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楼 > 都市小说 > 农女种田十里香 > 第1章 满脸烧伤疤痕的女人
    “易氏,你个扫把星,败家货,不下蛋的母鸡,要死不活的干嘛?还不去干活?在我家吃香喝辣,一个蛋的不下。让你认养大芝家的阿贵,还吓跑了他。

    你说说你,你有什么用啊?

    可怜我儿子。

    辛辛苦苦,赚钱养家。

    可你呢?这浪费我儿子的多少粮食了啊?哎哟,我可怜的儿子,成婚五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别人家的孩子都满大街跑了。

    认了妹妹的孩子养,也被这丑八怪吓跑了。

    都怪你,都怪你。你这个白眼狼,害人精。还不快滚,留这碍老娘的眼啊。”

    凶悍老太婆是易氏的婆婆,李氏,名春花,别看她瘦瘦的,天天打人,力气大的很。

    也是易氏冷心冷情,不闻不问的三好夫君林之宣名义上的娘。

    易氏是一个满脸烧伤疤痕累累的女人,大人看见退避三舍,小孩子看见直接吓哭。

    还有些特别胆小的小孩子直接晕倒。

    平时她都带着布遮脸,在领养大姑家的孩子,阿贵。某天,孩子趁着她睡觉,好奇打开看后,当场吓哭,便吵着闹着回家去了。

    听不到易氏的回答,李春花又一脚踢过去,正好踢到受伤最严重的肚子那块。

    早就昏迷过去了易氏,被李春花这一脚给踢醒。

    “唔。”

    易氏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还是恶婆婆的恶心嘴脸。

    她心惊,吓的脸色发白。

    “看什么看,还不滚去干活。”看见她这样,李春花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娘,我,我起不来,您能不能让我休息一小会儿,就一小会。”试着动了动,易氏起不来,她小心翼翼的开口祈求。

    “起不来?”李春花一听,横眉一挑,又连踢数脚,“我让你起不来,好啊,起不来起不来,我让你起不来,吃我家的喝我家的,你个蛀虫,懒货。下不了蛋没关系,你把阿贵吓跑,我让你一肚子坏水,还想自己下蛋不成?扫把星,丑八怪。”

    “娘,我没有,我……”

    话没有说完,易氏再次晕了过去。

    她晕了,李春花更是生气,脚踢的力量一脚比一脚重,恨不得喝对方血吃对方的肉一样,咬牙切齿,骂骂咧咧。

    她们不像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家人,倒是更像仇人。

    不过对于李春花看来,易氏确实不是她的家人,而是仇人。

    本来她打算跟大女儿过,可这儿子看起来越过越好,还眼瞎的要娶一个嫁不出去的丑八怪老姑娘,这样好拿捏,她自然是跟着儿子了。

    易氏嫁过来没多久,她一直偷偷给她吃红花,两年后,易氏怀孕,吓的她天天吃不好睡不香,好在老天有眼,易氏孩子没了。

    又一段时间过去,还是没孩子。

    于是她想方设法让易氏跟这儿子求,过继大女儿家的阿贵,结果被这丑八怪吓哭,一连做了好几次噩梦。

    这可心疼死她了。

    所以,这仇,她天天报。

    易氏就这样被婆婆骂:“你个蛀虫,你个祸害,谁跟你有点关系,都倒霉了。我家之宣被你连累的只能做个普通人了。

    他本来可以做个大官什么的,都是你这个祸害白眼狼害的。你还厚脸皮的很。

    我儿现在出去外面打拼,一个拐子啊,都五年了没有好好待家里。”她巴不得这儿子永远不回来,但大把的钱要送回来。

    要不是有这个丑八怪在,这儿子早就远走高飞,跟他主子去京城做掌柜去了。

    想到这些,李春花更气:“你还偷懒。我让你偷懒,我让你装死,我儿这么优秀,被你这恶毒女人毁了前程。”

    但无论李春花骂的有多难听,踢的有多重,易氏晕了,什么都不知道。

    等醒来的时候,易氏感觉脸上黏糊糊的,又冷又饿又累。

    看一眼周围,只见自己身处柴房。

    没有一丝意外,对柴房,已习以为常。

    但太冷了。

    她顺着脸上不舒服的地方往上看去,才知,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偏遇打头风。

    祸不单行。

    这外面,早已风雨交加,柴房屋顶漏水不停,而她被水滴在脸上,布黏糊糊的沾着很不舒服。

    这样饿,就是想去厨房偷吃,都没力气。可是这样躺着,雨点越来越大,再不挪到另一边,只怕要冷死。

    咬着牙,易氏心一横,试着动了动,浑身疼痛,身上没有一块不痛的,可是她,习惯了。

    她对婆婆愧疚。

    所以从不反抗,从不向人诉说。

    然而她不知道,这口口声声为儿子着想的婆婆,并不是林之宣的亲娘。

    所以,自她嫁过来,这五年来,好像没有一天不是这样的生活。

    哦,丈夫回家除外。

    丈夫回家了,婆婆不仅不打骂,还很慈祥和蔼。

    只是那又怎么样,丈夫似乎有忙不完的事,在家不过一两天就出门了。她还没回过神来,轻松点、不挨骂的日子就过去了。

    因为丈夫出门后她过的又是打骂生活。

    而且,要不是丈夫不闻不问,刻薄婆婆又怎么敢背着他打骂她?

    在她看来,他也怨恨她没能生一儿半女。

    婆婆是个寡妇,一个人抚养儿女长大,儿子出息了她面子上有光,可是这一切都被毁了。

    那年刚定亲,未婚夫就出了事,腿残了不能做官了,于是婆婆把这一切归结于易氏祸害的,但定了亲了,只能勉强娶了她。

    可时间长了,优秀的儿子得的收入没有以前好,街坊邻居一家又一家富裕起来,婆婆就越来越怨恨,如此长年累月积累的怨气都撒到易氏身上,打骂更是家常便饭。

    其实易氏也是个倒霉的孩子,从小到大,不管做什么,总是在离成功还差一点点的时候又跌入谷底,而这,导致了她认命。

    不管婆婆打还是骂,她从来不敢反抗,也不与丈夫说。只要婆婆说好,她就跟丈夫说好。导致丈夫对于她在家里的一切都不知道。

    懦弱,胆怯,无能,让她身心俱疲,纵使有一个不服输的心,也只是默默无闻的干活、干活。

    有这么多的心里支撑,易氏忍着这一身的伤,终于艰难的挪到另一边了。

    好不容易到干柴的位置,易氏半躺着闭目养神。

    她很虚弱,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太饿了,也可能是太痛了。

    或者都有。

    一身的伤,长年累月,新伤加旧伤,反反复复没有好过,现在又加上心伤,她再也熬不了了。

    晕过去。

    再次醒来,还是暴雨连连。

    就像她的人生一样。

    处处都是泪,一落不停。

    活着,大概除了祸害唯一关心她的奶奶,就再也没有人关心她了。

    心病还须心药医。

    她的心伤,已经无药可医。

    家都因为她,失踪的失踪,受伤的受伤,出家的出家,离世的离世。

    但,明明她才是该离开这个世界的人。

    不过这一次,应该是她离开了吧?!

    想着这些,易氏的心越来越往下沉,竟出奇地觉得今晚格外的安静。

    可明明这是个不平静的夜。

    屋顶漏了水,此刻滴滴答答,外面雷声滚滚,一声比一声大,闪电一道比一道吓人,可这样的夜,闭着眼睛,静静听着,却像一道悦耳的音乐,仿佛新生一般,心格外的安。

    听着听着,不知不觉想了好多。

    想起小的时候生病,奶奶弓背背着十二岁的她从早上走到邻村看病。

    想起奶奶听信道士说的,她是扫把星转世,把八岁的她带到深山里丢了。

    想起爹娘不分日夜的来山里寻她。

    想起弟弟五岁时说的,姐姐,我保护你,不会让奶扔你的。

    想起爹爹进山找到她时,摔伤了一个腿。

    想起娘随村里人去大户人家做工后了无音讯。

    想起道士说的,她是天煞孤星,霉运连连,扫把星转世,就算嫁人了也只是祸害夫家。

    想起以前的一点一滴……

    她,注定孤独一生。

    可是,我不甘心!

    易氏猛地抬头,雷声巨响。

    透过洞看到让人心惊胆颤的雷鸣电闪,她一丝惧怕都没有,坦然地看着,好像已经融入到这黑夜里,成为一体。

    忽然想到,自己又不是无欲无求,心胸宽广的仙人。

    她只是个满脸烧伤疤痕的小妇人,还是个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的即将快死的了。

    而目前,人都要死了,不说一句话,就没机会了。于是她把一辈子不敢说,不敢想的话,用尽力气,断断续续说起来:

    “老天爷,当年那个道士说我是扫把星转世,你看,他算的可真准,我确实是扫把星转世啊。”

    “我听说,在人快要死的时候,有什么得道高人借尸还魂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饿了四天了,现在饿的没感觉,连伤口都不痛了,我知道,我……已到极限。”

    “活到今日我也就二十二,不算老吧?”

    “要是有高人要借一具热乎乎刚灵魂出窍的尸体还魂什么的,我愿意贡献给他\/她。”

    “只要她对我奶奶好。”

    “让奶奶安享晚年。”

    “还是……是不是我是扫把霉星转世,即便死了,霉运还在,所以没有高人愿意要这样的身体?”