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穿越小说 > 谁动了宝贝的嫡娘 > 第121章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刑部府邸门前,晚清率先下了马车,一挥手,马车后面骏马之上的侍卫尽数翻身而下,恭敬的抱拳沉声:“世子妃。”

    “走,陪本世子妃充充场子。”

    人人眉峭轻抖,这里可是刑部哎,姑奶奶不但不害怕,还让人充充场子,这是闹事吗?不过没人敢反驳这位世子妃,赶紧的应声:“是。”

    “没吃饭吗?大声点。”

    晚清在刑部门前训斥起侍卫来,这里的动作早惊动了刑部守门的兵将,有几人指指点点,便有人一脸肃杀的领着人走过来。

    这里晚清毫不自知,冷瞪着汉成王府的几名侍卫,雁平和落沙素来不屑别人,所以领头响亮的叫起来:“是,世子妃。”

    晚清满意的点头,笑眯眯的开口:“抬头挺胸大步走。”

    一声令下,众人下意识的抬头挺胸大步走,一行几人傲气十足,哪里是来底邸探人,分明是来做客的。

    晚清刚转身,迎头便碰上几个气势汹汹的人,凌寒肃杀的一挥手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不得在此喧哗,立刻离开。”

    雁平和落沙一看这开口说话的人竟然胆敢对世子妃不敬,当下不客气的冷吼:“大胆,竟然胆敢对我们世子妃不敬,再敢多言,看不打落的牙齿。”

    两人说完气势强硬的身子一挺便冲过去冷瞪着刑部的兵将。

    那几个人倒被他们强硬的气势唬了一跳,待到反应过来,为首的人赶紧的收敛了一些,笑着开口。

    “原来是世子妃驾到,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多多包涵。”

    晚清点头,脸上挂着笑,一点看不出她有生气的痕迹,刑部的几个兵将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眼前这位世子妃的大名他们可是知道的,身为汉成王的儿媳妇,虽然汉成王被下狱了,这位世子妃仍然有很重要的份量,听说她曾做为金夏国的使臣前往轩辕去谈判,使得两国的和平,不但是皇上,就是民间的百姓也对她感恩戴德,现在虽然汉成王被抓,可谁敢保证他不会被放了,所以他们还是要卖汉成王府和这位世子妃的面子。

    晚清见眼前的这几人没有找她的碴子,倒也不为难人家。

    刑部这些人是不会和她们犯冲的,犯冲的恐怕是另有其人,所以她笑着开口。

    “我们想探望王爷。”

    “这?”为首的兵将迟疑了一下,然后回首望去,小声的说:“请世子妃见谅,这件事小的们做不了主,皇上把这件案子交到太子和瑾王手中了。”

    “太子和瑾王?”

    晚清唇角的笑意拉大,看来皇上也不是傻子,虽然太子欲除汉成王府的人,但瑾王可是与他对立的,不会容许他一意独大,任意妄为,这事倒有转机,想到这,挥手一脸笑的吩咐:“我不会为难的,去禀报太子府的人,就说本世子妃要探望王爷。”

    “是。”

    几人回身便走,直奔刑部府邸门前,而晚清抬首望着天空,一脸轻闲的站着,看不出似毫的焦急,这就是她的气场,就算急,也绝对不会溢在脸上,让敌人得意。她此刻的镇定,恰恰让敌人心里没底,甚至于不敢小瞧她们。

    刑部的几人奔到府门前,向太子府的人禀报了事情的经过。

    太子府为首的侍卫长一听,脸色便拉长了,沉声开口:“不行,让她们回去。”

    刑部的人卖汉成王府的面子,太子府的人可不理会,太子有令,不准任何人探监,此仍大案,未审理清楚前,任何人不得见牢中的犯人。

    刑部的人虽然想卖一个面子给汉成王府的人,不过太子府的人不是吃素的,岂会让他们自做主张,所以才会有太子府的人守在这里,先前过去请示的几人,又回身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回话。

    “禀世子妃,太子有令不让任何人探视。”

    “什么?难道汉成王爷现在就是定了罪的囚犯不成,他认罪了?”

    晚清脸色依旧笑得如花开,水灵灵的,不过说出口的话却犀利无比,刑部的几个人不敢答话,垂首听着,像几个犯了错的孩子。

    他们很为难啊,有心卖汉成王府的面子,可是太子府的人做主,他们根本做不了主,所以现在是两头难。

    不过太子府的人见晚清气焰高涨炽热,已恼怒的领着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人仍是太子府的侍卫长,此时面色一沉,冷冷的开口。

    “世子妃请回去吧,此案还没定论,太子有令不准任何人探视王爷。”

    晚清唇角的笑意慢慢的收敛起来,紧盯着那侍卫长,双瞳一眨也不眨,她的瞳仁中闪过暗芒,阴骜凛寒,令人不寒而粟,那侍卫长跟在太子身边,一向心狠手辣,不过面对这个女人的眼光,仍然有些心劫,不过太子府的人自然不能丢太子的脸面,所以面无表情的瞪着晚清。

    晚清慢慢抬手,然后拍了起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来。

    “太子府的人好威风啊,好威武啊,我好害怕啊。”

    她说着还双臂环胸抖簌了一下,妍丽的小脸蛋上布着恐慌。

    身后的雁平和落沙还有马成等侍卫全都下意识的抖簌了一下肩,无语的翻白眼,世子妃会怕人吗?她会怕吗?从前到现在再大的困难,再厉害的人也没见她怕过谁,何况只是太子府的侍卫,只怕她接下来要有动作。

    不过说实在的,这样的世子妃好可爱啊,和从前的冷漠不一样,在世子爷宠爱下,世子妃总会散发出吸引人的光辉,像一个灵动的让人看一眼便喜欢上的小女子,难怪童童会人人喜欢呢,原来是遗传。

    汉成王府的人正在腹绯,太子府的人脸上浮起得意,以为晚清真的害怕了,挥了挥手开口。

    “们走吧,这是太子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刑部。”

    太子府的侍卫长说完,转身领着几名手下往府邸门前走去。

    身后晚清唇角一勾便是清艳的冷笑,陡的一挥手,沉声的命令:“给我打,竟然胆敢冒充太子胡乱下令,难道太子不知道吗?没认罪就不是罪犯,不是罪犯为什么我们不能见他。”

    她一声令下,身后的雁平和落沙早飞身而起,动作整齐俐落,直扑向太子府的侍卫,眨眼制伏了几人,扬起拳头便打,毫不客气手软。

    晚清的身子也在第一时间动了,快如流星,好似猎豹般迅疾,一招便制伏了太子府的侍卫长,手中的短刀毫不客气的抵在那人脖劲大动脉处,脸上依旧笑得如花开,却是彼岸荼绯,那侍卫长身子一颤,死亡笼罩着他,使得他再没有之前的盛气凌人,颤抖的开口。

    “们想干什么?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太子府的人。”

    “我还真敢给太子清理门户。”

    晚清一声完,手下力道用了一分,只见那短刀割破了肌肤,点点血迹滴落下来,落在脚边,慢慢的染成桃花形状,那侍卫长身子发软,再不敢多说一个太子府的事,反而是哀求起来。

    “不关小的事,这是奉太子之命行事,求世子妃放过小的们吧。”

    “放过?”

    晚清唇间笑意更深,眉眼如画,似乎在欣赏一幅画似的望着刀下慌恐如蝼蚁的侍卫长,太子府的人也不过如此?正在这时,府门内整齐的脚步声响起来,一队人峰涌而至,人未到声先到。

    “什么人胆敢来刑部闹事?”

    众星捧月一人过来,身着明黄的锦衫,腰束盘蟒玉带,周身的光华,高大的身躯透着尊贵,还有阴骜冷沉,坚硬立体的五官上罩着雷霆之怒,直瞪向晚清,大吼:“上官晚清,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在刑部放肆?”

    “放肆?放肆?我敢吗?我敢吗?”

    晚清笑眯眯的重复了两句,不过手下的刀锋,可没有偏移半分,更没有拿开,反而是当着太子的面一脚踢过去,太子府的侍卫长腿一软便跪了下来,朝着太子叫起来:“太子救命啊,太子救命。”

    一看到手下无用的表现,太子气得脸色黑沉,深邃的眼瞳越发的幽深难明,紧盯着上官晚清,只见这女子面容妍丽水灵,洁白莹润的肌肤上,两团红霞好似桃花开,满脸的笑意盈盈,可是下手绝对的狠厉,偏偏笑得荼绯,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太子夏候落晨眯起眼睛锁着晚清,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不过她今日之举是不是过了,竟然胆敢当着他的面重伤了太子府的人,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可是太子,未来金夏国的皇帝。

    “上官晚清,究竟想干什么?”

    “喔,喔,不想干什么,太子难道忘了,汉成王我公公现在正被关在大牢里,所以身为媳妇儿,我自然要去探视他不是吗?可恨这些刁奴,平素欺上瞒下,竟然说太子下令,不准任何人探视,说我父王还没定罪呢,他只是因为涉嫌案子,俗称为疑犯,难道家人不能见吗?这可恨的东西竟然假作太子之意,难道太子会不知道这道理吗?”

    晚清说完,又抬脚当着夏候洛晨的面踢了几脚那侍卫长,而且手里的刀锋不离侍卫长的脖子,唬得他动也不敢动,跪得直直的让她踢。

    “?”

    太子咬牙磨齿,然后笑了起来,望向太子府的侍卫长:“这个混帐东西,竟然假装本殿的意思阻拦汉成王府的人,真该杀。”

    太子教训了侍卫长,然后抬首望向晚清,沉声的开口:“即便他假作本殿的意思,也是太子府的人,汉成王府的人凭什么动手打太子府的人,莫非不将本殿放在眼里?”

    一言落,太子也不多话,挥手便命令身后的一队手下:“给我拿下这些胆敢蔑视本殿的人。”

    晚清一脚踢翻了身边的侍卫长,一挥手身后汉成王府的侍卫立刻峰通而上。

    两帮人便在府邸门前打了起来,这时候兵部尚书和刑部侍郎等参与审理此案的大臣全都领着人走了出来,一看府邸前打了起来,太子府和汉成王府的人,周边还围了很多看热闹的百姓,此事可是欠妥的,兵部尚书等大臣赶紧的叫起来。

    “住手,住手。”

    兵部尚书走到太子的身边开口:“太子,打不得打不得,都是皇室中的人,被百姓瞧了热闹,可是让皇室丢脸的,若是皇上知道这件事,怕是要不高兴的。”

    又有官员小心翼翼的绕过仍在打斗的人,走到晚清的身边,陪着笑脸劝道:“世子妃,快住手吧,有什么事可以心平气和的说。”

    晚清一挥手,汉成王府的侍卫退后,太子府的人也住了手,各有负伤,不过都无大碍。

    晚清望着刑部府邸门前的一干大臣,沉声开口:“本世子妃身为人媳,自然该来探望父王,谁知道太子府的这些刁奴,竟然假作太子的意思,不让本世子妃探视亲人,请问兵部尚书大人?王爷是否已定罪?现在是疑犯,还是囚犯?”

    晚清一开口,兵部尚书大人等头上冒汗,暗瞧着身侧的太子,不敢回话。

    其实此事还在查处中,虽然王爷和御史大人还有几位大人相聚于府上,但王爷等人声称有人设局,所以他们虽然被抓,牵扯看来不小,不过一干人只是暂时收监,皇上令太子和瑾王殿下主持,大臣们陪审,此事还未定案。

    不管他们如何审理,调查,王爷和御史大人等一口咬定被人陷害了,别的再也不说什么?

    现在汉成王府的人要见王爷本无可厚非,只要有兵将的陪同,完全可以探访王爷,不过太子早就下令,不准任何人探视王爷,所以汉成王府先前有人来都没有见到王爷,但现在这位世子妃可不是寻常人,她在金夏的地位,一来是汉成王府的世子妃,二来可是皇上亲许的忠义郡主,还是前往轩辕谈判的使臣,这些功德显示,她不是个寻常人,既然她来探访,不达目的只怕不会善罢干休。

    “太子,看这事?”

    兵部尚书等人请示太子,太子夏候洛晨眉都没抬一下,他奉了母后的意思,绝对不能让汉成王府的人见汉成王,一定要尽快座实了这帮大臣的罪名。

    眼下正一筹莫展,他绝不会让上官晚清见到王叔,本来没有籍口,但现在上官晚清打伤了太子府的侍卫,他便有籍口了,想到这太子一脸的阴沉,冷冷的开口。

    “上官晚清胆敢打伤了太子府的侍卫,分明是不把本殿放在眼里,本殿不允许这样的人进大牢探访,若是劫狱怎么办?”

    劫狱?劫妈的狱啊,父王可不是罪犯,她为什么要劫狱,这真是睁眼说瞎话,不就是不想让她们去探访吗?生怕他们想出什么办法救汉成王吗?今儿个她就撒泼了,她就非见不过,她就是要打他的脸子,看他怎么样?

    晚清一念落,脸色不善的接口:“今儿个我还就非见不可了,就是踏平了这刑部我也要见父王,这天子脚下,连一点的法度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治国安邦?”

    晚清说完,掉首便望向围观在刑部四周的百姓,大声的叫起来:“们看啊,太子府的人持强凌弱啊,们看到了吗?汉成王爷什么事还没有,他太子便不让任何人见王爷了,他想做什么啊?分明是想迫害啊,栽脏啊,算计啊,阴谋啊。”

    人群哗动,身后的太子连同许多大臣面色难看,没想到世子妃竟然来这一手,可恨他们都是七尺男儿,总不好与一个妇子计较,众人一看眼前的局面,不由得都怨起太子来了,分明知道这女人难缠,就让她见汉成王一面又怎么样?他们可以派人守着他们的。

    这里正闹得不可开交,远处马蹄声响起,骏马掀起尘土,一队人迅速的从马上跃下来,为首的正是瑾王夏候洛宇。

    夏候洛宇得到了侍卫的禀报,赶了过来,一看眼前的局面,一向笑意盈盈的脸上,此时布上了怒意,抬首便直视着太子。

    “皇兄,为什么不让她见王叔,王叔还没有被定罪呢?只是暂押在牢房中。”

    “她上官晚清打伤了太子府的人,本殿正找她算帐。”

    太子沉声开口,晚清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慵懒嗜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太子殿下要与她算什么帐,和本世子来算算吧。”

    一人雍拥清华的从马车内下来,毓秀隽美,气质皎皎,一袭玄色衣衫,衣襟袖口皆用银钱勾勒出鲜艳的寒梅,花瓣分明,幽香袭来,墨黑的头发用丝带束起,周身上下就像耀眼的明珠,令人看得移不开视线。

    只见他唇角擒着笑意,径直走到晚清的面前,伸出手揽了她入怀,望向对面的太子夏候洛晨:“不知道太子殿下要与晚儿算什么帐,与本世子来算算吧?”

    太子一看到夏候墨炎,心内便冒起腾腾的嫉妒火焰,恨不得撕了这男人的脸,为什么?为什么一个汉成王府的世子竟然长得比他出色,那周身的霸气似毫不输于他,反而是他总是下意识的被压抑着。

    如此一想,心内更恨,沉声瞪着夏候墨炎:“上官晚清打伤了我太子府的人?”

    “所以呢?”

    夏候墨炎勾唇问,一脸的不明所以状,周遭很多人黑了脸,太子更是气得胸脯上下起伏,打伤了他太子府的人,就是给他难堪,就是和太子府做对,这夏候墨炎竟然还有脸问所以呢?

    “她是瞧不起本殿,所以这帐一定要算一算。”

    “算什么?”

    夏候墨炎眼神深幽,懒散随意的开口:“虽然太子身份尊贵,但是我是太子的堂兄,这不错吧,晚儿是太子的堂嫂,只不过是太子府的几个奴才犯了事,身为嫂子的教训了几下奴才,太子竟然要跟堂嫂算帐,不知道这是什么理?难道要到皇伯父那里去讨教讨教?”

    夏候墨炎说完,很多人不得不佩服,这汉成王府的世子爷,实在是高,短短的几句话,便把政事转移到家事上面了,太子虽然身份尊贵,但确实是世子爷的堂弟,若在家事上面,晚清教训太子府的奴才,也没有什么不可原谅的。

    何况此事若是闹到皇上那儿去,太子未必有理,若不是他坚持已见不让汉成王府的人见汉成王,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还让百姓看笑话。

    瑾王夏候洛宇看着太子皇兄吃瘪,别提多高兴了,不过该出口时自然要出口,想着笑望着夏候墨炎。

    “堂兄误会了,太子皇兄也是一时气急了,堂兄和堂嫂不是想见王叔吗?本王领们去。”

    瑾王夏候洛宇一开口,更做实了这件家事,理也不理身侧的太子夏候洛晨,领着夏候墨炎等人往刑部的大牢而去。

    偏偏晚清气死人不偿命的开口:“还是瑾王殿下懂得王法之道,不像有些人,虽然身份尊贵,却无视于皇家法度?”

    身后,太子的眼睛泛起绿光,恨不得扑过去撕咬了这些人,还有夏候洛宇,分明是帮着汉成王府的,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不就想扳倒他,好让他继位吗?他做梦,别忘了他身后靠着的可是南昭王府的人,父王是绝对不会让异姓王掌控金夏的朝政的。

    夏候墨炎等人谁也不理会太子殿下,瑾王夏候洛宇领着夏候墨炎和晚清等一行人直奔刑部大牢而去。

    刑部牢房外面,戒备盛严,不但是刑部和兵部的人,就是太子府也派了不少人在外面守着,层层兵将把守,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刑部府邸前发生的事,在大牢门外没有再发生,似乎有人把消息传递到后面来了,前面曾发生过什么事,所以待到瑾王等一行人过来,众兵将谁也不敢刁难,恭恭敬敬的让他们进去。

    瑾王夏候洛宇并没有进大牢,只送到牢门前,便和夏候墨炎道别,吩咐了刑部的官员陪世子爷和世子妃进大牢探望汉成王夏候臻。

    刑部的牢房,前面的一座是关押身份平常的犯人,后面一座牢房,加高建筑,巡逻的人明显的比前面的人多,这里一般关押的都是身手厉害,犯案较大,或身份较重的犯人。

    汉成王身为金夏国的皇亲国戚,自然关在这后面的牢房中,还是重中之重的天字号牢房。

    牢房中的人没人敢为难汉成王,因为眼下他们几个人只是暂押,还没有定罪,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情况,所以他虽然身在牢房,倒是没吃什么苦,而且天字号牢房中,只有他一个犯人,地方绝对的宽敞,相应的东西也不缺,其他涉案的官员,都被关在地字号牢房中。

    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领着王府的侍卫顺着通道一路往里,前面有刑部的官员带领,很快把他们一行人带到一间宽大的牢房中,牢房里有一张软榻,是临时加设的,还有一张案几,上面摆放着一些平常的用物,此时汉成王正在案几上挥笔写字,周身的不急不燥,倒不失皇家的风范。

    不过听到门外的动静,抬头望来,一眼便看到夏候墨炎和晚清等人站在牢门外。

    汉成王夏候臻激动的放下手中的狼毫,甩手走了过来,靠在栏杆边望着夏候墨炎和晚清,沉声开口:“们回来了?”

    “是,父王,我们回来了。”

    夏候墨炎对于父王所遇的事,已大致上了解了,今日他之所以非要来牢房,就是让父王知道他回来了,这样他的心便安宁了,汉成王府内和各处的细节,他都会打点的,一定会尽快救他出牢房。

    “嗯,那就好,们回来,好好劝劝奶奶她们,回去跟她们说,父王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孩儿一定会帮助父王查明这件事,看看究竟是谁设了这局陷害父王。”

    夏候墨炎撒旦般阴冷的话回响在牢房上空,刑部的官员大气也不敢出,退后一步离得远远的,把空间让给他们。

    汉成王夏候臻伸出手紧握着夏候墨炎,赞许的点头:“别太着急了,父王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父王!”夏候墨炎点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清沉声询问,虽然知道一个大概,但是其中真正的细节只有父王知道。

    汉成王想了一下,告诉他们事情的始末:“其实这件事整个就是一件阴谋,先是有天降麒麟的谣言,闹得纷纷扬扬,这件事并没有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本王就私下找了御史大夫,两个人商量一下如何解决这件事,可谁知道兵部侍郎等朝中的几个官员分别接到了御史大夫家的贴子,乘夜去御吏大人的府邸,虽然朝廷有严令不准大家私会,可是这种事也就是个形式,经常会有人聚在一起吃饭,谁去在意,可就在那天晚上,大将军楼乘风竟然带兵把我们所有人阻在了御吏大人的府邸,说我们私会密谋,然后便把那麒麟的事情捅了出来,若是没有麒麟的事情,单凭我们私下相会,还不至于被抓,或者是只有麒麟,没有私会这样的事,也根本不足以取信,谁知道偏偏是个连环计,皇上不管信不信,都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何况这两件事本来就是皇家大忌。”

    汉成王一字一顿的说完,脸色沉重下来,没想到他竟然被陷害,在牢里被关的几天,他已想清楚是何人陷害他了,除了皇后再没有人胆敢如此做。

    皇后如此做是因为她的有恃无恐,她背后有第一世家和朝中多名大臣支持,而手中又有太子这张硬牌,所以她根本不怕他们汉成王府,才会设下这等计谋。

    “父王放心,我知道了,一定会尽快救父王出刑部的大牢。”

    夏候墨炎声音隐暗,挟风带雨。

    晚清伸出手握着他,两个人一起望着汉成王:“父王放心吧,我们走了。”

    “好,们去吧。”

    汉成王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墨炎回来了,还有晚清,他们两个人联手,他很放心,想到王府内的人,不由得叮咛:“告诉奶奶,别让她担心,本王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

    两个人领着人离开,大牢陷入了安静,刑部的官员赶紧的跟着他们身后,一路把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送出刑部,上了府门外的马车。

    马车缓缓的驶离了刑部,门前的官员,一想到太子还在正堂里,不由得头皮发麻,当真是走了两个凶神,还有一个恶煞,他们这些人怎么这么命苦啊,不过也不敢耽搁,赶紧的去回报太子情况。

    汉成王府的马车一路驶离了刑部,夏候墨炎吩咐外面驾车的雁平,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来。

    他和晚清在马车内分析眼前的情况。

    “现在要想让父王出刑部的大牢,第一件事便是破了麒麟的谣言,证实那是人为的,蓄意造谣,第二件事,关于御吏大人家私会一说,若是证实有人假冒御吏大人家的家丁去送信,或者那贴子是伪造的,那么这件事便不攻而破了。”

    “嗯,分析的不错,关于麒麟的谣言,可以派离歌去查,以天鹰楼的能力,一定会尽快查清楚,这件事起源于何处?”

    “嗯,确实如此。”

    夏候墨炎认同,立刻唤马车外面的雁平进来。

    雁平掀帘凑到马车内等候着,夏候墨炎凑近他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雁平立刻点头:“是,属下立刻去办。”

    “好,去吧。”

    夏候墨炎挥挥手,命令雁平自去办事。

    这里晚清继续分析情况:“至于御吏大人家送贴子的事,其实也不难,先查是不是有内奸送贴子出去,若是没有,便是伪造了贴子,蓄意陷害。”

    晚清说完,抬头揉眉心,认真的说:“眼下有一件事最重要的?”

    “什么事?”

    夏候墨炎紧盯着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是顶重要的。

    “我们进宫去见皇上,一来说说父王这件事,二来今日闯刑部的事,皇上倒底是皇上,汉成王府现在还是风头浪尖上,他虽然有心相信父王,可皇上与常人是不一样的,没有一个皇帝不害怕别人谋夺他的江山,或者是谋夺他孩儿的江山,所以我们要抢在太子之前,把今儿个刑部之内的事情禀报给皇上,这样,太子去了,便失了先机。”

    “嗯,晚儿说得没错。”

    夏候墨炎认同的点头,本来他心里是怨恨夏候东宸的,以前看他疼爱他,他还挺喜欢他的,可是自从知道夏候东宸其实才是他的亲身父皇,他的心里便多了一个怨气,不想进宫去看他。

    不过现在晚儿所说的事没错,汉成王府本来就处于劣势了,现在若再有不好的事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只怕他真的对汉成王府忌掸了。

    想到这,夏候墨炎朝前面沉声命令:“落沙,去皇宫。”

    “是,世子爷。”

    落沙一拉马车,打马直奔皇宫的方向而去。

    高大威武的皇宫门外,有御林军把守着,一看到汉成王府的世子爷,忙派人进宫去禀报皇上,若是往常他们进宫是不用传旨的,但现在汉成王被关在牢里,皇上想不想见汉成王府的人,他们可不知,如若放了世子爷进去,有什么事可就够他们喝一壶了,所以这些人不敢大意。

    不过没过多久,便有兵将领着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江寒出来了。

    江寒恭敬的领了人过来,请世子爷和世子妃进去,门前御林军拉开门,让汉成王府的马车进去,江寒等太监紧随其后,一路往内宫门而去。

    在内宫门前,马车停住了,汉成王府的侍卫全都留在这里,只有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坐软轿进宫。

    皇帝住在瑞龙宫内,此时正在大殿内候着,江寒进去禀报过后,很快出来领了他们进去。

    “见过皇上。”

    夏候墨炎一看到皇帝便心里生气,所以声音里带着一些冷漠。

    高座上的夏候东宸眯眼望着他,看到他的眼睛,便心情舒展多了,本来这汉成王府的人他是不想见的,但偏偏是墨炎,墨炎的眼睛长得和他已逝的心上人,一模一样,每次看到他的眼睛,他便会忍不住思念起甘蓝了,可惜她却死了,当年的事,他怀疑过是皇后做的,曾派人查过,可是却没有一点的蛛丝马迹。

    或者是他的心徇了私,因为若是真的查清了,座实了皇后的罪名,那么太子和皇后必然要被重惩,但是金夏国只有两个皇子,太子和瑾王,瑾王背后的势力可是南诏王府,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让瑾王继位的,所以才会早早的便封了他为王爷,就是以此表示他的决心。

    所以对于当年甘蓝的死,他心痛悼念,却没有真的滴水不漏的去查,因为甘蓝和孩子已经死了,就算他查了,他们也回不来了。

    后来他见到了皇弟的孩子,发现他的眼睛长得和甘蓝很像,心里不禁安慰自已,也许这就是老天爷怜悯他,所以让他看到了这样的一双眼睛,后来他一直很疼爱慕炎,即便那时候他是傻子,只要他提出来的事,他一般都不会拒绝。

    大殿内,谁也没有说话,皇上望着夏候墨炎想得入神,忘了让两个人起身。

    太监江寒赶紧的开口:“皇上皇上,世子爷和世子妃还跪着呢?”

    夏候东宸立刻恍然回神,抬眉望下去,挥了挥手示意下面跪着的人起来。

    “起来坐下吧。”

    “谢皇上。”

    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谢恩一边坐下,上首的皇帝望了他们两个人一眼,料定他们是来为汉成王夏候臻说情的,缓缓的开口:“墨炎,进宫来是为了父王的事吗?”

    夏候墨炎起身沉稳的开口:“是,我想请问皇上,现在是否已定了我父王的大罪,他当真是谋逆不成?”

    语气冷寒,一双深邃的瞳仁直射向高处的夏候东宸,夏候东宸看着他周身天然的霸气,还有那一身的王者风范,心浮起懊恼,为什么皇弟的孩子长得如此出色,他的两个孩子却差得远呢?关于麒麟的谣言,真的只是谣传吗?不过眼下只是把皇弟关在牢里,自然还没有定罪,不能单凭几个人私会,便定谋逆大罪,若非有麒麟之说,他们根本不用进刑部的大牢。

    “墨炎何以如此说?”

    夏候东宸挑眉,奇怪的问。

    其实以他对夏候臻的了解,他是不会做谋逆这样的事情的,若真是如此,当年他完全可以继承大统,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所以这些恐怕是有心人为之,不过虽然他知晓,也该给别人一个交待,所以才会暂时扣押夏候臻,让太子和瑾王一起查明这件事。

    “今日我和晚儿去探望父王,太子府的手下挡住我们不准进刑部去探访,所以发生了冲突,墨炎来是问问皇上,难不成父王已定了大罪,所以如此戒严。”

    夏候墨炎沉稳的说完,夏候东宸脸色有些暗,虽然没说什么,不过心里已恼怒,这太子府的人在刑部门前干什么?难道怕别人不知道太子府的人张扬吗,不过嘴里说出来的却是另外一番话。

    “这帮刁奴,竟然胆敢胡作非为,正该好好教训。”

    大殿内正说着话,殿外有太监奔进来,恭敬的禀报:“皇上,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要见皇上?”

    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相视一眼,来得好快啊,幸好他们有先见之明,抢先他们一步,否则这先机便被他们占了,如此一番想着,倒也不怕他们母子二人,脸上神色坦然。

    高座的夏候东宸一听到皇后的名字,便厌烦至极,脸色冷沉,挥了挥手:“让他们进来吧。”

    不用想,他也知道定然是为了在刑部的事情,这母子二人一起过来了。

    太监退出去,皇后慕容烟和太子夏候洛晨很快走进大殿来,一抬首便看到殿侧端坐着的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二人看到他们走进来,便都起身站着。

    皇后微福身子:“见过皇上。”

    太子行礼:“见过父皇。”

    “都起来吧!”

    夏候东宸一挥手,皇后和夏候洛晨起身,两个人看到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便知道他们失了先机,皇后恨得咬碎了一嘴的牙,何况看到夏候墨炎那双狐媚子的眼睛,她便想到了司马甘蓝那个狐媚子,专门勾引着皇帝,让皇帝独宠着她,就连死了也深深的留在皇上的心里,越想这些她就越愤怒。

    “坐下来吧。”

    皇帝一挥手,皇后高傲的走到皇帝身边的座位上坐下来,夏候洛晨则坐在夏候墨炎对面最上首的位置上。

    夏候墨炎和晚清二人对着皇后慕容烟行礼:“见过皇后娘娘。”

    慕容烟眯着眼睛,冷瞪着他们两个人,本来儿子进宫来禀报她今日在刑部发生的事,没想到这上官晚清竟然胆敢在刑部府邸门前大闹,她认为这是一个把柄,所以才会急急的过来,没想到竟失了先机,当真是可恼,皇后半天没出声,皇上夏候东宸侧首望了她一眼,皇后忍不住清醒一些,缓缓开口:“起来吧。”

    夏候墨炎不理会她,便又领着晚清给太子见了礼,夏候洛晨倒是没有为难他们,吩咐他们二人坐下来。

    殿内,众人安静下来,皇帝夏候东宸望着皇后慕容烟还有太子夏候洛晨:“们过来是为了何事?”

    皇后脸上拢上笑意:“禀皇上,其实是晨儿回来和本宫说了世子妃竟然跑到刑部去大闹,所以臣妾便带他过来禀报皇上这件事,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皇后慕容烟看上去十分的大度,其实是因为她知道现在再找这个碴,只会惹皇上生厌罢了,想必夏候墨炎和上官晚清二人已把这件事禀报给了皇上,皇上并没有生气,说明他的心里不计较这件事,皇后和皇上多少年的夫妻岂会不知,而且她知道皇上为何总是一再的不计较夏候墨炎所做的事,都是因为他的眼睛长得太像司马甘蓝那个狐狸精了。

    皇后狠狠的想着,脸上却满是笑意,可惜太子夏候洛晨没有她的那番功力,一听母后的话说得如此平和,不由得气急大怒:“父皇,上官晚清胆大妄为,竟然打伤我太子府的人,请父皇为儿臣做主?”

    夏候洛晨说完气狠狠的站起身,连一侧皇后递的暗示都没有发现。

    皇上一时倒没有发怒,只挑眉沉稳的开口:“们太子府的人跑到刑部的府门外干什么?”

    太子一下子被阻住了,抬首望去,才发现母后朝他做的暗示,不由得冷了脸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喃喃的开口:“禀父皇,儿臣是怕有人劫狱?所以才会派侍卫守着。”

    “劫狱?”

    夏候墨炎陡的声音高亢:“太子的意思是我父王已定了大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