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都市小说 > 农女种田十里香 > 第179章 当娘的作的
    背负了太多东西,心被蒙蔽了,眼也被蒙蔽了。

    只有放下过去,才能更好的迎接未来。

    所以,她该放下成见了。人本自私,她不该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没有奢求就没有挂念,没有这些不该有的念想,就不会被伤害。

    亲情,恩情,统统留做最后的情义的记忆。今后,她把爷奶当成一对普通的可怜老人,不记挂曾经的欺骗和伤害,纯粹的路人。

    可后来易小米得知,前世不光爷奶假仁假义,还有田稻花。

    她视为最聪明善良出淤泥而不染的金凤凰。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光害的她名声扫地,当然,名声本来就不好,顶多雪上加霜。可还暗中夺了本来应该是她家的幸福。

    但今生,因她的重生,命运之轮改变了。

    所以她才能知道前世未知之事。不过,目前她还不知道。

    ……

    因着易老头两个孤寡老人的,易小米即便对爷奶还心存芥蒂,但还是把他们接进了家里。

    也着手找易珍珠,可即便是小黑,也只知道人活着,感觉不到在哪里。

    而爷奶如今一个躺床上,一个疯言疯语,她只好去给大姑二姑三姑报信,希望来接爷奶。

    然而,她们都当这事不知道一般,没有把爷奶接走。

    她登门拜访时。

    大姑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我嫁的是个下人,每天忙前忙后的,根本走不开身。

    现如今家里出了事,作为大女儿,理应多回家看看爹娘,但我只是下人,有心无力。

    赡养父母的应该是儿子,我爹娘有两个儿子。

    而养父母的理应是大儿子。你爹是大儿子,现在家里出事了,也有你爹。

    你爹失踪,但你嫁在本村,照顾起来比较方便,小米,你爷奶就拜托你了。

    我,我好想爹娘,好久没见了,你回去后跟他们说,女儿想家了。”

    大姑如前世所知的一样,很会做人,可说白点,也算虚伪。

    三姑说:“我只是个妾,不得宠,容颜衰。当家做主之事是主母做主,我想把爹娘接来,但我……不想爹娘知道自己的处境,小米,你爷奶就交给你了。”

    于是她走了,去二姑家。

    二姑说:“呵,当初怕我多吃饭,任凭我反对,还是把我绑着让我出嫁。

    还是做继室,给别人养儿子。

    当初他们不仁,现在出事了就休怪我不义。你愿意养就养,不愿意就送回他们家,不管就是。”

    二姑的话,大概是真的。

    她前世不曾见过二姑,所以这次见面是前世今生第一次见面。

    唉~

    造成这一切的怪谁呢?

    大姑虚伪,二姑薄情,三姑懦弱,还不是当娘的作的。

    好在她也没指望她们,只是依着礼数通知一下,免得落人口舌。

    易小米看明白了,大姑攀龙附凤的性子随了奶。

    她从这几天奶的疯言疯语中了解到,当初父亲被扔在大路边,身上穿着绫罗绸缎,还挂有玉佩,身上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所以带回家养。

    对外声称和大姑是龙凤胎。

    当时有钱,于是家里的活就不干了。

    巨款,吃穿不愁。

    还把大姑养的跟千金小姐一样,什么都买最好的。

    没过几年就坐吃山空。

    没钱了,准备扔了父亲,当时遇上一个求水喝的游方大师,看了父亲面相后说:此子长大,大富大贵。

    所以父亲就没有被扔,但地位就是免费的下人了。

    家里的脏活累活都要干。

    而二姑和三姑比起大姑来,就没那么得宠。

    奶是一年生一个,直到二叔出生后,隔了几年才生的易珍珠。

    二姑比大姑小一岁。

    当时十四岁,大姑还没出嫁,爷奶就怕她多吃饭,就把嫁她给了一个刚死了妻子的男人。

    男人三十岁,有三个儿子,最大十二岁,最小八岁。

    二姑是刚烈的性子,当即就不愿嫁,可还是被绑着出嫁。

    她当时就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爹娘让我嫁,那就嫁。今后无论贫穷富贵,我都不会回这个家。

    此后,三日回门不回,逢年过节不回,直到现在,整整有二十五年了。

    三姑属于隐形的,从小到大都是埋头苦干的干活。

    对奶的话言听计从,人乖巧,安静,不争不抢。最出格的事是十五时对一个经常来村里的送货郎说:我喜欢你。

    然后被奶抓包,骂了一顿。

    再然后就被大姑父介绍给了主人家的主子,当了妾。

    可以说,爷奶,除了大女儿是女儿,这二三女儿是和父亲一样的免费下人。

    所以易老头夫妇现在身无分文,还欠了一屁股债,任谁都不想跟他们有接触。

    而想跟他们有接触的又偏偏有心无力,做不了主。

    所以易小米只能继续照顾,可不知道怎么的,在第三天时,催债的来了。

    “请问是林易氏在吗?”

    “请问,有人在家吗?”

    易小米刚刚看了一下,外面这些人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善茬,肯定没好事。

    所以她不去开门,并且也不让儿子去。

    那些人等得不耐烦,直接破门而入。

    “你们干什么?”易小米站在大门几步之遥,冷冷发问,手上还拿着一木棍,防身。

    “你就是林易氏对吧?我知道你爷奶就在这里,你爷奶欠了我们这么多钱,这是你还呢?还是让我们来拿东西?”这是一个刀把脸,听他的口气应该就是这些人里的头。

    “谁说我爷爷奶奶在这儿?”易小米冷声问。

    目光看了一遍门外围观的人,发现李为民也在其中。他是村长,冷眼旁观。

    看来把这些说出去的人无疑就是他了。

    “这不用你管,反正你要么还钱,要么让我兄弟们拿东西。”刀疤脸狠狠的威胁说道。

    “不可能。凭什么我要还钱?我不过是一个外嫁之女,再说了我爷奶已经无能为力还,谁向你们借的钱你们找谁还。”易小米说道。

    “不还是吧?”刀疤脸笑了笑,“很好,兄弟们,拿东西。”

    “你们敢?”易小米不敢相信,这些人动手就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