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26 僵持
    出乎路晓萱的意料,这些天来,母亲的脾气并没有象刚到的那天早上一样激动爆发。她似乎在隐忍着,每天一有机会就跟父亲通电话。路晓萱觉得他们两个好象在密谋什么。而作为谋略高手的父亲才是这一切的背后总策划。她感到了对手的强大,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当母亲看到她新买的车时,脸上表情很僵硬。她说话的口吻里隐藏不住愠怒的情绪:“路晓萱,这车是怎么回事?”

    “买来开呗!妈,上来,我带你溜一圈。”路晓萱只能尽量讨好。

    母亲不是很情愿地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调整了一下座位说到:“怎么放这么后?”

    “坐得宽敞些嘛。”只能含糊其词。路晓萱感觉从身侧射来的目光炯炯有神,瞪得她心里直发慌。

    虽然没有跟路晓萱正面冲突,母亲却严格控制了她的业余时间,尽一切可能阻止她和章宥然见面。连打电话的时间都被压缩。规定她每晚都必须回家吃饭,每天睡前都要母女谈心,谈心的内容无非是关于她的终身大事。

    “晓萱,你觉得那个许先生怎么样?人家可是很惦记你的,昨天还问你大舅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你。”

    “他条件那么好,还愁找不到人吗?那么惦记我,怎么可能?除非他有什么难言之隐。”路晓萱纳闷,她那天只顾埋头吃饭,就这样也能看对眼?再说,现在不是大龄剩女很多吗?象许先生这样硬件条件非常好的适婚男子,怎么没被一群姐妹给扑倒了吃干抹净呢?没问题才怪。

    “别瞎说!人家可是你大舅单位领导的外甥,知根知底的。既然知道他条件好,还不认真考虑考虑?你自己也不小了,不能再任性下去!”

    路晓萱最近在母亲严密的攻势下觉得越来越烦闷,她干脆在床上躺下来,翻身朝里,嘟囔道:“妈,我累了,晚安。”

    身后一阵安静,接着响起细碎的脚步声,她知道母亲已经离开。这两天,路晓萱只能偶尔跟章宥然通通电话。她可以感觉到章宥然越来越紧张自己,不再象以前那么淡定冷静。有时侯,说着说着还会突然沉默起来,象是深深的无奈。

    他们好不容易才更亲近,她不能让章宥然再退回自己的世界里。必须给两个人制造相处的机会,她盘算着。也许,这次的圣诞Party可以利用。

    公司每年都在圣诞节前一天开Party,包下高档宾馆的豪华商业宴会厅,丰盛的宴席,抽奖活动,宣布一些优秀员工名单,老板致辞,发红包奖金。总之是个年终的盛会。而每个人都可以携带一名朋友参加。

    路晓萱当然不会把章宥然带到宴会上,但至少可以利用这个借口来约会。只不过,她必须提前从Party上溜出来才行。

    这几天,路晓萱一直在勘察地形,终于被她找到了一间餐厅,不仅可以提供比较私密又不失浪漫的用餐环境,而且还可以让她畅通无阻地把章宥然从地下停车场一路推上来。现在,就差说服他跟自己来个浪漫的圣诞节晚餐了。路晓萱决定这个周末要见章宥然一面,亲自跟他说。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母亲张罗相亲见面会的能力。当路晓萱于周末的上午再次被拉进一家高级茶点餐厅的包厢时,发现里面坐满了人。除了两位姨妈、姨父和表弟、表妹之外,还有一位陌生男子,戴着眼镜,温文有礼的样子。路晓萱打心底里佩服母亲物色适婚男性的本事,真该开个婚姻介绍所。

    “来,晓萱,坐这里。”姨妈朝那位男子身边的座位一指,路晓萱无奈地叹气。

    一份份精致的点心被端上桌子,姨妈热情招呼大家吃东西。大家的筷子都动得很勤快,且互相交谈着,却没有人跟他们两个讲话,似乎他们是拼桌的两伙人。

    路晓萱一点胃口也没有,只在琢磨着怎么才能逃出去。想了想,看来只能寻求帮助,看能不能策反对方为己所用了。她朝眼镜男勾勾手指,见他凑过来,便悄声说到:“想不想离开这里?”

    眼镜男见她一直心不在焉,也很挫败。也许单独相处会自然一点,就答应道:“好。”

    “妈,我们想出去走走。有个展览,这位。。。呃。。。先生想去看看。”路晓萱连人家姓什么都没搞清楚。

    “好,好。”桌上的人都露出欣慰的表情,看着他们暧昧地笑。

    “慢慢看,不着急回家。”正中某人下怀。

    和眼镜男在街上晃了一圈,路晓萱就找机会告辞了。临走,还是没记住人家的姓名。

    反正也不会再见。

    溜出来的路晓萱先陪章宥然去医院作了复健,两人再到咖啡屋里肩并肩坐着。咖啡屋的方老板很高兴看到他们,还特意送了点心给他们,说是免费招待,这让路晓萱最近有点郁闷的心中,泛起一些甜蜜。她靠住身边人的胳膊振奋地说:“我有个圣诞节计划要告诉你!我们去吃圣诞大餐吧!”

    “去哪儿?”

    “XX餐厅,就在我们公司今年订的饭店旁边。我从公司的Party上逃出来就可以直接来见你了。”

    路晓萱想让小刘送章宥然过去,她再到那里跟他会合。她看着章宥然的表情,想知道他是否有抗拒的情绪,却什么也没察觉。

    “好。”他点头。

    自从上次亲密的相处之后,章宥然发现自己对路晓萱越来越依恋,可偏偏又很难见她一面。他知道自己这种情愫很可怕,当他对路晓萱的爱不求回报不想独占的时候,他比较放得开,不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焦灼无奈;可现在,他有了心魔,他开始害怕,他不想看到路晓萱离开的那一天。

    快乐,晓萱,你一定要快乐。别让我看到你难过,因为,那就预示着我必须把你的手放开。

    两人正低头细语间,忽然听到方老板一声叫唤:“哎呀!章先生,你来啦!”只见章宥文正从咖啡屋的门口走进来。路晓萱一看到章宥文就条件反射地立刻窜起来朝后面的洗手间里躲,身边的人伸出手想拉她,却没来得及。

    章宥文一边讶异于方老板异乎寻常的热情,一边余光已经捕捉到角落里朝后逃窜的身影。他走到弟弟跟前坐下,看了看他若无其事的表情,心里哀叹。一向懂事听话的弟弟现在象个顽劣的孩子,而自己更是个忧心忡忡只能甘着急的家长。不过,一想到那个急着逃窜的路晓萱,他又不禁觉得滑稽。躲什么?他也不能拿她怎样。

    推着弟弟回家的路上,章宥文突然问:“你,真的很喜欢那个路晓萱?”

    章宥然坐着的背影僵了僵,随即点了点头:“嗯。”

    “那,你真的不在意她对你做的这一切?”

    “嗯。”又点头。

    “。。。唉。”

    当路晓萱从洗手间里出来,兄弟俩已经离开。她走到吧台前坐下,方老板体贴地递过来一杯热巧克力,问到:“你还好吧?”

    “嗯。”路晓萱扬起头露齿一笑:“很好,象早恋的时候一样刺激。呵呵。。。”这样躲躲藏藏的约会让她想起高中时候那场纯纯的初恋。当时她父母也很反对,怕耽误她的课业,他们两个就经常偷偷摸摸地见面,似乎也还是充满了美好的回忆。只不过,那时候的她无忧无虑,什么都可以云淡风轻,现在的她还能那么看得开吗?

    一边的方老板听到路晓萱如此乐观的回答,也宽慰地咧开了嘴。

    等路晓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日头西斜,夕阳点点。她推开家门,就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正与人聊天。转过去一瞧,路晓萱吓得差点跳起来:“David,你在我家干嘛?”

    “我来看你。”David一脸正派,好象他经常这么干似的。

    母亲在一旁解围道:“晓萱,快来陪陪你们余经理。”说完就站起身朝里屋回避,还朝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等母亲走进房间关上门,路晓萱没好气地哼哼:“有事吗?”

    David不理会她不耐烦的腔调,一把拉过她的手,将她拽到沙发上坐在他身边。他眼睛闪亮,神情认真地说:“路晓萱,我是来告诉你,我要正式开始追求你。”

    “你别这样,我有男朋友了。”她无奈地慨叹。躲来躲去,还是躲不过。

    David似乎对她的说辞很不以为然:“少来。你只要没有结婚,我就可以追求。”我就不信自己会比不过那个姓章的。

    路晓萱心里的无力感更深了。她身体往后靠倒在沙发椅背上,不想再说话。

    David看她的样子有点难过,他倾过身握住她的双手,诚恳地说:“我是认真的,晓萱。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路晓萱从来没见过这么严肃的David,不免感到陌生。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便疑惑地问:“David,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来我家,还跟我说这番话?”别是吃错什么药了吧。

    David这些天一直在挣扎,他意识到自己对路晓萱的感情越来越强烈。自从得知她跟章宥然的恋情,他就更是怒火中烧。当初是靠他的推荐,路晓萱才能回到公司;现在,他们好不容易忙完了项目和考评,路晓萱又要在自己的提拔下升职了,这么久的努力和付出终于有了成果,可他喜欢的人却要属于别人了,这让他怎么忍受?David心里很不平衡,自己为路晓萱做了那么多,那个章宥然又为她做了什么? 他能为她做什么?既然他什么都做不了,那他又凭什么跟路晓萱在一起?

    想到这儿,他握住路晓萱的双肩,狠狠地说:“章宥然给你的爱,我也能给;但我能给你的,他永远也给不了。”路晓萱,睁大眼睛看看,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