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听书楼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桃运大相师 无上宠爱 都市逍遥仙帝

第七百七十九章:父与子

      ()    他也无法保证带他入京是否会引来什么麻烦。

    再者说,阴刹皇朝这个身份本就十分敏感麻烦。

    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十分信守承诺,在沙海大战时期,他说不插手,即便是即墨兰泽疯狂给他传音,也不见他出面半分。

    既然如此,陵天苏倒也不介意为他解除诅咒,也就同意了他的同行归京之旅。

    好在即墨蛛阴是个阴沉不喜见人的性子,说是同行,身形飘忽一闪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当你叫他名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又像鬼一样清晰的回荡在你的耳边。

    至于那位七皇女殿下,她亦是提出要一同归京的要求,却被陵天苏毅然决然的果断拒绝。

    开玩笑,他可没忘前不久自己的终身幸福就差点毁在这女人的刀下。

    她修为高深又那么恨他,谁知道会不会在他松懈防备的时候突然来上一刀。

    到那时候他找谁哭去。

    四人行,在沙漠中向南前行了整整一炷香的功夫。

    他们的脚程都很快,眼见着就快要走出沙漠的时候,陵天苏看见了那吴婴买的那两匹大白马。

    那两匹夫妻马也不知为何在沙漠之中徘徊没有离去,其中一只健壮的马躯之上寒残留有明显的血迹。

    沙漠之中绿植稀少,更无草料饲养,陵天苏见它们饿得厉害,喂了几颗铃铛里养着的桃子。

    两匹马儿皆亲昵的拱了拱他的肩膀。

    “奇怪,那名少年哪去了?”

    他记得他将这两匹马交托给了客栈里那名死里逃生的少年。

    即墨蛛阴阴恻恻的声音不知从哪里飘荡而来:“那少年被我给杀了……”

    陵天苏:“……”

    ……

    ……

    晚分时期,寂静而森严的叶王府内,叶公桌案之上多了一份影侍急传的密信。

    密信早已被查封,叶公却是不在房中,而兴高采烈的拉着统领叶风破格出门找酒喝了。

    可怜的叶风哪里见过如此反常的叶老王爷,惊心胆颤之下再三确认他并非试探,而是真心要出门喝酒,他才似惶似恐的跟了出去。

    在喝得迷迷醉醉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听见老人欣慰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吾孙要回来喽……孙子将孙女平安带回来喽……一家团圆该抱曾孙子喽。”

    老人的声音从平稳述说到愉快哼唱。

    叶风迷迷糊糊的想着:曾孙子?您老人家也想得太远了些吧?您那孙子今年满打满算也才十六吧,这就想要孩子了?

    不过细细一想,心中又不禁觉得有些悲凉凄惨。

    想堂堂叶氏家族,家大业大,有着撑起一国之势力。

    却耐不过香火凋零,如今仅剩一位独孙还被四周暗处里的那群饿狼死死盯着,稍有不慎便会落入致命杀网之中。

    喝得浑浑噩噩之下,叶风涨红着脸颊,粗   红着脖子“咚!”的一声将手中酒瓶子砸在桌子上。

    一时间竟也马虎大意忘记了身前老者的尊贵身份,一手拍着叶沉浮的肩膀,一手拍着自己厚实的胸膛。

    诚然一副老大哥的模样说道:“您且放宽心,世子那小模样长得最是招小姑娘的喜欢,这不前几日我哥哥家中那位年方二八的小侄女,也从乡下来探亲了,一副十分好生养的模样,若是世子爷看得上,收入房中,定能三年抱两儿胖大娃子。”

    叶沉浮听得是心情澎湃,搓着一双老树枯皮般的手掌,一张老脸在酒意的熏陶之下也是通红一片。

    “看来老夫得好好安排安排一番了,嘿嘿嘿。”

    叶风也是:“嘿嘿嘿……”

    相较于叶王府的这位老人,赫连将军府内收到赫连回归的消息场面就不是那么愉快了。

    灰暗灯火之下,慧三娘并未让侍女燃亮灯火,而是目光呆滞之中带着一丝惶恐的抱着自己的儿子小俊。

    她这一生,其实有两个儿子,只是大的那个,是她在最卑贱的时候偷偷从马房中生下来的。

    在极度虚弱之下,又跌跌撞撞的捂着幼儿的口鼻,生怕他哭叫出来半分就慌不择忙的扔入了狼口之中。

    对于那个孩子,她心中无悔无愧,只有深深的恐惧。

    她觉得他是恶魔,心中最深的心结。

    她无法想象那么一个较小的婴儿是怎样在狼口之下存活下来的。

    她只知晓,她的孩子,并非喝她的奶 水长大,而是喝着妖血长大的怪物!

    他那如狼一般的目光总能够让她心中胆寒,她每日每夜不是在做着同样的一个噩梦。

    梦到那个孩子归来,提着长刀,割下她与她最爱的孩子小俊的头颅,然后扬长而去,祭奠那只妖狼。

    沙海叛乱的消息她不是不知晓,在收到赫连赶往沙漠的消息时,她如卸重负,她心中暗自狂喜轻松。

    甚至在心中不断的诅咒着他克死沙漠,再也寻不到他半分踪迹总是好的。

    可如今他就要回来了……

    她如何能够不惧!

    “娘亲……”

    她怀中的小男孩并未察觉到母亲的恐惧,而是揉着眼睛说自己困了,要上床睡觉。

    “咣当!”

    紧闭的大门被人粗暴的一脚狠狠踹开。

    血腥煞气顿时从门外席卷进屋中的每一个角落,在床榻左右服饰的两名眉眼温婉婢女顿时浑身一颤,忙跪伏下去。

    慧三娘娇躯狠狠一颤,她怀中的男孩,面上困倦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仅剩下恐惧与苍白。

    两人皆簌簌发抖。

    赫连霸归家已有了一些时日,一身戎装早已褪下,换做了胸口纹有一只黑色猛虎的朱色长袍。

    饶是如此,他体内的铁血肃杀之意,仍是浓烈的挥之不去。

    他缓步走近房中,魁梧的身姿挺拔无双,看着就像是一座森然血塔立在那里。

    凌厉的眼眸扫视在慧三娘身上,看着她颤抖着身体推开怀中小男孩行那跪拜之礼。

    小男孩亦是抖着双腿跪了下去,颤不成音的说道:“见……见过父亲……”

    赫连霸连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一眼,而是定定的看着慧三娘冷笑道:“生出来的一个无用废物你这蠢女人也看得跟宝似的!”

    慧三娘一声不吭,紧紧咬唇。

    不是因为倔强,而是因为不敢,她怕自己若是接话,随时可能一刀砍了下来。

    赫连霸负手而立,俯视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可笑的玩物:“你可知,你生的那个宝贝儿子,可很是给我长脸啊,如今的天阙楼,可以说是尽在他与叶家小女的身上了……”

    语气似是感慨,似是欣慰:“那可是九州第一杀手组织啊,那小子倒是好运。”

    小男孩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生平第一次撞着胆子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因为他听到了那句‘宝贝儿子’四字。

    他以为父亲在夸自己,因为娘亲的儿子只有他一个。

    赫连霸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是冷硬着神色,破天荒的朝着他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小俊面色先是一白,可想起平日里娘亲的教诲他似是意识到了父亲的召唤意味着什么。

    即便不是赐予姓氏,能够讨赏也是极为不错的。

    小小年纪的他,虽然依赖自己的娘亲,可与此同时也痛恨母亲的无用。

    害的他分明为赫连家的儿子,却只能关在这后院之中,整日与她这妇人为伴。

    他心中清楚知晓,要想展翅翱翔,前途一片坦荡,像他的乾哥哥与商哥哥一样成为叱咤京都的风云人物。

    他必须要讨好这赫连家唯一的正主才是。

    没有回头去看母亲苍白惊恐的神色,他只不过迟疑思考了一瞬,就毫不犹豫的迈开小短腿朝着父亲跑去。

    赫连霸眯着虎目,蹲下身子将他抱住。

    小商继承了慧三娘的深沉心思,知晓该如何讨好他人,便立马咯咯咯的发出孩童的天真笑声。

txt下载地址:https://www.tingshulou.com/novel/29.html
手机阅读:https://m.tingshulou.com/novel/2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七百七十九章:父与子)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北燎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