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229章 铁山宗宗主
    .630shu.co,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铁山宗,义山堂!

    这是铁山宗最重要的一座议事堂口,平日里不会开放,只有发生了一些大事之时,宗门长老们才会聚而论之。

    说起来义山堂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开启过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铁山宗宗主闭关数月之久。

    没有宗主在,就算义山堂开启,最终也未必能讨论出一个结果。

    不过今日的义山堂,却是忽然之间中门洞开,这让得一些铁山宗的年轻弟子,还有低阶执事们都是议论纷纷,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只不过这些年轻弟子和低阶执事,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义山堂中议事,但他们却是清楚,肯定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义山堂才会被开启。

    “们说,是不是宗主突破到了神皇阶别,这才开启的义山堂啊?”

    义山堂外的一处角落之中,一个年轻天才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此言一出,场中骤然一静,旋即不少人的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极度的火热之色。

    要知道铁山宗的那位宗主大人,在数十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九品仙尊了,这些年修为日益精进,据说达到了九品仙尊的顶峰。

    甚至有一种说法,是说铁山宗这位惊才绝艳的宗主,早已经突破到了半神之境,只差一步,就能达到真正的神皇层次。

    从半神之境突破到一品神皇,于离渊界的修者来说,无异于鲤鱼跃龙门的造化。

    多少天赋惊人之辈,被困在这道天堑之前,直至寿元大限的到来。

    只有达到了神皇层次,才能真正算是这离渊界的高端人物,在神皇强者的眼中,哪怕是九品仙尊,也都如同蝼蚁一般吧?

    以前的铁山宗修者们,都有些不敢想像,可是宗主都几个月没有露面了,据说就是在冲击更高的层次,由不得他们不多想。

    如果铁山宗真的能出现一位神皇强者的宗主,那这个只在南域的三流小宗门,当可一跃而为离渊界二流宗门的行列,连带着这些宗门修者也跟着鸡犬升天。

    三流宗门和二流宗门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宗门之内有没有神皇境界的强者,这是一个质的突破。

    甚至有一种说法,成为二流宗门之后,就有可能变成那些真正顶尖大家族大势力的附庸,从此攀上大靠山,再也不用战战兢兢仰人鼻息。

    那人突发奇想之言,倒也有些符合今日突然大开义山堂的古怪行径,一宗之主突破到了神皇阶别,那确实是应该大肆庆贺一番。

    这些外间的弟子执事们,因为那位天才的猜测,而陷入了一种难言的兴奋之中,却不知道义山堂内诸多大佬们的脸色,尽都是极不好看。

    今日的义山堂内,最上首的宗主之位并无人影,其下乃是铁山宗大长老萧古道,自他以下,六大长老尽皆在列。

    这些人,就是除宗主之外,铁山宗最有实权的一小部分人了,这其中又以突破到九品仙尊的大长老萧古道为尊。

    只是当众人将目光转到那空无一人的第四个位置之时,尽皆有些沉默。

    那个位置,乃是属于四长老杨钏的,也是一名达到七品仙尊的强者。

    “七长老,给大伙儿都看看吧!”

    上首侧位的大长老萧古道,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戾光,这低沉的声音之中,压抑着一种仿佛火山爆发前的暴怒,让得那原本端坐的七长老倏然起身。

    “老七,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三长老是一位脾气有些爆躁的七品仙尊顶峰强者,又似乎是刚刚赶到,并没有了解一些更深层次的情况,当即有些迫不及待。

    不过这位铁山宗三长老,倒是知道七长老乃是掌控魂牌殿的主职长老,大长老单单点名七长老,看来他已经是意识到一些东西了。

    “杨钏长老,还有少宗主和楚然的魂牌,都破碎了!”

    七长老深吸了一口气,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石破天惊,除了早知内情的大长老和二长老,其他几大长老都是被惊得霍然起身,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老七,不是开玩笑吧?”

    三长老一步抢到七长老的身前,虽然他说着这话,却也知道此事恐怕是八-九不离十了,这或许才是他这般着急的原因所在。

    “如此大事,我岂敢乱说?”

    七长老也有些无奈,就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已是摊开了右手手掌,其上一堆黑色的魂牌碎片,都在昭示着他刚才所言非虚。

    “到底是什么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一下三长老再无怀疑,见得他暴喝出声,身上更是涌现出一抹狂暴的气息,将只有六品仙尊的七长老,给生生轰得退了数步。

    “老三,稍安勿躁!”

    二长老是铁山宗长老中少有的沉稳性子,此刻沉声出口,终于是让得三长老定下了几分心神,气呼呼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大长老,此事可有眉目?”

    二长老安抚下三长老之后,便将目光转到了上首的位置开口问道。

    毕竟死的人之中,有一个大长老最为得意的大弟子楚然,结合着之前的某个消息,他似乎有了一些眉目。

    “此次我派楚然出宗,原本是探查我那个弟子姜铁的死因,没想到……”

    大长老萧古道一直在压抑心头的怒气,这番话虽然说得平静,却让所有长老都听出其口气之中的怒意,当下都是一言不发。

    不过萧古道所知的事情也仅限于此,楚然传回的消息并不是给他,而是给了少宗主顾遥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是两眼一抹黑。

    “云笑!”

    就在诸多长老商议了半天,也没有商量出一个头绪来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义山堂的上首位置响起,让得整个厅堂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这是……”

    尤其是大长老萧古道,当他转过头来,看着上首主位之上,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个威严的身影之时,忍不住又惊又喜。

    “宗主!”

    其他长老也终于后知后觉地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事实上在铁山宗内,也没有人敢如此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之上,哪怕是大长老萧古道也不行。

    原来突然出现在主位之上,并且说出那两个字的身影,正是铁山宗这一代的宗主。

    只是众人都没有丝毫感觉,这位宗主大人,到底是如何出现在那里的?

    “难道……”

    想着宗主大人这数月时间以来一直都在闭关,众长老突然之间都有些兴奋了,暗道莫不是宗主大人有了什么突破,这才出现在这里?

    “宗主,……”

    大长老萧古道更是激动得从椅上霍然站起,不过他刚刚说得三个字,便是被上首的宗主挥挥手打断,让得他当即闭口不言。

    “云笑,是此事的关键人物,找到了他,就能查到遥春他们身死的真相!”

    铁山宗宗主黄壁似乎并不想在刚才那个话题上多说,听得他再次出口的这个名字,诸多长老们的脸色都是一片茫然。

    “云笑?没听说南域范围内,有这么一个强者啊?”

    大长老萧古道一头雾水,其搜索枯肠,也没有想起来那云笑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他看来,能杀得了六品仙尊的顾遥春,甚至是七品仙尊的四长老杨钏,至少也是不低于七品仙尊的强者吧?

    铁山宗是这片偏南地域的霸主级宗门之一,对于这片地域之上有多少达到高品仙尊的强者,都是了若指掌。

    至少萧古道清楚地知道,他了解的那些七品仙尊或者说八品仙尊,根本不可能敢轻易招惹铁山宗,更不要说杀人了。

    这些高品仙尊之中,萧古道从来没有听说过云笑这个名字,既然是这样,那他心中无疑是更少了几分顾忌。

    “呵呵,这个云笑的来历暂且不说,据本宗所知,他在数日之前,还只是一个三品仙尊的毛头小子!”

    铁山宗宗主黄壁发出两道笑声,但那声音之中却是没有半点笑意,看来对于得意大弟子的死,他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无动于衷。

    说实话,此刻黄壁胸中的怒火都快要满溢而出了,

    顾遥春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更是被他视作认钵传承的希望,没想到竟然如此莫名其妙就死了。

    这让刚刚有所突破不久的黄壁,犹如当头一盆冷水浇下,突破的兴奋瞬间荡然无存,他现在一心想的,就是如何给自己的宝贝弟子报仇雪恨。

    这位铁山宗宗主之所以知道此事的一些细节,那是因为在顾遥春收到楚然的那封密信之时,他就在暗中呢。

    不得不说黄壁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弟子确实非常看重,因此暗中派了四长老杨钏护道,却没有想到连七品仙尊的杨钏,都是一去不回。

    “什么?三品仙尊?”

    黄壁此言一出,整个义山堂的长老们尽都风中凌乱了。

    一个数日前才只有三品仙尊的家伙,怎么可能杀得了六品仙尊的顾遥春,还有七品仙尊的杨钏?

    一时之间,义山堂上满是议论之声,让得上首黄壁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