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 【166】隐世君家
    .630shu.co,最快更新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最新章节!

    花千仙听到灵儿的声音,犹豫了片刻,然后很不甘心的答应了。

    “好,本小姐也答应。”花千仙话落,立刻举起右手,指天盟誓,“我花千仙在此立誓,绝对不会将今天之事告知别人,如有违背,甘愿遭受天地法则的惩处,绝无怨言!”

    一个金色的泛光的五角星在花千仙脚下隐约出现,持续一段时间后才消失。这就是天地法则图形,一旦立誓,绝不能违背。否则,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花千羽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我花千羽在此立誓,绝对不会将今天之事告知别人,如有违背,甘愿遭受天地法则的惩处,绝无怨言!”

    “很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先走一步了。”灵儿话落,莞尔一笑,拉着帝弑天的手,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是如何离开的。

    虽然知道有一种秘术叫做空间传送,可是这种秘术一般人是没有的三国之召唤猛将。只有大的家族,皇室,官员,才会有。而且空间传送,需要先念咒语,然后出现传送阵,之后才能进行传送,每一次,只能传送一个人。可是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一男一女,竟然在一瞬间,同时消失了!

    这还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消失无踪的灵儿,花千仙很是气愤的站了起来,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掩于广袖下的莹白玉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今天的屈辱,她花千仙一定会加倍奉还的。这个该死的女人,最好不要再让她见到,不然,定将她碎尸万段,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花千羽看着这个妹妹仇恨的眼神,心里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只是都是狐狸,谁也不会说出来的。

    直起身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台步走到了花千仙面前。伸手,拍了拍花千仙的胳膊,“三妹,没事吧?”

    花千仙闻言回头,佯装温柔的回了一句,“二姐放心吧,我没事。这点儿雕虫小技,还伤不了我。”

    “……”要是灵儿听到这话,一定会笑笑。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原来“雕虫小技”都能让他们服软,呵呵呵,看来这花家,也没啥未来和希望了。

    对于花千仙的话语,花千羽虽然也抱着嘲讽的态度,可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既然人家喜欢装十三,那她也没办法啊。

    不过越是喜欢装十三的人,约容易对付,因为他们容易失败。

    “既然没大碍,那我们先回去吧。至于那个女人,我们回去以后在从长计议。”花千羽言道,这言外之意,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灵儿他们会折返回来的。所以,惹不起的人,只能先躲了。

    “恩,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查查这个女人的底细,然后…好好的从长计议。”花千仙刻意加强了“从长计议”这几个的语气,眼神也变得狠戾起来。

    其实花千仙这个女人,比起花千羽来说,更加歹毒,更加阴险。只不过是为了君家的婚约,平时都装出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罢了。这一点,或许别人不知道,可是作为她的姐姐,花千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这样一个女人,根本配不上君轻哥哥。

    一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花千羽心里中止不住的冒着粉红泡泡。对于君轻,她额爱慕,一点不比这个妹妹少。只是…

    “二姐走吧。”花千仙的话,让花千羽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绊脚石,花千羽是敢怒不敢言。不过,来日方长,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朝着花千仙笑了笑,然后应道,“好。”姐妹二人,一起离开了。

    云海城的繁华,丝毫不亚于天河大陆的任何一个国家。

    街上人来人往,热闹极了。

    在一个雅致的茶楼之上,一男一女相对而坐,悠哉悠哉的品尝着刚沏好的碧螺春。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喝啊?”清灵的声音,宛如九天之外飘来的弦乐,美妙极了。

    看着面前举着茶杯,闭着眼睛感受茶香的小东西,帝弑天觉得心里满满的。好像只要能看着她,他的世界就很圆满了。再不会像以前那样,虽然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非比常人的智慧,可是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很孤寂。

    “很好喝。”

    听到帝弑天的声音,灵儿嘴角上扬,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然后睁开了眼睛绝品神医文阅读。将手里的茶杯,递到了帝弑天面前。

    帝弑天挑眉,很明显,这是在问灵儿,什么意思。

    “喝呀,我已经帮鉴定过了,味道绝佳,乃上品中的上品哦。”看着帝弑天迷茫的神情,灵儿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刻,一双眼睛挣得大大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也只有在帝弑天面前的时候,她才会单纯无邪的,像一个孩子。不用步步算计。步步思考。因为她知道有帝弑天在,即便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让自己被碰到一根头发。

    信任,没有理由的信任。其实还有一种依赖在里面,只是灵儿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将头微微低下,寡薄的唇瓣就接触到了温热的茶水。

    真的,很好喝。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仿佛,这茶水中加了密一般,甜丝丝的味道,直接进入了心底。

    脸上,微微荡开了一抹笑容。很浅,很难让人发现,可是灵儿还是察觉到了。

    “嘻嘻嘻。”感觉到帝弑天的开心,灵儿也感觉好开心。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小东西,接下来想怎么做呢?”磁性的嗓音,不管在何时何地,对灵儿都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她不自觉的沉醉。

    不过灵儿也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所以说正事的时候,她不会迷失自己。

    据银风给的消息,最后冷清离开王宫以后,就四处游历,不曾回过花家。不过也是,一个呗驱逐出家族的人,就算他自己想回去,家族也不可能让他进入的。

    可是奇怪的是,最后发现冷清的地方,却是花家附近。之后,就没有了冷清的下落。

    所以,据灵儿猜测,冷清现在,很有可能就在花家。

    不过这很奇怪,至于为什么奇怪,刚才已经说过了。

    那么冷清回到花家,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或者,是被某人囚禁了?

    如果不是事情太过于麻烦,她也不会亲自过来了。

    “接下来啊,接下来去花家做客呀。”灵儿挑眉,语气那叫一个轻松。说完,拿起筷子,开心的吃起了桌子上的菜。

    对于灵儿的回答,帝弑天很是不解。

    如果是刚来云海城之前,她这样说他还明白。可是如今,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适才他们才和花家的两位小姐针锋相对过。现在再去花家做客?感觉有些难度啊1

    况且这小东西说过,这次回来,她并不打算表明身份。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要怎么去花家做客呢。

    看着灵儿那一脸轻松,胸有成竹的样子。

    罢了,既然这小东西这么说了,那就自有她的道理,不用再继续追问了。不管她是去花家做客也好,还是直接杀进去也罢,他都会陪在她身边,护她周。所以,没有必要去想这些问题。

    “们听说了吗?最近花家又出事儿了。”

    就在灵儿吃的正开心的时候,旁边的桌上传来了一阵议论声。

    “这有啥大惊小怪的,花家出的事儿还算少吗?”另一名男子不以为然的说到。倒不是他不八卦,只是这花家,三天一小事儿,五天一大事儿,很平常,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超级海盗船文阅读。

    “不不不,这次不一样。”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看起来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不是什老实人。

    “哦?哪里不一样啊?兄台快说说。”黑衣男子问道。

    “花家和隐世君家的婚约们众所周知,听说啊,这次的事情,就和君家有关系。”灰衣男子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比划着,看起来很专业的模样。

    “君家?隐世的那个神秘家族?”一听到君家两个字儿,黑衣男子立刻反问道,看上去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没错,就是那个神秘家族。”

    “哦?究竟是什么事儿啊?”

    “听说君家好像发现了一个什么宝藏,但是出了点问题,所以要求花家协助。”

    “开玩笑吧,君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花家能有什么办法。这是哪听来的消息,这也太不靠谱了吧。算了算了,不想听瞎扯了,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一步了,有时间在约。”黑衣男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个消息太不合实际了。于是快速告辞,离开了茶楼。

    听着他们的谈话,灵儿眸光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

    “喏,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来了。”灵儿边吃,边朝着灰衣男子的方向怒了努嘴。

    银风在告诉她冷清消息的同时,也告诉了她另一件事情,就是君家请求花家协助寻宝。

    而这,也是灵儿去花家做客的方法。

    帝弑天没有说话,可是心中已然明了。这小东西,感情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只是没有告诉自己而已。

    怪不得…

    凤国,驿馆之内,凤甜儿躺在床上,等着豆蔻的消息,可是久久等不见豆蔻回来,心下有些着急了。

    不知道豆蔻的事情办得如何,是否如他们想象之中那么顺利。

    莹白的玉手,紧紧地捏着被子。细长的眉毛几乎快要凑到一起了,她的着急担忧,很明显的就可以看出来。

    豆蔻这死丫头,都多久了,竟然连个消息都不传回来,真是要急死她了。

    这事情办好了还好,万一办砸了……

    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越想,心中越是没底。

    不行,她的派人去打探打探。

    想罢,凤甜儿立刻起身,拆着门外喊道:“来人呐!”

    门外立刻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奴婢在,请问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去看看,豆蔻那丫头回来了没有,如果她回来了,立刻让她过来见本宫。”

    “回娘娘的话,豆蔻小主她…”

    “她怎么了?”因为太过于着急,凤甜儿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丫鬟对豆蔻的称谓发生了变化,称其为小主。

    “回禀皇后娘娘,豆蔻小主适才已经被皇上册封为婕妤,送回天启皇宫去了。所以…”

    “什么嫡女狂妃:太子请自重最新章节!”这下,凤甜儿可是听清楚了。

    不过,这个丫头说什么。豆蔻被册封为婕妤?她还称呼豆蔻为小主?已经送回天启皇宫去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

    豆蔻明明是去帮她办事,怎么才一会儿功夫,酒杯册封为了婕妤?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说什么!”一字一句,带着浓浓的愤怒,“再说一遍,豆蔻那死丫头怎么了?”

    此刻凤甜儿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阴森可怕。

    “启…启禀…启禀皇后娘娘,豆蔻小主她…”

    丫鬟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一个花瓶,直接砸到了门上。

    “啊!”将门外回话的丫鬟,吓得腿都软了,径直趴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叫她什么?小主?她不过就是一个下人,本宫的使唤丫头,竟敢称她为小主!她算什么小主?啊?一个下人而已,给本宫提鞋都不配的贱人!”说到最后,凤甜儿几乎是吼出来的。

    这个消息,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打击。不,更确切的说,就会说一个羞辱。就好像,被一个贱婢当着天下人的面儿,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似的。那种愤怒,那种耻辱,让她无法接受。

    “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皇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饶命啊…”适才答话的丫头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生怕皇后一声令下,就把他拖出去砍了。

    “滚!滚!都滚开,滚远点儿!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本宫的寝室,滚!”此刻的凤甜儿就好像疯了一般,朝着门外喊道。她不想被人看见,不想被人听见,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存在。因为太丢脸了。

    “滚,都滚,滚开!”

    “是,是,奴婢这就滚,这就滚,谢皇后娘娘不杀之恩。”婢女磕头谢恩之后,慌慌张张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此刻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她的心情。

    “该死的贱人,贱人,贱人,她竟然哄骗本宫,竟然敢以为本宫办事为掩护,爬上了皇上的床!啊啊啊啊!贱人!贱人!贱人!”凤甜儿不断地说着,喊着,将屋子里的东西,能扔的,能摔得,都扔了个干净。即便如此,也不能发泄她心中的愤怒。

    不过也是,作为一个女人,估计谁都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的男人在别人的怀里,而且,还是她自己亲手,将南宫天澜,送到了豆蔻的身边!

    “啊啊啊,该死的小贱人,在本宫身边这么久,本宫都没有看出来,原来她还有这份心思。该死的,贱蹄子。本宫绝不会轻易的放过,绝对不会!”

    南宫天澜将她提前送回天启皇宫,是害怕自己伤害她吗?哈哈哈…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名贵的青花瓷瞬间贬的一文不值。

    伺候凤甜儿的丫鬟老妈子,此刻,都不敢靠近这个房间,生怕凤甜儿一个生气,把他们赐死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不过豆蔻这丫头,确实挺胆大的。而且她和别人不一样,是皇后娘娘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丫鬟。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情。对于她而言,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这个皇后娘娘看起来,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这以后,天启的后宫,怕是有一场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