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25 母亲
    当路晓萱清晨醒来,便一迭声地喊糟糕,因为她上班快要来不及了,而她还得先赶回家去换衣服。

    “怎么不叫醒我?”看着床边轮椅上端坐的章宥然,路晓萱抱怨道。

    章宥然柔声说:“想让你多睡会儿。”想多看你一会儿。他在心里说。

    路晓萱跳下床,手忙脚乱地梳洗穿衣,然后抓住章宥然的衣领将他拉到面前来狠狠亲了一番,惹得他笑个不停。

    “慢点,路上小心。”他叮嘱正慌乱朝外冲的某人。

    路晓萱打开家里的大门,发现居然保险没有锁,她马上联想到那些有关入室盗窃的新闻报道。怎么办?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工具啊。

    她小心地推开一条缝隙,看到门口居然有只行李箱。咦?于惊讶中房门忽然被拉开,母亲愠怒的脸出现在眼前。路晓萱愣了一下,随即朝后退了一步,直觉有危险。

    “你昨晚去哪儿了?”果然很可怕。

    “呃。。。妈,你怎么回来了?也没事先通知我一声?”赶快转移话题。

    母亲的脸气得有点变形,她音调微微升高:“我再不回来还得了?!”

    这话怎说滴。路晓萱在心里做了一个鬼脸,用来驱散一下眼前密布的阴霾。现在她深刻地体会到古人的英明,三十六计走为上,还是先逃离这里比较安。

    “妈,我上班要迟到了。回来再跟你聊啊!”她冲进房间锁好门,迅速地换上职业套装,拎了包包、大衣和鞋子就往门外跑。赶快逃啊。

    年终就在眼前,David最近忙于考评的事情没工夫骚扰路晓萱,让她乐得清静。矿业集团的项目也收尾了,近几天他们的工作量骤减,这真是少有的舒服日子。本来路晓萱计划着跟章宥然多多甜蜜一下,特别他哥哥也不在,自己有了车可以自由来去,圣诞节和新年又迫在眉睫。眼看着一切就越来越顺利了,可没想到,母亲居然会从加拿大跑回来。她和章宥然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对了,Lucy,今年公司的圣诞Party你会带你男朋友来吗?”自从上次Judy他们看到章宥然,路晓萱的新男朋友是个残疾的事情就在公司渐渐传开了。Judy每次都流露出很怜悯的样子,但路晓萱感觉自己都能听到她心里的笑声。

    其实,路晓萱早就不在意他们的议论。反正,不是讨论章宥然的腿,就是编派她跟David的绯闻,都好不到哪儿去。可就算这样,也不代表她就该把章宥然带来给大家瞻仰,这不纯粹找抽么?即便她愿意,章宥然又如何承受?他凭什么要承受?

    路晓萱看了看一脸兴奋的Judy,摇了摇头说:“他没空。”

    “没空?你不是说他都没工作吗?”

    谁没工作?你还没文化呢!路晓萱真想把对面的女人给拍死。

    “你们在聊什么?”David一脸春风得意地出现,他俯下身,在路晓萱耳边悄悄地说:“考评报告出来了。恭喜你。”

    路晓萱有点讶异也有许多欢喜,这意味着自己要升职了么?她不免感到高兴,早把Judy的冷嘲热讽抛到脑后了。

    “在说圣诞Party,Lucy要带她男朋友来。” 一旁的Judy插嘴道。

    “哦?是吗?”David脸上立刻晴转多云,渐渐乌云密布。他看了看路晓萱,讽刺道:“那到时候一定要来,可别让大家失望啊。”

    路晓萱无奈地低下头。世上的事真是喜忧参半,不让人省心。

    下班前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晓萱,你大舅今晚请吃饭,XX大饭店玫瑰厅,7点半,一定要来。”

    听母亲的语气倒不象早上那么充满怒意了。只不过,大舅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请客吃饭?这些亲戚从出事后就很少联络,现在又恢复走动了么?难道,她回了公司上班,父母就不觉得象原来那么丢人了?想到以前接收到的那些眼神和态度,路晓萱一阵心烦,为什么好象世界都跟自己作对似的,真累。

    去饭店的路上,路晓萱用耳机给章宥然打电话,想起昨晚的相处,她不禁心中柔软甜蜜,一扫刚才的烦闷。似乎,只有在想到他的时候,路晓萱才能从心底里感到高兴。“你今天做什么了?”她问。

    “想你。” 真难得,章宥然主动肉麻。

    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动听,路晓萱的心都化了。她无奈地说:“我妈从加拿大回来了。晚上不能来看你。你乖乖的。”

    “。。。好。”似乎有声轻叹。路晓萱被路上的嘈杂干扰,听不真切。

    她把车开进酒店的停车场,熄了火,跳下来,锁了车子,朝酒店的门口走去。幸许是身边的噪音被收入了电话中,又或许是路晓萱太久没有说话,章宥然突然有点紧张地问:“你在哪儿?没回家么?”

    路晓萱没待回答,就看到大舅站在酒店入口的地方张望。见到她,大舅大声嚷道:“晓萱,朝里走,右拐啊。你妈和许先生都到了,就等你了。”

    许先生是谁?路晓萱来不及反应,电话里的声音居然有一丝急切:“晓萱,怎么不说话?你在干嘛?”

    “我。。。呃。。。亲戚请客吃饭,我在饭店。宥然,我不跟你说了,先挂了。”路晓萱已经走到了包厢外面,看到母亲面朝门口坐着,身边有位穿着讲究、长相斯文的男子正跟她客气地说着话。

    “晓萱,”母亲看到她立刻朝她招手,示意她坐到旁边的位子。那个位子正好把路晓萱夹在母亲和那位男子中间。“这位是许先生,从事金融贸易的。”

    路晓萱一边诧异着母亲态度的和缓,跟早晨的样子真是天壤之别,又不禁有点纳闷,大舅请客怎么多个陌生人。她朝身边的人点个头,接着看向桌上的几个冷盆,心想先吃哪一样好呢。她有点犹豫,不知道可不可以先动筷子。看妈妈和大舅都还没动作,只好哀叹地收回已经伸出去的手。

    “路小姐是从事咨询业的么?”斯文男突然发问。

    路晓萱两眼无神地盯着面前的那盆凉拌海蛰,机械地点了点头。她回过脸看了看母亲问到:“还等别人吗?”怎么还不开动?

    “晓萱!跟许先生好好聊聊,别没礼貌。”母亲意识到她抗拒的情绪,略带威胁地说。

    路晓萱别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男子,客气地问:“许先生喜欢吃什么?这里的糖醋排骨不错,你要不要试试?”

    这位许先生笑了笑,文雅地说:“我看你好象对这盘海蛰更感兴趣,如果想吃,就动手吧。”

    咦?!怎么感觉他是老大?路晓萱正疑惑,只见许先生端起桌上的杯子,对母亲和大舅举了举示意道:“大家都别客气,随意,随意!”

    路晓萱毫不迟疑地动起了筷子,在几盘自己早就相中的菜之间游走得不亦乐乎。“今天不是大舅请客么?”她边夹菜边问道。

    母亲和大舅对视了一眼,大舅清了清嗓子说:“许先生客气,执意要请我们。哎呀,谢谢,谢谢啊。”说完,站起来,端着杯子朝他一敬,饮干。

    路晓萱对桌上人唱的这出戏没兴趣,只挥了挥手里的筷子,对身边的许先生说:“那就谢谢你啦。”

    “一顿饭而已,不要那么见外。”

    不跟你见外跟谁见外?路晓萱瞥了瞥桌上的人,发现大家的表情都有点问题。

    “许先生家里还有什么人?现在住哪里啊?”见路晓萱一直闷头吃饭,母亲突然发问。

    “家里父母都在,不过他们跟哥哥住在家乡。逢年过节才能见一面。我现在住在XX区,敦城花苑。”许先生有问必答,将身家交代的很清楚。

    “哦?自己买的房子吗?”一听房子就来劲。

    “对,刚刚换过去的。复式四房两厅两卫。”就差再报一下面积、价格、容积率、绿化以及配套设施了。

    “哟,许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

    。。。

    一顿饭就在母亲和大舅的赞叹声中,以及许先生自报家门的无数信息中,沉闷地度过。路晓萱只顾埋头与食物作对,不发一语。等他们出到了饭店门口,母亲突然说:“晓萱,让许先生送你先回家,我和你大舅还有点事。”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路晓萱在心里鄙视他们演技的拙劣。她想避开与斯文男的单独相处,便对母亲说:“妈,我买车了,可以自己回去。要不要我等你?”

    “不用。”母亲有点惊讶她买车的事情,不过现在不是讨论那个的时候。

    于是,路晓萱和许先生一起走到了停车场。许先生在一辆黑色的宝马面前停了下来,对她说:“很高兴认识你。我们后会有期。”

    路晓萱无力地点点头,心里说:后会不要有期。

    等终于进了自己车里,她立刻拿起手机打给章宥然:“喂,宥然,睡了吗?”

    “还没。”

    “那我过来。”

    她的车子停在章宥然公寓楼前的街道边,闪着黄色的应急灯。路晓萱飞快地跑到楼上,敲开那扇向往已久公寓的门。

    门一打开,她就被拽进一个炙热的怀里,紧紧搂住。柔软的唇立刻覆上她的,温存碾转,缱绻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