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22 忙碌
    路晓萱的工作依然忙碌,事实上,是更加地忙碌。他们矿业集团的案子有了长足的进展,部门的头头都非常的欣慰,对David的表现赞不绝口。而David则一有机会就向上面反映路晓萱的丰功伟绩,这让Judy相当不爽。

    “Lucy,今天晚上你得加班。把昨天的报告再改一遍,我又加了几个修改意见。”Judy这两天总是刁难路晓萱,找不同的理由要她修改报告,每天都让她加班。

    周一到周五,路晓萱基本都见不到章宥然。就算下班早一点,也不行。章宥文最近加紧了对弟弟的监控,每天晚上都会到章宥然那里吃晚饭。路晓萱根本没机会见到心中想念的人。他们只有利用周末的时间小聚,而且地点大多在医院或咖啡屋里。章宥然的家现在属于高危险地带,章宥文随时随地都可能来突击检查。路晓萱觉得他们就好象是早恋的初中生,被家长到处追踪,严密监视着。

    路晓萱无奈地读着手上的报告。昨天Judy让她修改的部分今天又反悔了,必须重新改回来。而今天的Judy又发现了其它的部分需要大刀阔斧地整改。感觉整篇报告都必须重新写一遍呢。她苦笑了一下。反正也见不到章宥然,改就改吧。

    “晓萱,晚上一起去酒吧。有个客户想让你见一下。”David 又突然出现在她的办公桌前。他这两天经常无意间解救路晓萱于Judy的折磨之下。

    “要加班,改报告呢。”路晓萱挥了挥手上的报告。

    David随手拿起那份报告,扫了一眼就说:“不用改了。我昨天已经批阅过了,觉得很好,就这样。”他将报告递还给Judy,对她抛了个暧昧的眼神,这就算搞定了。

    下班后,本来也没有安排的路晓萱被David拉进了街拐角的那间酒吧。他对这种下班后的纵酒行为美其名约:培养职场的人际资本。他们在酒吧里见了矿业集团一位前来出差的经理。David 一边和他对饮着,一边似有若无地套取客户的信息,看看有没有增加业务范围的可能。路晓萱对David越来越炉火纯青的社交技巧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两年,他在职场上的进步,自己是提着鞋追赶也没希望了。

    David应付完客户,就发现身旁的路晓萱一如既往地点了可乐,正边抿边发呆。

    “这个只会越喝越清醒。”David 说到。

    “清醒不好么?”路晓萱反问。她从最近几次同客户的应酬中发现,自己似乎对酒从心理上产生了排斥,即便是喝了,也无法象从前那样喜欢。不仅如此,她反而会觉得不舒服。

    “清醒的人很难快乐。”David突然变得深沉了起来。这让路晓萱不太适应。

    “喝醉了也总要醒来,难道你能醉一辈子吗?”她不以为然。

    “晓萱,”David将身体转向她,看着路晓萱的眼睛诚恳地说:“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苦闷,但是,你不能总活在过去。有些东西,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现在不是又回到了公司吗?一切可以重新开始。我会尽力帮你,帮你拿回你失去的东西!”

    路晓萱有点陌生地看着眼前的David,她想了想说到:“你知道吗?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拿不回来了。我虽然回到了这里,可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我不可能再做回原来的自己。你没有失去过,是不会明白的。”

    这个星期六下午五点,矿业集团要在本市的华英酒店顶楼开个商业酒会,David也被邀请了,而在他的一再坚持下,路晓萱也要协同参加。这是为了你的职业规划。David强调。

    路晓萱很不忿。好不容易可以见到章宥然的时间又被削减了。她换好隆重的紫色小礼服,在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已经是深秋季节,感觉冬天的脚步就在跟前了。路晓萱还是想去医院看看章宥然,再从那里出发去酒会。所以,她就一身华丽地出现在了秦岚、小刘和章宥然的面前。

    “哇,你今天真漂亮!”秦岚赞叹到。

    “嗯,真的。很赞!”一旁的小刘也连声应和。

    路晓萱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在这里太突兀了。本来选了黑色大衣觉得可以低调点,可那名贵的品牌设计总还是非常惹眼。

    她走到章宥然旁边找了个地方坐着。一边看他做复健一边忍不住微笑。章宥然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后,回过头也朝她笑道:“今天真漂亮。”

    “哼,这么说,我平常都不好看喽?”某人故意找茬。

    “嗯,跟今天比差点。”章宥然不示弱。结果就是被某人捶。

    “一会儿要去哪里?”秦岚走过来问到。

    “有个客户的酒会要去参加。”路晓萱边说边看着章宥然,后者也正望着她。

    “得了,你们两个出去肉麻吧。真让人受不了。”秦岚戏谑到。

    路晓萱推着章宥然到了医院门口。她坐在石阶上,头靠着章宥然的手臂,叙叙地说着话。他们再坐一会儿,小刘就要下来送章宥然回去,而路晓萱也就要去酒会了。

    突然,一辆银色的高级轿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一身笔挺西服的David从车上跳下,朝两人的方向潇洒走来。

    “你怎么来了?”路晓萱不解。

    “我来接你去酒会。”David 走到两人面前,对章宥然点了个头。路晓萱这才看清楚他黑色西服里面居然配了一条与自己的礼服同样色系的领带。怎么那么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对于我关心的人,怎么能不了解呢?”David 又开始暧昧,听在有的人耳里却象是挑衅了。

    路晓萱看了看章宥然,说到:“那,我先走了。你进去吧,外面冷。”

    “好。”章宥然吻了一下路晓萱的发顶,似乎是怕碰花她脸上的妆。

    一旁的David不耐地甩着手上的钥匙,发出哗哗的声音。路晓萱等章宥然进到医院里面,回过身来瞪了David一眼。

    “路晓萱,你真的是不想从过去里自拔了吗?”待他们在车里坐定,David有点生气地边发动车子边问。

    “你什么意思?”路晓萱对刚才David的表现很不爽。可别惹了章宥然不开心啊。

    “你怎么会跟那个章宥然在一起?”他显然想不通。

    路晓萱突然觉得很累。她不想再跟别人解释了。有些问题问一千遍,也会让人不禁怀疑起自己原来很笃定的答案。她只淡淡地说:“跟你没关系。”

    车子突然速度提得飞快,在如林的车阵中急迫地穿梭。路晓萱握住车门上方的把手,紧张地看着前方。一瞬间,两年前车祸的阴影似乎又回来了。她害怕地叫起来:“David,你疯了吗?开慢点!你想成为第二个我吗?!”

    “我还没有你那么疯!愿意用自己的幸福去赎罪!”David赌气地说,一脚将油门又踩得深了些。路晓萱被两边的景物晃得眼花,一时之间,已经无法思考。

    等车子好不容易停下,路晓萱一把推开车门,几乎是爬出了车子,蹲在路边大口地喘息。如果,命运还要再捉弄她一次,她也绝不希望是另一场车祸。

    David走到路晓萱的身旁,伸手想拉她起来。路晓萱只瞥了他一眼,自己站起来,脚步有点虚浮地朝酒店的大门走去。

    她知道David为什么这样,但她不能给他机会。

    当酒会的繁华在夜幕中渐渐地被点燃,路晓萱找了个借口默默地退了出来。她走到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将自己安地送到家。

    “宥然,我到家了。”她拿起电话,习惯性地报平安。

    “这么早就结束了?酒会怎么样?”

    “嗯,还好。”不如和你在一起。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章宥文的声音,似乎在呼唤章宥然。

    “你哥也在?”路晓萱无奈地问。

    “嗯。”

    “那好吧。我挂了。”路晓萱搁下电话,不禁有种茫然。为什么他们忙碌的时候不得见,空闲的时候也不能见。

    回答她的只有一室的空洞。

    工作进入了最后冲刺的阶段,矿业集团的项目就要收尾了。David准备赶在年终前将案子了结,这样他们的考评就会有这一笔辉煌的记录。David兴奋地告诉路晓萱:“虽然你才来几个月的时间,但如果这个项目做好了,有望今年年底就升一级!”

    路晓萱看着David为自己高兴的样子,不禁有点感动。

    三个星期都在加班,连周末都只能抽出一点时间去医院看看章宥然。今天是星期五,路晓萱计算着还有多久可以看到心里的人。昨晚他们连电话都没有打,路晓萱下班的时候夜都很深了而且还下了一整天的大雨,幸好有David开车把小雯、Judy和她一一送了回去。

    晚饭时分,路晓萱乘休息的空档拿起手机拨给章宥然,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小刘的声音。

    “小刘,宥然呢?”路晓萱疑惑道。

    “他生病了,在医院呢。”小刘有点急促地回答。

    一听到这里,路晓萱慌了。她来不及打听具体情况,只问了医院的地址,就抓起大衣和包,朝电梯口跑去。

    “你去哪儿?”David 一把拉住她,有点愠怒地说:“现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就算有事,难道连假也不用请吗?”

    “我有急事!”路晓萱恳切地看着David,请求到:“让我走吧!”

    “去多久?”

    “不知道。”她连什么情况还没弄清。

    “明天回来加班。”最后的命令。

    路晓萱一句话也没说,立刻朝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