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16 矿区
    当路晓萱、小雯长途跋涉终于到达矿区招待所的时候,她们不约而同地瞪向身后的David。而David 也同样在傻眼中。

    这间所谓的招待所其实是个很陈旧的平房,一共三间房间。中间的屋子象个吃饭的厅堂,有张桌子,几把椅子,看着十分简陋。两边的房间用来睡觉。小雯和路晓萱走进右手边的那间屋子,只见几张木板搭出的床铺,被褥看上去旧旧的,有淡淡的霉味。小雯苦着脸拿出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一应器具,包括毯子,茶杯,饭盆,毛巾,方便面,筷子,调羹,手电筒,火柴,小刀。。。整个一野营的标准配备。就差自己在外面搭帐篷了。

    收拾妥当,三人步出招待所的院门。在这里就不用隆重的职业套装了,而且高跟鞋也完无用武之地。路晓萱和小雯都换了休闲的服饰,因为一会儿要深入矿区。而花孔雀David同学虽然没有西装革履,却穿了一条雪白的裤子配颜色鲜艳的休闲夹克,夹克里面还是衬衫领带一应俱,休闲式样的皮鞋擦得蹭亮,给人一种要去打高尔夫球的感觉。

    “走吧!”他斜瞄了一下身边两位象丫环一样的手下,迈着潇洒的步子朝矿区的办公楼走去。路晓萱和小雯不禁都对他的超然于物外,无时无刻不自我感觉良好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领导果然是领导。

    这里的办公楼象早些年的小学教学楼,砖土结构的两层,路晓萱他们在主管办公室旁边一间简陋的房间里安顿下来。由于这里比较偏远,通讯设施落后,上网只有一根电话线,三个人必须轮流使用。当然,基本都被David霸占着。手机果然没有服务。

    当他们三人在主管的带领下进入采矿区的时候,只见尘土飞扬,沙石满地,运输车载着矿土不停地从身边经过,David的白裤子一下子就变成了灰色。路晓萱看着小雯和David灰尘满面的样子,想象着自己肯定也跟尊兵马俑似的。

    中午的时候,他们在矿上吃饭。虽然已经特别照顾了他们,但饭菜还是很粗糙,用餐环境就更加糟糕。David终于不再有那种慵懒随意的神情,象被打垮了一样搭拉着脑袋。路晓萱反而是三个人中间适应最好的,毕竟她可是有过半年的牢狱经历再加上跑销售的时候风餐露宿也很正常。小雯年轻,忍着恶心还是勉强吃了点东西。惟独David一口没动。

    鉴于对这里艰苦的条件有了非常直观具体的认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三个人空前的团结,都卯足了劲争取能够提前完成任务,而且是提前得越多越好。作为计时收费的咨询服务公司,这样做是极其不理智和不利于公司经济效益的。让他们不禁怀疑,这一切都是客户的阴谋。

    而David也不再象过去那样着装华丽、神情傲慢,开始慢慢变得比较向普通人靠拢。当然,他那副长相还是很难被忽略,好在这里女性同胞很少,他不再能够品尝到随时随地都被众星捧月的味道。路晓萱觉得这样的他顺眼很多。

    果然,人在褪去繁华之后,都赤条条的一个模样。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三人忙到焦头烂额之际,David居然病了。许多天的饮食不定、心情抑郁、劳累过度外加偶感风寒,他的病来势汹汹,一时间不能好转。这对于本来就劳动力单薄的三人团队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最惨的就是路晓萱。她不仅要在工作上身兼数职,还要在工作外抽时间照顾David。生病之后,David脾气变得好象任性的孩子,小雯根本无法应付,只有路晓萱才能制住他。

    “路晓萱,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想要毒死我啊!”David生病之后不仅爱发脾气,而且还很埋怨唠叨。

    矿区医务室条件简陋,那里的医生看David病情不见好转,就新配了一些口服的抗生素药剂,那个味道是相当的难闻,想必喝起来就更加不好受了。路晓萱同情他的同时也莫可奈何。她看着躺在木板床上的David,一脸无奈又有点幸灾乐祸地说:“医生说了,再不好转就让你到矿区医院去住几天。”

    一听要住院,David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药喝了。喝完,他皱着眉头,苦兮兮地问:“有糖么?”

    路晓萱本来有点烦闷的心情突然被他给逗乐了。想不到,趾高气扬的David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她笑着说:“你等着,我到小卖部给你买块水果糖。”

    “算了。”David一把拉住路晓萱的手腕,说到:“你再陪我一会儿。”

    路晓萱抽出手,瞪了他一眼。David也有点不好意思,掩饰道:“我一天都躺这儿,没人说话,快闷死了。”

    “你是在这里躺着休息,而我们在外面都忙翻了。你还好意思抱怨。”路晓萱累得快散架。如果David再病下去,她可能也要支持不住了。这几天,她和小雯都对David的这种临阵脱逃的行为无限鄙视,渐渐对他说话也没有很客气了。

    “你这次功劳最大,回到公司我一定好好向上面汇报。”David一脸讨好。

    “算了吧,你快点好起来,我就谢天谢地了。”路晓萱真是服了David,这种时候还惦记着邀功请赏那点事儿。这就是成功人士和落后份子的差距啊。

    David的病终于在路晓萱的照看下慢慢有了起色。两个多星期之后,他们的工作进入了尾声,而David也生龙活虎地重新奔忙了起来。这让筋疲力尽的路晓萱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这几个星期实在忙得过分,每天一沾床就睡着,早上眼睛一睁又投入新一轮的战斗。虽然这么久都没有和章宥然联系,路晓萱却连忧郁的时间都没有。近两天,路晓萱肩上的任务少了,空闲的时间也就多了出来。人一旦松懈,思念便如同潮水般蜂拥而至。

    吃过晚饭,路晓萱少有的无事可做。这里只有一台13寸的黑白电视,要用天线左对右调,才勉强可以收到一两个频道,他们都没有兴趣收看。于是,她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门前的空地上,仰望着天上隐约的月色,享受难得的一点闲适时光。

    这么久没有音讯了,章宥然好吗?路晓萱的思绪又不受控制地游走起来。她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思考他们的感情了。路晓萱几乎已经肯定自己对章宥然是可以称为爱的,她不是因为感恩或愧疚才被他吸引。她在乎章宥然对自己的态度,她会吃醋会生气,这些情绪都应该是爱里面才有的。她现在只是要弄明白,章宥然是怎么想的,他为何最近总是在逃避。是因为不喜欢她吗?那他又那么关心自己。那就是因为喜欢却不能吧。路晓萱觉得自己一直猜测的原因有可能就是事实。他不敢接受自己的感情,因为他真的是太善良太美好了。想到这里,路晓萱不禁对着夜空发出一个浅浅的笑。章宥然,在如此遥远陌生又荒凉的地方,我正在思念着你。你感觉得到吗?

    当人想明白了一件事,心情就会变得轻快,眼神就会更加明净。路晓萱已经决定,回去后要好好和章宥然谈一次。她觉得,如果章宥然不爱自己,那么就没有任何道理可以勉强他。但,他若是也同样地爱着,那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

    离开矿区的前一天,David、小雯和路晓萱都对这三个多星期的遭遇感慨万千。三人象是经历了一场灾难后的幸存者一样,将整个矿区又重温了一遍。小雯还拍了许多照片,说要给别人好好介绍介绍她在这里的情形。

    最后一次在他们简陋的办公间里工作。晚饭前,路晓萱好不容易从David那儿抢到电话线,给秦岚和章宥然发了邮件,告诉他们她明天回去了,后天是周末,可以去医院看他们。

    第二天,矿区派车将他们送出山,前往机场。半路突然下起暴雨,司机建议等雨停了再走。果然如小雯说的那样,泥石流和山体滑坡在这一带很频繁,这种天气最是危险。于是,他们耽搁了半天,等雨下得小了,才继续上路。没想到,前面真的发生了山体滑坡,虽然不是很严重,却将公路堵塞了大半天。等他们终于赶到机场的时候,他们的飞机已经飞走很久了。

    这一定是个不宜出行的日子。路晓萱他们只好在机场的旅馆住了一晚,换乘明天的班机。

    等他们的飞机终于降落在机场,已经是日暮时分。David坚持要送小雯和路晓萱回家。于是,他们搭车到了晓萱家楼下。David帮她提着行李步入大堂,大楼的门卫立刻跑过来说:“路小姐,你总算回来啦。你的朋友在这里等你大半天了。”

    路晓萱顺着门卫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秦岚、小刘和章宥然正迎着她而来。他们脸上写满欣慰,好象已经担忧了很久的样子。

    “你们怎么来啦?”路晓萱惊讶地问。

    “你说你昨天回来,怎么现在才到?”秦岚一边回答,一边看向章宥然,“他说你可能会有危险,我们给你打了许多电话都没回音。你到底怎么回事?”

    “啊!?手机,没电了。”路晓萱的手机电池早就死光,在山里没有用过手机,所以就忘记充电了。真是太大意。不过,一想到章宥然为自己担心,路晓萱又开心了起来。

    “这位是。。。”秦岚看向一边的David。

    “哦,我上司,David,余戴伟。”路晓萱早忘记身边还有个人了。

    David 很熟练地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看到章宥然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