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听书楼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九星毒奶 上门龙婿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第二百八十八章 婴心分离!

      第二百八十八章婴心分离!

    阴罗庭,总堂圣洞。

    平静的血河,鲜血孱孱,随着它缓缓灌注于血池,那血面之上,不断从血水深处冒出巨大气泡,同时不断传出怪异的声音。

    整个血池,看去仿佛是沸腾了一般,一股无形的力量正不断地从血池深处逐渐苏醒过来,血腥气息,更是比之前浓烈了十倍不止。异响不时在血面上荡起一个个小小漩涡,泛动着的魔气更是纷盈乱舞,灵力浓聚。

    血池旁,白气寂伏不动,豁然是阴罗庭的圣尊厉魂飞灵。虚幻形真的面容似有几分期待,更有几分担忧,眉光处的白气淡淡凝聚,似是眉头深皱。

    “再有七日呵……再有七日……”

    阴罗庭,总堂。

    阴风轻送,掀起面纱,闪露出的是密密麻麻皱纹的容颜,和深深的失落。苍老魔修在这里呆立已经有数个时辰之多,在这独伫的这段光景,光是传音符已经送来六道之多,消息一个比一个让他揪心。

    只有一天,阴罗庭内的玄冥堂前,宗门内的弟子本命灵牌一个接着一个殒灭,竟然高达二十七位。其中,结丹修士五人,元婴修士两人。三十年间,阴罗庭九大长老已经殒灭其三,结丹修士更是数十名之多,筑基修士更是数不胜数,这种惨状可谓阴罗庭在赤幽国度千年间从未有过。

    “数千年魔道的赫赫威名,难道要从我付天涯的手中凋落?”贵为一宗之主的付天涯轻咳数声,苍老的身形缓缓挺起。

    “宗门虚名,比之破空而去算得了什么?再有七日,圣兽产下圣灵血蛋,一旦服下,只需甲子年月,我便可突破瓶颈,迈入化神级别,那时,什么宗门虚名只不过是镜花雪月罢了”

    付天涯看似年迈的眼神闪烁不定,目光里显露出几许不甘。他寿元将近,只有服下圣灵血蛋尚可延长寿元,二千多年的悠久岁月,他一直伴着宗门的兴衰起伏,骤然间面对前所未有的巨变,一时无措。

    微光亮起,先后步入的是宗门内仅存的几位长老,这几人悄然而立,不断惊扰他的思路,付天涯盯着几张虽然丝巾罩面,但却无比熟悉的容颜,忽然生出怪异的想法。

    “如果……阴罗庭宗门巨变,这几人中,可有人能支撑起这份宗门家业么?”

    思量许久,饶是他如此精深的修为,背脊处也被忽然浮出的冷汗侵湿,这个时候,他才惊觉,新近殒落的魏师弟,居然是他心目中最为合适的人选,可是,如今他已经不知魂飞何处。

    “几位……”

    打破沉寂的付天涯似是有气无力的淡淡道:“宗门危难,已?灭亡之险,如此局面,也是付某刚刚思及。秦师弟,你通命宗,七日之内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准外出,各地分宗亦须紧守要地,顽命死守,如有违反,不分修为职务,一律投入到血河祭圣。”

    堂中诸人齐齐身躯一震,片刻,才有一黑衣人迈步而出,抱拳冷冷称是。总堂内接下来陷入奇异的沉默,终于,有人轻呼一声,娇语道:“大长老,事态如此严重么?圣尊……圣尊他老人家……”

    一叹,付无涯淡淡道:“圣尊他老人家心放在圣兽孕化圣灵血蛋一事上,这宗门危难,我也才刚刚想通其中的关键,恐怕此事其它三大世家有份参与,论实力,以剑宗最有可能。”

    目现精芒,付无涯忽扫先前的颓唐气势,似乎此时才显露锋芒。他的目光凝定在黄裳黄巾的另一魔修女子身上,半晌才淡淡道:“许师妹便曾亲见那个叫丁修的大敌施展剑芒,如果说其与剑宗毫无瓜葛,老夫还真是不信这丁修实力不俗,连圣尊都亲口承认,虽然稳压于他却不能将他留下,这心腹大患,实在是竖立在心口的利剑呵”

    黄裳女子默立无语,堂内再次沉静,许久,那姓秦的魔修忽地扬声道:“如此,我们如何应对?”

    寂寂无声中,忽地响着付天涯的又变得有气无力的语声:“七日呵,我们只需坚守七日……”

    赤幽国度,五里海河。

    望着弯蜒曲折的海河径路,架船的丁修感受着微风送来的湿润气息,面容上显露几许轻松,辟邪则是趴在船头处,闲而无事的东张西望。这一人一兽享受着难得的几许轻松,感受着莫名的一缕心动。

    不知何故,几乎在一夕之间,赤幽国度内难见魔修形迹,连阴罗庭主持的数家坊市店铺都关门了事,这一举动,让他曾一度不解,但刚才丁修却是豁然而悟,决心冒奇险再度闯入阴罗庭的内部一探究竟。

    数千年的基业根深地固,决难一夕倾覆,阴罗庭在赤幽国度数千年间一直稳居四大世家之首,决非等闲。三天来,这四大世家之首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这般示弱举动,固有保存实力之举,恐怕还有其它他不明白的深意吧。

    灵光中,尖头小船自行回返,船头处早有白芒闪动,伴以霞彩直掠向远远天际。悄然而逝的风儿吹动,灵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血腥气息,五里海河的水流转过海湾,经过数十道支流汇聚在一起的瀑布,汇入不知名的河潭,不知为何,这里的水质远远望去,居然有了一抹腥红。

    天色阴暗,不见有月亮星光,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深谷。丁修时而化身魔修模样,时而隐匿于空,不多时便迫近阴罗庭总堂圣洞。

    这里的防卫森严,处处可见奇异的魔眼禁制,这个丁修曾下过不少苦功的魔道禁制自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穿径绕路间已是站在这名曰圣洞的洞口处。

    纵使是以丁修的修为,仍感受到那阴冷的煞气寒气逼人,而最为可怕的是,这洞中的阴风魔气以他的灵识仍不能侵入分毫,毫不客气的被阻挡住。灵心中,一股极为难受的压抑感影响着他清灵的心境,连栖身在灵兽袋内的辟邪沉凝了少许,情绪上有了几分慎重。

    上次也是到达这里,丁修便没有敢继续深入,这所谓的圣洞有着不寻常的古怪,冒然而入的结果风险之大便是令他也不敢做出冲动的莽撞之举。

    忽现奇异的灵力,丁修举手间隐身暗处。这种隐匿身法可是他独此一家的异术,以身作符,以灵为隐,其高明处便是同阶修士都无法查觉,故丁修根本不虞被识破踪迹。

    定睛细望时,只见黄芒在阴暗中极为鲜明,洞中出来之人,竟然是当年与那个什么称之为圣尊的厉魂飞灵,一道抓捕自己的黄裳魔修女子,而另一人则是名清瘦的元婴中期魔修。

    两人仿佛在争论着什么,只是他们都以灵识交流,丁修无从知晓其意,只能从两人的面部表情来判断。忽地,黄芒骤然闪亮,却是那魔修女子顿足化遁光而走,而那清瘦的魔修显得有些失魂落魄,望着魔修女子远去的遁光呆呆发怔。

    圣洞的洞口之地,仿佛突然耀如白昼。漫空的艳芒霞光使得这清瘦魔修睁目如盲。虽然是措手不及,但这魔修还是做出应有的反应,霞光与闪烁着的金光及体前,他通体魔气狂涌,将周身护得水泄不通。

    然而,魔气的剧烈波动让魔修灵识坠如谷底。那金芒如同烧红的烙铁,灵光绽放中精纯的魔气在金芒的照耀下立时粉散,芒光中,霞彩飞旋,一道锐利的光华正中魔修的胸口处,同时,光影中惊现一双金光大手,朝着他盈盈一握。

    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宗门内最为安之地受到偷袭,魔修蓬地吐出一口精血,魔气动荡间,一道黑光从侧方冲向霞彩光华,希翼将致命的伤害阻上一阻。

    可是,出奇的是,黑光与霞彩光华甫一相触立时被霞光一卷消失不见,灵识一阵剧痛时,魔修元婴瞬移而出,凌空遁出数十丈外。

    灵光消散,随着刚刚还是属于自己的身躯软绵绵瘫倒,魔修元婴惊恐交集,厉声长啸示警。不多时,人声喧杂,几位长老先后赶到,这沉静之地立时变得喧闹,人声沸腾。纷乱中,阴罗庭的大长老付天涯灵识忽现警兆,眸光深凝间,望向却是圣洞的洞口处。

    阴煞至寒的罡风时缓时快,不时将圣洞的阴寒冷雾,吹得波涌起伏。这里空寂寂的没有任何形迹,但付天涯的眸中却是寒光一闪,沛不可挡的灵识遍扫该处,许久他才扭转过身,安排宗门弟子加强戒备。

    圣洞洞口处,丁修额头冷汗迭出,灵心缓缓跃动,慢慢释放开来。这苍老魔修灵觉竟然如此敏锐,完超出他的想像。那魔修元婴瞬移之时,他亦是隐匿藏身,故计重施之下,他成功的躲藏在那洞穴的洞口位置。

    灵识感受到那洞穴其中内蕴玄虚,丁修才有心闪匿,不料险些被这苍老魔修识破形迹,胆寒之时,他直待洞穴前寂静下来,这才穿阴煞罡风,进入到洞穴之内。

    不知为何灵兽袋内的辟邪极不安稳,丁修一边安抚于它,一边凝神细观。这里的血腥之气极浓,更有精纯的魔气扑朔迷离,看样子,这里是阴罗庭的私密所在,心腹之地。

    缓步而行,芒光微起。不知何故,丁修头顶上灵光渐趋圆润,元婴极不安分的现身而出,朝着四周注目凝望。元婴此举完违逆丁修的本意,这种婴心分离的奇况只有元婴初成时才会出现,这异境邪地居然会出现这种反常情况,使得丁修天门九转心法与佛禅不破金刚秘法齐齐运转,通体青辉缠绕朝着洞中深处而去。

    bk

txt下载地址:http://www.tingshulou.com/novel/16193.html
手机阅读:http://m.tingshulou.com/novel/1619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二百八十八章 婴心分离!)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黑加仑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