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7 答案
    第二天从一清早开始,路晓萱就坐立难安,上班的路上好几次乱闯马路,幸好都被夏子隆及时拦住。最后,路晓萱是被夏子隆强拉着手一路来到医院。由于路晓萱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等他们到了三楼的复健室,手还没有分开。

    秦岚看到两人手拉着手走进来,心里一愣。随即注意到晓萱脸色憔悴,也就快步走上去询问起来。

    路晓萱很想知道章宥然后来的情况,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对秦岚道: “我昨天下午有点事所以提前走了,不好意思。”

    “没事。”秦岚看着晓萱苍白的面色,有点担心,便劝她休息。可是路晓萱却坚持今天一定要在这里帮忙。

    早上的时间一晃而过,越靠近中午时分,路晓萱越魂不守舍。吃午饭的时候,她味同嚼蜡,脑海里一直猜测着呆会儿可能揭晓的谜底。旁边的龙虾却若无其事地大吃大喝着,和秦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知怎么的,话题竟然绕到了章宥然的身上。

    “对了,晓萱,你之前还做过市场调查?你知道吗?你的调查对象居然是我的病人。就是这个章宥然,他每天下午过来。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介绍,你可以直接问他使用后的感受,岂不更好?”秦岚突然问向身边支着筷子发了半天呆的人。

    “啊?”路晓萱突然惊醒,怎么问? 她哪儿敢跟他说话呀。可是,在得知她是那个“市场调查员”后,他到底什么反应呢?她很想知道。“那个,章,唉。。。那个,他,知道我在这里做义工吗?”总算问出来了,路晓萱暗暗松了一口气。

    “嗯,我告诉他了。”秦岚点头道。

    这样也好,可以早点知道答案。如果他来复健的话,那就是个好的开始。路晓萱突然觉得不再彷徨,不禁精神抖擞地想要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结果比路晓萱预期得还要好。当她在走廊上探头探脑企图偷窥的时候,遇到了手拿问卷一脸笑意的小刘。

    “太好了,又见到你,这次我把问卷带来了。”小刘将章宥然早就填好的问卷递过来,又小心翼翼地问:“这样填可以吗?”

    路晓萱惊讶地发现章宥然居然部用英文填写了那份问卷。她当初特意将卷子设计成英文是为了确保章宥然能拿到护具,为此她还专门强调奖品非常丰厚,所以必须认真填写。她粗粗扫了几个答案,竟发现他的英文不是一般的好。咦?他不是中文专业的吗?

    “很好,很好。。。”路晓萱简直喜悦得不能自禁,他不仅来了,还允许小刘给她问卷,而且是他亲手填写的,这一切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么,那个,奖品。。。”小刘最惦记这事儿。

    “没问题,我这就给你拿奖品去。你等着啊!”路晓萱双手捧着问卷欢快地跑起来。奖品,什么东西可以当作奖品呢?她边跑边想,然后就发现自己跑进了龙虾的办公室。

    不怀好意地将龙虾的办公桌面扫视了一遍,有个纸镇看着挺象一回事的,无奈上面刻着“安济康复医院”的字样,唉。。。不行。路晓萱转到桌子的后面,对坐在那里满脸困惑地看着她的龙虾道:“起来,让我瞧瞧抽屉里面有什么宝贝。”

    “小姐,这是我的办公室好吗?”龙虾一付看到病人的表情。

    切,小气。路晓萱一眼瞟到另一张椅子上放着的一个小盒子:“这是什么?”

    “哦。。。一个病人给的小礼品。”龙虾有点不好意思。

    “好啊,你收受贿赂!”路晓萱边威胁边打开盒子检视,居然是个名牌的钥匙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呐,为了端正你这种不良的作风,我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勉为其难地帮你处理掉这个赃物。”

    “噢?是嘛?”龙虾如果那么容易搞定,就不是龙虾了,“用东西跟我交换吧。”

    “你想换什么?”路晓萱试探着,很多的前车之鉴让她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误入圈套。

    “拿我一个钥匙圈,当然赔我一个喽。”

    “那我不如自己去买。”什么嘛,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放心,用不着这么高级的。只要带照片的就行,不过。。。嘿嘿,”龙虾的笑让路晓萱背上升起一股寒意,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果然,“必须是你的Luo照。”(哈哈,第一次被和谐。)

    “什,么?”路晓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确定你不是因为性骚扰而被加拿大政府驱逐出境的?”她真的怒了。

    “你可别想歪,只要婴儿时期的。除非。。。你自己愿意给我长大后的?”

    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龙虾早就死过千万遍了。婴儿时期?那还不好办,随便找一张别人的糊弄一下,谁能分得清?小屁孩不都长一个样。于是,路晓萱答应了这个颇荒唐的要求。

    当路晓萱拿着钥匙圈去找小刘时,发现他已经在复健室里,正站在章宥然的身旁。路晓萱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看着小刘欢喜地接过“奖品”,路晓萱的背脊僵硬,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没有穿衣服的国王,顶着虚幻的遮掩,假装若无其事。是的,自己太嚣张,摆明了在用行动对章宥然表明:“我就是那个调查员,怎么样?”进退维谷,不知所措,路晓萱真希望自己有法术,可以立刻凭空消失。

    上天好象听到了她的心声,一句天籁般的呼唤将她拯救:“晓萱姐姐,我又看到你了!”

    陈安宇不知何时已经坐着轮椅来到了她的身边。安宇是个九岁的小男孩,小小年纪就失去了行动能力,父母也在去年离异了,身世可怜。晓萱曾经照料过他几次,后来由于安宇的复健时间换到了下午,她就再没见过他。

    路晓萱对安宇温暖的微笑,亲切地说到:“是啊,几天不见了,你好吗?”

    “我很好。晓萱姐姐,你以后下午也会来吗?”安宇很喜欢这个姐姐,她不仅对自己温柔细心,而且还拥有世界上最甜美温暖的笑容,每次看到都让人不禁想随着一起微笑。

    “嗯,以后姐姐下午也都过来陪你,好吗?”路晓萱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以后,她下午也不用躲起来了。

    “太好了!”小孩的喜悦,发自内心,毫无遮掩。

    由于安宇只是个孩子,他的身量和大人们有很大差别,而中心并没有专门为孩子设计的器械,所以每次要花很多时间和耐心去调节仪器。路晓萱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调整器械,以求能尽可能地配合安宇的身体,便于锻炼。看着他每完成一个动作,路晓萱都满心欢喜地赞叹,鼓励着他能够动作持续得更久一些,哪怕是努力再移动一下。路晓萱从秦岚那里知道,复健的艰难更多是来自于心理上的,随时随地的挫败感与身体的无力配合如影随形,病人是在一边努力的复健身体,一边被自己的沮丧给一次次击倒。成人尚无法面对,更何况孩子。所以路晓萱对安宇的鼓励与帮助就无比的用心,让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她无时无刻散发的温暖魅力。

    章宥然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是不知道小刘把问卷拿给路晓萱的事,他没有阻止只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也没有逃避复健,因为他知道那样不理智。章宥然只能在心里叹息:路晓萱,你是要将我逼至无路可退吗?你如果只是个陌生人,那该多好。

    日子静静滑过,悄然无息。章宥然和路晓萱每天下午在那不算太大的一室空间里,居然达到了出乎意料的和平。仍然没有交谈,没有打招呼或点头示意,甚至没有丝毫眼神的交流,可是,路晓萱的心里却漾着淡淡喜悦的波痕。至少,他的气息就在咫尺,他的轮椅就停在触手可及,他的鞋尖上一点灰尘都清晰可见。路晓萱感受到了她曾幻想无数次的喜悦,虽然不是那么强烈,却无比满足。

    今天下午,路晓萱的眼角余光居然感受到了他的一丝注目,他是在看自己吗?他的目光曾在她身上稍做停留吗?想到这里,她心中居然颤抖不已,那是强大的喜悦与满足。路晓萱到了晚饭时分还是止不住脸上的笑意,边出神地看着眼前的美食,边眼角弯弯唇角上翘。

    “到底什么事开心成这样,说出来大家一起乐乐。”对面的龙虾受不了自己被如此忽视,更何况这家餐厅是他在网上做了好一番研究才找到的,他很期待。看对面的人一付不知珍惜的样子,他觉得有些沮丧。

    路晓萱还是笑而不语,随即想到包里面还有上次承诺的钥匙圈没有给龙虾,便拿出来递给他。这是她在一家影楼里找来的,跟人家套了好一番近乎才弄了个印着小婴儿照片的钥匙圈。

    “这个不是你。。。”龙虾瞥了一眼,气愤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你又没见过我小时候。”继续嘴硬。

    “你怎么知道我没见过。”龙虾一脸不甘,赌气似地说:“你小时候就是团肉,丑得很,哪有这么漂亮。”

    切。路晓萱终于有点郁闷了。

    龙虾一直记得四、五岁的时候见到的那个亲了他一脸口水的肉团子。她还出乎意料地在众人的指导下发出了人生中第一次类似语言的声音,居然是叫他:“的的。”是的,其实应该是哥哥。

    “叫哥哥,”龙虾突然说。看到路晓萱疑惑的表情,他继续道:“叫声哥哥,我就原谅你。”

    路晓萱又有翻白眼的冲动,下意识抬手去探了探对面人的额头:“没发烧呀!”

    下一秒,手被对方捉住。龙虾另一只手伸过来,极其暧昧又无比轻柔地抚过她的面颊,掠过她的嘴角。

    “有粒米饭。”他说。

    还没有吃饭啊。路晓萱一时充满困惑。

    对面的夏子隆笑了。

    既然不肯叫哥哥,那就这样补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