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8 哥哥
    秦岚这些天觉得很奇怪,一向对病人热情周到的晓萱,为什么唯独对章宥然保持距离、从不接近。她几次想介绍他们认识,却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似乎他俩都很有默契地在刻意逃避。渐渐的,秦岚怀疑路晓萱和章宥然根本就是相识却不相认。他们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渊源呢,秦岚不敢冒昧地打听。

    与此同时,路晓萱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对。秦岚是她在出事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而如今,她们之间却由于秘密而产生了隐隐约约的隔阂。她不愿意失去这个朋友。所以在挣扎了几天之后,终于鼓起了勇气,第一次用自己的语言将那段最不堪回首的往事倾诉出来。

    交代完毕,路晓萱忐忑地问:“现在,你有没有后悔认识我?”

    秦岚很惊讶,没想到路晓萱和章宥然的关系居然是这样。她在心里默默消化了一下刚才听到的内容,随后,神情严肃地说:“你知道吗,有一半的残疾人,他们的悲剧都是他人造成的。而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愿意直面自己错误的人。以前的你,我不了解,不知你为何会犯那样的错。但是,我很高兴能和现在的你作朋友。”

    路晓萱轻轻舒出一口气,心里有一片松快。她与秦岚四目相交,她的眼中是感激,而秦岚的脸上写满真诚。两人同时绽起和煦的笑容,似有春风拂过,万树花开。

    在秦岚的心目中,章宥然很特别。他不仅是她最英俊的病人,更是个脾气最好的。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痛苦而迁怒别人,也从来不曾因为沮丧的心情而自报自弃。秦岚一年半前第一次接触到章宥然的时候,她才独立负责病人不久,难免有点忐忑。而章宥然的沉稳与包容让她觉得很安心,慢慢地对自己的工作能力越来越有信心。所以,她是很感激也很敬佩章宥然的。

    如今,她的好朋友与她的头号病人居然有如此瓜葛,秦岚觉得自己应该帮帮他们。

    于是,有一天下午,当复健告一段落人们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路晓萱从刚擦完的软垫上抬起头,就发现章宥然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正艰难的伸手去够远处的轮椅。谁把轮椅停那么远?小刘和秦岚都去哪儿了?

    路晓萱看着章宥然无助的动作,心里一阵痛楚。默默地走过去,尽量悄无声息的将轮椅推至他的手边。路晓萱连呼吸都放缓慢,似乎希望自己的存在被忽略。

    没有看她,章宥然将轮椅拉到合适的位置停好,放下手闸,然后一手撑着坐垫,一手撑着轮椅的扶把,将身体移到椅子上,再用两只手将形同虚设的双腿调整到舒服的位置。

    他的一条薄毯还留在原来的位置上,那是用来保护双腿的。路晓萱又默默移过去,两手分别握住毯子两边,极其轻缓地将它覆上章宥然的腿。她一直垂着头,没有看对面的人,却注意到了他的鞋子没有穿好。于是,她又蹲下去,将鞋子的搭扣拂平,又轻轻拉了一下毯子的下摆,使它不再皱摺。她慢慢抬起头,鼓起勇气仰望章宥然,而他的目光也正平稳地停在她脸上。没有躲闪,不再彷徨。他对她微微颔首,似在表达谢意。

    从那一天开始,路晓萱和章宥然有了点头致意,有了眼神交流。路晓萱象个受到了鼓舞的孩子,满心欢喜,极力表现。她开始积极争取所有可以帮忙的机会,端杯水,递个毛巾,抢在小刘前面扶住章宥然的手臂,专心致志地帮他调节仪器。虽然不曾说话,但气氛却很融洽。

    当章宥文来医院了解弟弟复健的进度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派和乐的景象。他不由得粗鲁打断屋里的几人,不解又愤怒地问:“她怎么在这里?”

    唯一不知情的小刘看其他人都没有反应,便说到:“大哥是问路小姐吗?她是这里的义工。”

    “义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不知道。”章宥文很担忧,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难道嫌害得弟弟还不够惨吗?

    “晓萱刚来一个月。章先生,有什么问题我们去办公室好吗?”秦岚赶紧出来打破僵局,一场预料之中的风暴快降临了,她得去搬救兵。

    一刻钟后,章宥文已经身处周主任的办公室,旁边还站着秦岚和夏子隆。

    “你们医院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个路晓萱会在这里吗?”章宥文首先发难。

    在周正主任的默许下,夏子隆跳出来迎战:“路小姐只是在这里义务地帮忙,有什么不妥?”

    “你们,你们难道不知道,我弟弟就是被她害成这样的吗?”章宥文突然有点犹豫,他们应该知道吧。特别是这个周主任,他一定知道。

    周主任眼光闪烁,不置可否。夏子隆却满不在乎地一笑:“所以章先生就认为她不能在这里工作?我还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章宥文突然发现这个夏子隆不是个好鸟,似乎专门针对他的。他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尽量平静理性地解释:“她在这里会影响我弟弟的心情,这不利于他的复健。”

    “哦?章先生也是学医的吗?”夏子隆挑衅来了劲。一旁的周主任捂着嘴咳了几声。

    “你什么意思?”章宥文生气了,这讽刺也太露骨。

    “作为一名专业的心理医生,我认为路小姐的出现不仅不会伤害到你弟弟,还会对他的康复有帮助。”夏子隆平静地缓缓道来,很笃定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对方。

    一边的秦岚见气氛尴尬,就帮忙附和道:“章先生,你弟弟最近的情况很平稳,作为他的治疗师,我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要不,你和弟弟先沟通一下。”

    章宥文想到刚才复健室里的情景,弟弟宥然确实没有什么不满或不开心,这一个月来也没有觉得他有什么不妥。甚至小刘也没有向他报告过什么特殊情况。

    他决定还是找弟弟谈一次。

    “宥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章宥然望着哥哥担忧的脸,心里也很迷茫。这个问题他其实也问过自己,却无法给出答案。

    一旁的小刘还是第一次听说路晓萱与章宥然的关系,当下无比惊讶。他本来觉得路小姐人很善良,可是现在却有点犹豫。小刘知道,这个世界上,好人也难免做点坏事,坏人偶尔也会做件好事。可是,这个路小姐如果是好人,怎么能把象章宥然那么好的人害到如此地步?小刘心目中,最最爱护的还是他的这个雇主。在他所有照看过的病人中,章宥然是唯一一个没有朝他发过一丝脾气,还处处替他着想的。所以,害了章宥然的人一定不能算是个好人。

    见弟弟没有回答,章宥文只好猜测道:“你如果不好意思拒绝她,我亲自去告诉她,让她离你远点儿。”弟弟还是太善良了。

    章宥然皱了一下眉,这个问题没有上一个那么难,他知道答案。他不想拒绝路晓萱的靠近。他其实已经默认了,不是吗?所以,章宥然艰难地说:“不用这样。她,也没有恶意。”

    章宥文很不忿:“她没有恶意,那她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路晓萱还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希望补偿,请求原谅罢了。章宥然知道,这就是她想要而他还不确定自己能够给的。他觉得,要原谅路晓萱,必须要象圣人一样超然又悲悯、博爱又宽容、万能又坚韧。而身为凡人肉胎的自己,做不到。

    “她的目的不重要。我只要确定她没恶意就是了。”章宥然不想再纠缠于此,希望早点结束谈话。就让一切随缘吧,这不正是他现在在做的吗?

    而另一边的路晓萱此刻非常害怕,她担心自己好不容易取得的一点进展就要泡汤。经过哥哥的一番责问,难保章宥然不会后悔对自己释出的善意,说不定还会听取他哥哥的意见让她离开医院离他们越远越好。想到这么久的努力有可能会白费,路晓萱的心情就灰暗到无法言喻。

    “又瞎想什么呢?”夏子隆不知何时来到身边,伸出龙虾爪子很自然地捏了捏路晓萱的脸。自从上次的米饭事件,这位仁兄越来越大胆,将更多的肢体动作融入到了吃豆腐大业中。

    “喂,你给我注意点。小心我告你。”路晓萱又有力气瞪人了。

    “不错,还会发脾气。”龙虾笑了,安慰她道:“别担心,你就会杞人忧天。明天的太阳会照样升起,懂吗?”

    “故作深沉,我不懂。”路晓萱虽然嘴上抱怨,心里却是感激的。有这个龙虾在身边,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