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古长安西风雨 > 第350章 公主府两姓争婚
    阳阿默不作声,她也有些纠结,如果说两个孩子的品性,她肯定是更相信耿贶,可是论起才学和为人处世,耿贶确实比王宇差了一大截。

    至于河平,似乎还是懵懵懂懂,根本没想过这些事。她跟谁更合得来呢?可是,婚姻大事似乎只考虑这些因素也不妥。

    柳菲儿见阳阿和耿小凡都无语,有些着急了。她不想跟王静嫣争辩,可她实在舍不得河平这个好儿媳,只好眼巴巴地看看耿小凡,又看阳阿。

    “无论如何,河平跟贶儿有婚约在先,无缘无故悔婚对谁都没好处。当然,我也是通情达理之人。我想这件事还是让河平做主吧。”耿小凡见阳阿不表态,只好自己站出来了。

    当时给河平和耿贶定亲,确实只是一时兴起。这种“包办”婚姻会不会幸福,他也不确定。这个道理王静嫣一定比自己更懂,她这会儿既然提出来,不管她是出于什么考虑,自己都无法一口否决。

    “河平太小了,她懂什么!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她做主!”阳阿终于开口了。

    “阳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真的就能让小两口幸福吗?”耿小凡微微一笑。阳阿初婚肯定是“父母之命”,但她不一定幸福。而她再嫁王延世,可以说是她自己的选择,算是“自由恋爱”。

    “反正她的婚事,我做主!不能由着她!”阳阿被耿小凡问的没脾气,霸道地回了一句。

    “好吧,你决定就你决定!不过我希望你慎重决定。”耿小凡知道阳阿的脾气,他也没办法劝。

    “河平与贶儿早有婚约,自然不能说悔就悔。耿侯爷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是河平的婚事,虽不让她做主,也要听听她的意见。只是她还小,此事容后再议。静嫣,你也该体谅我,我也不反对宇儿与河平交往,你可以带儿子常来走动。”

    阳阿只好暂时这么决定,也算是给王静嫣一个台阶。

    “那我现在可不可以去见见河平妹妹?”王宇一直乖巧地站在母亲身后,这会儿突然发话了。

    “自然可以,她早就盼着有人带她去长安玩呢,你去见见她吧。”阳阿还真是通情达理。

    “阳阿,长安有什么好玩的。我这次来就是想接河平去茂陵住些日子。南坡上的果子熟了,不如让孩子们去避个暑,度个假?”

    耿小凡赶快发话了,眼见自己儿子最近一直沉迷在学问里,若是被这个王宇趁虚而入,以后的事情还真不好说。

    “哦!你就想接我家河平?既然邀请河平,你儿子为什么不来?他连这个胆子都没了,还得指靠爹娘?”阳阿呵呵一笑。

    “说什么呢!我儿子最近比较忙。”耿小凡回了一句。

    “忙着偷鸡摸狗?”

    “切!阳阿,你别不服,我儿子可是今非昔比,不如你亲自去考察考察?”耿小凡再次邀请。

    “静嫣妹妹的意思呢?我们整天住在城里,也确实没意思,不如一同去搅扰搅扰耿侯爷。说实话,我还真有些想念他的美酒佳肴。”阳阿真的有些动心了。

    “这”王静嫣犹豫起来,她真不想去什么茂陵,可如果自己不去,也不放心儿子单独去。如果儿子也不去,岂不是又便宜了耿贶!

    “好了,一起去吧!你若真的走不开,少住几日先回来。”阳阿劝了一声。

    王静嫣犹豫着看耿小凡和柳菲儿。

    柳菲儿赶快上前拉她的手,“静嫣妹妹,你也许久没去我家走动了,正好宇儿也在,就一起去吧!我想宇儿整天闷在长安,一定也很无趣。”

    “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静嫣答应了。

    几人既然做了决定,立即就行动起来,略一收拾,鲜衣怒马直奔茂陵耿家庄。

    时已仲夏,天气炎热,河平实在不愿意冒着酷暑外出。可是母亲大人严令,必须去。她也无奈。

    虽然耿家人都对自己不错,可她还是不太喜欢耿贶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反倒是王宇温文尔雅,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是,上次会不会真的是他偷窥自己?如果真的是他,那可真够恶心的!

    所以说,河平对这两人都不感冒,实在不想跟他们多接触。可是,眼见母亲大人跟这两家的家长关系甚好,她也不敢忤逆,只好乖乖听话。

    可她心里真是一百个不愿意。乡下有什么好的!不知道会不会有蚊虫,会不会像忘仙庄一些农户那样,到处臭气熏天?

    一路上,河平都苦着脸,一言不发,对谁都没个好脸。

    颠簸一路,不知过了多久,车总算停下了。刚下车,河平却一脸的惊奇!

    这跟自己想的完不一样。

    耿家庄虽然没有亭台楼阁,却也屋舍俨然。尤其是大门外绿树成荫,干净整洁,似乎一点也不比自己家差。

    “家里来贵客了!快让大家都精神起来,快去请大公子来迎接”柳菲儿一边高声吩咐耿三娘,一边热情地招呼阳阿和王静嫣等人下车。

    “耿侯爷,许久没来,你这家业越来越大了啊!”阳阿款步下车,简单眺望一番。她发现,在耿小凡的宅院后面又多了几个院落。

    “也就多盖了几间房子,你也知道,我家孩子多,也都渐渐大了,总不能还都挤在一起吧。”耿小凡笑着解释了一句。

    “对,你孩子多,我孩子也不少,我怎么就没想着也再多盖几处院落呢。”阳阿叹了口气,扶着柳菲儿进门。

    这几年,耿小凡算是清闲,在庭院里栽种了不少花草树木,让整个庭院显得古朴优雅。

    “你种这么多花花草草,就不怕蚊虫?”阳阿不经意地走着,看着。

    “为了防蚊虫就不种花草,岂不是因噎废食?不是教过你用白灰的吗?”耿小凡解释一句。

    “白灰驱赶个蚂蚁什么的还行,可治不了蚊虫,你这里为什么没蚊虫?你是不是又藏了好东西?”阳阿已经看出来了,耿小凡的庭院蚊虫很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这有什么,又不是所有花草都招蚊虫,反倒是有些花草专克蚊虫的。”

    “都有哪些?指给我看!”阳阿感兴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