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古长安西风雨 > 第207章 黯然伤神归故里
    成都的这场地震震级并不高,但山石崩塌,岷江河道多处被阻断,沿途不少村庄成了“水乡泽国”,大量灾民流落到县城。

    天灾引发,郫县的“社会治安”极度恶化,饥饿的灾民渐渐变成了“流寇”,郫县一片狼藉。

    更让人担心的是,病死、饿死、无辜被害的人没有及时处理,疫情开始蔓延!

    “公主,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至少得先去成都。”王莽看着驿站外的一幕幕惨剧,忧心忡忡。

    淳于长已经组织人去搜寻耿小凡夫妇三天了,依旧杳无音信。阳阿也不得不接受“残酷”的事实,她实在想不到,这次蜀郡之行会是这样的结果。

    王静嫣悲伤过度,连日水米未进,精神萎靡不振,已经病倒,如果再不离开,后果更加严重。

    “走吧!先回成都,如果再没有他们的消息,我们就回长安。”阳阿神色黯然,停止“搜救”这个决定虽然残酷,但也没有办法。

    因为无法判断王静嫣是不是沾染了“时疫”,她被独自安排在一辆马车中,王莽义无反顾地承担了照顾她的任务。

    “静嫣,你也别太过伤心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些事逃避不了,总要面对。”王莽温柔地给王静嫣喂药。

    “可他不应该啊!”

    “耿公子曾跟我说过,上天其实对每个人都是公正的,有得就有失,福祸相依。他已经看得如此通透了,就算他真的不幸遇难,也应该了无牵挂了。”

    “了无牵挂!”王静嫣体味着王莽这句话。耿小凡真的了无牵挂吗?在大汉,他最牵挂的人只有他那个柳菲儿,他甚至已经“忽视”自己很久。他不会牵挂自己,他已经和自己牵挂的人一起走了,无论生死!

    就算要过奈何桥,他俩也会手牵手!甚至他俩根本不会去喝孟婆那碗汤!

    王静嫣心头划过一丝恨意,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静嫣,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人有旦夕祸福,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就像这些灾民,昨天或许还阖家幸福,今天就妻离子散。”王莽指指窗外,又轻声劝了一句。

    窗外的灾民携家带口,一个个无精打采,时不时还会有人倒下,哀嚎之声不绝于耳。他们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儿,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明天。

    “巨君公子,这些都是可怜人,你去求求公主,能帮多少帮多少吧!”跟耿小凡的“失踪”相比,眼前的惨状更让王静嫣揪心,她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怕是帮不了多少,现在最缺的就是粮食,我们带的也不多。静嫣,别想这些了,这是天灾,谁也没办法的。”

    “天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是冷漠!”王静嫣挣扎着要起身,这种情况,她实在看不下去。

    “好了!你别动,我去,我去找公主。”王莽知道王静嫣动气了,赶快劝说。

    阳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这次是“微服私访”,基本上没有惊动官府,若不是耿小凡出发时带足了补给,这会儿恐怕连他们自己都要挨饿。

    “巨君,你去问问,如果有人愿意,我们带走一些孩子!”阳阿想起耿小凡在洛阳地震时,救下的那些孩子。

    “学着耿爵爷的例,破铜钱,让孩子和父母各持一半。若日后有缘再见,也有个凭证。这也算我们告慰他在天之灵吧!”

    灾民们虽然不舍,但还有不少人把孩子“送”给了阳阿,甚至很多人自愿“以身为奴”追随阳阿,可阳阿实在收留不了。最终,到达成都时,整个队伍多了十多个半大孩童。

    一路虽然颠簸,但王静嫣在王莽的精心照料下,还是渐渐康复。她忍着悲痛,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这群孩子身上,倒也过得充实。

    本以为到了成都,会好一些,但成都也乱成了一锅粥。郡守严章虽然毕恭毕敬接待了他们,但不愿听阳阿的吩咐,赈济灾民。

    这次,阳阿没有“钦差”,再加上耿小凡的事情让她有些心烦意乱,她也不愿过多干预。稍事休整,即返回长安。

    临行,她留下了扬雄,吩咐了两件事,第一当然是继续搜寻耿小凡的下落,第二是协助严章赈灾,安抚灾民。

    “太守大人作为一方父母,当为朝廷分忧,为生民立命。本宫留子云公子助你,你当好自为之!”阳阿拿着公主的架子,叮嘱一番,启程了。

    回程的路上,几人都心绪不宁。阳阿整日皱着眉头,唉声叹气。王静嫣则悉心照料着孩子们。

    王莽感觉这次蜀郡之行,最大的收获是跟王静嫣接触更多,而且,王静嫣明显没有了与自己的隔阂。所以,他变着法子围在王静嫣身边,一路倒是轻松自在。

    “巨君公子,回去有何打算?”王静嫣对王莽是心存感激的,这次若不是他,自己恐怕会命丧心竹林。

    而且,她也明显能感觉到王莽对自己的“追求”,原来她不能接受,可现在呢?大汉没了小凡哥,就算能回到二十一世纪,还会有小凡哥吗?或许,这个王莽才是自己最靠谱的依靠。无论如何,她得关心,或者说指点王莽,

    “男子生于人世间,当得为朝廷分忧,为生民立命。莽自幼即有此意,回去后定当更加勤学。”

    “公子雄心壮志我当然相信。为生民立命,举公子一己之力,能救多少黎民于水火?”

    “就像姑娘所说,能救多少是多少呗!”

    “以公主万金之贵,也不过救下这十余孩童,公子自忖,又能救多少?”

    “这”

    “有志固然可喜,但更重要的是得法。有位才有为!公子想有一番作为,首先得有位。若你为县令,举一县之力,或可活万人。举一郡之力,可活十万。若想拯救黎民苍生”王静嫣停了一下,歪着头看王莽的表情。

    “当为名臣,辅佐圣君!”王莽攥紧了拳头,口气坚决。

    “是啊!巨君公子当有此志!只有入职中枢,才能造福苍生。”

    “可,可我,难道让我去求公主?”

    王静嫣摇了摇头,“公主只能带你入门,巨君公子要想有作为,还得有贵人相助!”

    “贵人?”王莽好像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大司马大将军如何?”

    “叔伯夙夜为公,可算得上名臣!”

    “那你就好好跟他学学,先辅佐好他!”王静嫣为王莽指路了,历史上,王莽就是因为他那个叔伯的提携,才步入仕途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自古长安西风雨》,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