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古长安西风雨 > 第88章 擦肩而过旧相识
    “打听清楚了?”阳阿见王静嫣回来,关心地问。

    “是两位青年才俊,有一位还是您亲戚呢!”

    “亲戚!谁啊?”

    “东平王莽。”

    “王莽?”阳阿皱起了眉头。

    “他是太后的侄子啊,跟您可不是亲戚么。”王静嫣笑了,看来阳阿“亲戚”太多,她不记得这个表弟了。

    “他是哪位关内侯的儿子?”阳阿好像是真的没听说过。

    “他父亲是王曼,已经过世了,应该没能蒙恩封侯吧。”王静嫣回忆着王莽的“简历”。

    “哦!我想起来了。太后好像说起过一次,东平是有位舅舅。”阳阿确实记不住自己那么多“表哥表弟”。

    “那,看起来我这位表弟人还不错,不像他那几个哥哥弟弟。”

    “嗯,看起来很稳重一个人。而且,他好像腿还有伤,不顾伤痛赈济灾民,确实不简单。”王静嫣附和了几句。

    阳阿所说跟历史记载吻合,王政君做了太后,第一件事就是封自己的哥哥弟弟。不仅王凤做了大司马、大将军,她五个弟弟同日封侯,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一日五候”现象。

    而这些侯爷的子弟,骄奢淫逸,整日斗鸡走狗,不务正业。反倒是没能“占到便宜”的王莽谦逊有礼,在乡、里颇有英名。

    ............

    河南太守毕众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城门外列队迎接钦差。

    阳阿公主,他听说过,据说是出了名的“刁蛮”,不知道她会不会刁难自己。

    淳于长,他也打听过,倒是一个“活套”人。他已经托了关系,跟这位新进权贵打好了招呼。这次只要“巴结”好,问题应该不大。

    洛阳城经过这段日子,基本已经恢复了秩序。该死的都死了,该逃的也都逃了,城中剩下的也都做了安抚。

    虽然不少人饿死、病死,但天灾嘛,谁也没办法,大不了把饿死的都说成是砸死的好了。

    城门口,淳于长宣读了成帝赈灾诏书,也不多停留,直接进城。

    王静嫣很关心灾情,她不时地透过车窗观察外面的情形。

    虽然废墟已经清理,但地震的惨状,她还是能想象到的。

    “那辆马车可真漂亮!”一个清脆婉转的女声传入她的耳中,引起了她的注意。

    路边一辆简易马车上,挤了不少年幼孩童,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妇好像是趴在夫君的背上,羡慕地看着自己和阳阿乘坐的马车。

    少妇虽美,但让王静嫣心动的是她的那个夫君!看身形,酷似小凡哥哥!

    会是他吗?王静嫣扭头仔细观看,但马车颠簸着进了城,她没看清!

    “怎么了?”阳阿看到了王静嫣奇怪的表现。

    “没事,好像是位旧相识。”王静嫣不敢确定,含混回答。

    来到太守府,毕众恭迎钦差。

    “毕大人,这次灾情有多重?”阳阿“例行公事”地询问。

    “回禀钦差大人,这次受灾太过严重,被砸死砸伤近十万人,损失更是不计其数。”毕众小心地汇报,偷偷瞄了一眼阳阿和淳于长。

    “十万!怎么会有这么多!”阳阿被毕众的数字吓了一跳。

    “回禀钦差大人,地震强烈,城中几乎所有房屋都倒塌了,而且,灾难发生在深夜,很多百姓没能逃生。”

    “我看你这太守府好像就没受什么损失吧!”阳阿其实也早看出来了,进城的路上确实有不少倒塌的房屋,但太守府几乎完好无损。

    “托皇帝和钦差大人的福,这太守府是去年新修,略微坚固,故而损失不大。”毕众有些想冒汗了。为了把这个太守府修好,他可是没少搜刮民脂民膏。

    阳阿还是没经验,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王静嫣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毕大人,我问你,这次地震,城中共有多少房屋倒塌,砸死了多少人,砸伤了多少人,饿死了多少人,外迁了多少人,目前城内还有灾民几何?”

    阳阿口气严厉的问着,却暗自佩服身边的王静嫣,这丫头到底都干过什么,她思路怎么这么清晰!

    “这个......”毕众被问住了,思索半天,小心地回答,“死伤共计十万,确有部分灾民外出逃难,但不曾有饿死的。”

    “没有饿死的?既然你没饿死人就是还有粮了,何必再让朝廷大费周章筹措钱粮。”阳阿抓住毕众言语上的漏洞,开始刁蛮了。

    “虽不曾饿死,但城内存粮已告罄,若无朝廷赈灾粮,怕就真的要饿死人了。”毕众开始狡辩。

    “那你现在还有多少灾民?这赈灾的粮食,你又要如何发放?”阳阿其实也不愿多管“闲事”,她不再深究了,只想着赶快把粮食发下去。

    “大灾发生后,城内粮食药品匮乏,我向粮商、药商和一些善人借了不少,很多人也无偿捐献,这些赈灾钱粮得还给他们。”

    毕众说出了自己的打算,这一次自己没少收这些人的好处,打着赈灾的名义把粮食分给他们,他们难道真敢独吞?

    “还给谁?”阳阿本来就听得有些迷糊,这下清楚了,闹了半天,自己带来的粮食、药材不是给灾民,而是要给那些粮商、药商!

    “还给......”毕众发觉阳阿公主口气似乎有些不满了,犹犹豫豫地抬头看淳于长。

    “毕大人莽撞了!这些钱粮是朝廷恩泽百姓的,怎么能给那些商人?再说了,现在还有多少人吃不饱肚子,毕大人看不到吗?就算你应急借了粮要还,也不在这一时。总不能让有些人家里屯着粮,灾民却饿肚子吧!”淳于长打断了毕众。

    “这......”毕众犹豫了。

    “这什么这!现在关键是要让百姓吃饱肚子,赶快重建家园。至于那些捐粮的商户,他们缺粮吗?而且,他们久居洛阳,吃洛阳米,喝洛阳水,逢此大难,为洛阳百姓做点贡献,难道不应该?”淳于长摆着架子,义正言辞。

    “我相信大部分商户还是有善心的,来的路上,我们就见到有人开粥棚。这些人请毕大人仔细甄别,把名单报给钦差大人,上报朝廷,申请嘉奖。”淳于长总算也“安慰”了毕众一句。

    “对,对,对!淳于大人所言极是。这些善人一定要上报朝廷重奖,那些为富不仁的,我也绝不姑息!”阳阿感觉淳于长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也赶快表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