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玄幻小说 > 猎神 > 第二十二章 交错的记忆
    最新网址:.

    茉伊拉在何齐天的面前叉着腰,西尔贝则不停地在一面砖墙上用粉笔画着图案。这面砖墙位于学生宿舍的后方,可能是之前有学生在这面墙前面烧烤,这面墙被熏得漆黑,上面还有漆黑的碳痕。

    “啊,学长怎么忽然想去影子街逛逛了,有什么需要买的吗?”西尔贝一边在墙上画着魔法阵,一边歪头问道。四周还有许多同样要前往影子街的学生在等着西尔贝的动作。

    “额……大概是我的东西被卡特给拿走了,下午他请我在影子街的餐厅吃饭,我去把我的东西要回来。”何齐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可是盗窃!您应该第一时间上报给我们学生会!让我来处理这个手脚不干净的家伙。”西尔贝杀气腾腾地戳断了一根粉笔,接着她充满歉意地吐了吐舌头,重新拿起一根粉笔画了起来。墙根处放着一盒粉笔,看来是为去逛街的学生们准备的。也难怪学校不用担心巫师们悄悄借助这堵墙逃课,即使是西尔贝这样的优等生,都已经画了10分钟,这个复杂的魔法阵也才完成了一小半,这要换成那种喜爱逃课的学生,怕是怎么动笔都不知道。

    “啊,每次这个魔法阵都是动态的,每一天的魔法阵图案都不一样,要根据时期进行计算的,类似于动态密码吧,得有能够计算并且画出这个魔法阵的人才能够去影子街哦,不过现在大家一般都等别人把魔法阵画出来,一个门每天都能持续到第二天零点。”西尔贝一边说着话,一边专注地描绘着魔法阵的细节,不断在魔法阵里补充一些何齐天连看一眼都觉得头晕脑胀的字符。

    “最早的时候,影子街不是一个特别太平的地方,但的确是巫师们汇聚的地方,所以设下这个门槛,免得学生跑到影子街去,后来圆桌议会整顿魔法界秩序,影子街就渐渐成了一个巫师间的商业街。”茉伊拉兴奋地解释道,她此时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短袖,身上还多了一个小巧的挎包,果然女孩子一提到逛街就会格外兴奋。

    西尔贝画完了最后一笔,长长地吐了口气,接着她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口中轻轻念诵道:“遵从古老的约定,守护者啊,请为学院打开大门。”

    西尔贝的吟唱刚刚结束,漆黑的砖墙就震动起来,墙砖间不断地都落下砖头的碎屑,粉笔划成的白色魔法阵忽然爆出了橙色的火焰,这下何齐天知道为什么这堵砖墙上是烟熏火燎的痕迹了。

    火焰稍纵即逝,只留下那个精致繁琐的魔法阵的黑色痕迹。接着砖墙上最中心位置的砖头向后一缩,露出一个黑色小洞,就像被人从这边顶到了墙那边一样,而后从这个小洞周围开始,砖头不断地后缩,在几十秒间就露出了一个高2米左右的空洞。

    西尔贝看了一眼空洞,满意地说道:“学生会每天中午12点都会固定在这里打开门,请各位要前往影子街的同学先佩戴好自己的校徽,记住在晚上12点之前回到学校,准确的说是10点之前,因为宿舍的门禁时间是10点哦!”

    西尔贝的话音刚落,身后等待的学生们就发出一声欢呼,已经有高年级的巫师们早早地佩戴好了金色的校徽,道谢之后就走进了黑色空洞里。

    茉伊拉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校徽小心地别在自己的胸前,其实这种金制的徽章并没有别针,而是靠一种魔法的力量被“粘”在衣服上。所以学生们不用担心它的会掉落,更不用担心自己昂贵的衣服被戳上小孔洞。

    带好了校徽,茉伊拉就兴奋地拉住何齐天的手,急急地往黑色的门里走,看得出来这个年轻的新生真的很喜欢逛街。

    “小茉,记得要给学长当好向导哦,不要光顾着自己贪玩,我等下忙完了就来找你们。”西尔贝看着茉伊拉跃跃欲试的模样,无奈地说道。平时里课业繁重,其实这些学生都没有特别多的时间去逛影子街,而且茉伊拉的家境并不算好,她的双亲都只是普通人,只是奶奶曾经是一名女巫,所以茉伊拉仍旧接到了梅林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而她也选择了就读,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爷爷才发现自己朝夕相处那么多年的老伴居然是个故事里经常出现的女巫。还好她的爷爷是个二战老战士,本身的心理承受能力就十分强大,并非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否则家里哪有时间把她送来读书?早就要处理家里的争端了。

    “还有啊,学长,你处理自己的事情要紧,小茉她一逛起来就停不下来,你别为了迁就她就把自己的事情耽搁了。”西尔贝这时露出了歉意的表情,看来茉伊拉某些时候过度活泼的毛病也是让她头疼不已。

    “啊~小火龙没事的~有什么事有何齐天阁下呢~”茉伊拉亲切地抱住了西尔贝,还轻轻地在西尔贝的额头狠狠嘬了一口~亲的西尔贝满脸通红,西尔贝的体型本来就偏小只,而茉伊拉的体型则更加高挑成熟,所以反而茉伊拉就像是西尔贝的学姐一样。周围的学生们都激动地吹起了口哨,西尔贝则害羞地把这位人来疯的闺蜜推开。“好了好了,别闹了。走吧。”

    茉伊拉点点头,拉着不知所措的何齐天一头钻进了黑色的门里。

    明明在门的那一边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可是在走进门里之后,顿时就豁然开朗起来。这扇门的另一边看来是一个梅林魔法学院的办事处,几个穿着学生会制服的学生会干事正拉着几个第一次来影子街的新生们述说一些注意事项。

    何齐天有些惊奇地看着这个开阔的大厅,脚下踩着的是厚重的橡木地板,四周都是七彩的琉璃窗户,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一切都是如此的古朴典雅。甚至连桌子的桌面上都能看出清晰的木质纹理,而并非是木屑压制出来的压制板。如果不是这个大厅里所有的学生都还穿着现代的服饰,真的让何齐天有一种恍若隔世的穿越感。

    煤油灯下的干事们看到门里又出来了新的人,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想分辨是不是大一的新生,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被茉伊拉拉着的何齐天,几个干事立刻亲切地围了上来。

    “是代理人阁下!阁下也来逛影子街吗?是茉伊拉你当向导啊?行不行啊?要不你来接我的班,我来陪代理人阁下逛逛?”说话的是个英气十足的女孩子,看起来年级比茉伊拉要大,应该也是个学生会的资深干员了,她说话间就已经窜到了何齐天的眼前,热情地说道:“走吧,代理人阁下~我肯定比茉伊拉这种小女孩儿有趣多了~我发誓这里的旅馆也……”

    女子热情似火的话还没说完,茉伊拉就已经一只手推到了她的脸上:“去去去,凯瑟琳学姐要找男人去找那些学弟们,代理人阁下怎么会看上你啊。”

    凯瑟琳毫不气馁地说道:“学弟里怎么会有代理人阁下这种好男人?我又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只是代理人阁下当初在校车上守护我的背影,实在是太伟岸了!我一颗少女的心都快被他融化了!”

    这是旁边一个搬着东西的干员路过,他打趣地说道:“代理人学长当时守护的干员里女生都有7,8个吧,凯瑟琳你怎么知道学长就是在守护你啊?而且据在场的同学们说,当时你们都晕过去了,你怎么看到的伟岸身影?”

    说完话,这个干员一脸无奈地向何齐天告罪道:“抱歉了,学长,凯瑟琳她确实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她只是感觉这样更能俘获您的心,我敢打赌现在她心里肯定紧张的不行。”

    凯瑟琳被戳穿了底细,顿时脸一路红到了脖子根,她狠狠踩了一脚这个叛徒的脚骂道:“理查德,就你话多!”

    理查德灵巧地躲开了凯瑟琳的这一脚,这时何齐天才发现这个搬着东西的干员就是切磋那天被格林邀请晚餐的那个学生会干员,当天那个家伙一边吃,一边哭,旁边还围了一大堆羡慕嫉妒恨的学生,结果就被格林给开成了宴会。

    “哈哈,踩不着~好了好了,不闹了,我得把这箱梦境尘搬过去。你也别烦代理人阁下了,赶紧给新生做培训!”理查德一边调笑着一边搬着箱子向何齐天来的那扇黑色的门走去,他路过何齐天身边时还表情严肃地点头致意。

    凯瑟琳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缩回了桌子旁边,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道:“我也想去逛逛啊,上次逛街都还是一个月前了,天天就被工作束缚着。”

    茉伊拉则激动而又兴奋地拉着何齐天就要朝着门外走去。凯瑟琳这时忽然拉住茉伊拉小心地把一个小小的布口袋塞到茉伊拉的手中:“代理人阁下应该没准备在这里用的钱对吧?我的零用钱还剩了些,你先拿去对付着,要是代理人阁下想买什么你就帮他买下来。”

    何齐天只从布口袋的开口处看到了几枚造型古怪的圆形货币,从反光来看都是银制的。

    “不用不用,啊,说起来我们的确需要先去银行来着,那旗鱼银行今天开着门吗?”茉伊拉把布口袋塞回凯瑟琳手里,开口问道。

    “开着呢,你们要干嘛?”凯瑟琳好奇地问道。

    茉伊拉悄悄地凑到凯瑟琳耳边:“阁下身上带了一枚尼伯龙gen币,金的!我们得悄悄地把金币存进银行,然后换出一些普通的银币来使用。”

    凯瑟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虽然她出身贵族,家境比茉伊拉这种普通人家好上许多,但是也没阔绰到能够用尼伯龙gen金币来发生活费的地步。虽然一枚尼伯龙gen金币兑换成美元只有20w美元左右,但是根本没人会去做这样的兑换,尼伯龙gen金币是财富的象征,它的数量从铸造的那一刻起就是恒定的,而且因为这种金币铸造自莱茵的黄金,一旦不是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这种金币的话,就会受到尼伯龙gen的诅咒,所以每一枚尼伯龙gen金币都是被作为最保值的财富保存在各个世家大族的金库里,一般都用在最为正式的场合,用来表现对交易的郑重和对交易对象的尊重。一枚尼伯龙gen金币能兑换到10枚普通金币,在影子姐这种巫师地盘,可不能刷卡和使用世俗的现金,只能使用巫师们一直流传下来的古老货币。所以学生会也提供基本的现金兑换服务,一次收取2%的服务费。不断有学生拿出自己的现金和信用卡,然后换成装进口袋里的银币和铜币,再阔绰一点的,兑换数枚金币已经十分罕见的了。实际上学院就没怎么准备金币。

    凯瑟琳把自己的口袋收回去,这种银币在大多数有巫师的地方就能流通,所以在梅林学院里也能使用,她就属于那种比较保守的世家巫师,所以身上还经常携带着这样的货币。

    “那你们逛街的时候小心一点,你要好好给代理人阁下介绍哦,如果和人发生争执了,就到我们学院的办事处这里来,我们会……”凯瑟琳苦口婆心地教导道,就像是姐姐在教训自己的妹妹,不由得又把自己经常对新生重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不过她说到一半,忽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头:“啊,我都忘了,代理人阁下在这里呢,就算有人想欺负我们家小茉,他也应该打不过代理人阁下吧。那你们两好好逛~我看看等下能不能找到时间溜出去玩一会儿。”

    茉伊拉得了恩准,乖巧地点了点头,拉着何齐天的手又朝着大门外走去。

    刚一出大门,何齐天差点停止呼吸,宽敞整洁的街道两旁是古朴的煤油路灯,穿着长袍脸色各异的巫师们进出于各种招牌稀奇古怪的商店,人群头顶时不时还有骑着扫帚的人发出愉悦的尖啸声一晃而过。仿佛回到了14世纪的欧洲大街,科学的气息在这里几乎弱不可察。

    这就是影子街,巫师们的自留地之一,建筑在英国的影子里的巫师社会的真正一角。

    何齐天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连空气都充满着未被污染的清新,甚至还有隐约的混合着青草的泥土气息。这才是巫师一面的真正展现!

    茉伊拉拉着何齐天,朝着街道远处一处最大的建筑说道:“那里就是旗鱼银行~我们先去存钱吧~”

    旗鱼银行,何齐天还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银行,名字如此地古怪,但是在周围一群彰显着自己魔法特点的建筑周围,它又是那么正常,大理石的台阶,强化玻璃的落地窗,以及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的取号机和一个个窗明几净的柜台。就以影子街里商铺来说,他无疑是最正常的一栋。

    茉伊拉就那么亲热地拉着何齐天的手,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一路就拖着何齐天进了银行,推开银行门的时候还顺手在喊号机上拿了一张排队代码。

    这时何齐天才从那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中清醒过来,人类的世界依旧是在科学的道路上渐行渐远,这点是不会改变的。

    “哟!小茉!又来存钱吗?这位是……”银行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大堂经理看到茉伊拉,亲切地打了声招呼,看来茉伊拉的确是经常来这个地方。

    “这次不是我哦。这位是何齐天阁下。”茉伊拉露出了一个明媚的微笑回应了一下,接着就把何齐天拉到大堂经理的面前介绍道。

    这个胡茬唏嘘的大堂经理托着自己的下巴好好地打量了一下何齐天,接着说道:“亚洲人?亚洲的巫师可是特别稀有的。韩国人还是日本人啊?”

    茉伊拉摇了摇头,纠正道:“是中国人哦!”

    大堂经理顿时惊奇地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何齐天,说道:“不论是哪个魔法学院听说华裔学生最少,这次居然还直接招收中国人了?”

    说话间,这个大堂经理用食指摩擦了一下手上的戒指,一圈绿色的波动就弹射到何齐天身上,但是就如同泥牛入海,一点反馈都没有,这位大叔好奇地咦了一声。

    “魔法天赋很差,几乎没有,也不像是破格招生啊,但是中国又没有魔法家族,甚至连本土巫师记录都没有,难道是很有钱?”大叔一边思考着,一边看了一眼茉伊拉,顿时悄悄地说道:“虽然他可能很有钱,但是他的魔法天赋太差了,要不小茉你还是换个男朋友?”

    茉伊拉看着这个平时像自己的父亲一样照顾自己的男人露出这样谨慎的表情,不由得捂嘴笑了起来,她说道:“福特叔叔,哪有,这位不是我的男朋友,这位是……”话说到这里时,茉伊拉故意压低了声音,示意福特凑过来,她在福特耳边轻轻嘟囔了几句。何齐天就看到福特的下巴就跟被地心引力拉扯着向下落一样。

    “抱歉抱歉!看到您和小茉这么亲热,我还以为是她交的男朋友,哈哈哈哈……阁下还请不要生气啊……”福特不断地打着哈哈,脑门上紧张地都开始冒出冷汗了。

    “哪有哪有,福特叔体恤后辈是应该的,哈哈哈,我本来就是小辈,您是长辈,哪有长辈对晚辈道歉的,更别说您还什么都没做呢。”何齐天看着这么一个中年人这么恭敬,搞得他简直左右为难,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怎么放了。

    福特听到何齐天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他疑惑地看着茉伊拉,茉伊拉还是带着笑意说道:“我刚开始也以为何齐天阁下和锋龙阁下是一个脾气,后来发现何齐天阁下要温柔得多。”

    何齐天心里暗想自己这跟温柔有什么关系啊?还是说在你们心里锋龙大哥到底是有多凶恶啊?

    不过一说起凶恶,何齐天眼前还是那个在门卫室里跟门卫划拳喝啤酒看新闻和小电影的二货青年,他还经常被延家那个小姐天天叫出去跑腿,不然这个家伙能在办公室里宅一天打网游。

    “不过这里不是学院里,所以还请福特叔保密啊!”茉伊拉拉着福特的手臂说道,像极了女儿在跟自己的父亲撒娇。

    “好吧,还有啊,小茉,钱你们最好赶紧筹集,那边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福特一边答应,一边小声提醒道。

    茉伊拉听到这话,充满笑意的脸庞上顿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接着这个少女又绽放开笑颜来:“好的,福特叔,没有问题的~我回去就通知会长,在学院里我们的信徒还是很多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凑一凑应该是能够凑齐的。”

    福特点点头,接着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5枚银币就要放到茉伊拉手中,他说道:“这算是我的募捐吧。”

    茉伊拉赶紧把手缩到背后,就好像这银币发烫一样:“呀,这怎么可以,福特叔工资也不是特别高吧,家里还有7个子女的学费和生活费之类的吧。不可以哦!”

    福特看着少女坚持的眼神,叹了口气,把五枚银币塞回口袋里,又翻找了一会儿,这才从口袋的角落里翻出几张纸币和三个铜币递给茉伊拉,接着他说道:“这样好了吧,看着你们明明自己都不宽裕,还一直这么努力,我好歹是个成家立业了的人,不能让我就这么看着吧。收着吧,这些应该行了吧。”

    茉伊拉看着这个中年大叔坚毅的脸,似乎最近他的白发又多了几根,少女从中年大叔的手里接过铜币,道谢之后,小心地放进自己的挎包里。

    这时何齐天才发现茉伊拉的挎包里本来就只有几枚铜币,那么小的挎包里居然空落落的,连件女孩子的化妆品都没有。何齐天记得自己的大学女同学们挎包里总有一大堆补妆用的小玩意儿,时不时就拿出来对着小镜子在自己的脸上描上几下。

    茉伊拉转头看到何齐天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慌忙在脸上挤出一个笑脸,就像她从来没有烦恼一样:“呐,阁下,快到我们了哦,我们快去那个……”茉伊拉紧张地把票又拿出来看了一眼,接着说道:“3号柜台!3号!走吧!”

    不等何齐天回答,茉伊拉已经拉着何齐天逃一样的跑向3号柜台。何齐天知道这个女孩子心里有着什么秘密,但是换作以前的他一定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事情和他并没有完的关联,甚至如果说是5天前还在大巴车上的他,他一定会当作这事没有发生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他已经决定要有不平凡的人生,他也有足够的机会去实现自己曾经的妄想。那么,有哪个男孩子没有幻想过在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面前逞一次能,扮演一下超级英雄呢?格林阁下还幻想过当蝙蝠侠呢!他蝙蝠车都做好了!

    茉伊拉被人止住了奔跑的步伐,这时茉伊拉才发现这个相处了五天,感觉性格特别温和的代理人阁下其实有着一双十分有力的臂膀。

    何齐天拉住了茉伊拉的手,与茉伊拉回头疑惑望来的眼神对在了一起。

    “那个……如果不是特别急的话,我等下有事要问你。”何齐天脑海中把所有英雄出场时的台词都过了一遍,然而到了嘴边的时候,他的声音又变得既怂又紧张。

    茉伊拉看着何齐天窘迫的眼神,心中也是升起一万个问号,她哪里知道某个少年刚刚迈出的装b第一步还没迈出来,就被少年自己的性格一棒子打断了腿呢?

    “啊……额……好,我们先去办理存钱!”茉伊拉反应过来,把何齐天朝前一推,何齐天就在3号柜台那张小椅子上坐下了。

    旗鱼银行的柜台有些高,以何齐天的身高都不由得得坐直了身子,才能和柜台里的职员比较舒服地对话。

    柜台里是个带着老花眼镜的老人,符合何齐天心中一切对大魔法师的描述,长及胸口的白胡子,满脸皱纹下炯炯有神的眼睛,还有左手那只古朴的烟斗,要不是这个老人穿着一身整洁的西装,何齐天差点以为是甘道夫或者阿不思·邓布利多坐在玻璃另一面了。

    老人吸了一口烟斗,看了一眼何齐天,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接着他松开了烟嘴儿,说道:“来办理什么业务?”可惜的是这个老人用的是日语,而何齐天听不懂。

    老人看着何齐天一脸懵逼的表情,心里嘀咕了一下,又清了清嗓子,用韩语重复了一遍:“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何齐天依旧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个玻璃后的老头又换成了韩语,然而他依旧听不懂。毕竟不是每个中国学生都会好好的学习日语和韩语的,何齐天之前是个标准的宅男,看番只看有字幕的那种。

    终于老者在尴尬地四处看了一下之后,用汉语问道:“请问要办理什么业务?”

    这句何齐天终于听懂了,他赶紧回答道:“存钱!”

    老者听到何齐天的回答也长舒了一口气,他满意地又吸了一口烟斗,何齐天注意到烟斗里喷出黄色的烟雾。

    “哈,中国人!多少年没见过了!当年我还是个盟军飞行员,我的飞机就掉在了你们中国云南的深山里,还是几个中国人把我从失事地点背出来的。”老者很开心地卷起了自己西服的袖子,西服下苍老的手臂上一道如同蜈蚣一般的伤痕让何齐天暗自咽了口唾沫。

    “哈,那可真是个怪地方,一进入中国境内,居然什么魔咒都用不出来了,我当时还想着四处无人,想用魔咒把自己从机舱里弄出来。”老者看得出来曾经是个盟军老兵,听他的叙述似乎还曾经在中国战场上被中国百姓给救过。

    “自从几年前那个叫锋龙的小家伙忽然冒出来之后,这几年也能在巫师地界里看见中国面孔了。”老者美美地吸了口烟斗,这才把烟斗随手搁到一边,他背后那木制的柜子自动打开,一叠申请单和一只羽毛笔自动从抽屉里飘了出来,老人看也不看,这单子和羽毛笔就自动飘到了他的面前叠好。

    “姓名!”老者开口问道。

    “何齐天!”何齐天回答道,可是听了这个回答老者反而皱了皱眉头。

    “你居然真的就把自己的真名报上来了?”老者有些惊讶地对着玻璃靠了靠,仔细打量了一下何齐天,“还是说你的巫师名就是这个?唔……也不奇怪,中国人起个中国式的巫师名字有什么奇怪的……”老者嘟囔着,在单子上不断填写。

    “存多少?”老者又问道。

    何齐天从口袋里摸出唯一的那枚金币放到柜台上,有些尴尬地说道:“就……就一枚……”

    老者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那枚金币,接着那双被皱纹压在最下面的眼睛忽然从一堆皱纹里伸将出来,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光芒。“尼……尼伯龙gen金币?”老者慎重的隔着玻璃打量了几眼,确认无误之后,这才低声念诵道:“遵照金币主人的意愿,吾之行为并无不当!”刚刚念诵完他就迫不及待地从玻璃下的格子取走了这枚尼伯龙gen金币,嘴里还念叨着:“这可是本银行的第35261枚尼伯龙gen金币啊!想不到居然能从一个散户手里看到!小子!你是哪个家族的!?不对,中国就没有巫师家族!你和锋龙是什么关系?”

    何齐天被老人的激烈反应吓了一跳,这个老人几乎把脸贴到了玻璃上,苍老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红润,显然是十分激动所致。

    何齐天正欲开口回答,想不到老人又缩了回去,谨慎地把金币放到旁边的一个托盘上,而这个陶瓷托盘则自动飞起,向后飘去。这时老者又自言自语道:“不能说,不能说,你小子要是真是锋龙的什么人,那么这个场合的确不适合说话。”

    何齐天有点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有点老年痴呆,总是一惊一乍的。

    过了一会儿,那块托盘带着一张羊皮契约飞了回来,老者将契约从下面的口子递给何齐天,示意他签字。

    何齐天接过羽毛笔,吃力地签好了字,将笔和契约递回给老人,老人看了一眼契约,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说吧,准备取多少?你现在已经有100枚金币的存款了,那小子果然和传闻中所说的那样不按常理出牌,生活费居然用这个东西,多少人藏着掖着地也要把尼伯龙gen金币藏在家里,他就这么大方地拿来给你发压岁钱了。”

    何齐天一脸懵逼地问道:“那就……怎么算的来着?”

    老人哼了一声,又拿起旁边的烟斗,说道:“一枚金币换十枚银币,十枚银币换十枚铜币,因为是取钱,所以没有兑换手续费。说吧,要多少?”

    何齐天仔细想了想,他也对这银币铜币的购买力没有概念,不过听说一枚尼伯龙gen金币等于20w美元,那么一枚金币大概就在2000美元左右吧。

    “那就……5枚银币和50枚铜币吧。”何齐天默默换算了一下,有点不确定地说道。

    “结了。”老者敲打了一下柜台的桌面,那个托盘便自动飞走,过一会儿回来时,盘子上已经盛好了何齐天要的货币。

    老人把银币和铜币倒进柜台下的洞里,何齐天成功伸手拿到了自己取到的钱财。接着老者吐了口烟圈,笑道:“能看到中国面孔真好啊,还泡到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想我当初在乌克兰的时候也和当地一个姑娘有过那么一段,不过后来部队调动,我就在找到过那个金发姑娘。小伙子要加油啊!”说完这个老兵还捏了一下拳头,把自己巫师和二战英雄的节操掉了个精光。

    何齐天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在一边等着自己,脸红红的茉伊拉,他问道:“好啦,现在该聊聊你的问题啦。”

    旗鱼银行中,何齐天坐在等待席上,看着眼前这个吞吞吐吐的女孩子。他叹了口气,茉伊拉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出自己到底是哪里缺钱,无论何齐天如何询问,这个平日里伶牙俐齿的女孩子连半个字都不愿意说。

    何齐天扶了扶自己阵痛的额头,只能无奈地说道:“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吧。如果你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哦。这几天也承蒙你照顾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我不就成了旧社会剥削无产阶级的地主老财了吗?”

    茉伊拉听到何齐天放弃的话,心里也是长舒一口气,只是这个地主老财是什么意思,地主她知道是中国旧社会里拥有土地的人的称谓,老财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特别有钱的那种人吗?可是那种人不应该叫富翁吗?

    她真的很害怕何齐天继续追问,这位是学院的贵客,怎么可以让自己的烦恼影响到贵客的心情。而且她没有告诉何齐天的是,她每一天跟着何齐天做向导,每天天启会都能获得5枚铜币的社团活动资金,算是西尔贝主席向约书亚租赁人手的费用,由学生会出钱。

    学生会中贵族子弟也不少,活动经费除了学院分配还有各个成员自愿的捐献。而社团则除了学生会分配的资金之外,就只能靠成员自己的钱包了。而天启会中几乎都是些血统不纯的巫师家庭子弟,有的人直到收到邀请函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某个亲人居然是个巫师。而这种名义上的巫师,往往都只会数个魔咒,甚至在魔法界都无法寻到一个立足之地,只能在现实社会中发展。像亚历山大家族这样靠着世俗的产业逆袭魔法界,成为新兴贵族的例子简直是凤毛麟角。大多数在现实社会中打拼的巫师们甚至还有的在温饱线上挣扎。

    巫师中的贵族家庭往往都反感神与宗教那一套,在那段巫师最为黑暗的日子里,宗教和那些以神之名的屠夫们对这些巫师们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口。所以天启会并不像其他社团一样至少能有一两个家境富裕的贵族子弟来提供经费,甚至连约书亚都经常要趁有空的时候去影子街各个有招工的巫师商店里去干兼职挣取活动经费。

    而天启会每个月的财物报表永远是各个社团中支出部分最多的。而原因除了西尔贝这样的与天启会比较亲密的人知晓之外,也就只有每个月负责审核各个社团账目的老师知道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有什么需要买的,我还真的一次都没逛过巫师的商店。”何齐天出声岔开话题,结束了尴尬的气氛,刚才他和茉伊拉已经大眼瞪小眼一样地坐在椅子上好久了。

    茉伊拉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像又变回了那个活泼且话唠的大一新生。

    就在两人推开旗鱼银行的玻璃门时,茉伊拉朝着门外一看,顿时停住了脚步,何齐天忽然被茉伊拉住了衣袖,还在好奇为什么这个平时都在前面拉着自己走的女孩子怎么一下子落到了自己的后面,他就看到了茉伊拉悄悄放开了他的手,人不住往他的身后藏。

    而茉伊拉想躲的那个人显然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茉伊拉,何齐天只听到一声嚣张的口哨声,一只手就越过何齐天,朝着茉伊拉的头顶摸去。

    “啊哈哈哈,这不是天启会圣女小茉吗?又出来募捐吗?”那个出声的人梳着油亮的发型,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牛仔裤,还到处剪得都是口子,大片雪白的肥肉从牛仔裤的缝隙之中露出来,这个胖子何齐天目测了一下大概有个180斤左右,整个人像个圆滚滚的皮球,肥大的耳朵上还骚气地吊着个硕大的铜环,更恶心的是,这胖子还画了红色的眼影。

    那只肥的像猪蹄一样的手从何齐天的面前经过,从他那汗毛充裕的白胳膊上传来了一股汗液与香水混在一起的怪味。

    何齐天自认绝非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然而这家伙一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就感觉看到了某个在取经四人组里除去师傅和白马的话,排行老二的天蓬元帅。

    茉伊拉畏惧地向后一缩,胖子的手并没有摸到茉伊拉的头,胖子不满地嘀咕了一声,随手把挡在前面的何齐天赶到了一边,他那猪一样的体型就挤到了茉伊拉的面前。

    “要我说,你指望这群冷血的巫师发善心还不如当我的女朋友,我可是第一眼就看上你了啊,小茉,而且你不也成年了吗~虽然没到结婚年龄,不过我们可以在这几年里培养一下感情,锻炼一下契合度嘛。”胖子口中说着露骨的污言秽语,那只猪蹄又朝着茉伊拉的头摸去。

    这下何齐天知道了,这只直立肥猪可不像银行里的那个好心大叔一样,这个家伙来者不善。如果是以前的何齐天,这种事情他肯定是能躲就躲。但是如今不知为何,他不仅没有恐惧的感情,反而心中还涌上一股莫名的豪情。何齐天从胖子的后方出手如电,手就扣在胖子那粗壮的手腕上。

    力量变得强大,那曾经因能力不足而被积压在胸中的正义感也在勃发。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是何齐天心中真正追求的浪漫!

    胖子那得意的表情渐渐凝固,因为自己的手被另一个人拉住了,胖子的表情瞬间狰狞起来,他转动着自己的腰围转身,想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睛的玩意儿,就发现抓住自己手的居然是刚才被自己随手拨到一边的那个亚洲小子。这个亚洲小子身高与自己差不多,可是体格连自己的一半都不到。胖子对自己的“魁梧”还是充满了自信的。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