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都市小说 > 大清德妃传奇 > 第一百七十三章:结交舒妃1
    云姝因为忽然想起的这么一个猜测而变得心思混乱,思绪烦闷。

    怎么会这样呢!

    她想不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将这么两件事情结合在了一起。

    最主要的是,此刻她的心里似乎已经认定了一般。

    完没有任何的疑虑,苓云和彩兰。

    越想她的心里边就越不平稳。

    总感觉她接下来做的某个决定很重要,她感觉她现在每往前走的一步,都至关重要。

    其实就算真的是,她也没必要那么害怕的。

    毕竟那件事情,是她姐姐做错了!

    毕竟她就算不把苓云带出来也无可厚非。

    所以她本来是不用怕的。

    只是,她还是很害怕。

    那种好像是心中的一种警告,在警告她不应该这么做的。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又应该如何做呢!

    “姑姑,我今日去给皇上送您做的糕点时,您猜我碰见了谁。”

    云姝还在混乱的思绪当中,彩虹却慌里慌张的敲门进来。

    进来的那瞬间,云姝感觉她心中的那股奇怪的情绪也随之消失。

    也不知道怎的,彩虹虽然爱大惊小怪,但总是可以给她一种安感。

    就是她知道,无论如何,彩虹都不会背叛她的,彩虹都能是她的倚靠。

    说实话,有这种情绪很奇怪,可只有彩虹,给了她这种安感。

    连在皇上身边,她也不曾有的感受。

    “佟妃。”云姝自然是知道彩虹要说的人是谁,因为她也去了一趟南书房,当然会知道。

    “对,您怎么知道的。”彩虹睁大了眼睛,觉得姑姑也太厉害了吧!

    “傻瓜,我去了一趟南书房。”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姑姑这么神机妙算呢!”彩虹这才收起了她惊愕的下巴。

    “彩虹,合着你姑姑我就啥都不知道是吗?”

    “当然不是,不过姑姑确实也被蒙蔽了许多。”彩虹低着头小声说道。

    她就是觉得那安贵人不安好意,只是姑姑却浑然不知,还以为对方是个好人。

    但彩虹也不敢大声说,一来她没有任何证据,纯粹就是她自己个人的喜欢,其次,那可是安贵人,她哪里敢乱说什么。

    “一切自由因果,总之顺其自然吧!”云姝也不知如何反驳彩虹的话。

    她被蒙蔽了吗?

    或许吧!

    只是她不知道,她没有感觉到被蒙蔽。

    所以即便彩虹与她说她被蒙蔽了那么也无济于事,她感觉不到,又有什么用呢!

    “姑姑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谁都想欺负您。”彩虹撇撇嘴,不开心的嘟哝着。

    “谁欺负我了!彩虹你说说看!”

    “算了,我不说。”

    “哈哈哈哈哈哈,说吗?你说说看,到时候我就碰见她时我就注意些。”

    “不说了,说了姑姑也不会的。”

    “哦,你看,你都不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那我说了安贵人居心不良,也没见着姑姑有什么警惕的行为啊!”

    “彩虹,你不是没见着,安贵人病成那个模样,你觉得她都那样了还会对我不好吗?”

    “姑姑,你就是小瞧了人心,算了我也不说了。”

    “傻瓜,姑姑会小心的,至少姑姑会保护好你和莲香的?”

    “姑姑…”

    “对了,你看看皇上赐给我的那些物件,挑几件贵重的也没什么意义的,去让延禧宫的小七子帮忙兑换成现钱,然后去给景仁宫的巧巧。”

    “什么,姑姑,你刚才说把这些拿到宫外去换钱。”

    “对。”

    “为什么,这些可都是皇上赐给您的宝贝,哪一件不是珍贵无比。”彩虹不开心的说道,而且还是给巧巧。

    那个白眼狼,也好意思拿吗?

    越想彩虹便越不开心。

    “巧巧家中有人生了重病,反正我要这些也没什么大用,就拿个一两件去换些钱,给她拿去用吧!”

    “姑姑,这哪里会没用呢,依旧您参加什么宴会,什么大宴即便是不久之后惠贵人举办的诗会那也是需要首饰的啊!”彩虹心里头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去给巧巧做这么一件事情。

    她心里头可是没有一丝喜欢巧巧,更别说还给她做这么多事情。

    云姝扶额,叹了口气。

    “皇上不是赏赐了那么多吗?你就挑个两件不打紧的拿去,算了你也不用去延禧宫了,你直接把这两件首饰给巧巧就行。”

    “可是姑姑以往不是也赏赐了几件首饰给那个巧巧,怎么她就不能拿自己的首饰去。”

    “那些东西她早就已经拿去换了钱,所以这没办法,不得已才像我说的。”

    “那她为什么不去同她的小主说去,像她们景仁宫的应该是更多的赏赐才对啊”彩虹依旧不依不饶。

    “哎,或许有些事情吧,毕竟在景仁宫她也不是贴身之人。”

    “那她也不是姑姑的贴身之人。”

    “我已经决定了,这对我们本就不是什么要紧事,能帮人一把那就帮人一把。”

    “知道了姑姑。”

    彩虹没有继续犟嘴了。

    因为她看到了姑姑的神情,是很坚定的,不可能会被改变的。

    她只是觉得很委屈,为什么姑姑身边的这么多人都是对她有所图谋呢!

    为姑姑委屈,也为自己委屈。

    “好了你也去挑一件喜欢的。”

    “彩虹不要。”彩虹才不是因为姑姑给了那巧巧没给自己才生闷气呢!

    “是我觉得你最近做的很不错,所以才想要赏给你的,并非今日之事”云姝自然看出来了彩虹为什么生闷气。

    对她来说,皇上赏赐的那些,不过就是身外之物,她一点都不在意。

    可如果能用那些东西救人,那么就说明这些东西还是很有用的

    这也是她毫不在意,但是彩虹却觉得很不可思议,难以理解的原因。

    “彩虹不要,彩虹根本就不想要,彩虹只想着姑姑能够平安”

    “嗯,我知道”

    “姑姑,答应彩虹,以后不要这样了,不要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好事了”

    “嗯”云姝不知道要如何与彩虹解释她的想法,她也没有办法同她解释她的感受。

    因为彩虹不是云姝,她体会不到她感受到的所有,更加感受不到,她的情感。

    人总是不能感同身受的。

    而人也是各不相同的,她珍惜与云雾姑姑也罢,巧巧也罢的那份情感。

    那是她用心呵护的情感,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的抛弃。

    而且她并没有感受到她们的冷漠,感受到她们的背叛,所以她只会好好的呵护属于她们的那份情感。

    “姑姑,对了正事还没有与你说呢!我进去的时候,佟妃在皇上身边说了一些你猜是什么。”

    “什么”

    “那佟妃竟然说她先前错怪了你,还说以后会与你好好相处,而且她还说,总之意思就是说她会经常与你交好,也不会做之前的那些事情了”彩虹说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不能完的阐述出来佟妃的话,然后便用自己的语言简单的描述了一番。

    “嗯,她想怎么样那便怎么样吧!与咱们无关”

    “那姑姑真的信吗?彩虹总觉得不靠谱,这佟妃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算了呢!”

    “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为了让皇上重新考虑她的权宜之计”

    “考虑,考虑什么,不会是”彩虹涨红了脸,因为那两个字她不敢说出来,后位。

    “对,便是你想象的那样,佟妃心中应该恨死了我,只不过没办法,如今舒妃的势头太强了,皇上和太皇太后都对舒妃在这一阵时间中管理后宫觉得很满意,而且舒妃的家世与佟妃不相上下,再加上佟妃善妒,害死过人”

    “所以,佟妃娘娘,明知道您不可能会与她交好仍然要说会与你交好,姑姑,我还听见那佟妃还说要来同您道歉呢!”

    “道歉,看来佟妃这回事下了血本,一定要得到那个位置,只是她这么讨厌我真的会过来道歉吗?”云姝甚是怀疑。

    佟妃,那么高傲,眼睛长在天上的人。

    真的会同她那么下等的一个官女子道歉。

    若真如此,那么云姝一定会觉得好笑。

    她不会认为佟妃是真心,她只会觉得这佟妃忍辱负重。

    毕竟她与佟妃之间所经历的绝对不是一个道歉就能说清楚的。

    所以她不会原谅佟妃,佟妃也定然不可能真心的同她道歉。

    说实话她还真的很想看到高高在上的佟妃放低姿态的模样。

    那时,一定很有趣。

    “姑姑,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您不担心这是佟妃的阴谋吗?毕竟佟妃娘娘的紧闭”彩虹没说完,但是云姝自然知道彩虹要说的是什么。

    “不用担心,她不敢的”

    “真的吗?”

    “自然,她如果想要那高高在上的后位,那么她就不敢,不然她永远都没有机会”

    “嗯”彩虹思索了许久之后,觉得姑姑所言在。

    毕竟现在是舒妃掌管后宫,这佟妃娘娘自己都自顾不暇这么还会前来对付正处于皇上恩宠的云姝。

    姑姑所看到的果然要比她看到的远的多的多。

    “彩虹,你这几天帮我多去打听打听消息,这佟妃出来,一定会有很多的声音跟着一起出来的”

    “是”

    彩虹应道。

    云姝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

    但就在刚才,她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至少在短时间里,佟妃不会动她,因为这样对于佟妃自己也是毫无好处的。

    所以她不会,佟妃并不是蠢笨之人,她知道现在,此刻,对她最重要的绝对不会是仇恨。

    等她坐上了后卫,再深再大的仇,她有的是时间去报。

    所以现在,云姝不用担心佟妃。

    这是在刚才与彩虹说话的时候她忽然想通的一件事情。

    所以她现在更加不能让佟妃成功了,与舒妃结盟,是一定的事情。

    彩虹不知姑姑在想什么,但是看着姑姑的神色,应该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彩虹最不喜欢看见平日里对着巧巧还有安贵人那副模样的姑姑,她觉得姑姑只有对待起佟妃娘娘的时候那样才让彩虹觉得光芒万丈。

    其实很多人都能感觉到安贵人对云姝或许并没有那么纯粹,至少当初皇上无缘无故冷落乌雅云姝的时候,很多就知道能感觉到了。

    云姝或许也是有过迟疑,但是,之后每一次的相处,总是打消她的迟疑和思虑。

    她不是不相信,云雾姑姑不会如此,她是不敢相信,如果云雾姑姑真的如此,那么平日里表现出来的那些,让她感动的所有,那么又是什么。

    所以她不会相信,云雾姑姑对她表现出来的那些,仅仅只是假装,仅仅只是为了利益。

    她与云雾姑姑之间的所有,无论如何她都愿意相信她相信到有一天她真正伤害到了她。

    这也是彩虹为什么一直对云雾姑姑不喜的原因。

    因为曾经的皇上忽然的冷落的是真真切切的存在,彩虹是感受不到云姝的那些感受,但是她知道,那些所谓的感受,真假都不知呢!

    总之无论云姝怎么说,彩虹是不会收起自己的偏见的。

    就算云姝姑姑不愿意听她的,那么她自己也是要站在她的身旁,以防有一日安贵人的陷害。

    “彩虹,不早了你也去睡吧!我也困了。”

    “好,那姑姑早些休息,彩虹告退。”

    “嗯”

    云姝放下繁琐的发髻,发丝顺着肩膀往下垂落,脱下繁重的秋衣,手腕上的那串串珠子啊烛光下还散发着淡淡光辉。

    她纤细的手指抚摸在串珠上,这是相思豆,是皇上给她的,情谊不言而喻。

    她会护着这珠串,永远。

    她不应该胡思乱想,这串珠足够给她安心了。

    她要相信皇上,也要相信自己。

    这么多人都可以在这皇宫之中生活,她一样可以。

    想到这,她的嘴角笑意渐深。

    吹灭了烛光,躺在了床上去。

    她闭着眼睛,梦里漫山花海,一眼望不尽头。

    美不自甚。

    朦胧中她看见两个身影。

    一个是皇上,一个是云雾姑姑。

    他们结伴在花海之中,他们幸福非常。

    看到此情此景,她的心微微有些难过。

    她忽然意识到那日皇后娘娘看到皇上陪着安贵人时的情景。

    原来是这样的痛。

    她想要离开,却怎么也逃离不开。

    然后她看见云雾姑姑说“皇上,你处死了吧!是她害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杀了她。”

    那是云姝没有见过的恨意,没有从云雾姑姑的眼中看到过的恨意。

    云姝想着皇上一定不会答应的,他给了她相思珠串的。

    可是她亲眼所见,皇上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