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谁动了宝贝的嫡娘 > 心计终成空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二姨娘三姨娘领着各自的女儿进来,扑通扑通几个人全都跪了下来,然后房间里哭声响起,还伴着申诉声。

    “老祖宗,您不能偏心啊,您提了四姨娘为平妻,那我们怎么办?”这是二姨娘的话,三姨娘只是陪衬着而已,哪里敢多说什么。

    上首正中的位置上,老太太脸色阴沉阴沉的,眼瞳中布着雷霆之怒,唇角抿紧,慢慢的抬首扫视了一眼晚清,那眼神是带着深意的,然后转首望向下首的二姨娘三姨娘,怒斥:“嚎什么,成什么体统。”

    老太太发火了,二姨娘三姨娘立刻收住了嘴,眼泪还挂在脸上呢?却不敢再出声,不过虽然惧老太太,二姨娘却打定了主意,今儿个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狐狸精成了平妻,如若偏宅内只有一个上官晚清,她还当得了主,若是四姨娘成了平妻,还有她的位置吗?这女人原来早就存了这心,阴险的东西,二姨娘冷哼,今儿个她就不信了,她们就闹着,看这狐狸精能成什么事。

    房间里安静下来,老太太根本不理会下首的二姨娘三姨娘等人,两个粗贱的妇人,也值得她费神,唇角勾出不屑,冷冷的开口。

    “既然们都知道了,也省得我再派人去传一遍,今儿个是我的主意,提了老四当平妻,清丫头也同意了,们两个就安份些吧。”

    老太太话音一落,四姨娘和上官怜晴立刻欢欣的磕头:“谢老祖宗。”

    二姨娘和三姨娘的脸色白了,上官紫玉和上官冷心的脸色都很难看,全都狠狠的瞪着四姨娘和上官怜晴,恨不得扑上去咬那娘儿俩,二姨娘泼妇似的扯着嗓子叫起来,扑到地上连连的嚎哭。

    “老太太,不能这么偏心,为什么提了老四为平妻,这么些年来,她为上官府做过什么,都是奴婢一手一脚打点着,侍候老爷,照顾府里的一家大小,从吃的穿的用的度的,什么都是奴婢做了的,老四除了收拾打扮,整天像个花蝴蝶似的,她做什么了,这会子竟然成了平妻,奴婢不服。”

    四姨娘一听二姨娘当别人的面剥自已的脸子,早怒了,冲着二姨娘叫起来。

    “个贱人,都是平时一手巴着家,不让我们过问分毫,这会子竟然有脸来说我。”

    两个女人互揭伤疤,泼妇骂街似的吵起来,那二姨娘和四姨娘的女儿,也都帮着各自的娘亲。

    一时间,房间里闹成一团,晚清唇角勾出几不可见的笑意,望向身侧的老太太,只见老太太胸脯上下的起伏,脸色黑沉,眼里腾腾的怒火,喘气急促起来,显然被气得不轻,侍锦立刻走过去,顺着她的胸口平气儿。

    晚清满意的笑,心内冷哼,活该,让逞能,都这么大的岁数了,有福不亨,偏要找不自在,不过现在该是她说话的时候了,想着淡淡的开口:“住手,闹什么。”

    话音一落,房间内打斗的人同时住了手,一时反映不过来,木愣愣的望向旁边的晚清,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晚清喝止住了那一帮人,侧首望向老太太,不紧不慢的开口。

    “老祖宗,看四姨娘当得了平妻吗?上官府百年建树,这正经的主子自然该有正经主子的仪范,总不能整日家的像个泼妇似的吧,说若是她当了平妻,时不时的来这么一出,那么上官府的脸面呢?”

    晚清话落,四姨娘和上官怜晴心惊,脸色飞快的白了,忙望向老太太。

    “奴婢该死,是奴婢错了,请老祖宗责罚。”

    没想到她一怒竟然让人挑了理,今儿个这事若是黄了,以后只怕难以成功了,四姨娘脸上的冷汗沁了出来。

    老太太并不理会下首的四姨娘,却是望向晚清,眼瞳微眯,直到此时她算是看清了晚清的心意,这丫头根本不同意立四姨娘为平妻,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出,这等的心计,还真是不输于自已年轻时候,她想做什么?老太太猜测着,看也不看下首的四姨娘,这个女人确实成不了大事,竟然在这种时候失态,也是她该着的,老太太这会子关心的是,晚清想做什么。

    “清丫头认为这件事该如何处理呢?”

    她都开了口要提四姨娘为平妻,难道说晚清打算直接剥了她的脸面子,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老太太眼里冷冷的。

    晚清娴雅的一笑,满屋生辉,众人都望着她,不由自主的便被她吸引了。

    她的神韵,她的气度,真正的不凡,虽然不是顶美的,却是最耐人寻味的,而且越看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耀眼。

    一时间,谁也不说话,直到她悦耳的声音响起来。

    “既然老祖宗提了要立四姨娘为平妻,做孙女的即能剥了老祖宗的意思,不过现在四姨娘做的事太出格了,所以晚清的意思是,给她们每人一个机会,公平竞争,若是她们其中谁品行兼优,真有当家主母的风范,就提为平妻,老祖宗看可行?”

    晚清话落,二姨娘和三姨娘抢先便磕了头:“奴婢谢过大小姐了,大小姐的提议,奴婢们心甘情愿的认同。”

    本来她们是没机会的,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虽然不知道成不成功,但好歹能拖住老四的脚步,让她当不了平妻,这才是真的。

    四姨娘和上官怜晴脸色惨白,一起可怜巴巴的望着老太太。

    “老祖宗。”

    老太太望向晚清,眼里闪烁着锐利的锋芒,这丫头不简单啊,是个狠角色,云淡风轻的便把事情解决了,不过想到她借自已的手,心头便很不快,不过眼下她还知道该收场了,要不然闹大了,自已的老脸可就完了,老太太想着,便转首瞪向下首的四姨娘。

    “好了,按们小姐说的做,实在是有待磨练,再等等吧,既然清丫头说了给们机会,们好好表现,总会成为人上人的。”

    老太太如此说了,四姨娘和上官怜晴身子一软,便瘫到地上去了,那从高高云端上落下来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现在四姨娘和上官怜晴就想跟二姨娘三姨娘拼命,一人一口咬她们的脖子才解恨,本来她们是心想事成了的,愣是被她们给闹没了。

    本来好好的事情搞成这样的一个局面,房间里充斥着压抑的气氛,老太太咳嗽了两声,望向晚清。

    “清丫头,既然要考察她们,那么就该有个期限。”

    晚清点头:“三个月为期,老祖宗,三个月后,谁的表现最好,就是我偏宅内的平妻。”

    “好!”老太太点头,这一折腾,她也没什么力气了,望向下首的几个女人,又气又恨的开口:“们都好好的发挥吧,到时候谁好谁就是偏宅那边的平妻了。”

    “谢老祖宗。”

    几个女人恭顺的开口,四姨娘虽然生气愤怒,不过却不敢再造次,本来还想提出自已生了竺儿的事,不过看老太太的脸色,也是恼了的,现在提根本没有好果子吃,只能把一腔的愤怒闷在心底了。

    眼看着事情圆满的解决了,那四姨娘忽地的望向老太太和晚清。

    “奴婢还有一事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