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谁动了宝贝的嫡娘 > 第110章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曲歌舞毕,舞女歌姬的退下去,有仆妇上来禀报。

    “禀夫人,戏子都装扮好了,是现点现唱,还是过会儿再点。”

    稼木盈秀扫了一圈,望向坐在身侧的太子妃,请示她的意思。

    “太子妃殿下,看是现听戏,还是等会儿再听。”

    这时候大家都停下说话声,一起望向高处的太子妃。

    太子妃宇文诗满意的笑笑,金尊玉贵的娇躯动了一下,风情万种的挥了挥手温和的开口:“先下去吧,待会儿把牌子送过来,先让我们说会儿话,今儿个既然是世子夫人派人接了我们姐妹等过来,就是大伙儿说说话,热闹热闹不是吗?”

    “是,太子妃说的是。”

    稼木盈秀点头,挥手让仆妇退下去,这里众人便只管吃酒说起话来。

    自然大部分话题是奉承太子妃的,例如:“太子妃今儿个的衣服可是霓霞坊出来的,这衣服可是价值不菲的。”

    “太子妃的手镯好漂亮啊,是云中暖玉吧。”

    “太子妃的皮肤越来越好呢,是怎么保养的。”

    诸如此类的,总之太子妃的脸上笑意越来越深,越来越开心,望着各人的眼神越发的水润了。

    不过众人正说得痛快的时候,席上忽然有人大叫了起来,唬了众人一跳,飞快的望过去,却是吕凤娇和端木香二人,这两个人脸色难看,伸长脖劲,拼命的挣扎,然后啊啊的竟然说不出话来。

    她们身侧的贴身丫鬟脸色慌了,赶紧的扶着自个的主子。

    “夫人,怎么了?怎么了?”

    稼木盈秀也领着慕容府的下人凑了过去,望着端木香和吕凤娇二人,紧张的询问:“两位夫人怎么了?”

    两个人指手划脚,只说不出话来,眼泪都吓出来了,一边哭一边摇头,摇得花容失色,惨不忍睹。

    不过她们的一番动作,倒使得别人看了出来:“她们不会说不出话来吧?”

    这一说,两个人连连的点头,痛苦的伸脖子,还想拼命说话,可惜依然一个字吐不出来,这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她们,哭得泪花带雨的很是凄惨。

    稼木盈秀慌了,这可是在慕容府,若是出事可就麻烦了。

    幸好府上有灵药师,马上吩咐仆妇和丫鬟把两个夫人扶进内堂去,并命人去请夏长老过来诊脉,查一下怎么回事?

    这里有太子妃,瑾王妃,以及各家上流社会的夫人,全都望着稼木盈秀,似乎想让她给个说法。

    稼木盈秀淡然的笑笑:“我想她们是不是在自家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我们慕容府里的东西,可是我亲手亲脚的处理的,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再说大家不是好好的吗?”

    确实如此,这么多人,只有她们两个人出事了,看来真不关慕容府的事,众人正想着,一侧座位上的晚清冷不防的开口。

    “我相信不关慕容府的事,也许是老天有报应也说不定,碎嘴毒舌的人偏让她说不出话来,看来老天灵着呢?”

    晚清云淡风轻,轻飘飘的话,唬了所有人一跳,好几个女人抬头望天,难道真是老天保应吗?要不然为何只有她们两个人说不出话来呢?一时没人敢多说什么。

    晚清看着眼前的一切,唇角勾出玩味的笑,吕凤娇和端木香会说不出来话,只不过是因为她先前乘众人巴结太子妃的时候,弹了两粒药丸到她们的茶碗里,那药丸很小,以她的能力,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入水即化,所以两人喝了茶才会说不出话。

    虽然不至于要她们的命,不过对于这每次看到她便碎舌的女人,倒是好好的教训她们一顿,看以后还敢惹她。

    晚清正想得入神,坐在她身侧的慕容笑一直望着她,眼瞳闪烁着暗芒,思索着那两个女人不能说话会不会与这位世子妃有关,这里的人若说有能力让那两个女人不能说话,除了世子妃不作别人之想,不过刚才她一直坐在这里,确实没看到她有什么动作,不知道她是如何办到的,想到这,慕容笑主动和晚清讨教起事情来,

    而别处的人也不再理会吕凤娇和端木香的事了,又自顾说起话来,这些人说的依旧多是奉承太子妃的话,太子妃宇文诗,先前看到吕凤娇和端木香不能说话,受惊脸色难看,不过听到别人的话,脸色又好看了一些,好听的话谁不爱听。

    不过她很快注意到两个人不理会她们的说话,瞳仁不由得隐暗了一些。

    这两人不是别人,一个是上官晚清,一个是瑾王妃慕容笑,两人自顾品茶磕瓜子,顺带的悄悄说话儿,虽不影响她们这些人,却明显的没把她太子妃放在眼里。

    宇文诗的眼里冷光乍射,阴沉沉的,那份冷然使得身侧的人轻易便感受到了,很多人顺着太子妃的眼光望过去,只见瑾王妃和汉成王府的世子妃两人并不理会她们这些人的说话,只顾自吃瓜子,自说话儿。

    很显然太子妃生气了,这下不少人心中看起了笑话儿,一声不吭,太子妃宇文诗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瑾王妃和世子妃真是好雅兴啊,说什么呢?如此高兴,也说给本宫听听。”

    这太子妃虽然先前表现得清高,不过对于上官晚清心里十分的生厌,因为太子殿下的口中,有时候会提到这个女人,说她如何的睿智,如何的聪明,让她学习着什么的,所以宇文诗心中早就对晚清不满,不想现在她竟然还一脸的无视自已,当真是可恼。

    太子妃话一起,所有人都望着瑾王妃慕容笑和世子妃上官晚清。

    这两人一脸的莫名其妙,她们就说个悄悄话,怎么就碍着她们了。

    不过太子妃问话呢,两个人自然不好回避,慕容笑柔声开口:“回太子妃的话,我是看世子妃的皮肤好,所以便讨教她一二。”

    “喔,那么世子妃有什么好经验呢,一起说来我们听听,怪不得世子爷独宠世子妃呢,原来都有些经验。”

    太子妃的话听不出是好是坏,不过大家都望着晚清,晚清不卑不亢的笑着开口。

    “其实这是晚清的一点心得,女人的皮肤可以好好保养,又水嫩又美白。”

    她一开口,众人认真的细瞧她的皮肤,果然是水嫩嫩的,令人嫉妒,大家一听她说的话,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她的身上,想听听她有什么心得,虽然太子妃很生气,不过也想听听她究竟有什么保养方法。

    “世子妃就给我们说说吧。”

    “好。”

    晚清也不推辞,其实先前慕容笑与她坐在一起,看到她皮肤水嫩嫩的,所以便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得,她便与她说了,谁知道会惹到太子妃。

    “女人的皮肤要认真的照顾,要不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便会起皱纹,长斑点,我们平时多吃一些能够补充皮肤的水果,例如苹果,黄瓜,蕃茄等,这是内在的补充,表面上也要注意保养,例如自已做面膜护肤。”

    “面膜?”

    有人惊呼,大感稀奇,最后干脆不吃酒了,全都盯着晚清,这一会儿,不管是先前嫉妒的,先前生气的,此刻全都融洽了,听着这世子妃说什么叫面膜。

    “就是自已动手做的东西,然后敷在脸上,等到敷完了,皮肤光滑柔润,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粉嫩!”晚清说到这儿停住了望向身后的回雪:“回雪是吗?”

    “是的,我们世子妃没事便会动手做这种东西,所以皮肤保养得极好。”

    “快说,快说说,究竟这东西如何做?”

    “是啊,世子妃,给我们说说吧。”

    所有人都急促起来,上首的太子妃看众人不巴着自已,倒巴着上官晚清了,心里恼恨,不过她也想知道这什么面膜是如何做的,能把皮肤保养得水嫩嫩的,当真是稀奇事儿,所以也懒得去计较别的了,一双眼睛巴巴的紧盯着晚清,而太子妃身侧的稼木盈秀,见众人的眸光望在晚清身上,倒松了一口气,她生怕上官晚清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这会子大家都缠着她,自已倒省了担心,虽然今儿个她是东道主,不过她做了该做的事了。

    晚清见这些女人一个个的巴着自已,不由得好笑,看来从古到今,女人都改不了爱美的天性,何况古代以男人为天的世界,谁不想把自已打败的漂漂亮亮的,身为女人,她倒不想为难她们。

    “这面膜其实很简单,不过有很多种制作法,今天我先说两种最适用的,蛋清蜂蜜面膜,取一个新鲜的鸡蛋,然后滴两滴蜂蜜,加一些珍珠粉,然后敷在脸上一柱香的功夫洗净,皮肤立刻光滑许多呢?”

    晚清一说完,身侧的那些女人像听到天方夜潭一般惊奇,窃窃私语。

    然后有人提出建议:“世子妃,不如给我们操作一下看看,究竟有怎样的效果?”

    “是啊,是啊,我们想看看。”

    晚清一看眼前的状况,最后望向太子妃,见她也点头赞同了:“世子妃,既然大家都感兴趣,那就做来看看吧。”

    “好,回雪去慕容府取东西来。”

    “是,小姐。”

    这些东西回雪都会制作,稼木盈秀见大家都感起兴趣来,立刻便唤了仆妇进来,领着回雪姑娘去办东西,马上过来。

    回雪和那仆妇下去准备,晚清便又给别人讲起第二种的面膜,一时间屏风里面的女人热闹和融极了,大家早忘了勾心斗角。

    男宾这边,却是波光诡影,惊涛暗沉。

    先前的歌姬舞女的退下去,众人正说话儿,却是针对夏候墨炎的。

    太子夏候洛晨率先开口:“墨炎,先前我们听到的事不会是真的吧,当真许诺了一生不纳妾,只宠一个女人。”

    夏候洛晨看着隽美不凡的夏候墨炎,一颗心好像着了火般的烧灼着,以前这男人傻的时候,就出色,现在不傻了,听说先前那小孩子差点死于马蹄下,是他千钧一发的救下了那孩子,如此看,他的身手也是极了得的,这样一想,心更是猫抓了一般疼痛。

    太子的话一起,庭院一侧坐着的男人们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这边来,雅雀无声望着夏候墨炎。

    这男人不但出众,而且轻易便能吸引人的注意力,哪怕静坐在哪里,也是极出色的,很多人心里嫉妒,不过男人不会失了分寸,更不会表现出来,表面上是一副云淡风轻。

    夏候墨炎听了太子夏候洛晨的话,唇角勾出笑意,霸气的开口。

    “她值得我如此对待。”

    一句话表示他先前所说的事绝对算数,而且这话听来有讲究,她值得如此对待,一下子把晚清抬得高高的,显现出了她是一个足以让男人如此对待的女子。

    这话说出来的同时,却打压了别的女人,因为那些女人不值得男人浪费一生,所以大家才会三妻四妾,而他的晚清是值得的。

    夏候墨炎说完,庭院内的男人一时黯然,这上官晚清什么样的人,他们很多人知道,其中很多人也曾打过她的主意,只是最后却花落汉成王府。

    不过即便那女人出色,可是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一生不纳妾,面对着那样的黄脸婆,男人们觉得这是很丢面子的事,所以便有人开口。

    “世子爷真是痴情,不过一个女人还真当不了值不值这样的事。”

    瑾王夏候洛宇开口,很多人附和认同。

    女人再好又怎么样,只不过和衣服一般,早晚旧了厌了,便要换新的了,有谁会穿一件衣服穿到老,想想都碜人,这世子爷虽说傻病治好了,不过这痴病也是个毛病啊。

    “瑾王殿下说的是啊,女人能当得了什么?”

    “不过世子爷的痴情还真是让人感动。”

    有人阴阴阳阳的开口,摆明了讥讽夏候墨炎,夏候墨炎根本懒得理会这些人,随意的歪靠在软榻上,理也不理这些男人。

    那些人自讨没趣,便转移了话题,说起了朝廷上的事情。

    男人在一起的话题,无非三大件,女人,政事,还有最近的风流韵事。

    这三样夏候墨炎一样都不感兴趣,所以只睑上眼睛不参与任何的话题。

    太子夏候洛晨,端木磊,还有慕容奕三人的瞳仁中却闪烁着暗芒,各人心中自有想法。

    一时间,男宾这边说得热闹,也不知道女宾那里发生的突发事情。

    而女宾那边,晚清正给别人做示范,如何制作面膜,然后涂到了一位夫人的脸上,待到一柱香过后,洗净了脸上的面膜,当真是肉眼看得见的细滑,很多人忍不住走过去触摸了一下,惊呼不已。

    “天哪,竟然真有用。”

    “是啊,我的妈呀,回去我立刻制作了来敷脸。”

    热热闹闹的谈论了一下午,后来又吩咐了戏子上来唱了两出戏,各人方意兴阑珊的散了,大家早把那不会说话的吕凤娇和端木香给忘了。

    府门外,夏候墨炎正坐在马车上等候晚清,等到她出来,伸出修长的大手,拉了她上马车,神情呵护至极,使得别的女人眼红不已,马车陆续离开了慕容府而去。

    府门前,慕容奕眼瞳浮沉不定,心底懊恼不已,若是他当初娶了上官晚清多好啊,或者他不整那一出下药之事,那么上官晚清就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嫁进慕容府帮衬着他,该多好啊,而现在自已娶的女人根本就是个母老虎,可惜别人还不相信他,害得他苦不堪言。

    汉成王府的马车内。

    夏候墨炎握着晚清的手,温柔且低沉的声音响起:“怎么样?那些女人没为难吗?”

    晚清笑着摇头,明显的心情极好,想到吕凤娇和端木香不能说话,两个人梨花带雨的样子,便让人觉得爽。

    “没事,还行,只不过顺手教训了两个人,不过墨炎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难道是那些不长眼的家伙惹到了?”

    晚清随口说,不想提到吕凤娇和端木香二人,倒是关心的伸手握着夏候墨炎的手,发现他眼瞳中罩着凌寒,柔声询问。

    “太子似乎对我的更嫉恨了。”

    “他不出色,便恨出色的人,真是可恼。”

    晚清一想到这个便生气,脸色沉了下来,不由自主的想到夏候洛晨来,低低的叹息:“说皇上仍是人中龙凤,皇后也长得千娇百媚,按照道理,太子该生得极出色才是,可是那个人除了心胸狭隘外,还真没有什么特长,不管是品貌,还是脑子。”

    “这话可别乱说。”

    夏候墨炎伸手捂住晚清的嘴,虽说他们是皇亲国戚,可是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还是别说了,会给汉成王府惹出祸端的,那皇后正处处找汉字成王府的麻烦,若是有把柄,恐怕又要闹一场了,幸好皇伯父并不相信她。

    “嗯,我知道了,不过也别理会了。”

    晚清也知道自已唐突了,可是真的觉得奇怪。

    “好,我们不说他们,随他们吧,若是真的招惹我们,绝对不会饶过他们的。”

    夏候墨炎瞳仁阴寒,冷冷的笑,低首时便换上了温柔,握着晚清的手,一路回汉成王府去了。

    古宛内,童童吃完了晚膳,正歪靠在软榻上打盹儿,一听到夏候墨炎和晚清的说话声,便欢快的起身奔了出去。

    “爹爹,娘亲,们回来了。”

    “嗯,童童有没有很乖。”

    “很乖啊,童童是个大孩子了,而且说过不会再惹娘亲生气的。”

    他满脸的乖宝宝样,扑闪着大眼睛,像一只粉嫩可爱的陶瓷娃娃,令人看一眼便会喜欢上。

    不过对于他所说的话,花锄和奶娘一头汗,这家伙撒谎也不打草稿,他是很乖,没有捣乱,没有惹事。

    不过世子爷养的那头狼,被折腾得不像样子了,明明是一头狼,现在看到这家伙乖得绝对是一条狗。

    因为无聊,所以下午他便玩狼,结果是狼的牙齿被扳掉了两颗,尾巴的毛被扯光了,现在成了一只秃尾巴的狼。

    可恨这家伙还对狼说了。

    扳掉它的牙是为了他以后别伤了人,咬伤了别人怎么办?扯光了它的尾巴是因为天太热了,小狼多热啊,所以尾巴没毛,凉快得多了。

    瞧他多为狼着想啊,可惜那狼现在一看到他,恨不得一头撞死。

    不过此刻他面对爹娘的时候,绝对是个乖宝宝。

    “爹爹,手臂上的伤有没有好?”

    某小家伙一脸的关心,眼瞳水汪汪的,十分的心疼,夏候墨炎看着儿子如此关心自个儿,心里开心啊,高兴的笑着点头:“谢谢童童关心,爹爹的伤好了。”

    “额哎,额哎!”这家伙甭提多开心了,然后小脸蛋一正,认真的望着夏候墨炎:“那么现在娘亲是不是归我了,我借了几天了。”

    “啊。”

    夏候墨炎那叫一个郁闷,这叫什么事啊,还以为他关心自个儿呢,原来惦记着自个的娘亲,不待他反驳抗议,小家伙便不再理会他,直扑晚清的怀抱,理直气壮的开口:“娘亲,童童想了,今天晚上童童要跟娘亲睡。”

    这下夏候墨炎脸绿了,义正言词的开口:“夏候艮童,几岁了,还跟娘亲睡,是不是男子汉?”

    “是啊,可是都可以跟娘亲睡,为什么我不行?”

    某小子一脸的不妥协,爹爹这么大的人,可以跟娘亲睡,为什么他这么小就不行,还说他不是男子汉,如果他不是男子汉,爹爹就更不是男子汉了。

    “爹爹,真是个小气鬼,我跟娘亲睡一晚又不会拐跑了娘亲,急什么?”

    夏候墨炎差点没被气吐血,瞧他说的,还一副施舍了似的,道理说不通,只有武力征服了,想到这,夏候墨炎警告儿子:“小子,是不是皮痒了?”

    “爹爹我接受的挑战。”

    童童眯着大眼睛笑,今天晚上他一定要跟娘亲睡,好久没跟娘亲睡了,以前过一段时间他都会跟娘亲睡一晚的。

    两父子在正厅里剑弩拔张,眼看着便要斗起来了,晚清望望这个,望望那个,然后开口:“好了,别斗了。”

    “不行。”

    没想到两个家伙根本不理会她,异口同声的拒绝了,然后虎视眈眈的瞪着对方。

    厅堂里,父子二人眼看便要打起来了,晚清也懒得理会他们了,而且知道墨炎是不可能伤害自个儿子的,想到这坐到一边去欣赏堂上风景,谁知道她刚坐下,那一大一小两人还没开战,便听到堂外,噼咧哗啦的一阵响,然后有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来:“回雪姐姐,回雪姐姐?”

    晚清诧异,夏候墨炎和童童也停住了手脚,只见喜儿脸色难看的从外面奔进来,扑通跪下禀报。

    “世子爷,世子妃不好了,不好了,回雪姐姐中毒了?”

    一听回雪中毒了,晚清身形一闪,快如旋风的闪了出去,只见屋外的平台上,打翻了一地的攒木食盒,地上跪了一地的丫鬟仆妇,喜儿和另外一个丫鬟扶着回雪,只见她脸色一片青黑,紧闭着双眼,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晚清只看一眼,便知道她确实是中毒了,一把从喜儿的手里拽她过来,往屋子里扶,脸色难看,沉声问:“究竟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中毒呢?”

    “回世子妃的话,先前回雪姐姐和以往一般,先给世子妃试菜,谁知道她吃了那菜竟然中毒了。”

    “试菜?”

    晚清微愣,她竟不知道这件事,回雪会先行给她试菜,想到她是因为自已中毒的,她心里更不好受了,这个丫头,不管做什么事,处处都想着自已。

    “回雪,怎么这么傻啊?”

    晚清把回雪扶到厅堂内的一张软榻上放下,飞快的望向夏候墨炎:“墨炎,快去上官府的学堂那边把曹长老请过来。”

    曹长老是灵药师,对于解毒很有造诣,回雪的毒看来挺重的。

    “好,我这就去。”

    这种时候夏候墨炎也不推辞,若是派人去请曹长老,他未必肯来,所以还是自已亲自去。

    而堂上,童童飞快的给回雪把脉,然后肯定她确实是中毒了,可是这毒,他辩别不了药性,最后只能把一颗解毒丸塞进回雪的嘴里,好拖延时间。

    晚清的脸色难看至极,瞳仁一片莹绿,没想到竟然有人对她下毒,究竟是谁?

    想到这命令下去:“立刻把管膳食的四个婆子,和厨房的四个厨子尽数拿了来。”

    门外管事的仆妇领了命,立刻带着丫鬟婆子的去拿人,很快便把掌管膳食的四人,厨子四人,都拿了过来,八个人在门外的空院里,不停的磕头,求饶。

    堂上,晚清却不理会,而且一直隐身在暗处的流胤也出来了,看到回雪受伤,他心疼的抱着她,一遍遍的叫她的名字,可惜回雪一点反应都没有。

    晚清来回的踱步,不时的望着外面漆黑的夜空,焦急的等候着夏候墨炎。

    这古宛内的事,很快惊动了汉成王府别处的人,竟然有人胆敢给世子妃下药,这事可不是寻常的小事,所以太妃和汉成王还有管事的姬夫人全都过来了。

    顿时,古宛这边的厅堂坐满了人,晚清吩咐了流胤把回雪抱到隔壁的房间去等着。

    汉成王脸色阴骜难看,吩咐人唤了门外八人进来,重重的一拍案几。

    “说,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有人下毒,们竟然不知道。”

    掌管膳食的四名仆妇慌恐害怕的磕头回话:“奴婢们不敢有似毫的大意,每日世子爷和世子妃的菜肴奴婢们都是用银针试过的,绝对不敢有半点的大意,就是碗筷等物也是仔细检查了的。”

    “那怎么还会出这等的事,现在人中毒了,们说又是怎么回事?”

    汉成王凌寒的责问下去,脸色阴沉,那些仆妇和厨子早吓得脸色大白,连连的磕头求饶。

    “奴婢们每日监视着各个细节,不敢有似毫大意的,求王爷明见,王爷圣明啊。”

    “现在事出来了,们若是说不清楚,就给我好好担着。”

    汉成王发下狠话,一直在厅堂内踱步的晚清陡的停住步子,望过来。

    这些婆子不可能敢毒她,而且如此厉害的毒药,连银针试毒都瞒过了,可见这毒的属性恐怕极罕见稀少,凭这几个婆子又哪来的药?

    想到这,缓缓的走到仆妇厨子面前,居高临下森冷的俯视着她们。

    “今日们可曾离开过厨房?或是被人打昏了?”

    八个人认真的想了一遍,然后摇头:“奴婢们一共八个人,若是其中出了任何的差错,奴婢们岂有不知的。”

    “那么这当中可有人进过厨房,或者来过这里?”

    对于害了回雪的歹人,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晚清瞳仁凛寒冷冽,那七八个仆妇知道世子妃的厉害,哪里敢有所隐瞒,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世子爷和世子妃没有回府的那会子,我们正在整理菜蔬,当时怡然郡主过来转了一会儿,然后便离开了。”

    “夏候怡然?”

    “怡然?”

    几道声音响起来,人人脸色难看,不过这怡然脑子不好,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不过她过来这边干什么?

    “她过来没闹吗?”

    晚清记得这夏候怡然动不动便会撒泼咬人,难道过来没闹吗?

    四名仆妇赶紧摇头:“回世子妃的话,今儿个怡然郡主没有闹,不过伺候她的小丫头生怕她惹出事来害到她,所以死命的把怡然郡主拽了回去。”

    厨子回话,上首的汉成王松了一口气,太妃也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害怕怡然做出什么不当的事来。

    不过晚清却不放过任何的细节,从头到尾这厨房重点,既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袭击过,所以说只有夏候怡然过来,虽然她是傻子,可是却不排除有心人为之,想到这,晚清陡的起身,朝门前的喜儿和福儿吩咐:“立刻带几名仆妇过双阙院那边,把怡然郡主和伺候她的丫头带过来。”

    “是。”

    喜儿和福儿早领命闪了出去。

    厅堂上,汉成王夏候臻和太妃面面相觑,然后汉成王开口:“晚清,这怡然脑子不好,她哪里懂得给人下毒啊,带了她过来,也问不出什么,到时候再闹起来。”

    晚清掉首望向高处的夏候臻和太妃,冷冷铮语铁板一样坚硬。

    “今日若不是回雪试菜,伤的就是我,难道父王和奶奶也认为无大碍吗?而且我视回雪亲如妹妹,今日出了这等子事,不管是谁,若是查出来,我是决不会放过的,若是回雪没事便罢,若是她有事,我必然要让那下毒之人偿命,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晚清说完,汉成王和太妃满脸的担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还真害怕怡然下的毒,不过后来一想,怡然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懂得下药呢?所以说绝对不可能是她的,他们用不着担心。

    这时候夏候墨炎回来了,身后跟着的正是上官府的曹长老,一走进来便要给汉成王府和老太妃行礼,晚清已阻止了他的动作,飞快的开口。

    “曹长老不必客气了,现在救人要紧。”

    她说着便走了出去,在前面领路,把曹长老领到隔壁的房间去。

    房间里,回雪睡在床上,流胤守在她的身边,脸色冷沉,阴骜难看。

    一看到曹长老出现,早激动的叫起来:“曹长老,快看看她是中了什么毒?”

    曹长老应了一声,便走了过去坐下,开始给回雪诊脉,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脸上罩了沉重,似乎不相信似的,又凝了凝眉,最后放开了手,站了起来回话。

    “世子爷世子妃,回雪中的是一种罕见的蛇毒,这种蛇叫银蛟蛇,它是一种带有灵气的毒蛇,据医书上借载,很多年前曾有人发现过这种蛇,并提练过它的毒液,这种毒无色无味,而且银器测不出它的毒,最重要的是没有药可解,按照医书上所说,只有灵气可以逼出她体内的蛇毒,不过究竟是真是假,我等无从考察,就是她的症状,也只是老朽根据医书上的症状来辩别的。”

    曹长老一说完,流胤便愤怒得跳起来,飞快的冲到曹长老的面前:“难道没办法可解,真的没办法了吗?”

    “人力没办法,这种毒什么丹丸药丸根本没用。”

    曹长老说完,流胤扑到床边去便吼了起来:“回雪,回雪,醒醒,醒醒。”

    曹长老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晚清唤住了他,又问了一遍:“曹长老,医书上真的说,灵力便可以解吗?”

    “是这么说的,不过谁知道是真是假,就是那银蛟蛇也是我们从没有见过的,更别说什么灵力了。”

    “可是她这样子是昏迷吗?”

    “嗯,毒液在她身上盘回,直至浸蚀她的五脏六肺,便会悄然离世。”

    曹长老刚说完,伏在床上的流胤便吼了起来:“还说,还说,滚出去,滚出去。”

    晚清和夏候墨炎两个人相视一眼,既然灵力可以解,那么青龙剑和白虎剑定然可以做到了。

    不过结果如何,她们就不知道了,一想到回雪是替自已受了罪,晚清便心如刀绞,她就像自个的妹妹一般,处处护着自已,小心的守着自已,可是却遭到了这种罪,想到这,晚清便咬牙,狠声的开口。

    “我不会放过下毒的人。”

    说完唤了喜儿进来送了曹长老出去,然后走到床前伸手按着流胤的肩:“别光顾着伤心了,伤心不能解了她身上的蛇毒,我们带她去水月庵吧。”

    “水月庵。”

    流胤一愣,很快想起了青龙剑和白虎剑藏在水月庵里,那两把剑可是有灵力的,如此一想,心头便升起希望,望着晚清。

    “老大,难道回雪有救了。”

    “不知道,那什么银蛟蛇的,我们连听都没听过,不过有一个人可能有办法救她。”

    “谁?”

    流胤陡的起身,晚清望向夏候墨炎:“无心师傅,她是碧海云天的人,我想碧海云天是个有灵力的地方,说不定那什么银蛟蛇也是她们那地方的蛇,一定会有办法救回雪的,那青龙剑和白虎剑正藏在水月庵里,所以我们送回雪过去吧。”

    “好。”

    三个人说好了点头,不过晚清没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把门外的福儿唤进来,一字一顿的命令。

    “我们待会儿把回雪送出去,让人把夏候怡然给我留下,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放她离开!”她说完,夏候墨炎诧异的挑眉,虽然不了解其中的情况,不过却没忘补了一句:“这也是我的意思。”

    “是,世子爷,世子妃。”

    福儿退出去,去隔壁的正厅里回禀王爷。

    汉成王夏候臻正和太妃在审怡然郡主,但是怡然是个脑子不好的,一会儿傻傻的笑,一会儿咬手指儿,奶奶父王的混叫一通,那汉成王看着自已的孩子都这样了,怎么可能害人,所以便不再理会夏候怡然,静候着隔壁的情况,等到喜儿走进来禀报了世子爷和世子妃的话,汉成王有些无奈的望着夏候怡然,这丫头脑子不好,会做这种事吗?想着便命人扶了太妃回西纱院便休息,又吩咐了姬夫人自去休息,自已在正厅的堂上候着。

    晚清吩咐了奶娘张氏和花锄带儿子去睡觉,自已和夏候墨炎,还有流胤三人带着回雪,也不用汉成王府的马车,施了玄力一路直奔水月庵。

    水月庵在城效外的一座山上,三个人用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把回雪送到了水月庵。

    无心师傅早睡了,一听到外面的动静,便穿衣起床,走出来查看。

    “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夏候墨炎一叫,她便知道是自个的徒弟,所以没惊动了庵里的小尼,自已亲自过来了,这么晚了,墨炎找过来,定然是有事的。

    灯光下,回雪脸色青紫一片,很明显的中毒了,那无心师傅拿了灯一照,倒是唬了一跳。

    “银蛟蛇毒?这里怎么会有。”

    她一开口,晚清便知道自已猜测的没错,显然这银蛟蛇仍是碧海云天才有的生灵,既然无心师傅知道这样的蛇,那么定然有办法医治了,想到这晚清一把拉着无心师傅的手。

    “无心师傅,一定要救救她,一定要救救她。”

    无心女尼望了她两眼,然后又望向回雪,脸色凝重,最后缓缓的开口:“好了,跟我来吧。”

    她掌了灯走在前面领路,流胤抱着回雪,夏候墨炎紧拉着晚清的手,一行人悄然的走在水庵内,直奔水月庵的后面,后面有一间暗室,这个暗室除了当家的主持,没有别人知道。

    暗室中现在藏了两把宝剑,青龙和白虎。

    无心女尼打开了暗室,吩咐流胤把回雪抱进去,自已也尾随了进去,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紧随其后的进去。

    青龙和白虎二剑挂在墙壁上,安静极了,一点没有什么异常。

    无心女尼把灯放在墙角,吩咐流胤把回雪放下来,然后蹲下身子,用银针刺破了回雪的中指,血滴落出来,在灯光下竟然透着妖治的色泽,不是那种黑沉沉的,而且深红中透着一抹银色,很是诡异。

    无心女尼放了血,然后望向晚清和夏候墨炎。

    “们命令青龙剑和白虎剑用灵光罩着她。”

    “是,”

    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相视一眼,然后两个人飞快的望向两把宝剑:“青龙白虎听命。”

    那宝剑飕飕的抖动了两下,便出了剑鞘:“是,主人。”

    “释放灵气,罩着回雪,直到她的毒完全排掉。”

    “是!”两把宝剑一应,然后吊在半空,小小的暗室便光芒大盛,如同白昼一般。

    晚清和夏候墨炎二人望向无心无尼,沉稳的询问:“她有救了?”

    无心女尼并未答她的话,而是望向流胤,慢慢地吩咐:“留在这里照顾她,记着,每隔一个时辰要放一下血,不要太多,只要出血便好。”

    “是!”流胤赶紧应声,眼瞳中深深的心疼,看到回雪三番两次的受苦,他都心疼死了,以后他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不再让她受苦。

    她是令人尊重的女孩子,流胤想着蹲在回雪的身边,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无心女尼吩咐完,便望向夏候墨炎和晚清:“一个人留下来便行了,们先回去吧。”

    说完拿了墙角的灯,走出了暗室,等到夏候墨炎和晚清走出去,她便关上了暗室的门。

    这暗室在地下,上面是一幢藏书阁楼,一般人不会发现这里有一座暗室,所以十分的安全。

    晚清不放心回雪的情况,又追问了一句:“无心师傅,她是不是没事了?”

    “们回去后,这要看她的造化了,一天一夜后,若是她醒过来,便无大碍,若是醒不过来,说明该有此劫,这银蛟蛇有多少种,有些银蛟蛇的灵力过强,即便有灵力驱解,也未必有用。”

    她说完便自提着灯走进屋子里去,关上了房间的门。

    屋外晚清却是一身冰凉,连手指都是沁冷异常,她无法想像若是回雪真的出了什么事?她该如何和流胤交待,她该如何面回雪。

    “墨炎?”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夜色下,夏候墨炎看到她的脸如纸一般苍白,早心疼不舍的搂着她靠近胸前,沉稳有力的开口。

    “晚儿,记着,她不会有事的,我们该回去好好查查究竟是谁下了毒手?”

    一听到这个话题,晚清周身拢上戾气,杀气弥漫在她的眼瞳中,冷冷的声音响起来:“走,回府。”

    一身落,两个人身形便起,好似两只白色的大鹏鸟,眨眼消失在暗夜中,窜起好似流星,迅疾无比。

    回到汉成王府时,夜已经很深了,正是末时,而夏候怡然已被汉成王遣人送回去休息了,汉成王此刻正歪靠在榻上守候着,一听到门外的动静,便睁开眼睛开口。

    “们回来了,那个丫头怎么样?有办法解了她的毒吗?”

    夏候墨炎摇了摇头,阴沉的开口:“不知道,要等两天看看。”

    父子二人话落,晚清在一边扫视了一眼厅堂,阴骜的话响起:“父王,夏候怡然呢?”

    汉成王一听,笑着开口:“夜已经很深了,父王让她去睡了,有什么事明儿个早上再问吧。”

    “明儿个早上问,现在被害的人还生死不知,怎么明儿个问,父王要明白,若不是回雪,现在躺着的就是儿媳,难道儿媳躺在哪里,父王也要明儿个再问?”

    晚清尖锐的开口,紧盯着汉成王,汉成王脸上有些错愕,以往看晚清一直很识大体,今儿个是怎么了?不过他倒也没有怪她,因为听说那丫头是她贴心的奴婢,自然比别人惯着一些。

    这时候夏候墨炎已经吩咐门外的雁平和落沙二人:“去双阙院把夏候怡然带过来。”

    这一次真的要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想对晚儿动手,若不是回雪,晚儿此刻便躺在哪里,所以将心比心,他十分的理解晚儿此刻的心境,所以定然要查出究竟是什么人动的手脚,那人竟然有世间罕见的银蛟蛇毒,究竟是谁?

    难道是碧海云天的人,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若是碧海云天的人,那个公主和几个长老,绝对不可能使这些暗招,如若她们出现了,只会直接要宝剑和抓人。

    那么又是谁呢?

    雁平和落沙奉命直奔双阙院而去,正厅里,汉成王夏候臻望着气冲冲的夏候墨炎,缓声开口。

    “墨炎,其实怡然脑子不好,怎么可能知道下什么毒?所以找她来也没用。”

    夏候墨炎没说话,晚清却阴沉沉的接了一句:“虽然她脑子不好,就怕有心人利用,若是被人利用了,就保不准不来第二回,难道父王真的想看到儿媳出事吗?”

    她一句话完,把汉成王阻得死死的,汉成王不好再说什么,认真细想这个问题,确实有这种可能,最后不再说什么。

    夏候怡然被雁平和落沙带过来,睡得天熟的她,被人打搅了睡眠,一路骂骂咧咧,哭哭啼啼的闹个不停,汉成王府内很多人被惊动了,先前的阴骜再次笼罩着汉成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