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5 相亲
    又是两三个星期过去,路晓萱除了小儿科似的小打小闹外,也没有等来什么更好的机会接近章宥然。等来等去,倒是把个加拿大的相亲对象给等来了。

    母亲千交代万嘱咐一定要路晓萱亲自去机场接人。于是,她满脸无奈地举着个牌子,上面写着大大的三个字:夏子隆。瞎子,还是聋的。这么幽默的名字,他父母太有才了。挤在机场出关口外面的接机人群中,路晓萱将身体的重心从左腿移向右腿,又从右腿移向左腿,暗暗腹诽着这个从未谋面的讨厌鬼。

    “嗨,你是晓萱吗?我是子隆!”一个高高的身影笼罩着路晓萱。

    晓萱,子隆,很自来熟嘛!切。“走吧。”路晓萱冷淡的回应,抬头撇了他一眼。嗯,健康的麦色皮肤,一米八几的个头,大眼睛,阳光型,大概略长自己几岁,二十□□的样子。看来,父母的眼光还可以嘛!哼!

    出到机场外,排队等候出租车。出事以后,路晓萱再没有开过车,也再没有碰过酒,没有去过酒吧。甚至是酒家、酒店、酒楼,嗯。。。所有跟酒有关的都是谢绝往来户。

    “你住哪儿?”路晓萱转头对身后推着行李的夏子隆问道。

    “你家啊?伯母没跟你说吗?”夏子隆一脸惊讶。

    靠!你惊讶个P啊!我还没有暴走呢!路晓萱已经开始在心里扎小人:“这,不太方便吧!”

    “你们家难道只有一个房间?”又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MD。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路晓萱只得垂头丧气地将这个至贱无敌的对手领回家。看来这一回,有场硬仗要打。她开始了积极的备战状态。

    路晓萱家里是一套三室两厅两卫的高层公寓,五、六年前买的。不算什么高级住宅,不过是舒适而已,所处的位置也很方便。路家并不是富豪,父母赶在改革的浪潮中也南下开过厂做过一些生意,也就算得上是殷实吧。几年前,在移民加拿大多年的好友夏伯伯的影响下,父母也开始打算到加拿大的养老计划。现在他们在那里已经与人合资了一间餐厅,日子慢慢上了轨道。这个夏伯伯以前回国探亲访友的时候,路晓萱见过两次,至于他这个又瞎又聋的儿子嘛,就一点印象也无了。

    路晓萱让夏子隆住父母原来的房间。本来想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结果却发现他居然已经睡过去了。得,省事了。

    一大早,路晓萱被一股饭菜的香味唤醒。才七点,这个时候作饭!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端着一盆蛋炒饭朝外走。“嗨,早!”嘴巴咧得真开,嗯,牙挺白。路晓萱酷酷地点了个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我看冰箱里只有一些米饭和几个鸡蛋,就做了个蛋炒饭。你不介意吧?”夏子隆走到餐桌旁,放下盘子。

    路晓萱的厨艺只停留在煎个荷包蛋不会烧了厨房的阶段,冰箱里的冷饭也是上次叫外卖时候富余的。看看那碗蛋炒饭,居然让她有点想念母亲的手艺。想不到这个夏子隆也不是一无是处。“没关系,厨房你以后可以随便用。”继续盯着那盆蛋炒饭。

    “厨房里还有一盘。”夏子隆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的路晓萱又笑开了。还真是个乐天派。

    “这边有张市区地图。你自己可以找到路吧?我最近很忙,你如果有紧急情况给我打电话。有没有我的手机号码?”虽然吃了别人炒的饭,但是路晓萱的嘴一点也不软。特别强调“紧急情况”四个字,也就是说“没事别烦我”。

    “你在忙什么?听伯母说你最近在休假,不是吗?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跟着你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好了。”夏子隆非常自然地和路晓萱一起走出了家门,又非常流畅地跟着她上了公车,然后就华丽丽的因为没有乘车的零钱而被鄙视了。“你帮我付吧。”他耸耸肩,一脸满不在乎、理所当然的样子。路晓萱送他一记大大的白眼。

    “这就是你在忙的事情?”夏子隆忍不住问路晓萱。他们已经来来回回地在同一条街的同一个街区踱了几十遍了。当他们再一次停在十字路口准备转身沿着来路往回走的时候,夏子隆忍不住调侃道:“我有个问题很想问你。。。”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知道怎么过马路吧?”又是一双卫生眼球朝他抛来,路晓萱从昨晚到现在就只有对此物最慷慨了。

    这个男的很欠揍,这是路晓萱的心声。

    “来了!”突然,夏子隆被身边的女人一把拉到墙角,他的背紧贴住了墙壁,而路晓萱一手仍然抓着他,与他对面而立,斜探着脑袋往外看。只见章宥然又在小刘的帮助下拦了辆出租车,正在上车,不禁喃喃自语道:“又去出版社?这个星期去第三次了啊!”

    夏子隆也把脑袋探出去看了一下,脸上了然地一笑,促狭地问道:“你是狗仔?还是私人侦探?那个人是明星吗?”

    路晓萱连白眼都懒得给他,争锋相对地说:“你不会在加拿大也是个狗仔吧?这么八卦!”

    看到章宥然他们的车即将离去,路晓萱想马上也叫辆车跟上,却被夏子隆反握住手腕拉了回来。

    “你干嘛?”路晓萱对这个拖油瓶怒了。

    “带你去个地方。”不理会路晓萱的怒意,夏子隆拉她到路边也打了个车,拿出一张名片给司机看上面的地址。

    路晓萱疑惑地看着夏子隆:“你要带我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夏子隆看着她信心满满的说,末了又加了句:“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车子一停,路晓萱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居然是安济康复医院,章宥然复健的地方!看着夏子隆径直朝医院里走去,路晓萱一边快步跟上一边侧头好奇地问他:“你来这儿干嘛?”

    夏子隆没回答,只故作神秘地一笑,随手拦住一位路过的护士问道:“请问周正医生的办公室在哪里?”见来人打量他,便又笑道:“我是他加拿大读书时候的同学。”

    “喔。。。加拿大回来的周主任。。。他的办公室在三楼,306。”

    路晓萱听了心里一愣。原来父母和这家康复中心还有这样一层关系,难道。。。这个瞎子聋此次回国还不只是相亲这么单纯?他不会也是个复健医生吧?想到这儿就问说:“你是个复健医生?啊。。。不对,国外叫物理治疗师,是不是?”

    夏子隆一边按了三楼的电梯按钮一边笑道:“医生没错,却不是物理治疗。我的专业是心理咨询。”说完还眨眨眼睛,好象已经把路晓萱看穿看透了一样。

    和心理医生走得这么近在常人眼里是件可怕的事情,就好象随时随地没有穿衣服似的。路晓萱也不例外,顿时觉得心里发毛。难道,她父母不是让她相亲,而是找人给她看病来了?怎么感觉前途越来越凶险啊。

    “啊?心理医生?这么有趣的职业?。。。我听说在心理医生的眼里可没有完正常的人,是不是真的?”大家都有病,那么她路晓萱也不算什么了。

    “嗯,或多或少吧。”夏子隆点点头。

    周主任的秘书刚进去通报完毕,一个圆圆脸戴着眼镜面容和蔼的中年男子就快步地迎了出来,一看到夏子隆就开心地笑道:“龙虾,你可来了!太好了,太好了!。。。这位是。。。”

    “你好,我叫路晓萱。”龙虾,这外号起得比她的瞎子聋有水平啊。难不成夏子隆的英文名字其实是Lobster?哈,那就更有意思了。路晓萱不禁对眼前这位周主任产生了几份亲切感。

    经过一番交谈,路晓萱了解到原来物理治疗在国内乃至世界范围都还是很新兴的行业,这个康复中心的设备和技术也是本市数一数二的。这位周主任是从加拿大特聘来的物理治疗中心负责人,平时除了行政管理还负责培训治疗师。上次路晓萱看到的那位年轻女子是他第一批的学生。而夏子隆这次却是被周主任邀请来帮助他们设置心理评估及辅导中心的。

    在医院职工餐厅吃过午饭,夏子隆把路晓萱带到了上次她跟踪章宥然时看到的那间复健室,而那位章宥然的治疗师正在里面等他们。

    “是夏先生和路小姐吗?你们好,我是秦岚。周主任告诉我你们想多了解一点复健中心的情况,让我陪你们参观一下。”

    “秦医师,其实是这样的。路小姐正在写一篇关于中国复健机构状况的调查报告,她想在你这里做做义工,以便更直接地了解情况。我和周主任打过招呼了,你看这样可以吗?”夏子隆面不改色地说出一篇明显早就酝酿好的说辞,中文流利得一点不象个在加拿大生活多年的年轻人。

    “什么?”路晓萱想不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这个才来一天的假洋鬼子给卖了。这不是赤果果的阴谋是什么?

    “没问题,我还要感谢路小姐的这份爱心呢。”秦岚很高兴有个助手可以用,这里的病人越来越多,而医师却还是那几个,她真有点辛苦。

    路晓萱本来想跳起来大骂龙虾一顿,恨不得将他象真的龙虾那样放在锅里煮得红通通的才好。可是,转而想到在这里帮忙可以更接近章宥然,便没了脾气。

    只要小心地躲过章宥然来复健的时间别被他发现就好,她暗暗打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