨口,仿佛要吞噬天地万物,一道道闪电内蕴其中,迅速在云层间传递开来,那番速度越来越快,急速成形,正在丁修所在的上方。

    渊底,丁修身躯被水中惊雷重击,无数的电光借水势狂闪不已,却被他身周的黑白二气尽皆挡住。人首鱼身的怪物此时游移而近,鱼身之上那望起来甚是冷俊的面容,一双寒光闪闪的双睛忽地圆睁,正与之对望的丁修只觉眉目间忽地似被重击一拳般,金星乱闪,同时,一段冗长的咒语在神识内响起。

    知是生死的关键时刻,丁修神识刹时浓烈。灵心感受到剑灵所化的黑白二气与体内金丹刹时融合,悠悠的形成一个幌着金光的圆丹精华。这丹元精气与剑灵重覆元神归一的一幕,将两者合而为一。

    我,是何物?我,是何人?

    丁修在那一瞬,不知自己究竟是人,还是剑。神识非空不空之时,似有还无之间,感受着时间似若停顿,没有前一刹那,也没有后一刹那,对丁修来说,这道法修行中从未有过的神奇感受,是真正的无我,无他。天地之间,再没有逝者如斯,不舍画夜的时间流动,只余这永恒的一刻。

    凝望!仿如空白,咒语刹时而止,除海流涌动,一切都静悄悄的。

    那是一双充满惊异的眼神,眼神的主人恰恰就是那人首鱼身的怪物。神识内,一个阴柔好听的男声道:“人类修士居然能够使得元神与剑灵相和,彼此不分,还是于某平生仅见。不过,我劝你最好乖乖的呆在此地,一旦于某的道友归来,你就是逃至天涯海角,他也会将你追回。”

    冷笑数声,丁修虽然竭力保持镇静但也知这于姓妖修之言完在理。以沙白的实力,一旦现身人界,就这晋元天下而论,绝无人可敌,恐怕唯有以三大宗门部高阶修士的实力才能自保。但话虽如此说,任人宰割的事情丁修决不会办,逃得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充斥着他的灵心。

    神识之内,右臂处空空荡荡,灵剑仿佛化为了空气奇异般的消失不见。丁修直至目前还不及思虑更多,但灵剑无法驱使让他仿佛被斩断手臂,对接下来的逃亡有些惴惴的。虽然境界修为更加大进,还奇迹般的将剑灵与神识融为一处,但这般模样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帮助,灵剑之威究竟是大了,还是小了,丁修不知,眼下,逃脱是他的终极目标。

    “在下只是怜惜xing命,不想埋身于海渊之底做个水中孤魂,至于其它根本无暇顾及。道友如果一意阻挡,在下唯有力相拼,打开一条生路,如何选择,只在道友一念之间!”

    丁修决然迎着人首鱼身的妖修直冲过去,袖珍飞刀悄然释放开去,隐匿在水波之中。对面,那妖修面容犹豫难决,眼见两者的护体灵光便要相接之际,丁修通体光华乍现,灵力如剑刹时扩散开来,随前冲之势彰显其威猛杀气。

    那人首鱼身的妖修忽有所觉,诡异的随波晃动急速下潜,转而在丁修的下方现出身形。三枚灵光划过他刚才所在的位置,荡起一片灵光,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前无阻挡,丁修生机乍现哪还不知机上潜,灵力尽展之时,眼前一片光明,刹时破水而出。喜色尤未消去,海面之上的异象却将他的心神紧摄过去。

    漫天的乌云盖日,天际黑云深深之处,一个诡异的云气旋涡之中滚滚裂雷轰鸣。跟着,一道从天而下,沛不可当直yu贯穿天地的电闪芒光轰然击下,正是向他而来。炽烈无比的电芒撕裂虚空,伴着轰鸣巨震直击而下,这天地巨威,避无可避,无处可躲。

    “天雷劫!”

    丁修面无血色望着这道厉芒几乎痴呆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居然会引发天雷劫?这可是妖修跃阶时的雷刑天劫,为何会被他赶上?满腹疑问的他这一刻几乎无法思考。

    下意识的,双臂上扬。一道青濛濛的灵光由浅入深自丁修体内喷薄而出,丁修须发皆张,仰风而立双手变幻相结,同时结印上举,口中狂喝:“兵!”

    这一真言狂吐,青滢灵光陡然暴涨朝那电闪芒光冲去,其势愈盛之时,丁修双手手印再变,内敛回收,复喝一声:“临!”

    电芒转瞬即至,与青滢灵光乍一相接,瞬间亮到了极点,仿佛最灿烂的星火瞬间点燃,再没有人能望见其中光景。那仿佛疯狂一般的光芒,顷刻间铺天盖地地激荡开来,由打相击的那一点,将丁修身尽数掩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