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其他小说 > 不好惹的货 > 第387章 ;操控,噬尽一切
    所谓大自然的语言是什么呢?

    其实这里面是有给你暗示的,比如要发生灾难前,大自然都会儿给人类暗示,聪明的人懂了,就避过了灾难,而没想到的人,就遭遇灾难了。

    这可以说是大自然的公平法则了,没有百分百的公平,更加没有百分百的完美存在。

    有的更多的是,大自然对人类的宽容,或者对人类的惩罚。

    地球上百分百的灾难,大自然都有给过提醒,当然机会稍纵即逝,这也就取自于人类了。

    但是人类自己制造的灾难就必须由人类自己承受,大自然可不会儿为此买单的。

    就像现在舟依河跟史慕言他们,正在跟丧尸群进行殊死搏斗,这二人即使再厉害,也不可能杀的光这么多的丧尸。

    舟依河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史慕言,你说的狗屁外星人操控怎么没有发生呢?”。

    “哼,舟依河,你信不信我们不会儿死在这里?”,史慕言问。

    “为什么呢?”,舟依河边说,边看着这么一大堆丧尸的汹涌而来。

    “因为我知道我们根本就不会儿死在这里。”,史慕言说。

    之所以敢这么说,那就是因为史慕言有预知能力,光凭这个能力,有多少次危机都是化险为夷的。

    这就是史慕言厉害的地方,身为普通人,却一点都不普通。

    “你忘记了我们之前都有跟外星人打过交道的吗,还有叁少爷叁轱辘的迷幻花海吗?”,史慕言提到以前的事情。

    舟依河恍然大悟!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以致于他都忘记了之前的事。

    不过舟依河还是说道,“那是以前了,现在你还有看过外星人吗?现在的丧尸世界,已经将我们逼到了绝境,会不会外星人也害怕丧尸啊,导致丧尸不敢出来?”。

    虽然舟依河说的只是玩笑话,可史慕言却不这么认为,他说,“难道那些狼人跟吸血人都是假的?”。

    说到这里,舟依河说,“你提到他们了,我倒是忘记了,怎么没有看到他们了呢?”。

    “不知道,这很奇怪啊!”,史慕言说。

    不过再这么说下去的话,那可能就真的会儿死在这里了,他们赶紧往前面跑,可是前面也来了一堆丧尸,这前有丧尸,后有丧尸,一下子将舟依河史慕言他们给逼到了死亡之角。

    这下子可真的完蛋了!

    史慕言看着这前后密密麻麻的丧尸,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看舟依河。

    “史慕言,你说的怎么没出现呢?”,舟依河笑着问。

    史慕言也感觉到纳闷,摸着脑袋,突然他看到了前面一个丧尸踩的地方。

    那个丧尸站在下水道井盖上,史慕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他拍了拍舟依河的肩膀,对他说,“掩护我!”。

    说完,他就跑过去那个丧尸那里,一刀解决了那个丧尸,他赶紧弯着腰用手掏开那井盖,舟依河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于是站在他旁边一刀一刀的砍丧尸。

    史慕言将井盖打开了,他对舟依河说,“快,你先跳下去!”。

    舟依河二话不说,就咵过史慕言的双腿,一下子整个身体都爬进了下水道,史慕言赶紧拿起井盖,就往井道口那里去,身子麻嗦的往下一跳,井盖就扣在了井口上。

    那一霎那间,所有的丧尸都围了上来。

    史慕言跟舟依河在下水道里摸着黑,一直往前面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差不多走了一半的时候,发现头上方刚好有一个井盖口亮着光,他就顺势的爬了上去,推开了井盖。

    他爬了上来,看到这里是一块儿空地,刚好在一个废旧的毁掉的工厂里头,他爬上去后,就一把将舟依河拉了出来。

    舟依河一看这个地方,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怎么感觉有点恐怖啊。”。

    “这有什么恐怖的,这里不就是破旧的工厂。”,史慕言看看这里头空荡荡的废旧区。

    当二人绕着这个破旧的工厂里走了一圈后,他们就像沿着一栋高楼上去。

    可才走了一半,就被躲藏在里面的人拿着枪挡住了去路。

    一伙凶神恶煞的壮汉怒气冲冲拿枪指着他们,一个脸上有疤的丑陋的汉子就对着史慕言吼道,“哪里来的野狗,居然敢跑到爷的地盘。”。

    史慕言看了看这个丑汉,又看了看他背后的人,知道这伙人不是什么善茬,不过他也没有表现的很害怕,他笑着说,“又是什么狗,敢挡爷的路?”。

    丑汉没想到面前的这个白头发的瘦个子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于是怒不可遏的要扇史慕言一耳光。

    不过还没打到,就被史慕言反手一巴掌给打了回去。

    这下子彻底的激怒了丑汉,他给了舟依河的一拳头,然后又一脚踹在舟依河的腿上。

    “臭小子,敢这么跟爷说话,看来是不想活了啊!”。丑汉怒吼。

    史慕言被他的手下押着,一动都不能动,舟依河看到后,想要还击,不过还没动手,就被一个人从后面,击晕了过去。

    史慕言气的骂着那个人,不过被丑汉一拳打晕了过去。

    等他们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被关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头,在屋子的四个边上,一个边上拴着一个丧尸,它们正嘶吼的往前面走,却被后面的铁链子拴着。

    “天啊,这是什么破地方!”,史慕言皱着眉头说道。

    “反正不是一个好地方!”。舟依河说。

    “对了,看来这伙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要当心!”。史慕言说。

    “不管是什么东西,他们惹了我们两个,史慕言,你说,我们要怎么做?”。舟依河问史慕言。

    “这还不简单,惹了我们,嘿嘿,遇神杀神,遇魔杀魔,遇到混蛋,统统完蛋!”。史慕言邪气的笑了一个。

    舟依河也笑了起来,“所以,这帮蠢货们是干了一件蠢事!”。

    “没错,这帮渣子,死定了。”,史慕言说。

    这个时候,被他们称做的渣子们,正向这里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