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听书楼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桃运大相师 无上宠爱 都市逍遥仙帝

第二十一章:喂,你别死啊

      “给我抓住他们!”汪子任一挥手,冷声下令道。

    “是!”

    汪子任身后四人身形一闪,各持一剑。便到了陵天苏二人跟前。

    “终于出手了吗?”

    陵天苏,漠漠各自对阵二人。

    漠漠一只匕首在手中接连反转,灵巧的挡下对方二人刺过的剑招,与漠漠对阵的两人显然颇有默契,每当漠漠抓住其中一人防守薄弱住,另一人都会即使发现。一人主攻,一人主守,主攻那人步步紧逼,每一剑精准而凌厉,但每剑都被漠漠险险挡下。

    好强,漠漠心中沉吟,看这两人应该都有凝魂中期修为,若只有一人,他还有七分把握将其杀死,如今两人合击,他也只能独守难攻了。自己应付这两人就十分困难,也不知那个臭小子如何,能不能撑住,心中暗自担忧。

    该死,若不是因为擅自离族,引发体内禁制修为的封印,将他修为生生压制在凝魂中期,这两人,根本不足为惧。

    北狐一族不同于南狐一族,门规森严,每一位北族族人,身体里都被设置了一道禁制,若是没有长老们的准许擅自离族的话,这道禁制便会触发,将一身修为生生压低一个等级。

    战斗中漠漠抽闲还瞥了一眼陵天苏,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

    看着陵天苏周身泛起的淡淡凝魂初期气息,漠漠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早就知道这小子不济,可万万没想到他竟才堪堪凝魂初期,真不知他是从哪里借来的胆子,敢只身一人来到这北境之地,亏他刚刚还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以为他有多大能耐,这完就是个拖后腿的,唉,早知道还是让他滚回去好些,如今还得分神去保护他。

    陵天苏被那两人打的抱头鼠窜,身上脸上不知被剑气割破了多少道口子,束发用的玉冠也不知何时被打落,一头黑发凌乱披散,好不狼狈。

    漠漠好歹也有个匕首防身,陵天苏手无寸铁,凭一双肉长御敌,一双手掌此时已经鲜血淋漓。好在陵天苏身体还未长开,身形娇小,胜在灵活,左闪右避,倒也支撑了许久。

    其中一人道:“王博,这小子有几分古怪!”

    名为王博那人点了点头,道:“这小子修为极低,可身形诡异,每一招看似可以要了他的命,可这小子总是能在我出招之前,找出死角避开,这份眼力,世间罕有。”

    那人又道:“这小子留下来是个麻烦,待我们逼出解药后,就一剑了结了他。”

    陵天苏暗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他这边的两人相较于漠漠对阵的那两人要弱上不少,可他与那二人之间差距仍是相差甚远。得想个办法,不然今日还真得死在这里。

    有了,陵天苏急中生智。

    陵天苏神情忽然变得萎靡,好像撑到了极致,就在对方其中一位凝魂一剑刺出,这一剑精准刺出,毫无死角可避,陵天苏脚下突然一个跄踉,身子往前一倒,看上去竟向自己往剑上扑去。

    那人大惊失色,哪里会想到陵天苏在这个时候倒下,可手中剑已发出,收势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撞上自己的剑刃之上。

    “王勇!不可!”王博脸都因为惊恐而扭曲。

    锋利的剑刃毫不留情的割开陵天苏的脖颈,鲜血喷洒,瞬间就染红了他的衣衫。

    “呃……”

    陵天苏双手捂住伤口,双目惊恐,喉咙厮磨出一道沙哑的呻吟,似乎想挣扎起身,可惜力不从心,终于眼皮一翻,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声响。

    “臭小子!”漠漠惊呼一声。

    变故来的如此之快,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陵天苏,漠漠心中莫名难受,有种兔死狗烹的感觉。

    因为陵天苏,漠漠一个分神,便被对方抓住空隙,一脚狠狠踹到肩头,凝魂中期的脚力是何等的威力,只听肩头一阵骨头错位的声音,漠漠嘴角溢血,身躯倒飞出去,落在了陵天苏不远处。

    “混账东西!谁让你杀了他的!解药还没到手!你是想让本少毒发身亡吗?!”

    汪子任勃然大怒!

    燕小姐一脸痛心疾首:“你你你,这叫我任哥哥可如何是好啊!”

    王勇被鲜血喷洒了一脸,看着手中染血的剑,呆若木鸡。在汪子任的暴呵下,猛然回神。

    手中长剑触电般一扔,慌乱摆手摇头:“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杀死了陵天苏,就等于间接害死了自家少爷,这罪名可不小。回去后,抽筋扒骨都算小事了,自己这一家老小必然也免不了一死,不由心神大乱。

    王勇伸手颤巍巍的轻推了一下陵天苏,动作小心翼翼,仿佛陵天苏是水晶做的,一碰就碎,失魂落魄道:“喂,你别吓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撞到我剑上来的。”

    王勇直觉自己此刻背如芒刺,身后的汪子任和燕小姐仿佛要用目光活剐了他。手中动作不由急了些,陵天苏颈上的伤口波涌得更加厉害了,吓得王勇双手急忙捂住他的伤口,止住鲜血的流溢,竟带着哭腔央求道:“你……你别死啊!”

    就在此刻,陵天苏猛的睁开眼睛,眼中精芒一闪,闪电般出手捂住王勇的嘴巴。

    王勇淬不及防,直觉一只稚嫩的手里握着一个黑漆漆的铁球在眼前放大,迅速塞进自己口中,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脸上剧痛,又被陵天苏狠狠一脚揣飞出去,飞出的方向正是汪子任那边。

    “不好!保护少爷!”

    汪博离汪勇最近,自然将这一切发生看得最真切,他分明看到那狡猾的小鬼往汪勇口中塞了一枚玄雷果,也来不及去制住陵天苏,向其余两人打了一个眼色就向汪子任那边飞奔而去。

    他们兄弟多年,是何等的默契,汪博一个眼色,就大概知道事情不对,也不顾那边惊呆了的漠漠,毫不迟疑的奔向汪子任。

    三人几乎是同时拦到汪子任身前,一人出掌,欲打飞直飞过来的王勇。现在可不是顾念旧情的时候,若是汪少爷再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可担待不起。

    “轰!!!”

    掌风还未触及王勇,王勇的头颅就已整个爆开,红的,白的,溅了他们一脸。

    汪子任,燕小姐平日素来洁净,恶心的后退几步避开那些肉渣,血块,丝毫不可惜王勇的死去。

    “不好!那小子诈死!给我抓住他!”汪子任怒吼,接连的失算在这小子手下,对他而言,真是极大的耻辱。

    眼见陵天苏抓着呆住的漠漠两人逃跑的背影,众人急忙提脚去追,还没走出几步,又看见,前方地上静静的躺着几个熟悉而可憎的铁疙瘩。

    铁疙瘩应声而炸,三人心知这铁疙瘩的厉害之处,同时舞剑,一道道剑气在众人前方形成一面无形的气墙,挡住了玄雷果的爆风与碎片。

    烟尘缭乱,模糊了视野,待烟尘散去,哪里还有陵天苏他们的身影。

    汪子任双目赤红,脚不断的在地上死撵,给那三人一人赏了一巴掌:“废物!一群废物!连两个小孩儿都抓不住,还搞得一身狼狈,我留你们有何用。”

    三人匍匐跪地,惊恐道:“少爷饶命!那小子诡计多端,又有一身诡异的暗器,我等才不小心吃了些暗亏,请少爷再给我等一次机会,我等定将那二人的项上人头双手奉上!”

    汪子任一脚踹倒说话那人:“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再让他们逃脱,也不必让我动手,你们自行了断吧!”

    “我等领命!”

    陵天苏,漠漠两人一路飞奔,漠漠问道:“你怎么没死?”

    陵天苏好没气道:“没死?差点就一命呜呼了好吧。”

    漠漠思量片刻,恍然道:“那一剑,是你自己撞上去的?”

    陵天苏嘿嘿一笑:“被你看出来了?若是不险中求胜,你我必定难逃一死,放心吧,我是计算好了那一剑刺出的角度与力度才敢撞上去的。伤口看着吓人罢了,那家仆认为我有解药,手中捏着他家少爷的命,不敢吓重手,这一个小小的失误,导致我误死,他家少爷定会迁怒于他。哼,那狗屁少爷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那人断送了他活命的机会,必然也会让他陪葬,如此一来,那人心一乱,便有空子可钻,他过来拍我身体那一刻,我再暗自运气,刺激伤口,让血流的更加厉害,便将那人吓得不轻,这时正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漠漠皱了皱眉,看他说的条条是理,一脸轻松,心知绝非他说的那般容易。

    “你知不知道你的对手是什么修为,你一个小小的凝魂初期,还敢耍小手段,稍有闪失,你都小命就丢了。”

    陵天苏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的确是有些后怕:“我这不是没事吗?”

    漠漠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更加来气:“这是你自己找死,明明有机会毫发无伤的逃走,却选择了这么一个蠢办法。”

    陵天苏认真道:“这不一样,那样你会死,如今一个伤口换我们两个人的命,值了。”

    漠漠打击道:“别得意!我们还没脱离危险呢,有那个鼻子灵通的妖兽在,我们迟早又会被他们发现的。”

    陵天苏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看来我们得加快步伐,希望能在被他们抓到之前回到北族去。”

    漠漠见他脖颈出鲜血跟不要钱似的流淌,眉头皱得更深了,心情莫名烦躁。

txt下载地址:https://www.tingshulou.com/novel/29.html
手机阅读:https://m.tingshulou.com/novel/2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二十一章:喂,你别死啊)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北燎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