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听书楼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桃运大相师 无上宠爱 都市逍遥仙帝

第五百七十三章:完了完了

      ()    可她能够感受到了他的好意,虽说这好意还不值得她爱上这少年,但已经足以让她心生不起一丝杀意。

    她心中着实无奈,实在不知该拿这少年如何是好。

    看着他可怜兮兮地被束缚在冰床之上。

    眉头微蹙,玉手轻扬,顿时化作四道强劲流光。

    “叮叮叮叮……”四声后,寒冰锁链应声而断。

    陵天苏使尽一切办法都无法挣脱的冰链,她轻而易举地就将之斩断。

    惊讶的不仅仅是陵天苏,还有她自己。

    她茫然地看着自己手掌上升腾而起的火焰,面色有些古怪,喃喃自语道:“为何我体内又点燃了一道火行元种。”

    她体质特殊,从降生的那一日起,她便是天生的修行者,旁人的每一个呼吸,吸纳的是足以维持人体生命的空气。

    而她的每一个自行呼吸,是无时无刻的修行吐纳天地间最为纯透的元力。

    即便她是纯净婴儿的状态,亦是如此。

    她有着常人所不能拥有的得天独厚的天赋。

    故而她从诞生那日,体内自行种下火行元种这等子惊骇世俗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毕竟千古以来,还从未有哪个人类,能够天生自带元种。

    师尊说,她是当年,神冥大战之际,神族不甚遗留在灵界海渊被冰封万年的婴儿,十七年前有幸被凤陨宫拾得养大成人。

    故而再荒僻的事迹发生在她的身上,都算不做奇迹。

    师尊说,那是神迹。

    她虽在修行这条道路之上,有着逆天的速度与领悟之力。

    但她的体质,似乎与凤陨宫的修行功法相冲。

    修炼初期倒也不显,但偏偏在她破镜通元之时,反噬来袭。

    若无龙心元灵用以维持平衡,她那一身修为,怕是得泄个七七八八。

    可到了今日,她的体内再度产生了神迹。

    她不仅在最短的时间里炼化了龙心元灵,平衡了体内的元力暴走状态。

    在她气海丹田深处,那道火行元种之旁,竟然又多出了一道。

    这如何不令她意外吃惊。

    听到那句喃喃自语,陵天苏豁然一惊。

    他摸了摸自己的丹田气海,内里空空如也,一枚火种之力都不复存在。

    他心中顿时万马奔腾,呆呆地看着隐司倾说道:“姑娘,你竟是把我辛苦得来的火种给取走了。”

    本是答应了做苏邪鼎炉的,这下倒好,半路杀出一个小凤凰,竟是将他采补了个干净,一道火种都不给他留。

    隐司倾微微蹙眉,没有听懂他的胡言乱语,更没听懂他口中火种是为何物。

    “你救我一命,我帮你一次,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她的语气决绝干脆,绝不拖泥带水,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陵天苏一愣。

    两不相欠?账是这么算的吗?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他心中一句我靠,这女人,真够可以的。

    夺走了他的第一次,采补走了小爷的火种,直接拍拍屁股就走人,哪有这么好的事?

    “等等!”

    隐司倾停下动作,侧首看着他,目光刺骨冰冷。

    陵天苏立马怂了,不敢找她算账,低着个脑袋,两根食指相互打着圈,模样好不委屈。

    “那…那个…我衣服被你撕了,空间戒里的备用衣服也已经用完,你…有没有多余的…借我一套。”

    此话确实不假,这段时间,他经历了好几场大战,衣服早已磨损不堪。

    而他最后一件备用衣服,也是被她撕了个干净。

    他见她身上道袍款式不分男女,这才问她借衣服。

    隐司倾很是干脆的甩出一套衣衫扔给了陵天苏,侧目看着冰床远方那个隆起的雪包。

    知晓那凤儿是知错思过在,心中顿时好气又好笑。

    她正欲抬步离去,眸光忽然一闪。

    陵天苏接过衣服穿好,却发现那边原本准备离去的女子忽然视线凝滞下来。

    陵天苏顺着她的视线往一片狼藉的寒玉冰床上看去。

    在层层碎裂的素色布帛之中,掩盖着一角粉红色的衣物。

    那是……苏邪的肚兜……

    如今那肚兜倒是老实了下来,没有在继续卷啊卷。

    但终究还是在不甘寂寞的惹事情在。

    毕竟方才那等子荒唐的事情才没过多久,如今又出现这么个小东西来,实在容易让人心生误会。

    “那个……”陵天苏不知如何解释。

    隐司倾上前两步,主动忽视那凌乱的碎衣以及那抹残留着的暧昧气息。

    玉手拨开碎裂层层的布帛,她取出这条粉嫩小巧的女子**衣物,蹙眉道:“这不是苏邪的东西吗?怎么会在你这?”

    她面色复杂古怪地看着这少年。

    难不成……他是苏邪的鼎炉?

    完了……

    她把苏邪的鼎炉给睡了……

    那丫头还不得找她拼命啊……

    素来讲究清心少欲,心地清净不会被任何俗杂之事干扰到坚毅道心的她,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她故作若无其事地将手中那软软的肚兜放下,轻咳一声,目光转至了别的地方。

    陵天苏捡起那肚兜,不解的看着她的侧颜,问道:“你居然认识苏邪?”

    话说,虽然你们同为女子,但这等**衣物非熟悉之人不得识别,你是咋一眼认出来的?

    堂堂名门大宗,清冷高贵的她居然与苏邪熟络,这简直匪夷所思啊?

    等等……

    苏邪那小妖女手段通天,男女鸟兽通吃。

    该不会……这女子是她的鼎炉吧?

    完了完了……

    他把小妖女的鼎炉给睡了……

    那小妖女气急败坏之下,会挠死他的吧……

    因为心虚,陵天苏冷汗直冒。

    隐司倾遥看雪山,轻轻点头,“嗯,她现在陷入了很麻烦的状况,我要去救她。”

    当日,苏邪将她抱上凤背,催促她离去,是好心,亦是恩情。

    虽然事后结局变化不大,但若真要她选择的话,这少年怕是整个远古之地中最好的选择了。

    那陆离贪念**地眼神,她着实不喜。

    况且是他联合韩水依下毒陷害于她。

    既然苏邪于她有恩,又是她的朋友,她自然得回去救她。

    本是想孑然一身,了却那即翼山的因果,便决定救下那一批人。

    正如她救下那群大晋皇子只因她取走了大晋之内的碑竹一般,一报还一报。

    却不曾想,旧的因果还未脱下身,便染着了这么一个天大一辈子也难以脱下的因果。

    隐司倾目光无奈地看着坐在寒冰玉床上的少年。

    陵天苏听到那个苏邪居然也能陷入麻烦之中,那跟她一起的漠漠不是也……

    他面色凝重地跳下寒冰玉床,看着她说道:“我同你一起去?”

    隐司倾看着他目光中的担忧之色,便心中坐实了他是苏邪鼎炉的这个念头。

    虽然不知他们二人为何会天各一方,但将他送回她身边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好,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就出发。”

    心念一动,雪坑中的凤凰儿顿时惊喜,戾鸣一声,跃出雪坑,飞至隐司倾身侧。

    不过让隐司倾惊讶的是,这一次,她的凤儿居然是用鸟屁股对着她。

    反而用它那高贵的脑袋亲昵地拱了拱陵天苏的手臂。

    “我一直很不解,你身上究竟有着什么地方,值得这般吸引凤儿,除了我意外,她从未对哪个人这般亲昵过。”隐司倾看着他不解问道。

    陵天苏想也没想地就回答说道:“许是我身上有你的气息,所以才跟我亲近吧。”

    毕竟腻歪了这么多天……

    隐司倾眉目瞬间冷了下来,她强行扭过凤儿的脖子,第一次对它态度这般强硬。

    “出发吧!”

    她乘上凤背,寻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坐下,凤凰儿展翅欲飞。

txt下载地址:https://www.tingshulou.com/novel/29.html
手机阅读:https://m.tingshulou.com/novel/2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五百七十三章:完了完了)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北燎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