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15 爱情
    再次见到章宥然,已经是一周之后。

    这天是星期六,路晓萱顾不得昨晚半夜搭飞机的劳累,一大早就换上轻便的牛仔裤,淡紫色V领毛衣,配有些紫色花纹的平底休闲鞋,头发松松在后面挽了一下,感觉这样的装扮比这两个星期的职业套装舒服不知多少倍。心情出奇的好,哼着歌,一路雀跃着来到医院。

    章宥然的复健时间还没有到,路晓萱先跟着秦岚后面象以前一样做义工,看到很多认识的病人,路晓萱笑容满面地和他们问候着。工作时一直有点压抑的心,在这里得到了放松和慰藉。

    吃过午饭,路晓萱开始坐立不安,焦急地等待着章宥然的出现。秦岚看她的模样,不禁问到:“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到外面去透透气!”路晓萱觉得还是去门口等章宥然好了,这样也可以躲过秦岚的怀疑。

    到了医院大门口,路晓萱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刚刚停住。车门一打开,那个思念已久的身影正坐在后排座位上等待小刘帮他拿轮椅。路晓萱无法抑制心中的渴望,飞快地跑过去,站在车门旁边打量着他,兴奋地说到:“你来啦!”

    章宥然老远就看到了这个淡紫色的人影。当路晓萱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时候,他的心情不能说不激动,却带着一些感伤。他何尝不希望自己也能迎着路晓萱跑过去呢?当路晓萱一个星期前在短信里说想他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如此的复杂。一边欣慰着她的惦念,一边质疑着自己的感情。他忽然发现,两个人不知何时,超越了互相慰藉、惺惺相惜的关怀,感情的界限变得模糊起来。他不敢想象这样发展下去的结果会如何。

    路晓萱现在是那么美好,正要步入人生中又一次的绚丽画卷;而他,不能成为这片画卷上不小心滴落的墨点。

    章宥然看着一脸兴奋的路晓萱,克制了一下自己也隐隐雀跃的心,尽量平稳的应了一声:“嗯。”

    小刘推着轮椅走了过来,看到路晓萱又开心又惊讶。开心的是事隔两周终于见面;惊讶的是在医院的门口看到她。“你怎么跑到外面来啦?”小刘问到。

    “呃。。。我出来透透气。”路晓萱支吾着。唉,我总不能说是专程出来等你们的吧。那也太不矜持了。

    其实,她没意识到,对付章宥然,矜持是最要不得的。

    他们等章宥然熟练地将自己挪到轮椅上,小刘便推着他,路晓萱在一旁侧身而行,朝医院大门走去。一路上,路晓萱叽叽喳喳地分享这些天工作和出差的琐事,小刘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参与两句。而章宥然则一直默默的,不置一辞。

    等下午的复健结束,路晓萱提议去河滨公园走走。两个星期里几乎没日没夜地工作,路晓萱很想出去看看蓝天、白云和绿草地。由于秦岚和小刘的热烈附和,章宥然也只好同意去公园待个一小会儿。一行四人在公园里晃了一圈,就找了个靠水边的长椅休息。章宥然坐在轮椅上,面朝着他们三人,形成了一种聊天的格局。

    自从上个星期被小月点破之后,路晓萱就一直在思考对章宥然的感情。她渐渐怀疑起自己的爱情理解能力,急需要别人给指点一下迷津。于是,她问到:“你们说,到底什么是爱情?”

    话题一出,路晓萱就感觉对面的章宥然抖了一下。

    “我觉得,爱情吧,就是你一看到这个人就开心,见不到就想念。”秦岚看着不远处的流水,淡淡地回答。

    路晓萱觉得这个答案很好。她就是这样想的。如果她对章宥然的感情不是爱情,那,她为什么那么想见他?为什么得到一点关于他的消息就开心?为什么在乎他想不想自己,是否关心自己?这,应该是爱情吧。

    “我觉得,爱一个人吧,就是,你只要有一个馒头,都会分那个人一大半。”小刘突然接口道。

    这。。。路晓萱不知该如何诠释小刘的理论。如果我有一个馒头,会不会分章宥然一大半?那,也要看他想不想吃馒头啊!路晓萱感到很无力。

    三个人的眼睛同时转向章宥然,很有默契地等待他的答案。

    章宥然垂下眼帘,有点不自在地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路晓萱不信。堂堂中文系讲师,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那么多诗词曲赋都白读了不成?难道。。。一个念头突然闪过:“难道,你没谈过恋爱?”嘿,乘机套问一下恋爱史。某人暗暗得意。

    章宥然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顿了一下,说到:“天有点冷了,我们回去吧。”

    其实,章宥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在一起四年的光阴。毕业之后,章宥然读研留校,她不能理解。分手的时候告诉他:我们没有共同的追求。于是,她追求着公司里的高管而去。在章宥然的心目中,爱情,不是仅仅相互吸引, 而是能够不离不弃的牺牲和坚定。他不敢告诉路晓萱。因为,他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感情,也可以让人不离不弃。那就是愧疚和赎罪的心。

    临别的时候,路晓萱依依不舍。两个星期没见,他居然不让她再多陪一会儿!

    “你今天为什么不理我?”路晓萱不甘心就这么转身。

    章宥然没有看她,只淡淡地说:“我没有。”

    “那,你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路晓萱居然还惦记着这个问题。

    章宥然愣了一下,随即轻轻点了点头。

    一股酸意从心里泛起。路晓萱有点不爽,她完忘记了自己的恋爱史也并非一张白纸。

    “早点回去吧。”章宥然默默地转着轮椅离开,将那个还在生气的女人留在了原地。

    走就走。路晓萱也赌气地迈开了步子。

    这些天,路晓萱的心情很差,因为她明显地感觉到,章宥然在回避她。简讯不再及时的回复,即便有回音也是催促她去工作或者让她早点休息。似乎他们的话题已经干涸,找不到可以交谈的语言。上个周末的见面也仅止于医院里的复健时间,他不再让路晓萱陪着去咖啡屋小坐。章宥然总说有事要早点回家。

    路晓萱在工作忙到要冒烟的同时,心里也闷得要起火。偏偏,不顺心的事还老来招惹她。

    公司最近接了一个矿业集团的项目,据说收益会很客观。但问题是,这个项目要派人深入矿区工作几周。那个地方条件很艰苦,而且有一定的危险性。急于表现、勇于上进又是资历最浅的新进经理,David同学,理所当然地接下了这份苦差。而放眼整个部门,只有最菜的小雯和最不受待见的路晓萱无法逃脱被拉进火坑的命运。

    Judy早就找好了脱身的理由,据说一个星期前就递了休假申请,明天开始放假。本来部门主管要给David另外指派一位同级别的组员,却被他拒绝了。

    “我可是跟上面说,只要有路晓萱就没问题。”David似笑非笑暧昧地看着一脸愤懑的路晓萱,“这次的工作机会,是为了我们两个争取的。”

    “为你自己吧。我和小雯都是你的垫脚石。”路晓萱对这位老对手还是很熟悉的。照着他这样的进迁速度,过两年爬到部门的高管都不成问题。

    “你只要好好表现,今年年终的考评一定很好。升职、加薪都不在话下。”David把玩着手腕上闪亮的名表,撇撇嘴道:“别告诉我,你不想早日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能够快些升职是不错。要是摆在以前,路晓萱也会和David一样尽力争取所有可以表现的机会。但是现在,一想到又要离开几个星期,见不到章宥然,路晓萱就郁闷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知道手机信号会不会都没有呢?

    “以后这样的好机会,你就别再便宜我了。”路晓萱唉声叹气。

    David看着她这么不求上进的样子,摇了摇头。以前那位可敬的对手,去哪儿了?

    小雯虽然是个求上进的好孩子,但仍不免一脸担忧。她不知道哪里打听来,说那边经常有山体滑坡,人和车子埋进去就出不来了。小雯一边对路晓萱描述那些惨状,一边做出一副视死如归要英勇就义的表情,看得路晓萱心里直发笑。要真那么容易碰上这种事,不就可以拍成电视剧了。

    不过,这倒是个可以利用的借口。路晓萱想到章宥然这些天的态度就很不忿,她拿起手机发了条短讯:“我将要出差几周。那里山体滑坡很多,要是碰上,我就回不来了。”靠诅咒自己来博取同情,不知道算哪一招。

    片刻,许久不回简讯的章宥然又有回音了:“你,多加小心。”

    这一招,看来还挺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