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 【116】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630shu.co,最快更新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最新章节!

    紧接着只听“嘭”的一声,一阵巨大的力量突然传来,巨大的铁门被轰然击飞。竹矫健的闪开身子,靠在灯火的暗影里,双目锐利如同一只矫健的豹子。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巨大的噪音吵醒了原本熟睡的监狱看守,径直跳了起来,望向声源处。

    白天那张千年小受般的白玉面庞被明黄的火光照亮,樱色薄唇微微上扬,细长的手翘着兰花。

    身后,是专属于帝弑天的铁甲军。个个面色冷然,好似六月的连雨天一般没有半点光彩。

    “原来是白公公啊,没事没事儿,别妨碍白公公办差。”牢头儿一看见白天那张熟悉的脸,立刻点头哈腰的奉承道。

    在这宫里,不认识富家公子、官家小姐无所谓,可却必须熟识白天。

    ——他可是王上身边的唯一的近侍,更是王上的左膀右臂!

    白天一步一步的缓缓走了进来,整个人犹如地府幽魂,邪气森寒的望着已经被包围的两人。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影卫,竹的眉头一皱,一张脸瞬间变的铁青,转头,狠狠的瞪向一脸了然的梅,然后身手敏捷的闪身而上,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掐住他的脖子,怒极攻心,咬牙切齿的沉声说道:“大哥!真是我的好大哥啊!”

    一看竹这架势,梅心里暗叹一声不好,这误会更大了。顾不得挣脱,急忙开口,欲解释清楚,“不是…不是想的这样…我…”也是被人利用了,我们都上了帝弑天的当。

    可惜,在种情形之下,怎会容他说清楚。他还没有说到关键之处,就被白天打断了。

    “这次,还真是多亏了梅公子呢。不过梅公子大可放心,王上说了,答应的条件,一个都不会少。”白天朝着梅挑了挑眉,一脸笑容,显得真诚极了,看不出丝毫做作的味道来。之后话锋一转,语气颇FAI挑衅的说道:“竹公子,现在应该担心的,不应该是梅公子是否背叛,而是,的主子!”

    这入木三分的表演,加上这摆在眼前的形势,竹想要相信梅都难!更别说,梅根本就没有任何能让他脱罪的证据了。

    竹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反应过来,主上还在外面,低吼一声“不好,主上。”

    寒光一闪,竹登时有若迅猛的狮子一般合身扑了上去,一个利落的膝撞,紧跟着白光一闪,一道血线就开在铁甲军的脖颈之上。竹身手矫健,半跪在铁甲军的尸体上,反手握着寒气森森的匕首,迅速弹跳而起,一脚踹开迎面扑来的影卫,就地一滚,躲过两人的长刀,就往大门处跑去,立刻朝着门外闯去。

    就在他离开梅三米远的一瞬间,一个铁笼从天而降,径直将他困在其中。

    “拦住他,别让他跑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却在众人之前奔了上来,一道蛟龙般寒芒登时从天而降,竹呼吸瞬间为之一滞,只听“彭”的一声,一个铁笼将他困住。

    “该死的,放我出去!”竹怒吼一声,然后抽出腰间的软剑,对着铁笼狠狠的砍去。

    泛着寒光的银剑落下,摩擦出四射的光亮。在这样光线晦暗的牢中,显得异常耀眼,却没在铁笼山留下任何痕迹。

    细长的眸子略带轻蔑的瞟了竹一眼,白天讪讪发笑,“竹公子,杂家劝一句,别做徒劳功夫了。那铁笼,周身用千年玄铁打造,坚固无比。别说是一把破剑,即使是们主上手里的罗刹刀要弄断他,尚且要非些功夫呢。”

    白天这一番话说的轻松,可是落在梅跟竹的耳朵里,却犹如晴天霹雳,炸的他们的脑袋翁翁直响。

    罗刹刀?他们竟然知罗刹刀在主上手里?

    这怎么可能?他们这些情报,是从哪里得到的?

    白天自然明白他们心中的疑惑,给他们稍作解释,倒也无妨,“们以为,只有们会用瞒天过海的计策吗?”

    曾经在杨林十三州,他们私下里掳走独孤影城,然后用他们内部的人替代,试图窃取他们更多的情报。如今,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同样的方法回击。

    “瞒天过海?难道…”梅兰竹菊四人在‘老鬼’这个组织中,并不单单是只听命令的杀手,他们手中,都分管着不同的权利。至于他们分别是个什么位置,这些帝弑天倒是没有查清楚。

    不过,古往今来,能够拿到权利,而且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的人,定不会是泛泛之辈。很快的,竹就想明白了什么,猛地抬头,瞳孔骤然放大:“李狱典,是们的人!”

    不是疑问,而是几乎肯定了。

    他们的计划完美无缺,虽然有些风险,可也不至于完败。可是如今帝弑天这是明摆着设好了套,等着他们钻啊。所以,这其中定然是除了什么纰漏。

    什么呢?本来他还想不通,不过经过白天这么一提醒,他明白了,是李狱典!李狱典是他们的人!

    竹的话音刚落,一名身穿玄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竹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极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怎么会在这里?这?”

    被竹死死盯着的那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适才被竹打昏的李狱典!

    此刻的李狱典,虽然酒气熏天,可是脸上却没有半丝醉色。

    厚重的嘴唇微微上扬着,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然后径直站到了白天的身侧。

    “怎么,竹公子还是不懂吗?”白天挑眉,轻笑着说道。然后径直坐在了狱卒搬来的椅子上,“竹公子在‘老鬼’也是位高权重的人,想必应该听说过无情公子吧。”

    无情公子,江湖上十大高手之一,武功卓绝。然而他之所以出名,却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的手段,练兵的手段。

    传言,这无情公子是前朝名将之后,善于用兵,更善于练兵。在前朝灭亡之后,就做了江湖侠客,来去无踪,居无定所。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因为他的武功,还有才学,江湖上,各大势力,甚至于各个国家,觊觎他的人不在少数,纷纷使出各种手段,试图让他为之效力,可是却得不到结果。最后,无情公子竟然失踪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是活着,还是死了。也有传言,说无情公子可能被某大势力囚禁了,更有甚者说,无情公子已经被害死了。不过事实究竟如何,却没人想知道!

    这会儿这白天突然有头没脑的提起无情公子是什么意思,莫非…不知道做了什么猜测,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位李狱典,就是无情公子。”白天的声音适时响起,似乎还觉得竹今天受的打击还不够似的,继续采用言语刺激。“大隐隐于朝,这一点儿们主上做的很好,我们王上安排的也不差不是。”

    没错,谁能想到名动一时的无情公子,竟然在天泽的大牢中,当起了狱典呢。

    估计这话,说出去都没人能信!

    “所以,李狱典的骄奢淫逸,都是装的。们合起来演了一出戏,设下埋伏,故意引我们上钩?”

    “没错,不愧是‘老鬼’手下的得力干将,果然聪明。不过可惜,只是个事后诸葛亮!”

    “…”那轻佻的语气,轻蔑的神色,再加上嘴角那抹淡淡的嘲讽,着实的把竹气到了,“卑鄙的小人!”

    “哈哈哈…”一句话吗,引得白天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笑什么?”

    “当然是笑啊,我们是小人,我们卑鄙?哈哈哈…”白天都笑出了眼泪,仍旧止不住。倏尔,笑声停止,阴柔的眸光锋利如剑,直直的朝着一脸气愤的竹射去,“若是论小人,若是说卑鄙,这世上,恐怕没人能比得上家主子吧。”这句话,白天说的有些咬牙切齿。一起到南宫天澜,他就想起了重伤的小公主。

    “放肆,竟敢侮辱我们主上!”

    “放肆?我还放五呢,侮辱家主上,哈哈…到是说说,从我们王上选后开始,到利州疫病,杨林十三州围剿,还有天启归途的刺杀,哪一桩哪一件,家主上能用得上正人君子这四个字?恩?”

    “我…”

    “…什么。我告诉,比起家主上,我们光明正大多了。”

    “放肆,我绝对不允许侮辱我们主上!”

    “还有,我们得到消息,小公主重伤!还好意思说我们卑鄙?们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下得去手,真是光明正大的紧啊!哼!”若不是王上有命,要抓活的。他早就一剑过去,将‘老鬼’手下这些走狗,刺死了。

    “小公主的事情不能怪我们主上,是苍生门主的错。”

    “呵,真是可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分明就是家主上打伤的人,还在这里言辞凿凿的说什么,不能怪他们主上?

    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白天也不想和他多做纠缠,“来人,将昏迷的梅公子带走,好好照顾。至于这个人,也要好好‘照顾’!”

    最后“照顾”两个字,白天故意咬重了。这些狱卒都是过来人,自然明白白天的意思,立刻点头哈腰的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