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听书楼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九星毒奶 上门龙婿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第二百三十二章休养生息!

      炽热的白芒中,丁修面容惨白,在巨响灵潮狂烈的电光中张口大呼,却根本什么声音也没有传出来。天地神威笼罩之下,他的面上七窍尽数流血,面相凄厉绝望。

    从地面向上空望去,只见那云层漩涡之中,电芒疯狂窜动,雷声隆隆,更有怪异绝伦的“丝丝”怪啸之声,如天之狰狞大口,正yu择人而噬。

    电芒拢到一处,粗大的电光再起,穿云层直贯而下。便在此时,一个奇异的黑影承接去了无匹的雷电,灿烂的金光虽然被白芒淹没,但那金色毫光却将丁修完罩住,奇迹般地将那天地之威化解开来。

    漫空之中,棱角分明的黑影之上,此时竟然浮现出了无数金色古拙符文咒诀,此等怪异之事,便是海渊四周被惊动的无数高阶修士都从未见过。只见那黑影表面时而瑞气升腾,时而红光闪烁,庄严肃穆的金光夹带着诡异莫测的红芒,给人喘不过气来的感受。

    此刻,整个黑影渐渐看不真切,只见金光灿烂,熠熠生辉,梵音阵阵,仿佛自九天之外传来。突然,那依稀看起来三角形状的影迹之上透出了一缕淡金佛光,缓缓射出,笼罩在兀自苦苦抵受万千痛楚的丁修身上。

    “轰隆!”……

    天幕苍穹,雷声震耳yu聋似有裂天之威。天际,低沉的黑云似乎得到了发泄,狂风渐渐止歇,本是凝结的旋涡黑云亦缓缓散去,天地仿佛一下子回复了平静,平和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

    踉跄着在半空稳住身形,绝处逢生的丁修将再度救主的须弥小山收起。开启手中的瓷瓶,他吞服了近半瓶的玉睛灵蜥精血,终于感受到灵气丝丝游走。精气灵力总算略有所复,丁修急忙振起刚刚兴起的几分灵力朝着孤崖飞去。

    抵受天雷劫耗尽了力,四周又是危机四伏,不知多少人在暗中查看他的情况。以须弥小山抵受天雷劫的一幕,恐怕会招惹无数打着鬼心思的高阶修士,如果不能在短时间恢复元气,届时他会似待宰的羔羊,任人摆布。

    天际,忽地亮起一道如虹白光,丁修几可猜到那沙白如果见到海渊附近的异兆,恐怕会速赶回,如果猜的没错,那白光极有可能便是沙白本人。他当下毫不犹豫俯身穿越松树,神识洞察四周,数度化形变换模样,这才踉跄着化遁光直奔鼎龙阁的所在。

    一头扎进草庐,丁修以神念将魂仆燕归召回。绿意芒光刹时收拢,显露出一身洁白如玉的燕归骸骨身躯。幽幽的绿芒涌动,草庐忽地被层层的绿光罩住,数道灵光同时闪耀,数道符箓爆裂开来。

    如果是鼎龙阁内的丹房外事弟子,当可发现那灵光爆起的同时,原地之上的药园草庐奇迹般的消失不见,原本所在的位置,一片青绿灌木丛生,看起来是那么的郁郁葱葱。

    淡淡的幻境奇相之下,丁修与燕归仿佛在此地消失了,即便是结丹修士也只能查探出此地有诡异的灵气波动,却不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往常无数的日子一样,悠扬的晨钟又一次敲响,回荡在鼎龙阁的翠峰山峦之间,在薄雾弥漫的山风里悠悠回荡着。抵受天雷劫的日子已经有数月有余,丁修如同隐匿于青山绿水,慢慢的恢复了元气,可是,这晋元天下的三大宗门之一的鼎龙阁,却是千创百孔如同败壁残垣,正苟言残喘。

    数月之前,在晋元天下谈之色变的血煞忽现踪影,强势闯入鼎龙阁灭杀低阶弟子无数。所幸的是,三大宗门因早有防备,三宗高阶修士齐出将血煞逼困于翠峰峰底无路可逃。

    然而,不知何故,鼎龙阁宗门之外的海渊忽现祥瑞之兆,金光自渊底直透天庭,显现万千生机。这本是晋元天下国度数千年未遇的幸事,可是,此事发生的时机太过诡异,更因海渊怪事连连,只要有去觅宝的修士潜入,至今还无人上来,这一异动,令所有修士无人敢去一探究竟。

    也正是这一原因,三大宗门的修士再难保持相互间的紧密联系,被血煞利用某个修士分神的漏洞,以血炼煞光祭出奇异的金光灵焰,破开众修士灵力联结而成的幻灵法阵脱困而逃。

    就在所有修士竟相追赶之际,一道白光化身的妖修惊现海渊上空。这妖修也不问青红皂白,逢人便攻,见人便打,其法力无边,登时将三大宗门的修士冲击得七零八落,只是结丹期的修士便殒落达数十人。虽然最后,所有修士合力再施幻灵法阵顶住此名修士的急怒出手,不意海渊之内又现一个人首鱼身的妖修为之助阵,将幻灵法阵登时毁去。

    接下来的一幕不言而喻,这两名妖修口口声声寻找一个叫丁修的结丹修士,可是放眼三大宗门实无人认识此人。两妖修盛怒之下将所有的怨气尽数撒在三大宗门身上,是役,三大宗门损伤近百名高阶修士,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殒落,约八十多名结丹修士魂飞魄散,更有十余名的筑基修士祸从天降,先后被两场剧斗的灵波*及,弄得尸骨无存,三大宗门自此元气大伤,齐齐订下联盟之约,恪守宗门法阵,休养生息。

    鼎龙阁,外事丹堂。

    这一日一名修士御灵巾而来与所有的外事低阶弟子打过招呼。此名手持本门大长老的任命灵符,自称叫做任长空的筑基修士,是新任的丹房执事,监管外事丹堂的所有事务。

    这任长空一经上任,立即对丹房的清扫及药园的打理工作进行的重新安排,可是,实地考查一下这才发现,原本药园的所在一片葱郁灌木林丛,哪有一颗灵药的模样。这番变化,近来一直无人知晓,所以任长空问及任何一个人都摇头无以应答。

    这新任执事为此大怒,对随行而来的七八名炼气期的外事弟子大动肝火,斥责不休;因他背对灵峰缓坡,毫不觉到自己身后的那片灌木忽地荡起灵波。

    随来的外事弟子眼见这般异景惊诧不已,但碍于新来执事的威严无人敢出声提醒。任长空正纷说不止,身后传来一声冷哼,只是那冰冷的气息让他激灵灵的打个冷颤。

    怵惊回首,只见一个身着外事丹堂的青衣修士站在自己的身后,浓眉大眼,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左右岁的样子。惊魂未定,任长空刚yu破口大骂,眼角余光忽地发现此人的背后居然是一个数十丈的药园,内中草药青翠灵气逼人,哪里还是刚才的那般景色。

    不远处,三间草庐座落于缓坡之上,仿佛凭空出现,这般诡异景像将任长空的满腹火气压将下去。就算他再见识浅薄也知面前此人绝非一般,虽然对方着装的也是外事丹堂弟子服饰,他仍是施礼小心的试探问道:“在下任长空,是外事丹堂的新任执事,不知道友何人,这药园……?”

    此青衣修士正是占据陈达躯体的丁修。不过,此时的他丹元精气内敛,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炼气期弟子,但实际上,他腹中内蕴的金丹如水,举手投足丹元精华盈身而动,在血脉之内任意而往,较之头一次结丹化婴前截然不同。

    究竟为何二度处于结丹后期巅峰的假婴状态会是这般模样,丁修完不知,隐隐的,他觉得这极有可能和那妖修沙白所赠的碧鳞丹大有关联。

    “原来是任执事,在下陈达!”

    丁修淡淡一笑,轻轻拱手施礼。他随手一挥又道:“这是外事丹堂掌管的药园,每年只需上缴一定数量的药材,其余的皆归陈某支配;另外,陈某还负责两座丹房的清扫工作,虽然这数十年来非本人亲力亲为,但清理的任务还是完成的蛮不错的。”

    丁修话语不多,简单的点出自己的来历和负责的工作。这事务虽然看起来馋人,待遇很丰厚,一般人还真不愿意成天拴在这里,但这种活计对他来讲却是最佳的修行机会,自不可以随意让人。

    不管怎样,以自己现在结丹后期的实力,恐怕在这鼎龙阁也数得着,但如果过于显山露水,恐怕对自己的修行不利,既然此人是新任的执事,还是施在威压应付过去的为好。

    任长空以神识探查半晌所得的结果始终是对方只是个炼气期的修士,大约有十层左右的样子。但不知为什么,明明要比对方高阶一个层次,任长空却在此人的面前总有低了一阶的奇异感觉。这种感觉怪怪的,让他极不舒服,偏偏又无法宣之于口,唯有喏喏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一道绿光闪过,一个诡异的通体冒着绿光的绿人从任长空的身旁走过,径自朝着丹房的方向而去。药园之内,一个傀儡稻草人正忙碌不停,为一些灵药铲草浇水。如此的异景,让任长空目瞪口呆,反是那些近来新来的炼气期弟子感觉极为新奇,指指点点低声议论个不停。

    不卑不亢的施了一礼,丁修淡淡一笑径自回归草庐。任长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时倒忘了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呆怔之间,青衣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还在这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清扫丹房!”

    怒喝中,任长空没来由的大发脾气,随着那些外事弟子的身后离开药园。不知为什么,他不想再看到那个叫什么陈达的年轻人,更不想与之打交道。明明是自己在修为上高了一层,但任长空总是觉得自己一见此人便有些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

txt下载地址:http://www.tingshulou.com/novel/16193.html
手机阅读:http://m.tingshulou.com/novel/1619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二百三十二章休养生息!)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黑加仑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