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9 原谅
    就象龙虾预言的那样,太阳照样升起,世界没有因为章宥文的介入而突然轰塌。

    不过,虽然章宥然的态度没有变化,小刘却似乎对她产生了抗拒。路晓萱这两天数次被小刘挡住,不让她接近章宥然,致使她献殷勤的计划屡屡受挫。

    “小刘,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我给你道歉,好吗?”路晓萱为了章宥然是可以将身段放很低很低的。

    “唉。。。”小刘这几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路晓萱,明明是个很好的人,却做出那样的事情。“唉。。。”他除了叹气,也不晓得该说什么。

    路晓萱明白了。小刘是知道了那件事。她在心里也止不住叹息。如果连小刘都无法原谅自己,章宥然又如何能做到。路晓萱忽然觉得自己很残忍,只因为渴望靠近他、企图补偿他而不顾他的感受,任意为之。如果连小刘都知道要阻挡自己对他的靠近,那么章宥然心中是否抗拒更深呢?她这些天的接近是否对他其实是种伤害呢?

    于是,路晓萱开始退缩。她又过起了将自己当作空气的日子,除了照顾安宇复健之外,她目不斜视、眼神空洞,断绝开了与章宥然之间那刚刚建立仍然微弱的连系。

    章宥然也注意到了路晓萱的变化。她不再对他点头示意,不再企图靠近帮忙,不再随时随地默默注视他的身影,不再悄悄追随他的眼神,不再发自内心的微笑,不再有前几天那种蓬勃的喜悦。她只剩空洞和落寞,好象那天大雨里重逢的时候一样。他的心底突然有种不舍。

    几天后,当善解人意的秦岚再次制造机会给两人独处的时候,章宥然对路晓萱伸出了手。

    路晓萱惊讶无比,他是要自己去搀扶吗?这可是第一次,章宥然第一次主动要求她的帮助!路晓萱禁不住手微微颤抖。她小心到不能再小心地扶住章宥然,好象他是一件雕琢精美的瓷器,稍一用力就会破碎;又好象一颗晶莹的露珠,一不留神就会消散。

    扶章宥然在轮椅上坐好,又象上次那样替他盖好薄毯,蹲下去,拂平皱摺。一样的卑微,一样的轻柔。当路晓萱抬起头再次仰望向坐着的人,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求我。”

    是他在说话吗?他不仅主动要求帮助,还愿意跟她说话了吗?路晓萱不敢置信地看着章宥然,眼睛不愿眨动一下,生怕错过他的任何表情。

    章宥然移开眼睛看向侧前方的地面,一字一顿艰难地说:“求我,原、谅、你。”

    路晓萱对突如其来的救赎无法给予回应,她被震慑住了。“你,你,真的,愿意,原谅我?”她的声音如轻轻私语,完不想被人听见。

    可是,章宥然还是听到了。尽管那不是一句请求,充其量只能算是疑问,但是他没有苛求。章宥然伸出右手轻抚路晓萱的头,对那个被惊慑坏了、不知所措的孩子温柔地说到:“是的,我原谅你。”

    泪水如拥有自己的意志一样,争先恐后,夺眶而出,顷刻爬满了路晓萱的脸。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因为体内有巨大的情绪需要释放,却找不到出口。这样强烈的震撼似要将她撕裂,喜悦夹杂着感动有如洪水一样朝她铺天盖地地袭来。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咙里的酸涨汹涌而出,压得她不能呼吸。隔着朦胧的泪水,路晓萱觉得章宥然身上散发着圣洁又柔和的白色光芒,那么耀眼、如此高尚。

    章宥然没有想到,曾在心里犹豫揣测过千百遍的宽恕,竟然容易至此。想象中的挣扎、不甘、愤怒都没有,看到路晓萱的卑微谨慎、脆弱无助,他的原谅就轻易说出,似乎本该这样。此刻的他,感觉一丝轻松,心里有一个地方舒展开来,畅快淋漓。他抚摸着路晓萱头顶的右手划向她的面庞,拂去上面的几滴泪珠。动作是这样自然,好象蜻蜓掠过水面,毫无机心,却又充满宿命。

    这些天,路晓萱的心情好象破茧而出的蝴蝶,轻盈欢跃,翩翩起舞。章宥然给予她的原谅似一汪甘泉注入了干涸已久的土壤,滋生出一片柔软青葱的心田。路晓萱那禁锢多时的渴望和依恋终于可以化为行动,她象蝴蝶恋着花儿一样,将章宥然围绕。

    “你还记得吗,那个抢出租车的大叔,呵呵,我,没错,就是我。。。”路晓萱笑得很讨好,象只乞求奖赏的小狗。

    “哦,对了,还有那个暗恋的小姑娘。你都不知道,搞定她花了我多少力气。嘿嘿。。。你说,你那个时候有没有觉得很开心?”

    章宥然无奈又温和地笑了。看着这些天路晓萱的表现,章宥然觉得她其实比自己更需要关怀,因为她的心是如此的敏感又脆弱。

    “不过,你放心,我跟踪你是因为想了解你而已,以后不会了。真的。。。”路晓萱又一脸做错事的表情。

    就是这样,她的依恋中处处透着谨小慎微。由于这是他们刚刚开始交谈,路晓萱很怕自己的话语会触到章宥然的禁忌,不敢提到“走”、“跑”、“跳”这样的字眼,有时候说着说着会突然停下来,看他反应。直到他鼓励地点头或者说:“然后呢?”她才又放心地继续。

    路晓萱的好心情在周遭四处蔓延,身边每个人都感染到了她的喜悦。秦岚是最高兴的,从此复健室里不仅没有尴尬,而且笑语不断。小刘也不再排斥路晓萱,既然章宥然都可以原谅,他就没什么想法了。周主任每次看到路晓萱总是一脸了然又深奥的笑,真不愧是龙虾的同学。只有龙虾本人没有那么雀跃,因为,他真的要滚回加拿大去了,就象路晓萱曾无数次祈祷的那样。

    “我要走了,你那么开心?”龙虾郁闷地看着面前嘴巴合不拢的家伙。

    路晓萱的开心其实和他的即将离开没有关系,不过,不甘示弱的本性还是占上峰:“是啊,我可是盼这一天盼到花儿都要谢了。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给我盼到了。你说,我能不开心吗?我还打算好好庆祝一下呢!”

    “哦,是吗?怎么庆祝?我可不可以也来参观?”龙虾觉得不管怎样,离别之前一顿大餐总是要的。

    看透了某人的好吃本质,路晓萱心想:参观?我让你看得到吃不到,变围观,哈哈。

    路晓萱的主意不可谓不刁钻,当秦岚得知他们即将要用烤小龙虾来做送别宴的主菜时,笑得几乎叉气。为了将场面搞大搞壮观,他们决定就在医院的后面空地上烧烤,这样一来,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和病人都可以参加。哈,这下子看龙虾的脸往哪儿放。

    于是,欢送会的当天,龙虾看着医院里大伙儿不是在吃龙虾,就是在烤龙虾,还轮流过来跟他说些道别的话,他就更加憎恨某人了。

    “你就这么没有良心啊?”龙虾抬手给了路晓萱一个大大的爆栗,“亏我对你那么好。”

    “哎哟!”路晓萱捂着头,痛得脸上拧作一团,“这么别开生面的欢送会,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这一回,换龙虾送了路晓萱一记大大的白眼。

    “喏,这个给你,别再说我没良心啦。”路晓萱递过来一个钥匙圈,这次的照片是真的。

    龙虾看了,笑着说:“嗯,医院里不怎么认识的护士都送我比这个高级不知多少倍的礼物,你就这样糊弄我?还说自己有良心?”

    “不要拉倒。”路晓萱伸手来夺,钥匙圈却被某人的长手举得老高,她跳起来也碰不到,“切,那些护士都是看上了你的姿色,不然会对你这么好?”

    “那,你怎么就没看上我的姿色?”大言不惭的某人。

    这次,是路晓萱的白眼时间啦。

    分离的时刻总是来得特别快,机场的安检口,如同迎接的时候一样,送别也只有路晓萱一人。

    很久都规规矩矩的夏子隆突然一把将对面的人拉进怀里,揽在胸前。路晓萱难得没有抗拒,伸出双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夏子隆俯身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说:“要多笑笑。你的笑很美。”

    “嗯。。。”路晓萱的声音闷闷的。

    “送别会很特别,我会一直记得。”夏子隆继续道。

    路晓萱的脸侧贴住龙虾的胸口,突然轻轻地说:“哥哥。”

    “嗯?”龙虾没有听清楚,握住路晓萱的双肩将她推离自己,看着她的眼睛问到:“什么?”

    “哥哥,你不是让我叫你哥哥?”路晓萱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龙虾微微一笑,伸出右手,粗鲁地将她的头发揉乱。小坏蛋,他心里说。

    龙虾哥哥。路晓萱也在心里唤道。

    呵呵,鼻子有点酸,但她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