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14 想念
    出差进入第四天。

    路晓萱已经五天12个小时又38分41秒没有见过章宥然。刚刚,David宣布他们这个周末不能回家,项目可能还需要他们在这里工作一周左右。路晓萱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有种想大喊发泄一下的冲动。

    他们所在的是一家大型的电子企业。为了表示对他们到来的欢迎,这家企业腾出董事长的专用会议室给他们办公。路晓萱带着小雯草写各项报告,再由Judy审核修改,最后交给David定夺。整个流程还算顺利,经常是路晓萱和小雯在公司各个部门间奔忙,然后到会议室里那长长椭圆形会议桌的一端打报告,而Judy和David 则在会议桌的另一端面对面坐着。David在没有和客户周旋的时候,就经常翻阅手机上的短信和回复一些电子邮件;Judy则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忙碌着,一边时不时抬头偷瞄一下对面的美男。有时,David似有所察觉,也抛一个有些暧昧却又好象无意的眼神过去,Judy就喜不自禁又羞涩难当地垂下头去。这就是他们两个每天乐此不疲的游戏。

    这两天,路晓萱和小雯花了许多时间在仓库里。为了评估这个公司的物流系统的运作有效性,她们每天都要接触许多仓管和营运部的人员。这里的主管叫陆明,是个玉树临风的帅哥,小雯这两天跟路晓萱聊得最多的就是他。虽然小雯很聪明,但毕竟只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孩子,这几天和路晓萱朝夕相处,话题不免就越来越多。

    “晓萱,你有没有觉得那个陆明很帅?”小雯话题里面离不开这个人,这次是直奔主题而来。

    “嗯,好象还不错。”路晓萱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陆主任脾气倒是很好,对她们的各项工作要求都很配合。

    “那么,你是不是跟Judy一样,还是认为我们的David比较帅?”小雯不愧是个有心机的孩子,连套问八卦都很有技巧。

    “这个么。。。”路晓萱其实一点都不觉得David有多好看,龙虾在她心目中还略胜一筹呢。当然,她最喜欢的长相还是章宥然那样的。想到这儿,脸上不觉有一丝笑意。

    一旁的小雯看着路晓萱的样子,自然就解读成另外一番意思啦。误会就是在人们的主观意识和沟通渠道都出现偏差的时候产生的。

    晚上,回到旅馆房间,路晓萱立刻踢掉皮鞋,让紧张一天的脚放松。虽然已经是购买了最舒适的款式,但是,穿着高跟鞋在仓库里奔走一天总是种折磨。

    洗个舒适的澡,上床打开电视。今天好不容易不用应付客户的礼节性但又颇具折磨性的晚餐,路晓萱只想好好放松一下这两天忙到要散架的身体。电视里面的节目冗长又无味,路晓萱的视线慢慢移到了床边的手机上。

    不知道章宥然在做什么,这几天,他好不好。路晓萱把手机拿过来,打开那个从未用过的号码。直接拨过去?然后问说,你好吗?再接着汇报一下这几天的工作情况?路晓萱犹豫了一下,终于决定还是采取比较含蓄一点的短信。嗯,这样一来,即不突兀,又可以节省话费,她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路晓萱还没有意识到,短信也是暧昧中的男女最佳的沟通方式。

    “你好吗?”路晓萱先发了一条看上去不痛不痒又有点想象空间的信息。

    一分钟后,一条信息已经收到:“我很好,你呢?”

    YES!路晓萱很开心。这就是几天来唯一关于他的消息,三个字而已,我很好。但是,他关心自己,他问我好不好。这样子细心解读一条礼貌性的又无比简短的信息,是处于恋爱初级阶段的人的普遍病症。

    路晓萱不满足于此,决定进一步试探:“我不好。”看他怎么反应,路晓萱很期待。

    这次,等候的时间很短,马上就有回音:“怎么了?”

    呵呵,路晓萱觉得这样的结果很令人满意,他果然很关心自己。她随手就飞快地打出了三个字:“想你了。”手指按到发送键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好象太暧昧了些,她有点不好意思。可是,这就是真实的答案。所以,路晓萱说服了自己,她眼睛一闭,心一横,就按了发送。嗯,就当我手抖了一下。她心里说。

    很长时间没有回音。路晓萱的心沉了下去。看来是玩大了,她很沮丧。

    “早点睡吧。”四个字的信息突然传来,似乎昭示着这场空中对话的完结。路晓萱有点懊恼。她赌气似地又发了四个字:“你想我吗?”

    继续没有回音。

    路晓萱很生气。我说想你,你让我去睡觉。你到底想不想我?真没礼貌。

    偏执是病入膏肓的症状。她又不依不饶地发了一串问号,好象这样就能把章宥然的答案给逼出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久得快要绝望,手机的屏幕突然发出闪烁的光,昭示着一条信息的到来。

    路晓萱拿起来一看,只有一个字:“嗯。”

    就这么一个字,有位傻女人的嘴一直咧到天亮。

    路晓萱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上班的时候,脸色不再象前几天那么抑郁。这让身边的几位也感觉诧异。

    最不爽的就是David。自从出差前一晚两个人的一场正面冲撞,David没有再刁难过路晓萱。而且这两天,他很有耐心地陪Judy玩眉来眼去的游戏,致使对方心情舒畅,也无暇再折腾路晓萱。可是,她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开心?脸上的笑意似由心底发出,看在别人眼中非常刺目。难道,是我让她日子太好过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David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帅气的陆主任。这两天,他们朝夕相处,怕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想到这里,他心中升起一股怒意,随即对Judy说:“今天,你跟小雯到仓库去。我有别的工作给晓萱。”

    话语一出,会议室里一片安静。路晓萱和小雯面面相觑,不知所谓何意。而Judy则一脸委屈和怒气。且不说这种工作根本不该她这个级别的人去,就为了她脚上的这双最新款窄版尖头小羊皮高跟鞋,她也不能去仓库那种地方。她的这双鞋子只适合在高贵又不能久立的地方穿,就算是坐着一天,脚也会受不了,更别说要在仓库里爬上爬下、奔来走去了。

    Judy一边预见着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遭遇,一边将满腔怨气都化作恨意记在了路晓萱的帐上。

    其实,David 根本没有新工作给路晓萱。于是,两个人在会议室里,隔着长长的椭圆形会议桌,从清晨枯坐到日落。路晓萱本来想问David 到底有什么任务给自己,但是鉴于他现在变得有些诡谲的招数和经常有点莫名的情绪,路晓萱觉得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比较好。所以,她决定三缄其口,沉默是金。

    不过,对章宥然的思念让她经常躲进女厕所用手机传递简讯。内容无非是“你在干嘛?”“我刚刚吃完午饭,你吃了吗?”“我要回去工作了。你准备去复健了吗?”这么琐碎的话语,配上章宥然简短但即时的回复,造就着路晓萱越来越快乐的情绪。当她再次回到会议室里枯坐的时候,对面的人看着她的喜悦就更加地心生怒气。上个厕所也这么开心?David真是要疯了。

    这天,当路晓萱又偷偷躲进厕所里发短信,会计部的小月走了进来。小月边洗手边透过镜子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路晓萱,突然问到:“是男朋友吗?”

    路晓萱愣住了。男朋友?谁?

    小月见她发愣,就笑着解释说:“是在跟男朋友传简讯吧?看你脸上的笑,甜得哟!”

    路晓萱还没有来得及解释或者不好意思,小月就走了出去。她呆了一会儿,不禁仔细琢磨起刚才小月的话。

    路晓萱也谈过两段恋爱,高中里纯纯的初恋,大学里优秀帅气的学长。上班后,虽然身边不乏追求者,也出去约会过很多次,烛光晚餐,鲜花,巧克力,没有断过,但并没有确定的恋爱关系,更多的象一场游戏。她出事之后,这些追求者也都相继地销声匿迹。现如今,听说有两个都结婚生了孩子。这真是,一转眼,沧海桑田。

    鉴于这样不多不少的恋爱经历,路晓萱觉得自己不是个爱情白痴。只不过,她从来没有对以前的那些对象们产生过如同现在对章宥然般的感情。原来,这就是爱情吗?那她以前的那些是什么?大学里的学长在一起两年,后来由于他出了国,也就感情转淡,渐渐没有了联系。这难道不是爱情?路晓萱有点懵。

    回想对章宥然的感情历程,路晓萱觉得这中间的变化是很多的。一开始,她是对章宥然愧疚,所以想接近,想补偿;在他原谅自己之后,她对章宥然感激,依恋,又敬佩;可现在呢?当她回到过去的世界里,对章宥然还那么留恋,如此想念,所以,这是爱情吗?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

    路晓萱觉得,这个问题真是太复杂了。

    也许,只有等见到了他,才能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