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古长安西风雨 > 第37章 胡天八月即飞雪(求收藏求推荐票)
    “商队”出发了,营地的匈奴人却送了又送,尤其是那几个病人,一直赶着羊群跟着。

    “回去吧!我们后会有期!”耿小凡不得不再次向众人施礼,自己随行带的有羊群,再收这些人的羊,实在过意不去。

    “恩公,求您带着小猴子吧!”王白氏拉着小猴子,跪倒在他的马前。

    耿小凡一跃下马,赶快扶起他俩,“小猴子太小,跟着我要吃苦受罪的。”耿小凡还是拒绝,又拉起小猴子。

    “小猴子,你奶奶年纪大了,一定要照顾好她。以后等你长大了,去柳泉堡找我,我带你行走江湖。哈哈!”

    耿小凡开着玩笑,再次婉言谢绝了匈奴同胞的深情厚谊。

    “小凡哥哥,你这次可真是功德无量!”车队再次上路,柳菲儿开始调皮了,从自己的马上一跃,又跟耿小凡共乘一骑了。

    这一路,耿小凡已经习惯了菲儿的这种“暧昧”。旅途孤单,怀里有这么一个温婉可爱的小美女,还真是舒服!最重要的是,两人同骑,可以悄悄说说小情话。

    “这算什么功德,举手之劳而已。”耿小凡感觉不算什么,他其实是有些小遗憾的。他很想“破除”费逻族人的封建迷信,可实在是无能为力。

    “我爹说,这世间最大的功德,无非是悬壶济世、铺路修桥。你这当然是功德!”

    柳菲儿有些小开心,自己相中的这个小凡哥哥,不仅人有本事,还特别有爱心。

    “菲儿,我还是太自大了,我掌握着人类几千年的文化知识,却连一个小小的疟疾都治不好,要知道,这种病在我那个时代,吃几片药,打几针就没事了。”

    “打针?打针是什么?”柳菲儿又好奇了。

    “打针是我们那个时代一种很普遍的治病方法,用一根小针,把药物直接注射到身体里,比吃药效果还好。”

    耿小凡耐心地解释,他从不愿意跟别人啰啰嗦嗦解释,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愿意跟美丽的菲儿讲。

    “你们那个时代病都这么好治的吗?”柳菲儿惊奇不已。

    “也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我们那时也有很多不治之症的。不过,我们那时候,人们的寿命普遍都很高了,七八十岁很正常,很多人都长命百岁。”耿小凡轻声细语地讲述。

    “哦,那你们简直就是神仙的日子。大家一定都没了烦恼,特别的幸福。”柳菲儿有些心动,要是能跟着小凡哥哥去看看未来才好呢。

    “你错了,那时候的人反而烦恼特别多。”耿小凡苦笑。

    “为什么?”柳菲儿不解。

    “因为人心永不知足!得到的越多,想要的也越多!菲儿,我回来的这段日子,就感觉特别的幸福,比那个时代幸福多了!”

    “那,小凡哥哥就不要回去了!”柳菲儿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是啊!还回去干嘛,怀里的美女那么美,那么真实,跟她一起生活,一定幸福美满!耿小凡不说话了,把菲儿抱的紧紧的,忍不住轻吻她的秀发。

    她身上的气息着实让人迷恋!

    “小凡哥哥,看,龙城!”

    耿小凡正意乱情迷,怀里的菲儿,突然大叫一声。

    顺着菲儿手指的方向,耿小凡看到苍茫的大草原上出现一座巍峨城池。

    单于王庭,龙城到了!

    “下雪了!”柳菲儿伸出胳膊,零星雪花飘飘洒洒。

    胡天八月即飞雪!

    古人诚不我欺也!耿小凡也有些兴奋了。

    柳菲儿轻轻挣脱他的怀抱,回到自己马上。要见姐姐了,还是端庄一些好!

    来到城门,守城士兵循例检查他们携带的“货物”和文牒。

    “探亲?”士兵本来就对他们带的那些千奇百怪的“货物”产生了怀疑,检查文牒,竟然是探亲!

    “对,探亲,来探望姐姐。”耿小凡平静地解释。

    “你姐姐是谁?”守卫更奇怪了,龙城几乎没有居住汉人。

    “我姐姐叫王昭君,姐夫叫呼韩耶!”耿小凡没好气,这守卫想干什么?对汉人都这么严密盘查吗?

    “啊!”守卫真的不淡定了,也更加疑惑。

    “好了,小凡哥哥,你别逗他们了。”柳菲儿身上已经落满了雪花,她可不想在这儿耽误时间,直接拿出了呼韩耶的宝刀。

    匈奴兵一见宝刀,马上跪了下来。

    “起来吧,劳烦你带我们去觐见阏氏。”柳菲儿甜甜地笑了。

    守门士兵不敢耽搁,迅速带路,直接将他们一行带到单于王宫。

    昭君听说弟弟前来,大喜过望,直接跑出宫殿迎接。

    “姐姐可好!”耿小凡忍不住上前去拉姐姐的手,却被昭君一把抱进怀里。

    “姐姐想你!”昭君流泪了,这个弟弟真好!

    “姐姐,你胖了!”耿小凡松开姐姐,拉着她的手仔细看。不知道是穿的厚,还是胡服有些“臃肿”,耿小凡感觉姐姐比出塞时“丰满”一些,而且,面色红润,气色很好。

    昭君微微一笑,也不多解释,转身又把柳菲儿也抱在怀里,“菲儿,这一路可好,你爹爹怎么舍得让你吃这般苦?小凡这一路照顾可好?”

    “好,都好。我想姐姐了,一定要来,我爹管不了我。”柳菲儿也拉着昭君的手不愿松开。

    “你们来的正好,天降瑞雪,可喜可贺!”昭君赶快引他俩进宫了。

    参观了姐姐的寝宫,耿小凡也放心了,这宫殿虽然是匈奴式样,但屋内摆设却跟汉家无二,看来呼韩耶还是把姐姐照顾得挺好。

    如月见耿小凡到来,也感觉异常亲切,亲自端来了奶茶,“公子,小姐,这可是加了石蜜的哦。”

    “小丫头,我给你带好东西了!”耿小凡乐了,石蜜算什么,这次就是给姐姐送“白糖”的。

    “哇,这是什么?白的像雪!”如月看着耿小凡拿出的白糖,瞪大了眼睛。

    “你叫它白糖也成,糖霜也可。来尝尝。”耿小凡准备逗一逗如月。

    “这,这,这比石蜜还要甜!”如月激动了,拿着白糖捧给昭君。

    “还有这个,这是细盐,两样很像,你可别弄混了。”耿小凡又取出一包细盐。

    “这个我见过,你给我们带了这么多啊!”如月看着耿小凡手里那一包细盐,眼睛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