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 医爱成瘾 > 正文 第五十五章醋坛子梁辰
    大家最近风风火火,都着手准备圣诞节宣传活动。

    虽说是市场部策划准备,但是也少不得清风忙上忙下。

    她有点分身乏术,又要做技术还要做管理。

    郭梁辰心疼,因为这个事情和她吵了好几次。

    清风嫌他管的多,跟个奶奶一样,一开始不耐烦,后来看他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也软了心肠。

    说来说去是为了她身体考虑,梁辰给她又是阿胶又是燕窝的补,直补的她这么忙累的情况下体重硬是飙了上来。

    清风答应他,忙过了圣诞节,调休两日陪他玩耍。

    转眼圣诞节就到了,活动准备也都准备妥了,办了圣诞晚会,当然是老年人晚会。

    因为这次活动主要针对人群就是老年人。

    还在平安夜举行了夜跑活动。

    上次清风提议的跑步活动,因为股东们得原因没有举行,这次就组织夜跑。

    队伍每人都穿着印着门诊部logo的荧光服,大家开始穿越这座城市的最繁华地带。

    当然路人想要加进来跑步的,也会发一件荧光服。

    跑到最后,队伍实在壮大,闹区是不用指望穿过去。

    她也在队伍里,跑跑更健康!看着被挤在一起,她跳出来指挥大家绕路而行。

    本来郭梁辰也要来,清风觉得他的腿伤不好,执意不要他跑。

    她在旁边挥动着小旗帜,因为人多,她时不时的跳起来让大家看见。

    这一跳两跳的就跳到了一位身上。

    清风觉得踩了人,赶紧回头道歉。

    这一回头,两人就笑弯了眼睛。

    缘分实在奇妙,这么人山人海也能碰到,此人正是季平安。

    季平安俯脸看着脸蛋冻的通红的清风,热情洋溢,反而觉得风里都是热情。

    两人大声交谈了几句,清风转头和张哲林交代,要他带好队伍。

    然后和季平安挤着离开人群的浪潮。

    到了空地上,清风才觉得凉爽,人群的拥堵,跑步的热情,都让她浑身冒火。

    “你怎么来了这里?”她先发问。

    “我一个人呆着无聊,出来看看。”他没说,自己其实是看到门诊部的宣传海报,知道了夜跑路线,专程等在这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期待什么。反正就是安不下心来工作,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叫嚣:出来吧,撞撞机会,也许就碰到了呢!

    他实在无心工作,就独自出来了。

    庆阳乐颠颠的和自己女朋友过节去了,显得他孤零零的。庆阳多次劝他交个女友,说日子会有滋有味许多。

    他并不能理解,难道工作不会让日子有滋有味吗?

    这个圣诞节他有了深刻的体会,确实单单工作并不能让日子有滋有味,他转眼想到清风。

    他想,如果此刻有她在,好像是会有点意思。

    有了这个思想,他就更加控制不了自己的腿,径直走向自己车,来到了她的夜跑路上。

    真是老天爷似乎格外眷顾他,他才到没几分钟,就看到了欢蹦乱跳的她,他的心里开出了一朵明媚的花。

    两人并列而走,虽不如闹区人多,却也时不时的有人从他们身边穿过去。

    多数是学生,年轻的情侣。

    季平安想,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出来逛逛平安夜,即使学生时代和女朋友也没有出来过。

    当时女孩子一再央求他陪她出来,最后他答应了,结果因为一些工作的事情他又推了她。

    学生时代的时候他就开始自己创业,他似乎天生就只会工作。

    他还记得当时女朋友和他分手的时候,气急败坏的说他,让他抱着工作孤独终老吧。

    他觉得自己的女友简直不可理喻,男人难道不应该发展自己的事业吗?难道倾心于事业也是错?

    直到多年后他也觉得自己没错,却不想在这个圣诞夜突然福至心灵,好像自己当时错的一塌糊涂。

    仔细想来,有人陪着过圣诞节确实比一个人抱着工作开心多了。

    他听着清风在耳边叽叽喳喳,突然觉得自己此刻才入了凡尘。

    两人聊的开心,她看看时间,天不早了,郭梁辰肯定又在她家等的要发飙。

    季平安提出来送她回去,她推脱数次,实在抵不过他的热情,于是被他送回家。

    到了她住的地方,季平安一如既往绅士,要送她到楼下,这一送就看到了郭梁辰。

    季平安比较惊讶,他以为二人同居。

    清风看着他那眼神,就知道他想差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急急解释“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这解释却让郭梁辰黑了脸。

    他黑沉沉阴恻恻的说“你不是去工作吗?怎么和别人游山玩水的回来?”

    季平安听了他这话,搁了以往,他才不屑一顾。

    很多人因为他不近女色,说他喜男风,他都一笑而过。

    他解释“梁辰,我只是恰巧碰到她而已,就送她回来。”

    郭梁辰总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留,此刻闲闲的说“季总啊,我刚刚没有看清楚,谢谢你送我女朋友回来!”

    清风觉得他简直睁着眼说瞎话,这么老大一人他能看不清啊!她替梁辰解释,“平安,他只是腿伤还不好,心情不好!”

    这一解释郭梁辰的脸更黑的像是锅底。

    季平安也是讪讪的样子。他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替他解释,只有自己人才会怕外人误会。

    显然梁辰是自己人,他是外人。

    梁辰生气的是,和一个外人有必要解释吗?爱咋地咋地!

    反正各自心怀鬼胎,大家都不开心。

    看着季平安的车一走,梁辰就说“呦呵,还平安,叫的如此亲密!”

    她本来想要发火,可是看到他那一坛老醋滋滋冒着酸泡泡,就不禁笑了起来。

    也不解释,只说“看到我回来了,你可以放心回去了吧。”

    梁辰更是气的翘胡子!

    “我这么冷的天,吹着冷风等你一个晚上,你就让我这样回去!你怎么这样的狠心肠!”

    “哈哈哈,……”她笑得弯了腰。

    等笑完了,她嘴角还是带着笑意“那你进来暖和暖和吧,我给你吃碗热面条!”

    他听着让他进来,乐颠颠的。也忘了刚刚的抱怨。

    清风觉得他这点蛮好。什么不开心转眼就忘了,要不怎么长的这样看着年轻。

    “清风,刚刚你笑什么?”他嘴里吃着面都不忘了说话。

    清风为着他爱吃面,就专门找自己妈妈学了怎么煮这炝锅面。

    就这个面,她琢磨了好多次,做了个十成十。端出来和妈妈的面可以以假乱真。

    她自然不会说。

    她刚刚是有意不让他进门,否则毫无压力让他进了门,他铁定还会揪着季平安的事情叨叨不停。

    不让他进门,让他怒气冲天,转而又让他进来,他只顾着高兴这件事,就忘了那件事。

    清风心里想,这可不就是孩子脾气。转眼就忘了。

    两人打打闹闹,玩玩乐乐,时候不早了。清风督促他回家。

    他开始耍无赖,一会腿疼,一会冷风吹得感冒头疼的,反正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清风也依了他,反正他的无赖也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她总因为他的无赖生气,那会有生不完的气!

    空卧室是有的,清风之前就收拾了出来。就为了对付他这无赖。

    梁辰看能留下来,乐滋滋的心里冒泡。同时又在心里鄙视自己,以前常常眠花宿柳,也不见自己如此高兴。

    可见自己是传说中的贱骨头!

    第二日不用上班,一早就答应了梁辰的。

    她打算陪他去外面逛逛玩玩,看看电影什么的。

    却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好不容易嫂子休息,妮妮实在想妈妈,让嫂子带她来见见清风。

    清风心里很是开心,其实她也想回去看看,无奈答应了梁辰。

    不过要怎么给他说,她觉得又要看到梁辰气的像个河豚。

    岂料,她说了以后,他反而也是开心。

    说“你的家人我迟早要见,提前见见也是好的。”

    清风听了,心里很是感激。起码,目前的他是认真的,没想着玩玩就算了。

    于是两人火速洗漱出门去接嫂子和妮妮。

    到了火车站出口,她恨不得脖子长得像长颈鹿的,急切的想要看到妮妮。

    梁辰要她别急,马上就要见面了。

    左等右等,清风等的都想翻了栅栏进去了,才看到嫂子抱着妮妮,拉着小侄子朝这里走来。

    一出站口,清风激动的抱着妮妮,亲了个够。然后又上下左右的打量,生怕妮妮瘦了。

    好在妮妮健壮,也不挑食,加上和乡野小孩天天疯跑,长得结实。

    她自己稀罕够了宝贝女儿,才顾得上介绍。

    梁辰彬彬有礼,虽然清风的嫂子穿着打扮走着小县城的土气,他也是温和有礼。

    直看得清风觉得他变了个人。她笑着揶揄“梁辰,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这样温润谦和。”

    “你不要老拆我台好不好?我还要在嫂子面前好好露脸,让你妈接受我呢!”

    这话说的出乎意料,闹了她个大红脸。嫂子也是笑得一脸我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

    大家寒暄两句,站在火车站门口等他开车过来。

    “清风,小伙子看着不错,你们什么关系现在?”

    “嫂子,还是处处看看,我们两家悬殊天差地别,不知我们二人有没有缘分,这也是我为啥不给你们说。”

    她嫂子虽然小家小户,文化也不高,可是明事理。

    所以接下来一路就像是闷嘴葫芦,废话一句不多,只露出宛如蒙娜丽莎般的微笑。

    搞得梁辰心慌慌,哪里得罪了未来的嫂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