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否极爱来 > 29 离开
    路晓萱主动提交了辞呈。这个消息象一声闷雷打在了部门的每个人心中。好不容易回到这里,才工作几个月,刚刚拿了奖升了职,这么快她又谋到了高就?这个女人真不可小觑啊。大家看路晓萱的眼光不免都带着敬畏,将以前的暧昧复杂都隐去了不少。

    反应最大的当然非David莫属。他一得到消息就顾不上风度,在部门里直接当了大家的面就拉了路晓萱往外走,两个人到楼梯间里,David直接大吼了一通。在得知她居然不是去另谋高就之后就更加是怒到要炸开了。

    “你疯了,路晓萱!你为了那个残废还要怎么做才够!”David 气到口不择言。

    一直沉默任他吼叫的路晓萱听了这句话,立刻抬起头狠狠地瞪他,伸手用力推了David 一把,将他推了一个趔趄。她大声地说:“不许这么说他!他比你要健!”

    “他健?他能为你做什么?他什么都给不了你,还会拖垮你!你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准备给他当一辈子看护吗?!”David再一次抛出同样的问题,章宥然能给路晓萱什么?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做那么多还不够,别人什么都不做却那么轻而易举,这在David的字典里是解释不通的。他从小接受着精英教育,想要什么就努力去争取,只有拼命争上游作个人上人,才可以享受所有美好的东西,得到想要的一切。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套到了路晓萱这里就行不通了呢?

    对面的路晓萱已经是第三次听到David的这个问题了,和前两次不同,这一回她有了答案。她冷笑了一下说:“David,你不明白吗?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想要。他什么都不做,我也不在乎。更何况,他做的远远比你要多。他愿意为了我放下怨恨,放下自尊,放下爱情,只要我快乐,他就高兴。而你呢?你愿意为了我放弃经理的位置吗?愿意为了我离开公司吗?愿意褪尽繁华跟我去过一贫如洗的生活吗?你,愿意吗?”

    David没想到路晓萱会这么问,他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路晓萱了然地一笑,似乎早知道他的反应。她继续说到:“而我,为了章宥然,愿意这么做。这个世界上,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却绝不能没有他!”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是你至死都要坚持的,那么就一定要牢牢抓住,永不放手。

    路晓萱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觉得一身轻快,似乎长久以来背负的重担终于落了地,她真正可以朝着自己向往的方向奔跑了。而David 则一脸挫败,坐在办公室里不发一语,没有丝毫的生气。

    由于路晓萱回来工作的时间不长,所以交接期只有一个月,再过一个月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开始生命中新的一页了。然而,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家里的空气却越来越凝重,越来越紧绷,象是一座聚集满能量的活火山,濒临了爆发的边缘。母亲在得知她离开公司的决定后就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路晓萱每天都到了快睡觉的时候才敢回家,一到家就躲进房间里,尽量避免与母亲的正面冲突。

    章宥然在知道她的决定后也慎重地问:“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不后悔?”

    “不后悔。”路晓萱坚定地看着他。

    “你好不容易才能够回去。过去的那些你真的不想要了?”章宥然需要更肯定的答案。

    路晓萱环住他的脖子笑道:“过去的那些属于过去的我。可现在的我想要不同的东西了。”她亲了章宥然一口,贴着他的脸说:“那就是你。”

    “可是,我给不了你什么。”他声音有点微弱地低下头。

    路晓萱用手扳起他的头,让他看着自己,认真地说:“谁说你给不了。你给了我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快乐。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能快乐。宥然,你说过,每个人心中都要有一片桃花源。对我来说,有你的地方就是桃花源。”说完,她吻上他的唇,堵住了他可能还想提的任何疑问。

    为了缓解家里紧张的气氛,路晓萱决定搬救兵。从性格比较内敛不容易发火的父亲着手是比较好的选择。当父亲得知她离开公司的决定后,特意打电话来询问:“晓萱,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

    “嗯,爸,你不是说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自己去面对么?我们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你觉得呢?”路晓萱其实心里想问,爸,这一局是不是我赢了?

    父亲沉默了一下,有点痛心地说:“如果你坚持要这么做,你必须明白自己的未来会面对什么样的困难,并且有充分的准备。孩子,和章宥然这样的人在一起,是很不容易的。你懂吗?”

    “我知道,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也懂得如何去争取。我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路晓萱听出了父亲话语里的妥协,她很高兴。这一局,看来她是真的赢了。

    电话那头的父亲也明白,女儿长大了,再不是两年多前那个任性妄为闯了大祸需要父母保护的小孩了。她懂得去争取,也知道要取舍了。这一局,他本来是试探她的,没想到路晓萱会下这么大的决心,破釜沉舟也要和章宥然在一起。既然阻止不了,就只能成。毕竟,章宥然今天的残疾还是路晓萱一手造成的,他本就是个可怜的孩子,自己没有立场去责怪他。看来,路晓萱和章宥然之间的关系真是牵扯不清,早就无法理得开了。

    “你妈那儿,你打算怎么做?”父亲也想到了这一点。

    路晓萱听出了父亲欲施援手的意思,便撒娇道:“这个嘛,只有爸爸你这么英明神武的才能搞定啦!”快帮帮我,把母亲招回加拿大吧。

    父亲没有理会她的愿望,只神秘地说:“给你派个救兵吧,不日就到。”

    这位神秘的救兵是谁,路晓萱两天后居然从秦岚那里得出了结论。当时,她陪章宥然去复健,秦岚将她拉到一边悄悄地问:“你知道龙虾要回来了吗?”

    路晓萱听了吓一跳,她最近忙着工作和处理家庭恋爱危机,很少跟龙虾联系了,自然没有听说他要来的事情。可是,秦岚又是怎么知道的?她好奇地问:“你听谁说的?是周主任告诉你的吗?”

    秦岚垂了眼帘,低声说:“不是,我们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的。”

    “他有没有说回来干嘛?”路晓萱揣度着他应该就是父亲指的救兵了。听说母亲很喜欢夏子隆,本来还真的想撮合他跟自己来着。

    秦岚兴奋地抬起眼睛说:“他接受了周主任的邀请,要来我们医院心理辅导中心工作啦!”

    迟钝半天的路晓萱终于察觉到了秦岚的可疑,她盯着对面的人看了半天,看得秦岚脸上都飞起了一抹红晕。路晓萱恍然大悟道:“哦。。。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

    “别瞎说!我们只是经常在网上聊天而已。”原来是网恋啊。

    这一回,去机场给龙虾接机的不再是路晓萱一个人。看着秦岚跟龙虾似有若无的眼神交流,路晓萱觉得自己不该来,太灯泡了。不过,她有重要任务在身,所以还是不解风情地打断两人的暧昧,一本正经地说:“哥哥,你得帮我好好摆平我妈。一切就靠你了。拜托!”

    龙虾对她的势利相当不爽,他瞥一眼路晓萱哼道:“现在知道要利用我啦。这么久都不跟我联系,一见面就求人,有你这样的么?只顾自己谈恋爱,出了问题才来找我?我是你什么人?”

    纯粹抬杠啊。路晓萱发现自己一碰到龙虾就止不住想敲他。可惜,她现在有求于人,态度强硬不起来,只好放低身段讨好地说:“你是我哥呀!自家人干嘛那么见外?你帮帮我,我回头请你吃好东西。你走了以后,我又发现好几家新的餐厅,东西很赞,下次带你去吃。”

    一听有东西吃,龙虾立刻两眼放光。他一拍路晓萱的肩膀说:“还下什么次,就现在去。走,秦岚,今天路晓萱请客。”

    啊。。。敲竹杠二人党。某人内心痛哭。

    一个月的工作交接期很快就到。按照公司的章程,最后一天,路晓萱要去见人事部主任Jas办退职手续。当她又一次走进那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心中升起一股感慨。记得那天她来面试的时候,一开始混混噩噩的,面试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渴望得到在这里工作的机会,接着又莫名其妙地搞砸了面试,只能懊恼地离开。这一切就象一场梦一样。时隔几个月,她再次踏进这里,却是来告别的。因为,她终于明白自己要什么了。不会再象上次那样糊里糊涂、不知所措了。

    Jas看着对面的人,脑海里也浮现出几个月前的情景。他当时就知道路晓萱变了,变得不再适合在这里工作。如果不是他们部门指定要人的话,他是不可能给她工作机会的。而现在她主动提出离开,离职原因居然是私人理由。对此,他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私人原因可以让她放弃这么好的工作?

    “你离职的原因不是因为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吗?”Jas问。

    路晓萱想了想,笑着说:“对我来说,是更好的。但对很多人来说,也许不是。”

    Jas没有很明白她的意思,但是他也不方便多问。他例行公事地接着说:“那么,你对公司有什么抱怨或改进的建议吗?”

    “没有。公司还是原来的公司。只是我自己不同了。”路晓萱仍然微笑着,对于即将离开这里,她很期待。

    Jas再次看进路晓萱的眼里,肯定地知道她已经没有了对这里的留恋。此刻的她从容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正要去追求。

    他没有再问什么,只站起来,伸出右手,对她说:“那么,祝你有个新的开始,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