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 【275】好戏开始了(五)
    .630shu.co,最快更新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最新章节!

    “住口!”声音冷冽仿佛啐了冰渣,让花荣感觉周身冰冷。

    如果不是此处只有他们三个人,他定然会以为是自己听差了。

    那个温润如玉的丞相,竟然会露出如此的气愤的一面,真是少见啊。

    况且他也没说什么大不敬的话啊?

    难不成就因为他说了一句万一伤到殿下?

    青岚丞相就生气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花荣是真相了。

    原本悠然淡定的青岚在听到他说得那句话之后,温润的眸光即刻晴转雷雨阴云密布不说,还带着电闪雷鸣的恐怖。

    对于青岚而言,驭儿在他面前受伤,那绝对是不允许的。

    花荣还没从青岚莫名其妙的愤怒中缓和过来,就感觉脚脖子一痛。

    “啊!”痛入骨髓,就仿佛被利刃破皮穿骨一般,疼得锥心。

    “什么东西!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老夫受不了啦,究竟是什么,是什么,老夫倒是要看看,究竟这地上有什么!”说罢,径直掏出火折子点燃。

    “不可!”夏君驭想要阻止,只是花荣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愤怒,还是太过于激动,完没有理会他的命令,还是将火点燃了。

    “该死的,这下麻烦了。”夏君驭立刻拉着青岚蹲下,将头颅压低。“凤凰草虽然很是阴毒,可是他有一个特性,就是很轻。所以放低身子,可以极大限度的避免凤凰草沾到皮肤。”

    花荣拿着点燃的火折子,猛地挥手,查看地面。一眼望去,除了平坦的地板之外,竟然什么都不曾看见。

    “这怎么可能!老夫刚才明明感觉到脚边软绵绵的,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扎我,怎么会没有呢!哪去了!那些该死的东西都藏到哪里去了!”

    拿着火折子四处查看,神情看起来很是激动,似乎有些亢奋。

    青岚察觉到了花荣发热异样,想要起身上前。只是身子刚刚想要起来,就被一只小手拽住了。

    “青岚舅舅,别动。”

    因为他已经看见了,那些微小的白色凤凰草,它们似乎已经逐渐苏醒过来。

    悉悉索索的细微声响逐渐变得清晰,充斥在这片空间的每一个角落,那种就好像被百万军团包围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没有找到地表生物的花荣,情绪已经越发的激动。忽然,又听到了这种密密麻麻蜂拥而至的动静,让他的情绪更加的狂躁。

    大手紧紧的攥着火把,猛地四面转圈查看。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别给老夫装神弄鬼的!滚出来!滚出来啊!老夫不怕们!出来啊…”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可是他却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明明听到了声音,而且还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些东西再向自己靠近,可是却看不到。那种迷茫,那种恐惧,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就仿佛是,大晚上见到了鬼,很惊悚,很恐怖。

    “五…四…三…”夏君驭一手拉着青岚,嘴里还倒数着。

    虽然青岚还没明白此刻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看驭儿这模样,想必他应该已经胸有成竹。

    果然,在夏君驭数到‘一’的时候,白球动了。

    一个闪身到了花荣所站位置的正上方,然后哗的一声音。

    花荣只觉得身一凉,然后就被一盆子水浇了个透心凉。

    “殿下,您这是何意啊?”这个密室因为常年不见光,里面的温度还是很低的。这猛地一盆水浇上来,也不提醒他用灵力防护,结果湿的透透儿的。

    真冷…

    “要不是殿下出手,以为现在,还有命在?”

    “是情兽。”

    这会儿,青岚算是看明白了。

    这密室之所以没有灯光,是第一重陷阱。目的,就是为了让进来的人自己点燃火把,唤醒凤凰草,从而变成凤凰草的养料,不过这一层却被驭儿看破了。

    紧接着,也就顺理成章的来到了第二重陷阱,其实目的,还是跟刚才一样,不过这一次,对方在设计里面加了料,那就是,花荣口中所说的,软绵绵的东西。

    在魔兽森林中,生活着一种不具有攻击性的魔兽——情兽

    它们的体型娇小,长相可爱。球型长毛,蓝色的眼睛。据说情兽只有两个爪子,却有很强的挖掘隧道的本领。而且都是一边挖一边埋,根本找不到它们挖掘的任何痕迹。

    也正是因为如此,像它们这样毫无攻击力的兽才能在凶残的魔兽森林存活下来。

    这种兽之所以唤名情兽,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上带着能够加剧人们某种情绪的能力,尤其是再被他们咬了之后,情况更增。

    适才花荣之所以那么亢奋,就是因为受到了情兽的感染。

    至于他说得剧痛,想必是他叫喊的声音太大,惊了某只正在睡觉的情兽,所以就被咬了一口。

    “情兽?丞相的意思是,刚才地上那些东西,是情兽!”那种被一些贵族女子拿来,当成宠物养的情兽?

    开什么玩笑?

    自己竟然被那种低级的东西吓成那样!

    这也太丢人了吧。

    不过,被情兽咬了之后,浇一盆水就能解毒了吗?

    而且……

    花荣仔细的感受一下,亢奋暴躁的情绪瞬间平复了,之前那奇奇怪怪的声响也没有了。

    难不成那一盆水,既能解情兽之毒,还能消灭那些奇怪的东西?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机关设置的也太过于儿戏了吧。

    “殿下,刚才那盆水,是不是加了什么东西啊?”青岚觉得,那水肯定不是普通的水才对。

    “嗯,加了小白的分泌物。”

    小白的分泌物?

    那颗白球啊。

    没想到那颗白球还是个活物啊。

    不对,等一下。

    为什么总感觉殿下说得那句话有哪里不对呢。

    小白的分泌物…

    分泌物…

    分泌物…

    那不就是小白的Shi吗?

    看着站在一旁已经平静下来的花荣,总感觉他身上有味道。

    ……

    小白在浇了花荣之后,再度飞到半空之中不停的旋转。然后就像个洒水器一般,将水珠喷洒到了这片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好了,现在可以点火了。”

    那些凤凰草在沾上加了小白分泌物的水珠之后,就会坠落消失,一个危机已经解除了。

    花荣一听可以点火了,立马儿蹦跶过去,将四周的火盆部点燃。

    那种漆黑的恐惧,他可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体会了。

    四周火光亮起,彻底的照亮了这条密道。

    空荡荡的,除了两边的火盆,地上墙上什么都没有。

    至于那些情兽,恐怕早就在刚才动静大的时候,钻到地下深处去了。

    因为情兽是一种胆子比较小的魔兽,所以才会被花荣的吼叫惊吓,从而咬了他。

    “竟然什么都没有,殿下,您觉得这有问题吗?”在有了火光之后,花荣自觉地上前,站到了夏君驭的前面,做出一副保护的姿态。

    但是他这个询问,确是完属于下意识的。

    经过这种种之后,他在潜意识里,已经对夏君驭这个主子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任。

    似乎只要这个小殿下在,就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

    夏君驭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往墙壁的位置而去,而后在墙壁之前站定。

    “殿下,这墙壁,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此刻的花荣,犹如是惊弓之鸟。只要看见夏君驭有一丝一毫举动,他就会下意识的认为有问题了。

    白嫩的小手逐渐举起,覆在墙壁之上,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地方对他有种很奇怪的吸引力。

    花荣似乎还想询问什么,不过被青岚摇头阻止了。

    尽管不清楚驭儿这般举止为何,不过应当自有道理,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要打扰他。

    ‘闭上眼睛吧,好孩子,睡一觉吧。’

    在触碰到墙壁的一瞬间,脑海中就不断的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这个声音很亲和,让人听起来感觉非常的舒服,甚至舒服的有些困倦。

    白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从夏君驭的另一只手中挣脱出来,贴到了他的眉心处。白球中心腾飞出一条巨龙的幻影,从眉心进入了他的身体。

    不过这一切,其他人并不成看到。

    ‘何方妖孽,迷惑唔主!’

    白色的混沌之色,反映着此刻夏君驭的意识。

    因为受到了墙壁怪力的蛊惑,所以主人的意识才会呈现这般景象。

    巨龙进入的瞬间,金光大作,只听一声难忍的呼喊之后,一名女子径直掉落而出。

    匍匐在地,手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已经喷洒在了地上。

    绿色血液,精灵族人。

    ‘小小精灵,也敢冒犯唔主。’

    巨龙盘旋飞舞,看着受伤倒地的女子,语气冷冽的说着。

    那睥睨的姿态,蔑视万物的气势,宛如天地之间的王者,高贵而不可侵犯。

    言外之意,精灵在他眼里,根本就是卑微的存在。

    ‘是谁,怎么知道这么多,还有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为何只是进入宿主意识,就压制的奴家喘不过气来?龙,是龙族,龙族有这么厉害吗?’

    女子说话气息很不稳,断断续续的,看得出来她此刻确实很难受。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女子真的很疑惑,这条黑龙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这般强大。

    还有精灵属于上古种族,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灭绝了。龙族是近古生物,怎么可能知道她们精灵族的存在。

    她虽然算不上是灵力高深,可是作为精灵,血脉的力量是不可超越的。龙族于他们精灵想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怎么可能将她压制,还重伤至此。

    这条龙,究竟是什么东西!

    ‘唔之名讳,小小精灵不配知晓。’从头至尾,黑龙都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好像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是侮辱了自己的身份一般。

    “奴家乃精灵族最后一脉,名叫绿芙。今日既然败于手,要杀要挂悉听尊便。”绿芙知道打不过他,从他一进入这片领域她就清楚的感受到了。

    她本是精灵族最后的血脉,被困于此千年,以前总想着要离开这里,要重建精灵一脉。

    可是她身上的封印根本无法破解,而且她的真身被毁,仅存的不过是一具灵魄,即便能够破除封印,灵魄也是无法存活于世的。

    终于,让她等到了。

    她没想到,这个孩子的触碰竟然能够解开自己的枷锁,这个孩子的身体,竟然能承载自己的灵魄。

    因为精灵的力量,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是神秘而又强大的。

    她只想安安稳稳的重建自己的家园,并不想伤害任何人。

    可是以前在精灵族的时候,老祖宗说过。精灵族以外的世界,是很可怕的。尤其是那些人类,他们心思不正,贪欲太重,每时每刻都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

    所以他们精灵族的精灵,从来都不会离开他们生活的森林,更不会与人类有交际。

    她没想伤害他,她只是太想离开这里了。可是她又很害怕,害怕他控制自己,让自己做伤天害理之事。

    精灵是生命气息的象征,是活的希望,是世间最纯净的生物,她不想自己玷污了先祖的名声。所以才会对他下了梦咒,让他的灵魂永远的沉睡,让自己支配这个身体。

    他不会死,只要自己重新修炼出身体,她就会将他的身体还给他。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

    不管怎样,是这个小孩子帮自己解除了封印。

    可是她被无选择,因为精灵的灵魄只能存留一千五百年,之后就会化为风,滋润万物。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已经等了一千年了,她再也等不了下一个一千年了。

    只是却不曾想,解开封印之时也是她命尽之时。

    尽管不知道这条黑龙的来历,可是能够轻易击败自己的,想必来历定然不凡。

    能够死在他的手里,也总比自己在这里苦苦度日强。

    思及此处,绿芙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黑龙黑气越发浓郁,猛地朝着绿芙而去,就在黑气要进入绿芙身体的一瞬间,一条白龙将绿芙卷起,躲开了黑气的攻击。

    ‘心慈手软,难成大器。’看着突然出现的白龙,黑龙红色的眸子里染上了浓重的阴郁。周身黑气缭绕,无声的诉说着他生气了。

    ‘小黑,别每次出来都这么爆炸啊。世界如此美妙,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邪魅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戏愚,一双紫色的眸子里染着点点笑意,仿佛故意戏弄黑龙一般。

    本来就已经很生气的黑龙,在听到‘小黑’这个称呼之后,直接一爪子朝着白龙拍去。

    白龙似乎早就料到了黑龙会来这一招,所以不慌不忙的避开了。

    ‘啧啧啧,每次都是这样,我说小黑啊,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在这样下去,会找不到媳妇的!’

    黑龙看着白龙那一双邪魅的眼睛,恨不得一爪子拍死他。

    小白是主上给他起得名字,这货就顺过来称自己为小黑。

    他可是高贵无上的存在,怎么能叫这么白痴的名字!

    ‘这只小精灵,看在她并无恶意的份上,小黑就放过她吧。’

    ‘魅惑唔主,何来并无恶意之言?’黑龙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说话都是一板一眼的,跟白龙的流里流气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其实那颗白球,原本是两颗,一黑一白。不过是为了掩饰身份,合并成了一颗球。

    ‘行了行了,主子马上就醒过来了,还是赶紧出去吧。’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目前为止黑龙还不能跟夏君驭见面,所以夏君驭只知道白龙的存在,所以才称白球为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