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此宋词非彼宋词 > 第六十四章 你是我的主观
    最新网址:.

    别给我提什么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小爷的客观和主观都是她。——宋词日记

    宋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宋华年抱在怀里。

    “你怎么来了?”他的声音沙哑:“下着雨怎么光着脚就跑出来了?还不打伞?”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眶红了一圈:“怎么这么傻?”

    宋华年抬头看着他,伸手轻轻触碰了他额头上还不断往外冒血的伤口:“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而已,没什么大碍的。”他叹了口气:“本来还挺疼,不过看到你之后就不疼了,你是愈合剂吗?那么管用。”

    宋华年离开他的怀抱,摇摇头:“你要是不愿意说,我大抵是不会逼你的。但是,你现在要跟我回家。”

    她站起身来,脚底传来阵阵刺痛。宋华年紧皱着眉头,条件反射一般将腿抬起来,晃了下身子...

    宋词瞳孔猛缩,伸手去抓她却还是慢了一步。

    “唔...”宋华年狠狠地摔在地上,吃痛的喊了一声。

    宋词这才发现她脚底的伤,顺着流出的血液看去,地上已经有一摊血。甚至,她刚才走过来的路上,有着一道浅浅的血路。

    他皱着眉头,将地上的人抱进怀。

    “我...”宋华年刚想开口,宋词笑了一下摇头:“不要说话,年年。”

    年年,年年岁岁皆是你。

    他抚摸宋华年脚底那个长一指的伤口,不过只是被轻轻地碰了一下,她便做出了很大的反应。

    “嘶...”宋华年倒吸一口凉气:“宋词,我没事。”

    “你总是这样的任性,上次替我挡下巴掌,这次冒雨光脚找我。你真的是很让人心疼...”宋词看着宋华年,将额头抵在她的头上:“总是任性的保护我,却每次都受伤,你傻的让人心疼,年年。”

    宋华年伸手放在他的脸上,正视着他的目光:“可是宋词,我宁可自己遍体鳞伤,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见你身上有一分一毫的伤口。世人统统称之为偏执,我却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地,即使让别人都付出代价,我的宋小爷平安无事便一世安好。”

    “可我是个男人,怎么能让你保护呢?”宋词准备伸手把她抱起来,宋华年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僵住了。

    “因为我喜欢你...”

    宋词用无法置信的眼光看着宋华年,那女孩却一字一句吐词清晰的又说了一遍:“宋词,因为我喜欢你...”

    她的杏眼直勾勾的盯着宋词,等待着他的反应。

    宋词没有说话,将刚才停下的动作继续下去。他把胳膊放在宋华年的膝盖弯曲的地方,稍稍用力将她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来,往前面走着。

    他朝着宋宅的方向走去,两人像是默契一般,都没有说话。

    即使,宋华年很想知道为什么宋词不回答,为什么每次都回避。

    李管家两只双手紧握在一起,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什么,他自从宋华年跑出去之后站一直在门口等待着。

    他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越走越近。他探出身子一瞧,是上次医院的那个男孩,他也便明白为什么宋华年会那样慌张了。

    李管家拿起门口的雨伞走过去,将撑开的雨伞打在宋词宋华年两人身上。看了一眼宋词怀里的宋华年身上的擦伤,叹了口气。

    “宋小姐,您等下洗个热水澡,明天我帮您二位请假,在家好好休息一番。”李管家说道:“我姓李,叫我李叔或者李伯伯都可以。不过您...”

    “我叫宋词。”他看出了李管家的意思,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李管家撑着伞,宋词抱着宋华年往家里走去,走过鱼塘,穿过长廊。

    他把宋华年放在前堂的古木凳上,蹲下身自去检查她脚底地伤口,已经被雨水泡的发白,血还在不断地流出来,落在了木地板上。

    宋词皱着眉头,对着李管家很是尊重的语气:“李伯伯,请您帮忙找一些纱布和碘伏可以吗?”

    李管家点头:“当然,您在这里稍微等一下,我去拿医药箱。”

    宋华年嘟着嘴巴:“宋词,我真的没事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你就不要担心了。”

    “你见过哪一个小姑娘受伤却一声不吭的?”宋词眉头又深了几分,宋华年伸手将他的眉毛捋平:“别皱眉头,难看死了,真的很难看。”

    宋词握住宋华年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你既然不愿意我受伤,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狠心?难道只有你有心,只有你会疼?你感到心疼,我亦是如此,绝对不比你少半分。”

    宋华年微微的笑了,揉着他那头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伸手将他的头发捋顺:“宋词啊,你不懂,不懂...”

    “我又什么不懂的?你就是希望我好,希望我能够被大家喜欢,希望我不被别人伤害。但是你知不知道,你的希望也是我希望的?”

    “那你知不知道,我其实很羡慕米立粒。”宋华年笑:“我羡慕她能够肆无忌惮的待在你身边,接受你的温柔。我每每在身后看着你们的一举一动,心头都是一阵疼。”

    宋词微微颔首:“以后不会了,以后只看着你。我的眼眸里从来就没有星辰大海,有的只是你小小的身影,却再也容不下别的。”

    他要是早些知道,即使是青梅竹马的缘故,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地一刀两断了两人的世交情。

    宋华年噗嗤一笑:“我说宋小爷,你的世界观呢?”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小爷我的主观和客观都是你。”

    她低眉笑,伸手在宋词的鼻子上勾了一下:“你呀,就嘴巧,跟吃了蜜一般。”

    “人长得不好看,嘴再不巧一些,怎么引起你的注意?”宋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两只手摊开,耸了一下肩,无所畏惧。

    宋华年被他逗笑了,只是连连说好。

    不过,某些人说的话怎么就那么欠揍?什么叫做长得不好看?

    长得不好看....

    确实,不好看!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