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27 圣诞
    圣诞节的前一天,路晓萱打扮妥当,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要给章宥然带去。当她挎着包拿着礼物袋子在门口准备换鞋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路晓萱顺手打开门,一大束玫瑰花直接被递到面前,挡住了身后的人。

    她无奈地叹口气。不用看就知道是谁。这两天,David没事就往她家里跑,送花送礼物,还跟母亲相处的简直比自己更融洽。

    “我来接你。”David穿得一身正装,皮鞋擦得蹭亮,简直可以刺伤人眼。路晓萱心里打鼓,千万别破坏我的计划。她摇摇头说:“不用,我自己开车过去。”

    她推开面前的玫瑰花,朝门外走去。David不理会她的冷漠,跟在她身后,边走边跟门里的母亲道别:“伯母,我们走啦。改天再来看您。”

    在路晓萱的坚持下,他们各开各的车来到了会场。见David不避嫌地一路跟着她往里走,路晓萱埋怨道:“喂,你是要召告天下么?别忘了工作上不能有私人关系。”

    “你又还不是我女朋友。如果你现在接受我,我就马上向人事部报告我们的恋爱关系。”某人大言不惭。

    路晓萱只好哀叹着与他一起进了会场,好象他们是约好了来作伴的。大家都是一对对地在穿梭,David也形影不离地跟着她,让人们都误以为他们也是一双了。

    等到宣布优秀员工和发奖金的时候,路晓萱渐渐开始坐不住。太久没有参加这种宴会,她低估了整个过程的冗长程度。这个时候,章宥然大概已经到了餐厅,不能让他等太久。她张望了一下会场,想要找个方便的路线开溜。无奈身边一直有个人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让她不能轻易得逞。就在她想借口去洗手间逃跑的时候,突然听到台上叫她的名字。

    “路晓萱,叫你呢!快上去!”一旁的David提醒她。

    原来,路晓萱莫名其妙得了个优秀员工奖,也借着这个由头可以晋升一级。一时间身边的同事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纷纷过来道贺。又在一番起哄下要她请客去外面庆祝。

    “等这里结束了就到对面酒吧里继续。大家都来啊!”David自作主张地代路晓萱邀请大家,更让人们怀疑他们的关系。路晓萱的心里却急开了,这边的宴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然后再去喝酒,岂不是要章宥然空等一晚?想到这儿,她不悦地对David说:“我不去。我还有事。”说着就去抓外套和包,想乘着刚才的乱劲逃出去。

    David 见状一把拉住她,生气道:“你刚得了奖就跑,让头头看到了象什么样子!哪儿也不许去!待会儿请客也得到场。人际关系是事业成就的关键,你难道不懂吗?”他看了看路晓萱,又补充道:“你的这个奖可是我帮你争取来的,你别给我丢脸!”

    路晓萱也知道现在走的话场面很难看,领导们都还在坐,宴会还没开吃,老总还没有致辞。她叹口气说到:“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走到角落里,她拨给章宥然:“宥然,你到了吗?”

    “到了。”章宥然那边听上去还算安静,可是路晓萱这边却很嘈杂。

    她很抱歉地说:“我一时走不开,可能还要一阵子才能到。”想到章宥然坐着轮椅赶来,默默在餐厅里等她,心里不免有点闷。

    “好,我知道。你别急。”

    听了他的安慰,路晓萱却没有好过一些。是她自己非要把章宥然拽到普通人的世界里来,又不能在一旁照顾他的需要。不知道他在餐厅里会不会遇到什么困难,她这么要求他有没有让他为难。

    好不容易熬到老总致过辞宴会接近尾声,路晓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朝附近的酒吧走去。David紧贴在她的身侧给大家带路。经过那间餐厅的时候,路晓萱下意识地朝上面望了望,徒劳地希望可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无奈地发现其实什么也看不见。

    到了酒吧里,David热情地招呼大家,俨然将自己当成了主人。在同事们暧昧不清的眼光中,路晓萱噙着可乐,心不在焉,一分一秒都象是煎熬。终于,大家都有点酒酣耳热,四散着聊天或闲坐,不再把注意力集中在今天的主角 — 路晓萱身上。她果断地拿起包和大衣,朝门口走去。

    “晓萱,你去哪儿?”David不知何时跟了出来,一把拉住她的手,紧紧地攥着,不让她离开。

    路晓萱心里又急又气,狠狠地甩着被拉住的手,想把他甩开,偏偏被David越握越紧,手腕隐隐生痛。她有点气急败坏地嚷道:“放开!你有什么权利管我?”

    “我没权利?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看都不看我一眼!”David也怒火中烧,跟着路晓萱一起把声音提高,对着她狠狠地说:“那个章宥然到底有什么好?他能给你什么?我给你的这些,他一样都给不了!”

    章宥然能给自己什么,路晓萱从来没有想过。她只想着自己能为章宥然做什么。David的问题让她一时之间不懂回答,所以愣怔了一下。也许是他们的动作太大,又或许是声音太高,酒吧门口的人群已经渐渐开始朝他们行注目礼。路晓萱看了看周围,使劲又挣了挣被握住的手,压低点声音语带威胁地对David说:“你快点放手!”

    David也怕造成围观,特别现在的情形看上去会让人以为他在欺负路晓萱。他松了松手指,立刻被路晓萱抓住时机,她抽出手腕,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David无奈地看着路晓萱的背影默默出神,伸在外面的手都忘记收回,一直空悬着,手指微屈,象在虚握住什么。

    当路晓萱终于来到街对面的餐厅,她惊讶地发现章宥然正在门口等位子的人群中静默地坐着。路晓萱事先跟这里的经理打过招呼也订了位的,她以为章宥然至少应该被带到一个比较有隐私的角落座位上等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在人来人往的餐厅门口,身边还围绕着等位子的食客们。

    餐厅经理看到路晓萱立刻走过来说:“对不起,我们今天客人很多,这位先生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等到你,所以我们只好把桌子给其他客人了。”

    路晓萱的心一下子揪起来,他这样多久了?尴尬么?不舒服么?她的心里围绕着这些问题,却不知如何问出口。她的圣诞大餐看来是没了希望,章宥然已经出来很久了,小刘还在家里等他回去做护理。路晓萱愧疚地走过去,对那在人群中沉默的人说:“我送你回去吧。”

    章宥然看到路晓萱从进门起就情绪低落,心里也很难过。他知道今天的尴尬处境会让路晓萱有点灰心,但他不想成为她不开心的原因。他握着眼前人的手说:“别难过,我很好。虽然吃不成饭,但我也看到了圣诞节的景象。”如果不是路晓萱,他也不会跑到这繁华地段的热闹餐厅来。

    路晓萱的情绪很差。她安静地推着章宥然到了地下停车场。今天她特意把车子停在这里,方便吃完饭后接章宥然回家。David因为跟着她来的,所以也停在了这儿。不远处一辆银色的轿车就是他的。路晓萱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让章宥然上了车,再折叠起他的轮椅,放到后备车箱内。这时,忽然那辆银色轿车的车头灯大亮,闪得路晓萱有点眼花,接着只听“忽”的一声,车子以一个极完美的弧度迅速倒出了停车位,顷刻间扬长而去。路晓萱想到刚才David在酒吧还喝了几杯,不免替他担心。

    她低着头进了车里,默默地将车子开出停车场,开上了闹市区的繁华街道。现在是晚上的黄金时间,路上汽车的尾灯象红色长龙一样蜿蜒,圣诞节的彩灯在人行道旁兀自闪烁着,车里的收音机正播放着电台的一首首老歌,并排而坐的两人却都没有说话。路晓萱一想到这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圣诞节,心里就升起一股懊恼。

    她默默将车子拐进一条小路,印象中可以从这里抄近道去章宥然家。刚拐进去,一名交警就拦在她的车前,示意她停下。

    见到交警,路晓萱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两年前车祸的情景。她脸色微微发白,神情紧张,颤抖着手放下车窗,本能地准备拿驾照出来给警察。

    “小姐,这里封了路,不能走。你必须倒回去。”交警客气地对她说。

    路晓萱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自己原来没有犯错。她松懈了一下紧张的情绪,感激地对警察连连点头,又手忙脚乱地把车子倒出去,上了原来的大路。开了一段路之后,她突然急迫地将车子停靠在路边,放下停车档,俯下身子,趴在方向盘上大口地喘气。车子里一时静默无比,章宥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掉了收音机。

    等路晓萱再次抬起头来,车外暗黑的路面正倒映着街灯昏黄的光,而她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

    这么多天与母亲的暗暗抗争,与David的苦苦周旋,精心策划的圣诞节大餐无法成行,因为自己的任性和欠考虑使章宥然委屈尴尬,路晓萱最近一直有点烦躁的情绪突然需要一个宣泄,而刚才在警察那里受到的惊吓压垮了她心中最后一根紧绷的弦。她每天都提醒自己要乐观要积极,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坚持到底,那么章宥然就无法和她继续走下去。

    此刻的路晓萱突然觉得好累,内心的无力感一旦升腾起来,竟然不可遏制,快要将她给击倒给打败。

    一旁的章宥然沉默着,这种沉默比任何叫嚣都可怕,压迫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自从路晓萱的母亲从加拿大回来,章宥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最脆弱最不堪一击的一面将成为他们两个关系严峻的考验。可是,现在的他却对路晓萱如此不舍,想到要和她分开就心如刀绞。偏偏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你越害怕,它就来得越快。

    等他们终于回到章宥然的住处,小刘还在。路晓萱拿出事先准备的圣诞节礼物,一条羊绒的薄毯。她将毯子展开铺在章宥然的腿上,说到:“嗯,看着还不错。喜欢吗?”

    章宥然搂过她的腰,将头埋在她的身前,没有说话。

    如果他之前知道分手会这么困难,也许就不会接受路晓萱的感情。现在的他,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放手,却无法克制那双颤抖的臂膀,将身前的人越搂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