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12 回来
    上班第一天,竟然下起了大雨。秋天的雨冰冷刺骨,路晓萱穿着薄尼的套装,短裙下仅着丝袜的腿被淋得瑟瑟发抖,细高跟皮鞋令她走路的步伐也不平稳。一早高峰时间打不到车,她只好挤地铁过来,一路上衣服也被弄得起了皱。她用伞努力地维护住自己的脸和头发,至少保住一些颜面。今天要面对很多,她本来已经很紧张,再配上这么狼狈的样子,真是雪上加霜。

    好不容易走到公司大楼下面,一辆银色的高级轿车与她擦身而过,在她的侧前方停了下来。一把黑色的大伞从打开的车门伸出,“哗”的一声撑起来,一个修长的身影从车子里跨出,挡住了路晓萱的去路。

    “早啊!”那个身影对她打招呼,声音很悠闲,很熟悉。

    路晓萱侧着头,弯着腰,努力从伞下面朝上望去,却见David送了她慵懒的一瞥。他一边将车钥匙用一个极优美的弧度抛给迎面而来的泊车小弟,一边不屑地哧道:“你怎么这么狼狈!”

    路晓萱知道自己的衣服有点过时,头发虽然才刚刚去发廊剪过,却没有烫染,如今被风吹雨淋的一定很乱。而且她很后悔今天没有穿球鞋出来,以前上班的时候都会将高跟鞋放在包里或公司里替换。看来是离开太久,有点生疏了。她默默地跟在David 身后走进了大楼,感觉自己是个跟在华贵公子旁边的女仆。

    “David,早!”一路上,不断有女子的声音响起,或妩媚或亲切,都朝着身边的这位招呼。路晓萱象个隐形人一样被忽略。也好,她不想被关注。

    电梯来到十七层,随着门呼地朝两边打开,路晓萱深吸了一口气,跨出了第一步。这里是她曾经工作的楼层,这里有很多她熟悉的人,她今天要来面对了。身边的David看到她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弯起。

    “跟我来吧。”David对这忐忑不安的女人说,“你被分在我们组里,目前先跟一个外地的项目。前期材料准备一下,两天后出差。”

    路晓萱被领到项目的办公区,他们这个团队不大,主要成员除了David和路晓萱,还有个大学刚毕业的小雯,以及高路晓萱两个级别的老相识,Judy。Judy也是和路晓萱同一年进的公司,从以前到现在她都爱好收集名牌,热爱所有美男,是David的忠实粉丝。公司里据说还有个David的粉丝团体,叫做粉黛,Judy是召集人之一。

    路晓萱以新人的姿态跟这个部门的同事打了一圈招呼,发现生面孔和熟面孔是各占一半。这种大公司本来人员流动就很频繁。在过去的两年里,路晓萱的那些熟识们大都升了两个级别,职位基本都在她之上。有的人看到她,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更多的则是若有所思的暧昧眼神,让路晓萱心里发寒。

    “Lucy,这个你拿去看一下。计划书还会写吧,让小雯帮你,下班前写好发给我。”Judy扔过来一本材料,用同样别有深意又外加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路晓萱。

    路晓萱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Lucy”指的是自己,太久没有用这个名字了。她从桌上拾起那本材料,心里纳闷,为什么自己那么不受欢迎。就算是为了两年前的事情,路晓萱也准备好了对付或轻蔑、或怜悯、或惊奇、或疏远的态度,但是没想到大家似乎更趋向于给她敌对和若有所思的态度,这是为什么啊?难道是和她被录用的原因有关?

    路晓萱猜测过很多次自己为什么能回来。那次的面试明明很糟,Jas的态度也不是很好,根本不可能是他大发慈悲、网开一面。那么,难道和这个部门有关?是谁要了她这个没有竞争价值的劳动力呢?她回想了一下几个老上司,当年很看好她的两位都离开公司了,现在在位上的,她都很不熟悉。看来,要找出原因,只好再慢慢观察。

    好在路晓萱这两年也看惯了冷面孔、见多了各种抗拒和敌对的情绪,她已经很有抵抗力。这一年的销售总算没有白跑,至少练就了一层厚脸皮。要是放在以前,骄傲的她肯定受不了。

    现在的她嘛,就怕章宥然一个人。

    “行,没问题。”她对Judy微微一笑。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路晓萱就不信啃不下Judy这块肉骨头。既然决定回来了,就不能再被过去打倒。想到这里,路晓萱原本忐忑不安的心突然放松了下来。

    Judy瞥了路晓萱一眼,不屑地瞄了瞄她身上的行头,别过脸去。

    小雯是应届的大学毕业生,刚刚参加工作两个月。由于能进这间公司的都是很优秀的大学生,小雯也不例外,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潜力无穷的精英气质,让路晓萱回想起以前的自己。小雯看她的眼神也有些奇怪,让路晓萱认定她也是知情的。看来她的这个问题是除了她自己之外人人皆知。这,还真让她不爽。

    好不容易写完了计划书,早已华灯初上。在这里,工作时间是很长的,根本没有什么五点下班的说法。路晓萱伸了个懒腰,看看已经空了大半的办公楼层,笑了。直到现在,她才有点回到从前的真实感。

    由于工作时间超长,同事们都很爱在下班后泡吧、狂欢。似乎要用娱乐的强度来弥补长度的不足。酒吧,路晓萱是不敢再去了。回想起两年多前的那晚,自己如果不是庆祝得有点过于疯狂,也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路晓萱甩甩头,想将那段回忆从脑海里抹掉。

    “还在啊?”一个慵懒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路晓萱现在已经习惯了David 这个调调,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他。

    “既然还没走,就跟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吧。”David发出了邀请。

    照理来说,当一个上司邀请下属在下班后适当地联络一下感情,下属是应该诚惶诚恐地马上应承。可是,路晓萱是真的不想去。她抬起头,刚想出言拒绝,就发现身边有另外三双眼睛正好奇又暧昧地看着她。

    又是这种表情。路晓萱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只有David的眼神是正常的。当然,所谓正常只是说他没有别人那种暧昧和若有所思,但他的妖媚邪惑应该要另当别论。

    看来,这件事情可能和David有关。路晓萱突然恍然大悟,难道是关于她和David的流言蜚语?这么说来,她的录用和这个往日宿敌有关?怎么可能?

    路晓萱内心的惊讶变成了脸上一个怪异的神情,David不耐又厌烦地说:“你这什么表情?要走就快点。”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拒绝,路晓萱就被一群人簇拥着下了楼,又簇拥着走进了街对面的那间酒吧,那充满回忆的熟悉的地方。

    他们在吧台边坐下,David 朝酒保的方向优雅的一挥手,立刻就有人笑容满面热情洋溢地走过来。

    “今天想喝点什么?”酒保象老朋友那样点头打了个招呼。

    “老样子,Tequi。”David 点完,酒保又看向路晓萱。

    “可乐,谢谢。”路晓萱淡淡地说完,接收到David投来的一束看到怪物似的目光。她没理会,只转向他问到:“我的录用和你有关吗?”

    “算有点关系吧。”David 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为什么?”路晓萱不解。一旁的酒保已经将两人的饮品放在他们面前。

    “不为什么。”David满不在乎地笑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他又露出迷离的眼神,凑到路晓萱的耳边,低声缓缓地说:“你,怕了吗?”

    一股Tequi的酒香萦绕着鼻端,路晓萱离开一些距离,看了看David,拿起可乐喝了一大口。身边的其他同事也正看着他们二人,表情深遂。路晓萱放下杯子,丢了句:“你请客。”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

    一阵秋天的寒风随着酒吧门打开的一瞬灌进领口,路晓萱打了个哆唆。她甩甩头,抬步朝着地铁的方向走去。心里突然很想念章宥然,一天不见,他好吗?她看了看手机上面昨天新输入的号码,以前每天见面,所以从来没有和他通过话。如果现在打给他,会不会很突兀?该跟他说些什么呢?回想起昨天晚上,路晓萱不禁沉入回忆之中,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

    昨天的晚餐,秦岚、小刘、章宥然都在,是为了庆祝路晓萱的新工作而特意在医院旁的小饭店备下的。一行人吃饱喝足后,路晓萱坚持要送章宥然到公寓楼下。在那里,她又缠着章宥然说了很久的话。直到章宥然催促她早点回去休息,因为她明天还要上班。她依依不舍地蹲下来,双手搭在他的轮椅扶手上,有点撒娇地说到:

    “我以后不能每天陪你去复健、去咖啡屋了。”

    “我知道。”章宥然温柔地看着她。

    “我以后也不能每天看到你、跟你聊天了。”她继续道。

    “我知道。”章宥然轻轻拍了拍她放在扶把上的手。

    “我以后可能要很久才能再见你一次了。”路晓萱觉得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都知道。”章宥然抚了抚她的头发。

    “那,我走了。”她恋恋不舍地转身。

    “好。”章宥然平静地看着她。

    路晓萱慢慢远去。章宥然还在原地。

    他终于亲手将路晓萱送回了原来的世界。

    路晓萱,作回那个自信骄傲的你吧。

    我们两个之间,总得有一个人,能够重新再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