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11 面试
    “路晓萱!”一声呼唤从电梯的角落里响起。路晓萱感觉自己就象回到了求学时期,总是在忘记背课文的时候,“幸运”地被老师点名。

    一条身影从人群中推挤过来,熨烫笔挺的高级西装,扣子上处处是闪亮的品牌标志,一只价值不菲的名表在鲜亮如新的衬衫袖口下若隐若现、熠熠生辉。路晓萱被几乎贴上脸庞的男性胸膛给逼得向后微仰,一股充满诱幻的古龙水香气霸道地沁如鼻翼,熟悉又陌生。

    随即印入眼帘的面庞,有着媚惑迷离的目光,正懒洋洋地打量着她。路晓萱扯扯嘴角,生硬地打招呼:“嗨,David。”

    这个叫David的其实是个地道的中国人,中文名字叫余戴伟。大家都叫他带尾鱼,简称带鱼。只不过在外企工作的人都约定俗成地给自己冠个英文名字,久而久之,一些人的中文名反而被同事给遗忘了。路晓萱也有个俗气的英文名字叫Lucy,不过她只拿来当成工作代号,必不可免的时候才用。特别是跟外国人打交道,他们不太会发“晓萱”的音,听上去象“叫眷”。

    “好久不见。”David 微抬嘴角投给她一抹极妖媚的笑,继续问到:“你怎么在这儿?”

    带鱼是和晓萱同一年进的公司,又在一个组,两人还曾经互相竞争得挺激烈。David由于长得非常好看,算是个妖孽极的美男,深得公司里从大老板到小实习生所有女性同胞的喜爱。可路晓萱却因为跟他在职场上争斗频繁而对他爱不起来。她努力稳定一下情绪,悄悄将那张印着很丑照片的访客证攥紧一些别在身后,勉强回答:“来面试。”

    “是我们公司?和Jas?”David有点惊讶,不过更多的似乎是了然。看晓萱点头,他拍拍她的肩膀,轻飘飘地吐了句:“加油。”

    “叮!”电梯到了十七楼,路晓萱曾经很熟悉的楼层。David 对她示意:“我到了。回头见。”

    回头见。路晓萱心里默默一笑。她其实根本不认为这是个正式的面试。没有具体的职位,没有面试的流程,似乎Jas只是找她聊个天一样随意。大概以后都不会再见。她心想。

    Jas的办公室在公司的倒数第三层,最高的两层是给大老板们的,据说上面豪华得不象办公的地方,而更象个私人俱乐部。私人厨师、健身房、带浴室台球桌的豪华办公室,路晓萱还从没机会去参观一下。好在Jas的办公室还算正常,除了宽敞明亮的格局和拐角带俯瞰滨江风景的落地玻璃窗之外。

    路晓萱坐在Jas的办公桌对面与他对视了很久,具体多久不知道,只知道久得她想拔腿跑出去再也不回来。终于,在她崩溃之前,Jas开口了:“你知道我为什么面试你吗?”

    “为什么?”不加思索的,路晓萱脱口而出。这也是她心里的疑问。

    Jas 笑得很诡谲,又似乎有些轻蔑。他递过来一张纸,冷冷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

    路晓萱飞快地扫了一遍面前的纸页,心沉了下去。原来是这样,这就是章宥然神秘的“朋友”。她抬起头,坦荡地说:“很遗憾要令你失望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确切的说,这份简历也不是我投的。”路晓萱觉得自己本来也不想回这儿工作,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现在,她反而更想回去好好质问一下章宥然,为什么要替她擅作主张。

    有时候,人的心境决定他看到的一切。在单纯的人看来,世界是一张白纸;而在复杂的人眼中,世界就是一个迷宫。Jas突然有点抓不住面前这个女人的想法。两年后的她似乎少了许多张扬,多了一份平静。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Jas两手一摊,耸耸肩膀:“这么说,你并不想在这里工作。那么我们岂不是在浪费时间。”

    “那,你的本意是要给我机会在这里工作吗?”路晓萱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是有章宥然的信也不至于会打动Jas吧。

    “我只是给你机会说服我,不过,看来你并不想这么做。那么,你到底来干什么?”

    是啊,我到底来干什么?路晓萱被问住了。她从一大早打扮得光鲜亮丽,花了几十块的出租车钱,到这里是干什么来了?就为了知道他们干嘛面试自己?理由似乎不够充分。那么,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渴望回来的,对吗?

    路晓萱看着Jas,被自己刚刚意识到的问题给惊住了。她飞快地思考着,努力组织了一篇很仓促很没有说服力的话:“我确实没有投简历,但这不代表我不想回来工作。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机会,我相信我以前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这两年我虽然没有机会进修提高自己在工作上的素养,但是我的个人经历让我变得更成熟稳重更有责任感。。。”路晓萱边说边想扇自己耳光,这么烂的说辞,就是自己也不会雇佣自己。

    Jas对路晓萱的表现也有些失望。两年的时间,将那个飞扬跋扈,似乎世界都在脚下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小心谨慎,平实朴素的人。她的目光不再犀利,而是柔和;面貌仍然美好,却不再盛气凌人。这变化到底好还是不好?她还能适应这个公司吗?Jas很怀疑。他等路晓萱说完,便例行公事地总结道:“等有合适的机会,我们会再联系你。”

    路晓萱知道这个面试很糟。再联系就意味着没消息。她默默地走出这幢熟悉的大楼,心里轻轻地说:别了,我曾经的美梦。

    当路晓萱再次看到章宥然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心里的冲动,有点颓丧地问到:“你为什么要帮我投那份简历?”

    章宥然看看她,平静地说:“我只是做了你想做却没能做的事。”

    “你怎么知道我想做?”路晓萱有种心事被窥尽的窘迫。

    “难道你不想吗?”好吧,整个一逻辑辩论游戏。章宥然不愧是中文系的研究生加讲师,路晓萱觉得再说下去也只会越绕越乱,更何况自己本来就理亏。她只能嘟囔到:“你能不能别那么聪明?”

    章宥然笑笑,继续扮先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争取过了,就没有遗憾。结果并不重要。”

    这么通透?路晓萱真想把他的头拧下来,看看里面是不是台X光扫描仪。她奇怪地问:“我可什么也没说,你就都知道啦?”

    “你什么都写在脸上了。”路晓萱在章宥然的面前根本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见。

    “那么,章大仙,你再预测一下,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找到工作,不再荒废光阴?”路晓萱心情似乎好了起来。当一个人懂得调侃自己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从心底里放下了。

    章宥然温和地笑笑,无奈中又有些疼惜,他说:“别急。你都走到今天了,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

    “我自己可没法走到今天。是你们帮我的,特别是你。”路晓萱突然觉得章宥然就象一盏指明灯,她要是找不到他的光亮,应该会迷失人生的方向。

    而章宥然心中对此也有无限感慨,如果她当初不靠近自己,他们又怎会有现在这样和睦的相处。

    “是你自己。这一路都是你自己走的。”他说。

    章大仙果然很灵验,两个星期之后,路晓萱接到了录用通知。竟然是她原来的公司,原来的部门,原来的职位。可以预见的,她的处境将会很尴尬,但是经历过失去后又重新得到的欣喜还是战胜了担忧的情绪。她觉得自己至少是有了一张通往过去那段美好日子的入场券。虽然被打回原形,虽然要面对很多旧人旧事,但现在的她还不用面对那些,她只想先庆祝一下求职以来唯一的一次胜利。她开心不已地在医院走廊上飞奔,兴奋地抱着每一个相识的人一阵摇晃。

    激动过后,她有点遗憾地对秦岚说:“以后不能常来医院里面做义工了,可能很久都会见不到你们。”根据她以往的经验,这份工作将会占满她的时间,让她无暇顾及生命中很多的人和事。

    “没关系,有空就多回来看我们。”秦岚拍拍她的肩,安慰着。

    路晓萱的脸上抑制不住笑意,对未来的紧张和憧憬让她无法过度沉溺于离别的感伤。

    而话说路晓萱这次之所以能够回来,却跟面试之前的那段电梯偶遇有关。David在得知路晓萱来公司面试后,就想到组里正好有个空缺,而且是晓萱离开公司之前做的同样职位。David 最近刚刚被提拔为经理一级,可以参与人事讨论,于是就举荐了晓萱。一时间,居然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与她竞争,凭着完符合要求的工作经验和内部人事推荐,她就幸运地入选了。这真是瞎猫抓住了死老鼠。难道是路晓萱的衰运终于走到了头,上天要眷顾她了吗?

    其实,David的心情很复杂。他和路晓萱是过去的竞争对手,两人以前根本不对盘。表面虚与委蛇,背后兵来枪往,而且他还总是被路晓萱压一头。谁能料到一夕之间,命运大翻盘。本来痛失的升职进修机会又回到身边,而他那个斗得你死我活的对手落了个悲惨的下场。路晓萱离开的这两年,他可谓平步青云,连升三级,最近已经到了经理级别。而路晓萱这次回来却是要从原来那个不大不小的分析师重新开始,而且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拥有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David 真的不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他的情绪却很好。

    他的心里有个声音:路晓萱,欢迎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