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古长安西风雨 > 第7章 脱困厄解救佳人(求收藏求投资)
    豆大的雨点砸得宝马车前挡玻璃“啪啪”作响,耿小凡发动车子,随手打开雨刮器。

    “静嫣妹妹,你说的真准,真的下雨了!”耿小凡心情不错,一边起步,一边跟副驾驶位上的王静嫣调侃。

    没有回答,耿小凡疑惑地扭头,王静嫣的脸却越来越迷糊!

    “静嫣妹妹!”耿小凡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双手被紧紧绑在背后,跟他背靠背一起绑着的还有一个人。

    “你很爱这位静嫣妹妹哦!”跟他绑在一起的竟然是个女孩儿,虽然看不到长相,但声音清脆悦耳。

    百灵鸟!

    柳菲儿!

    “你是柳小姐?”耿小凡轻声问。

    “你是谁,你认识我?”女孩有些诧异。

    “我叫耿小凡,受柳堡主之托来营救你。”耿小凡活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被绑得很紧。

    “哎呦,疼!你别乱动!”柳菲儿被弄疼了。

    “对不起,对不起。”耿小凡不敢乱动了。

    “看来,我爹所托非人啊。怎么就派了你这么个小猴子来了。”柳菲儿好像还并不害怕。

    “柳小姐是打猎途中,无意中碰到这队匈奴兵的吧!你应该已经被抓两天了吧,你知道你爹派了多少人出来找你?又有多少人找到你了?”

    耿小凡知道,这位柳大小姐还没弄清情况,她可能感觉这就是一般的绑票,老爹一出钱,绑匪就会放了她!

    “你,你是说,他们绑架我,不是,不是为了钱?”柳菲儿也感觉到反常了,开始发抖。

    “好了,柳小姐,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儿。”耿小凡知道自己几句话已经吓到柳菲儿了,赶快停了下来。

    “离开!怎么离开?”柳菲儿声音虽然有些发抖,但依然清脆,甚至可以说有些“性感”。耿小凡忍不住想看看她的容貌了,声音好听的女孩子应该长相都不差吧!

    “柳小姐,他们有多少人?还有,跟着你的那三个人呢?”耿小凡又轻轻活动了一下胳膊。

    “我不知道。”柳菲儿声音有些发抖了,她此时才感觉到害怕!

    打猎回来,突遇这队匈奴兵,她没有慌乱,也没有反抗。呼韩耶单于跟老爹是“故交”,这些匈奴人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的。

    匈奴人虽然没有过分为难她,可也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先是被捆着手脚,蒙着眼睛,“驮”在马背上颠簸,然后就是被一个人扔在一边,不管不问。直到后来,又跟这个什么小凡绑在一起!

    至于她带的那三个人,自从被绑架,她就再没见过!

    耿小凡知道,在柳菲儿这儿也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开始四下观察。

    这里是匈奴人藏马的小树林,除了马,只有两三个匈奴兵,而他们似乎也累了,都抱着兵器,靠在树下睡觉。四周一片寂静。

    耿小凡感觉手有些麻了,不由自主活动了一下,手腕处有一丝冰凉。

    牛仔裤的青铜铭牌!

    耿小凡大喜,活动了一下,手指已经摸到了牌子。

    无论如何,这是磨断束缚的唯一“工具”了!

    耿小凡把手指伸到铭牌与裤子之间,一使劲,把铭牌的一个角从裤子上扣了下来。

    “你别乱动,疼!”柳菲儿不知道耿小凡在干什么,低声叫了一句。

    “柳小姐,忍着点儿。”耿小凡正摸索着,把手腕上的绳子往铭牌棱上凑,但总是挂不上。他开始胡乱抓,却抓到一双光滑细腻的小手。他有些慌乱,赶快松开。

    慌乱中,也不知道哪段绳子挂住了铭牌,他兴奋地开始磨!

    他害怕划伤柳菲儿,只好再次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攥住柳菲儿的手。

    柳菲儿也明白了,虽然有些疼痛,但还是咬牙忍住。

    好半天,绳子“啪”的一声断了,两人都开始奋力挣扎。

    磨断的是捆绑两人的绳子,虽然两人分开了,可各自还被绑着。

    耿小凡转过身,这会儿他能一睹芳容了。

    月光下的柳菲儿虽然头发散乱,脸色苍白,但耿小凡还是被她惊艳到了。

    小巧的瓜子脸,五官说不出的精致!唇红齿白,柳眉凤眼!而且,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含情脉脉,竟然比那幅画像更生动!

    “菲,菲儿小姐,你转个身,我先帮你解开。”耿小凡被柳菲儿的美貌惊艳,有些结巴。

    柳菲儿第一次跟年轻小伙这么“亲密”,也有些害羞,赶快转过身去。

    耿小凡看准捆绑柳菲儿的绳结,背着手,摸索着去解。

    可不知道是绑得太紧,还是耿小凡手脚不便,忙活半天,毫无进展!

    “公,公子,”柳菲儿也感觉到了,轻轻叫了一声,“我,我怀里有把匕首。”

    她其实纠结了半天,自己怀里的匕首小巧玲珑,匈奴人都没搜走,可是藏的位置太敏感,她实在不想别人来拿,尤其是一个初次相遇的男人!虽然这个男孩有点儿“可爱”。

    可是,眼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实在忍不住,说了出来。

    “柳小姐,如有冒犯,万望恕罪!”耿小凡这会儿也顾不得许多了,谁知道那几个匈奴兵什么时候会醒,他可不能浪费这宝贵的机会!

    顾不得避讳,耿小凡在柳菲儿怀里乱摸一通,很快找到匕首,取出来,轻松割断了捆绑柳菲儿的绳子。

    转过身,正等柳菲儿为自己松绑,他却突然被柳菲儿脚一勾,手一推,按倒在树下!随即,那柄匕首抵住他的咽喉。

    “老实说,你到底是谁!”柳菲儿忽闪着大眼,紧紧盯着他。

    “我就是一个过路的行商,柳小姐不信,大可一刀杀了我。”耿小凡也紧盯着柳菲儿的眼睛。

    柳菲儿被耿小凡清澈的眼神盯得有些慌乱,“暂且相信你,回去再跟你算账。”

    柳菲儿动作娴熟,一下子挑断耿小凡手上的束缚。

    “现在怎么办?”柳菲儿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种危险,表面镇静,其实内心慌乱。

    “跟我来。”情况紧急,耿小凡顾不得多解释,拉着柳菲儿的手,悄悄向树林里摸去。

    “你要干嘛!”柳菲儿发现,耿小凡不是带自己下山逃跑,而是要往山上去!

    耿小凡看看天色渐明,低声说,“我们跑不过他们,但只要躲到中午,就一定安了。”

    柳菲儿将信将疑,却没有抽出手。这个小伙子的手温暖,让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